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重生异界之炎黄儿狼>第十五章 狼子野心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十五章 狼子野心

小说:重生异界之炎黄儿狼 作者:狼在孤途 更新时间:2018/3/6 20:47:30

同日,世外大陆,西荒之地的修蛇王城。

这些天,修蛇一族可谓是双喜盈门,遇到了万年以来最为热闹的时候,整座王城到处都是张灯结彩,一片欢庆的景象。

先是修蛇王蛇无极修炼出关,神功大成。而后又是他唯一仅剩的小女儿紫云公主蛇含珠近月前梦见贵子,喜得身孕。因此,修蛇一族也是天狼一族同样,举国同庆,载歌载舞。

最为高兴的还是当属修蛇王蛇无极。此时他正在王城的大殿之中,正襟危坐,推杯换盏,大宴群臣。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之后,略有醉意的他蓦然低头看了看自己身下的王位,又摸了摸自己的银发白须,一种英雄迟暮,老来无子的凄凉之感直涌心头,让他有些掩面而泣。原来他本有赤橙黄绿青蓝紫六子一女。可这两百年来,不知何故,六个儿子不是自相残害而死,就是相继横遭意外早亡,如今仅剩下最小的女儿也就是现在的蛇含珠陪伴。这等悲痛,怎能不让他潸然泪下。

“父王,您这是怎么了?何故如此悲然?”

“是啊,陛下,这喜庆之日您为何哭泣啊?”

只见蛇无极左下方的首座,一个俊逸的男子正朝他躬身问道。旁边其他大臣见状也纷纷起身询问。这男子倒也气宇轩昂,头戴紫金冠,身着青袍,正是蛇含珠的驸马,狼天仇。此时他正一脸关切地看向蛇无极。

看着眼前关心自己的驸马,蛇无极的心情似乎好了不少,刚才的惨淡悲伤一扫而光。这个驸马,他是越看越觉得满意,甚至都有些佩服起自己的女儿蛇含珠的眼光来了。

这蛇含珠自幼聪明伶俐,温婉可人,且极为重孝。相比她那六个死去的哥哥,从小更得蛇无极喜爱。但她终究是女儿之身,在王位传承的这个问题上一直让他头疼困恼不已。万幸的是,蛇含珠她为自己也为整个修蛇一族找到了一个文武兼备,仁义温厚的好驸马。这驸马虽为外族,可人家好歹也是天狼贵胄,二百多年前更是在蛇含珠的选婿大会上大放异彩,大获她的芳心,继而喜结连理,这些年也是功绩卓著,全心辅佐着蛇无极。

故而虽说蛇无极的儿子死光了,可他现在却有了一个如此能干的女婿,并且还多了一个外孙。虽说这外孙尚未出世,但这对于数万年来修蛇一族一直渴望与狼族通婚,以达到取长补短优化种族的目的来说,蛇无极也算可以忘却丧子之痛,告慰历代祖先了。

因为,在这世外大陆上,四大种族各具优势也各擅所长。修蛇一族占尽地利,阴柔狠辣,善使毒偷袭;祖龙一族据天时,刚猛霸道,是水战的王者。而天狼与灵狐两族,一个善于陆地攻伐,凶悍无比。另一个善于谋略防守,媚艳无双。如今两家更是合二为一,融为一国,汇集了人和之势,成了现在龙蛇两族极力巴结的对象。

所以一想到自己即将有个有着天狼血统的外孙,蛇无极便不再感伤,面容又恢复如常,笑道:“本王没事,贤婿无需担心。来来来,众卿畅饮,今日不醉不归!”说罢不再理会狼天仇,举杯又与在场群臣把酒言欢。

狼天仇看在眼里,也不再言语,随即眼中一道精芒一闪而过,继续与身边的人饮酒作乐……

酒宴一直进行到了天黑才渐渐结束。所有的王公大臣都已喝得烂醉如泥,东倒西歪。蛇无极也早早离去,整个大殿中就只剩下狼天仇一个人还在饮酒。

不一会儿,圆月当空,银白色的月光洒落在了大殿上,他便左手拿着酒杯,右手拎着酒壶,一面脚步踉跄地走出了大殿,一面又对着天上的圆月高举杯中酒,颇有“举杯邀明月,对影成三人”的意境。

夜已深了,狼天仇自饮自酌不知喝了多少酒,直到酒壶空了,他这才扔掉了酒壶酒杯,头重脚轻地朝着东宫跌跌撞撞地走去。

这东宫本是历代以来太子的居所,只可惜蛇无极的六子尽死,故之前一直闲置。可后来小女儿在选婿大会上招得狼天仇这样的半子之靠,甚得蛇无极器重,久而久之,便将象征着太子的东宫赐予女儿女婿居住。都说“一个女婿半个儿”,蛇无极对狼天仇的器重程度由此可见一斑。

狼天仇朝东宫没走几步,就有一人提着灯笼快步相迎。“怎么样?那老家伙睡了没有?刚才可有服药?”狼天仇见来人近前,全无醉态,沉声问道。“回殿下,一切尽在您的掌握之中!老家伙一直都是服了药才睡的。”那人小心谨慎,轻声答道。“嗯。公主呢?今日可有异况?”“殿下放心,公主也一切如常。”“如此甚好,待我王儿出生之日,便是我们成事之时。你速去准备吧,务必到那时万无一失!”狼天仇眉毛一挑,吩咐道。

在灯笼火光的映衬下,狼天仇此刻已然没了往日的仁厚之相,狠厉之色尽显,眼光如刀,让人不寒而栗。

待那人退下之后,他环视四周,确定四下无人,便径直走到了东宫的假山深处,一阵摸索之后,机关开启,一间地下密室霍然出现在了他的眼前。这密室不大,面积也就四丈有余,墙上挂着些蛇胆,墙壁四周堆满了柴草,倒也盈满檀香,一尘不染。很显然,他是经常来这儿的。密室正中摆着一张祭坛,上面放着两个灵牌,两旁烛火不断,此时狼天仇已手捻三柱香,准备祭拜。

“父王,母后,孩儿又来看你们了。”狼天仇说着,躬身拜了三拜,将三柱香插在了灵位前的香炉上。

插香那一瞬间,隐约的火光照映在两个灵牌上,让灵牌骤然显现出“先尊狼严宗临之神位”等字样。而这几个字,若是让现在天狼一族的王室成员看到,必然会大惊失色,想起天狼国那昔日的腥风血雨。

原来,这狼天仇的父亲正是前任狼尊狼宗御的胞兄,也就是七百年前为争夺天狼尊位,勾结祖龙一族,与狼宗御同室操戈,弑父谋逆的叛军首领,狼宗临。

关于七百年前狼族的那场内乱,知道真相的人现在早已为数不多,流传至今的真相大多都是以讹传讹,版本不一。但狼宗临勾结龙族,弑父夺位却是一个怎么也无法抹掉的事实。而造成这一切罪恶的缘由,皆因龙族的一条连环毒计。

话说那时候,天狼国强盛于其他三国,而狼宗临与狼宗御兄弟二人也太过优秀,显眼于各族的青年才俊。以至于狼族树大招风,引起当时龙族的龙君龙烈的觊觎。于是龙烈满怀结亲之意,遣使主动与狼族交好。怎奈还是基于两族数万年的宿怨,当时的狼尊狼皓轩(也就是狼宗御兄弟俩的父亲)并没有应允,婉言拒绝了龙烈的美意。

谁知这一举动,却让气量狭小的龙烈恼羞成怒,觉得大失龙族颜面,又被睚眦的话刺激起了杀心,发誓要将狼皓轩除之后快,并让狼族内乱,以解心头之恨。

于是龙烈便处心积虑,派出了一名龙妓(祖龙一族的美女间谍),为狼宗御兄弟俩先后上演了色诱挑拨的戏码。

当时,众所周知,在天狼一族的青年子弟中,狼皓轩的两个儿子最为出色,也各有所长。长子狼宗临善攻,重武略。次子狼宗御善守,重文韬。况且兄弟俩自幼手足情深,所以将来无论谁为狼尊,另一个都会全心辅佐,使狼族更加强盛。正因为这样,狼皓轩才没有急着立谁为储君,有意让其兄弟二人能够愈加长进,公平竞争。可狼皓轩做梦也没有想到,也正因为这样,龙烈后来才会以此为谋,借刀杀人。

而那名龙妓刚来到天狼帝都后,就第一时间火急火燎的混进了狼宗御的府邸,企图用自己的美色和龙族本有的情欲来诱惑他上钩。怎奈狼宗御那时刚刚新婚燕尔,本人又极为专情,故而蛟女不仅没有成功,反而被狼宗御当成是迷恋他的痴癫女子,将她乱棒打出。

那龙妓狼狈地逃出了府门之后,这次她并没有第一时间去找狼宗临,而是费尽心机,暗地里花了几天时间摸清楚了狼宗临的日常作息。

当知道狼宗临每天都会出宫微服私访时,那龙妓便自导了一出卖身葬父的桥段,成功的勾起了狼宗临的怜爱之心,入府做了他的贴身侍女。而后又趁狼宗临的夫人外出之际,在他的茶水里下了药,色诱他与自己交合。岂不知龙性最淫,久而久之,狼宗临竟如上瘾一般,身陷其中无法自拔,渐渐通过龙妓与龙族暗通款曲。而那时,狼天仇并不叫狼天仇,他叫狼天翔,是祖父狼皓轩给他取的名字。他方才十岁,聪明伶俐,颇受狼皓轩的喜爱,自小就留在其身边悉心培养。

然而终究纸包不住火。一日,狼宗临又与龙妓苟合云雨,这一次被龙族细作利用,秘密告知了狼宗御。而狼宗御则马上告知狼皓轩,父子俩于是约定一起去狼宗临府中捉奸质问。怎奈狼皓轩恨铁不成钢,痛子心切,便先行一步去了长子府中。

这一去,刚好将狼宗临的丑事逮个了正着。狼皓轩怒其不争,盛怒之下,拔剑欲斩长子,并扬言从此断绝父子关系,即刻立次子为狼族储君。狼宗临则悔恨不已,在一旁苦苦哀求。但狼皓轩怒急攻心,不为所动,更加厉声责备。此时的龙妓见时机大好,故意在父子之间挑拨离间,火上浇油。并肆意对狼宗临进忤逆叛国之言,表示就算狼宗临成不了储君,龙族也愿将其招为驸马。

狼皓轩闻言气极,执剑欺身击杀长子。狼宗临眼见哀求不成,父王又步步紧逼,招招致命。知道自己认罪无果,迫不得已为求自保,无奈还击。谁料这时龙妓召来了龙族细作将府中狼皓轩的随行侍卫奇袭屠尽,又对狼皓轩施以偷袭。导致狼皓轩身受重伤且孤身一人,身处绝境。狼宗临知道事已至此,大错已铸,百口莫辩,无力回天,只得听龙妓之言,狠下心肠一不做二不休,弑杀了狼皓轩。

而此时,狼宗御才带人刚刚前来,得知父王被兄长杀害,悲痛万分,遂奋起回击。兄弟二人自此决裂,一个为争尊位,另一个为报父仇,狼族从此内乱,分成两派混战不休。

另一方面,龙君得知奸计得逞,大喜过望,遂出兵全力相助狼宗临,妄图能分一杯羹,坐享渔利。起初,狼宗临的叛军杀得狼宗御连连大败,毫无还手之力,险些攻破帝都夺位成功。

然天理昭彰,公道自在人心。

狼宗临虽为长子,但其勾结龙族,弑父叛国,很快就为大多数狼族所不耻。加之二王子狼宗御素来仁德,礼贤下士。又与当时三百年前寄居天狼国的狐万山一脉的灵狐一族私交甚好,广施恩义。于是,就在狼宗御的生死存亡,千钧一发之际,狐万山力挽狂澜,带头保驾狼宗御。说服了狼族元老,举族誓与狼族同仇敌忾,坚守城池。并对叛军施以灵狐魅惑之术,成功瓦解了叛军的心志。最后与狼宗御联手反攻,一鼓作气全歼了叛军。随后又将龙族援军悉数大败,全部赶回了他们的南炎之地。

龙君龙烈被狐万山这个半路杀出的程咬金,弄得措手不及。他眼见狼族内乱就此平息,自己的渔翁之利功败垂成,气急败坏之下,却也无可奈何。只得将狼宗临这张王牌舍弃,把他绑缚起来,准备送还给狼宗御以示休战。而狼宗临得知大势已去,深知自己罪不可恕,无颜再见二弟狼宗御。便提前将自己的妻儿托付给了一个亲信,让他们逃离龙族之地,藏匿于西荒修蛇之处。他自己则在押回天狼帝都的途中,散发蒙面,自杀谢罪了。

当狼宗御得知兄长谢罪身死,心中不免有些悲伤,毕竟是同胞兄弟。因为他深知父王之死虽是狼宗临所为,但实则是龙族借刀杀人之计。所以之前他本想趁己方士气高涨,将龙族援军全军覆没,可奈于狼族内乱刚平,国力大损,实在是不宜再起争端。于是他听从了狐万山的建议,只将龙军打败赶出了国境,并没有击杀一兵一卒。

碍于那时双方都有休战的默契,狼宗御便不再与龙族纠缠不放,而是让整个狼族将这新仇暂时铭记在心,暗自与龙族势不两立,一直到现在。

而这段七百年前内乱的原因,在这数百年间曾一度被视为狼族王室的耻辱,严加封锁。如今更在狼族中一直被视为秘史,就连当今狼尊狼天行这一辈狼族子弟,都鲜为人知。

至于现在狼天仇所知道的七百年前狼族内乱的缘由和版本。则是完全出自他母亲和那个当年护送他们母子的亲信之口,真相早就被两人添油加醋,弄得面目全非,并不完全都是事实。

这数百年来,他们从狼天仇小时候起就一直告诉他:他这辈子最大的仇人就是祖龙一族。那场内乱,他的父王虽然被龙妓利用,可也只是失手重伤了打小疼爱他的祖父,并没有弑父,他祖父的死完全是一个意外。而他小时候就崇拜的那个二叔,也就是先前的狼尊狼宗御,他才是那场内乱的最后赢家,正是他逼死了他的父王,而这几百年来他们母子主仆三人所遭受的所有苦难也全是拜他所赐!

更疯狂的还有,狼天仇的母亲刚刚来到西荒之地,就把狼天仇打从出生起便陪伴了他十岁的,祖父亲口为他取的名字——狼天翔无情的抹掉,将他更名为狼天仇。意思就是让他从小不要忘记仇恨,时时刻刻提醒自己要报仇,要拿回他二叔夺走的但原本属于他父王和他的一切!

就这样,“狼天仇”这个名字伴随了狼天仇将近七百年。这七百年来,他被仇恨蒙蔽了双眼,也被仇恨浸透了内心。尽管他也饱受了世态炎凉,受尽了蛇族欺辱。但他从小到大一直都活在阴暗之中,专门研修害人利己之术。在两百多年前修蛇王城里的举办的紫云公主选婿大会上,他更是费尽心机,深藏城府,不择手段的把所有竞争对手弄得非死即残,自己却还伪装成无辜老实的样子,把自己包装成了一个忠厚仁义之人,轻而易举就骗取了紫云公主的芳心,立马就成了现在修蛇王蛇无极这两百多年的半子贤婿。

可成了修蛇一族的驸马,并没有让狼天仇有丝毫改变,反倒是让他在修蛇群臣面前把仁义温和的形象益发伪装得滴水不漏,骗过了所有人,也借机在暗地里笼络了不少人心和党羽。更骗得蛇无极和蛇含珠父女俩只要一提起驸马,两人都喜笑颜开。蛇无极是对其大加赞许,蛇含珠则是两眼含春,幸福满满。

父女俩却孰不知,那赤橙黄绿青蓝六位王子正是为狼天仇所害。六位王子所遭受的意外身亡或自相残杀,正是狼天仇一手秘密挑拨和策划的。而他现在所处的密室,墙上挂着的那些风干好的蛇胆里,其中有六个有着不同颜色的,正是他那六个舅哥的。

而除掉了这六个舅哥,只是清除了他目前的障碍罢了,狼天仇的最终目标是:

0

第十五章 狼子野心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