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重生异界之炎黄儿狼>第十二章 尘埃落定(下)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十二章 尘埃落定(下)

小说:重生异界之炎黄儿狼 作者:狼在孤途 更新时间:2018/2/10 4:53:22

“吼吼吼……”黑龙腾于半空,浑身上下笼罩着浓浓的黑气,硕大的龙头高高昂起,傲然俯视着底下的东京大地。“哈哈哈,没想到吧?这才是我最终的目的。狼王阁下,快来与我决一死战吧!”东条健冢的声音这时从黑龙的口中传出,看来,黑龙的躯壳已被他的元神完全控制,他夺舍成功了。

那何为夺舍?

“夺舍”一词其实源于佛教,类似于道家的“换形”。两者虽然说的都是修行者在死后或者活着时躯体被毁,在其灵魂离体或者元神出窍的情况下,重新找了一具新的躯壳,以达到重生继续修行的目的。但细分之下还是有些差别的。就以“换形”而言,重点是在人死之后,借助新的躯体来重生修行,也就是民间广为传说的借尸还魂之术,主要是以刚死之人的躯体来进行。而八仙之首的铁拐李就可谓是开辟了“换形”的先河,成为了借尸还魂的第一人。

可“夺舍”则重点在于“夺”字,旨在修行者用高深的法术,不管他人是否愿意,强行将自己的灵魂或者元神寄居在他人的躯壳里,最终鹊巢鸠占,以完全夺了他人的意识,主宰了他人的躯体来进行重生。主要是以夺了活人的躯体,为自己所用。

而活人若被修行者夺舍,原因大概不外乎三种,修行者要么为了续命,要么为了躲避同道的追杀,要么就是被夺者颇有灵根,夺之好提升自己的修为。其结果大概也不外乎三种,本主的灵魂要么就是被修行者直接吞噬掉,要么就是被修行者强行压制在体内,再慢慢进行吞噬,要么就是被修行者强行赶出躯体,沦为孤魂野鬼,难以超生。

故此,不管基于何种缘由,夺舍之法都因灭绝人性,手段残忍,违背天理,而历来为正道之士所不耻。然自古正邪并存于世,其中也不乏少数心术不正之徒,为了满足权色之欲或是修炼邪法,强行掠夺他人躯壳,行夺舍之法,为害苍生。

遥望着上空可怜的黑龙,躯壳被沦为了东条健冢重生作恶的工具,魏中华愤怒得睚眦欲裂。虽然他之前惧怕黑龙之威,也十分讨厌这条黑龙,但那都是因为东条健冢的缘故,恨屋及乌。凭心而论,他也是十分崇拜和喜爱神龙的,毕竟我华夏民族本就自认是龙的传人。可恨只怪我战狼团疏忽大意,才让本来属于我族的图腾神兽蒙难倭奴东条健冢之手,被摧残到变白为黑,驯作猫狗。这黑龙本身无辜,一切罪恶之源皆因倭人的野心欲望。

魏中华又望向了身旁的狼傲天。却见狼傲天在火蓝色光芒的笼罩下,变得越来越模糊,不一会儿便再没有了他的身影。“嗷……呜……”一声拉长的狼嚎响过,原本还在强烈散发着火蓝光芒的月狼神剑一下子收了光芒,“锵”的一声剑锋一转,登时变大了十倍,冲着黑龙飞去。

黑龙(现在东条健冢就是黑龙,所以以下东条健冢都用黑龙代替)一看狼傲天突然消失的不见了踪影,颇为不解。正当他疑惑纳闷之际,忽见月狼神剑如疾风般朝着自己呼啸而来,直逼自己的七寸之处(龙的弱点跟蛇一样,也在七寸,七寸之处就是心脏)。不敢大意,赶忙摆动着龙身向上飞行,一个劲儿的往高空中的涛涛云海里钻去。转眼间黑龙便藏匿于云海之中,暂时避开了月狼神剑的攻击。

月狼神剑一下子失去了攻击的目标,不由地悬浮停在了空中。一时间,神剑忽左忽右,忽前忽后,经过了几秒短暂的定格,剑尖猛地指向了云海的一处,“咻”的一声飞了过去。

黑龙原本以为藏在云海里就相当安全,月狼神剑绝对找不到,却不想仅短短几秒就被发现,瞬间吓得急忙在厚厚的云层里上下翻滚,左右躲避,和神剑一前一后的玩起了“躲猫猫”。因为它之前就领教过了神剑的威力,纵使自己刀枪不入,也不敢用龙爪硬接,更不敢用龙尾硬挡。

而神剑来势汹汹,对黑龙的攻击越发凌厉。只见神剑剑身虚晃,在云中对着龙头方向加速飞行。情况紧急,黑龙此时已全然不顾神剑之威,忙用龙尾回防急扫。毫无悬念,神剑如砍瓜切菜一般斩断了龙尾。涛涛云海里霎时多了一抹鲜红的颜色,血流如注,滴落在了东京的大地上。“吼……”黑龙吃痛,发出了一声凄惨的龙吟。它两只硕大的红眼也滴血似的恶狠狠地盯着神剑,张口就吐出了一团浓浓腥臭的黑气。

那团黑气顷刻之间就把神剑包裹其中,就像王水(又称“王酸”、“硫基盐酸”。是一种对金属腐蚀性非常强、冒黄雾的液体,是浓盐酸HCl和浓硝酸HNO3按体积比为3:1组成的混合物)遇到了钢铁,弄得神剑剑身冒着青烟,“呲呲”作响。黑龙眼看此法奏效,舔舐着断尾的伤口笑道:“哈哈,区区一把破剑,不过如此。只是不知道那个该死的狼王现在藏于何处。要是早知道这样就能腐蚀,我的尾巴也不至于被斩断。唉哟,真是痛煞我也!”

说罢,黑龙越想越来气,待他舔舐好了伤口,继续张口不断地朝神剑喷吐着黑气。一时间,黑气几乎弥漫了整个天空。月狼神剑则抖动得越来越厉害,眼瞅着就要没了最后一丝凌厉的气息,摇摇欲坠。

可就在此时,无数道刺眼的金色光芒穿过,一下子就把黑龙弄得乌烟瘴气的天空,照耀的烟消云散。原来,是太阳已经整个的升起来了。

看着被太阳破了局,黑龙长叹一声,虽心有不甘,却也没有办法。只得趁着神剑还未恢复之时,用断尾将其重重地打落在地。“铛……”月狼神剑宛如一颗坠落的流星,夹杂着无数四溅的火花,激起了一阵尘土,斜插在了距魏中华十尺开外的地面上。

“咳咳咳……”泛起的尘土,将被“殃及池鱼”的魏中华立刻弄得灰头土脸,剧烈的咳嗽起来。他刚才遥望天空的情景,虽一龙一剑只斗了一个回合,可也算是这辈子开了眼,不枉此生了。眼下魏中华却不顾这些,他大步流星,焦急地来到神剑跟前,心中除了和黑龙一样想不通狼傲天为何消失,现在就只担心神剑的情况了。

月狼神剑似乎也感应到了魏中华的到来,整个剑身在急剧的晃动,隐约又有火蓝色的光芒闪现,锵锵作响。“这神器就是神奇啊,刚才还在空中冒着青烟,惹得我是干着急。本以为神剑会被腐蚀得不成样子,没想到竟是毫发无损,锋利依旧。”魏中华看清楚了神剑的情况后,好似吃了一剂定心丸,心中感叹道。

又见神剑晃动的厉害,几欲从地中挣扎拔出,魏中华好奇之下赶忙手触剑柄。这不触摸不要紧,一触摸他的脸上登时面无血色,泪流满面。原来他现在才知道,狼傲天并不是消失不见了,而是耗尽毕生修为,元神附于剑中,与神剑合为一体了。

“狼王,你为何要这么做啊?”魏中华拔出神剑,悲戚不已,心中泣道。“中华,眼看着东条健冢夺舍黑龙,我修为近损无能为力,万不得已只能灵剑合一,与之一战。只可恨,刚才我只斩了他的龙尾,就被他黑气偷袭,伤了元神。”狼傲天借剑传音,在魏中华心里说道。

魏中华这才明白神剑为啥会冒青烟。他单手持剑,心里传音急道:“那狼王,现在我们该怎么办?”

“一个字——等!”

“等?”

“嗯,东条健冢狡猾得很,我们现在除了等待他主动出击,别无他法。耐心等着吧,其实他更心急,他现在已经是众叛亲离,孤家寡人了。他的属下巴不得他被消灭呢,要不然今晚这么大的动静怎么可能连一支军队都见不到。况且他刚被断了龙尾,也是伤得不轻。如果黑龙的灵魂并没有被他完全吞噬,那相信要不了多久,将会是我们给他一击致命的最好机会。而我们现在要做的就是引他下来,伺机给他致命的一击!”神剑闪烁着火蓝光芒,狼傲天传音道。

而这时黑龙眼见神剑落地,又被魏中华持在手中。认定再无威胁,便不再躲藏,从云海之中现出了身形,又一次凌于半空。

魏中华望着黑龙,突然心生一计,与狼傲天沟通好了之后,就一头栽倒在地上一动不动。手中的神剑也“哐当”一声,滑落在了一旁。

黑龙被魏中华这么一出弄得满头雾水,他在空中观察了半天,也没见魏中华动弹,于是便试探性的降低了在空中的高度。又过了片刻,他围绕在魏中华上空百米处,转了几圈还是看到毫无动静,便又往下降了五十米。就这样,黑龙一次又一次的观察和试探,他也一次又一次的下降着,距离地面越来越近。

正当他降至距魏中华还有十米处的时候,肚子“咕咕”叫了,东条健冢这才想起,自打召唤出黑龙又将其夺舍一直到现在,确实耗费了自己不少的元神和气力,也该饿了。想到这儿,黑龙(也就是东条健冢)不再一步一步的往下试探,他低下龙头,俯身对着魏中华喷吐出了一大团黑气后,就直接张开血盆大口奔着魏中华去了。

“八米,七米……三米,两米……”魏中华还在闭眼假寐,感受到黑龙离他越来越近了,心中默默计算着距离。

毫无声息的,黑龙已然降落在了他的面前。

可黑龙这时却围着魏中华左嗅嗅右瞧瞧,在该从魏中华的哪里下口的问题上犯难了。毕竟现在黑龙的身体里住的是东条健冢,他即使再不是人,遇到这种问题也会头疼犹豫的。

可就是因为黑龙的犹豫,魏中华才有了机会。

这是一个击杀黑龙的绝佳时机,千载难逢。

魏中华心里暗道机会来了,一个鲤鱼打挺,掏出之前对付过东条英机的龙血匕首,对着黑龙的眼睛狠命地扎了进去。几乎同时,月狼神剑也如一支离弦的箭恶狠狠地瞄着黑龙的七寸之处袭去。

手起刀落,黑龙眼前一片血红。

“吼……可恶的支那人,我要活撕了你!”黑龙被刺瞎了左眼,又被伤了右眼,冲着魏中华暴怒咆哮。月狼神剑则因为黑龙瞎眼受伤,身体晃动了一下,虽没能成功刺中龙之七寸,但也刺在了其脖颈之处,也够黑龙难受的了。而魏中华在刚才一击得手之后,就已抽刀打滚,早早脱离了黑龙的攻击范围,使出一个咸鱼翻身,一下子便掠上了龙背,死死抓握着月狼神剑的剑柄对着龙脖颈的伤处就是左右划拉。

黑龙现在苦不堪言,鲜血瞬间染红了半个身体,,也染红了一大片土地,他已没有方向感,像个无头苍蝇在半空中四处胡飞乱撞。他甩动着身体试图将魏中华从身上抖落下来,却不成想魏中华凭借着匕首和神剑之利牢牢的把自己钉在了背上,无论他如何使出全身解数,魏中华始终像个吸盘一样,稳若磐石。

“哈哈哈,小爷我做梦都想不到我还能乘龙上天啊,东条小儿,谢谢你帮我热情招待。”魏中华稳坐龙背,出言戏谑道。“所以为了报答你的美意,我决定了,我要在你的身上多扎几个窟窿,再像哪吒闹海一样抽了你的龙筋!嘿嘿……”魏中华狞笑着,用匕首胡乱地扎着,任由四处飞溅的龙血喷在自己身上。转眼之间就将自己所在的龙背扎的血肉模糊,再找不到一块好肉。

“哎哟哟……痛死我了,爷爷哎爷爷,求求您求求您,您别再扎了行么?”黑龙痛得想死的心都有了,赶忙叫上的好听向魏中华连连告饶。可魏中华却始终像没听见一样,手里的匕首忙个不停,一边忙活一边口里骂个没完:“扎死你!疼死你!特么的,怎么还没让我找到你的龙筋啊。我再扎我再扎……”全然不顾黑龙的哀求,弄得自己浑身浴血,俨然活脱脱的一个屠夫。

“八嘎呀路,你若是再不住手,休要怪我不客气了!”黑龙见自己哀求无效,顾不得失血和疼痛,出言威胁道。

“哦,东条小儿,还敢威胁我。我就不住手了,你能怎地?”魏中华冷笑道。“吡……那你可就别怪我了,大不了我自爆元神,大家同归于尽!”黑龙痛得直吸凉气,厉声道。

“哈哈哈,那你来吧,同归于尽就同归于尽,小爷不怕。反正我也灭了不少鬼子兵了,龙也骑过了,这辈子值了。哈哈哈……”魏中华闻言仰天大笑,得意道。却不料他过于高兴,忘了稳住身形,被黑龙趁此机会,从龙背上甩飞出去,落在了地上。

“八嘎呀路,看我现在不活撕了你!”黑龙依靠着残缺模糊的视力,转身向着魏中华的方向张牙舞爪的飞去。魏中华之前把他折磨的够呛,他非把其碎尸万段不可。

眼看着黑龙的龙爪即将抓住自己,刚刚落地的魏中华闭上了双眼。正当他刚准备在心里与附身神剑的狼傲天道别时,突然听到了黑龙好像在自言自语。

“孽畜,现在竟然敢来钻我的空子,看我不打死你……诶诶诶,你竟敢咬我,看我不把你神形俱灭……”黑龙此时已失去了平衡,“崩”的一声坠落到了地上。硕大的龙头摆动得不停,情形与之前的夺舍相似。魏中华看着,也明白了是怎么回事。估计是之前夺舍时黑龙的灵魂并没有被东条健冢吞噬,而是被其压制。又刚好在自己命悬一线的时候,黑龙的灵魂破开了东条健冢的压制,现在两个灵魂正在黑龙身体里争斗呢。

之间,月狼神剑又飞回到了魏中华的手里,狼傲天传声道:“中华,我快不行了。就是现在,赶紧去刺黑龙的七寸,这是我们最后的机会!”说罢,月狼神剑最后一次绽放出火蓝色的光芒,魏中华紧握神剑,慢慢靠近黑龙,深吸一口气,重重的刺进了龙之七寸。

“吼……哈哈哈,我就料到你会来这手,既然如此,那大家一起死吧……”

“轰隆隆……”

巨响过后,东京街头人来人往,车水马龙,开始了新的一天各自的忙碌。太阳彻底照亮了大地,一切似乎变得尘埃落定。

……

只有在东京某处的街头,地面上还残留着不少坑洞,尘烟还未散尽。一个背影,仰望着天边刚刚逝去的两颗流星,黯然不语。

“你是谁?你为什么要救我?”过了半晌,他开口说话了,好像在问谁,又好像在喃喃自语。

“呼呼……”晨风呼啸,仿佛他的思绪也在随风远去。

0

第十二章 尘埃落定(下)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