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重生异界之炎黄儿狼>第十七章 亲情·人伦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十七章 亲情·人伦

小说:重生异界之炎黄儿狼 作者:狼在孤途 更新时间:2018/3/24 3:55:14

“嗷……呜……”

只听从狐千娇的肚子里发出了一阵悠远的狼嚎,接着便有一道金光乍现,刺眼夺目,顷刻之间就笼罩了整个产房。

“哇……哇……哇”而后便有了来自一个新生命的啼哭。

“生了!生了!”“恭喜娘娘,贺喜娘娘,顺利诞下太子!”伴随着产婆几声激动地叫喊,刚刚还处于手忙脚乱状态中的产房,一下子变得犹如炸开了锅一样,喜庆,热闹。产房里的所有人脸上都流露着发自内心的喜悦,产婆更是在第一时间,将这个初来的新生命小心快速地清理包好,抱到了狐千娇的面前。

狐千娇此时有些虚弱,全身上下香汗淋漓,宛如刚从水中捞起,又仿佛刚刚经历了一场生死大劫。都说女人生孩子等同于用半条命走了一遭鬼门关,看来此话不假。她动了动身子半躺在床上,略显吃力地用双手抱住了襁褓,仔细端详。她的脸上满是疲倦,却又多了一抹红晕,让她的倾世容颜自此多了一种母性的专属之美。

狐千娇看着这怀中的小家伙,绝世的美眸里透着满满的疼爱。就在她看着这小家伙清澈灵动的双眼,二人四目相对的那一刻起,母子连心的感觉便瞬间灵犀相通。初为人母的她猛然间明白从现在开始,她的生命中便不再只有夫君和父兄三个男人,而是又多了一个。她的身份也不再仅仅是那个对夫君撒娇任性的妻子,和对小弟蛮横专制的大姐,更是眼前这个小家伙血浓于水的守护神。

而刚刚脱离母体的这个小家伙,他正眨巴着两只小眼睛,左顾右盼,非常好奇地观察着眼前这个陌生的世界。

“嘻嘻,恭喜主人,贺喜主人,你终于出生了!” 他的意识里突然响起了一个银铃般的声音,既好听又熟悉。“小月,这,就是那个异世界么?”他在意识里问道。“嗯,没错。主人,从今天开始,你就是这个世界的一份子。”那个银铃般的声音嬉笑道。“额……好吧,既来之则安之。反正在我华夏战狼的眼里,本就没有什么地域的界限,在哪儿皆可为家。嗷呜……异世界,我来了!”这一刻,小家伙在襁褓中兴奋地手舞足蹈,意识里的声音也在霸气的回应。

没错,这小家伙便是狼傲天的新生之躯,意识里那个银铃般的声音也正是之前月狼神剑的剑灵——小月。足足十个月的漫长等待,狼傲天终于降世了。

出于婴儿的本能和天性,狼傲天知道此时他正在他母亲的怀里。这是一个绝美的女人,这是狼傲天对自己母亲狐千娇的第一印象。温柔如水的双眸和浑身散发出来的体香,让他感到异常的温馨,情不自禁地有种突然想要咿呀学语的冲动。或许这就是母子之间特有的感应吧,尽管现在他还只是一个新生的BABY。

狼傲天很享受被这女人,哦不,应该是他母亲,抱在怀里的感觉。他在襁褓中正准备闭眼睡去,忽然听得产房外一个男子的声音骤然响起。

“哈哈,姐夫你输了,我现在进去看我外甥去咯…”说这话的男子满是得意,他不是别人,正是灵狐一族的少主——狐剑锋。

而在这之前的产房外面,狐剑锋与狼天行两人始终都在耐心地等待着狐千娇产子。不过两人正坐在一旁打赌对视,比谁的速度快,能抢在前面第一个去看出生的孩子。

这不,当两人刚一听到孩子出生了,他们的脸上便“严阵以待”,各自在心中卯足了劲儿,都准备先于对方冲进产房。狼天行正欲先动,却见此时狐剑锋的脸色微变,对着他所在的方向指道:“姐夫你看,老头子也来了。”狼天行闻言岳父狐万山至此,不疑有他,忙转身回迎。可这一转身并未见得狐万山任何身影,却见狐剑锋正向产房疾走。狼天行这才明白是狐剑锋在使诈,这也才有了刚才狐剑锋很是嘚瑟的话语。

然而狐剑锋却嘚瑟不过三秒。只见狼天行眼看着狐剑锋即将迈入产房,并没有丝毫着急之色,反而是面带微笑的从地上捡起两颗石子,随手便打在了狐剑锋双腿的委中穴(处于膝盖后下方)上。狐剑锋霎时感觉两腿酸痛,一个踉跄只听“砰”的一声,他便跌倒在了产房的门口,显得有些狼狈。

接着狐剑锋又说话了,不过这次他的话里充满了埋怨和鄙视。“哎哟!姐夫你竟然动手偷袭我,太无耻了……”

他的话音未落,产房里却多了一个人影如清风般从外面拂过,眨眼间便见一个男子安坐在了狐千娇的床头。整个人快如闪电,左手早已搂住了美人的芊芊细腰,右手则是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狐千娇怀里的襁褓牢牢地抱在其中。

“这就是我们的王儿!我终于做父亲了!”这男子不是别人,正是狼尊狼天行。他的目光炙热,说话间正看向襁褓中的狼傲天,眼里同样流露着浓浓的爱意。“夫人,辛苦你了!”狼天行又温和地说道。他把狐千娇轻轻地搂在了自己的怀里,深情地吻着她的额头。狐千娇被他这一系列的举动弄得娇羞不已。她没有说话,只是脉脉含情地看了看男子,而后闭上眼睛如小鸟般紧紧地依偎着自己的男人,脸上又多了一片幸福的红霞。

此时的情景甜蜜温馨。狐千娇和狼天行的心已紧紧地相连在了一起,有夫如此,妾复何求!她只愿时间定格,永远停留在这一刻。

想着想着,她只觉到疲惫和困意如山倒潮涨般向自己猛烈袭来,转眼便没有了意识,在狼天行的怀里安然地睡着了。

“我说姐夫,你太……”

而这时,狐剑锋也一瘸一拐地来到了狐千娇的床前,他阴沉着脸,正准备找他姐夫“兴师问罪”。

“嘘,小声点儿,你姐刚睡着,她太累了!”狼天行打断了他的话,轻声道。

狐剑锋看着姐姐狐千娇在姐夫怀中刚刚入梦,脸上还带有倦容,心中不免有些难受,便不再说话,只是轻轻地走到姐夫这边,往自己新出生的外甥看去。

而在襁褓里的狼傲天,此时两只眼睛正全神注视着自己这位异世的亲生父亲。这是一个相当英俊刚毅的男子,眉宇间隐隐散发着一股王者的气势。细看之下,狼傲天内心波澜骤起,因为他猛地发现自己眼前的这位亲生父亲,无论是从相貌还是神情举止,都跟自己一模一样。就连他眼中闪烁的光芒,也与自己一般无二,深沉而又凌厉。

就在他疑惑二人的相貌究竟是纯属巧合还是本就注定的时候,眼前又多了一人在看着自己。狼傲天不看这人不要紧,这一看弄得自己心中又翻腾起了惊涛骇浪。因为,不光是父亲与自己模样无两,还有舅舅狐剑锋这个翩翩俊公子竟然也和他先前麾下的战狼团战友——魏中华的身形容貌一模一样。

狼傲天开始有些怀疑自己的人生了。

他实在搞不清楚眼前的状况对他来说,到底意味着什么。难道真是冥冥之中自有定数?上天对自己重生异界早就安排?凝视着眼前的父亲和舅舅,狼傲天感觉既熟悉又陌生。幸亏自己现在还是个婴儿,不会说话,要不然他一定会压制不住内心复杂的想法,对两人出言质询。

狐剑锋看着襁褓中的狼傲天,就仿佛是孩子看到了一件新玩具一样,眼里充满了新奇和喜爱。他发现这外甥两只眼睛一直在注视着自己,眼神似乎像在说话,心中大喜,以为这小家伙喜欢自己这个舅舅。便一把将襁褓从狼天行怀里抢走,自己在一边自顾地抱着逗着。

狼天行见怀中襁褓被狐剑锋抱走,有些不悦。他本以为小家伙会被惊哭,没想到襁褓里竟毫无动静,安然无事。他颇感意外的同时便没有责怪狐剑锋,只是看向狐剑锋的眼神里多了些许抱怨。

狐剑锋也稍感奇怪,他不明白这小家伙为何会如此镇定,不过转念一想或许这就是此子的非凡之处。当下也就不再质疑,对着狼天行做了个鬼脸,讪讪地笑着。

狼天行被这二货的表情弄得有些苦笑不得,但见狐剑锋如此喜爱自己的王儿,心中又深感欣慰。他不再搭理这二货,而是低头痴痴地看着怀里的睡美人。此时的狐千娇早已熟睡,她星眸紧闭,面染红霞,朱唇微翘,鬓云乱撒,均匀的呼吸带动着傲人双峰缓缓起伏,样子甚是楚楚娇媚。

“嘿,姐夫,我外甥这长相简直就是你的翻版啊,你瞧他的眉毛和眼睛,跟你实在太像了!”却见吐息之间,狐剑锋好像有了重大发现一样,又抱着襁褓凑到了狼天行跟前。“嘘!小声点儿,别把你姐吵醒了。”狼天行对这二货的话置若罔闻,并没有接他的话茬,而是示意他不要说话。怀里的狐千娇还在熟睡,她似乎是梦到了开心的事物,绝美的脸蛋绽放着花朵,已没有了刚才的疲倦之色。

狐剑锋看在眼里,没再说话。他很是识趣地把襁褓又还给了狼天行。自己则在狼天行的挥手示意下,和产房里的其他人纷纷轻手轻脚,悄无声息地退下。不一会儿,产房就只剩下了狼天行一家三口,在安安静静地享受着天伦之乐。

…………

西荒之地,修蛇王城。

时间回到两刻之前,蛇无极的密室里一片死寂。

“咳咳咳……老家伙,命还真大,若不是我死死咬住不放,恐怕一时半会还真弄不死你!”密室里尘土弥漫,一个冰冷的声音在回荡。待尘土消散,只见一个人影显现在了密室之中。这男子一身青袍,满脸杀气,有些狼狈,正恶狠狠地盯着地上的一条青头黑蛇说道。

而地上的那条巨蛇长余十米,两眼暴突,脸上带有不甘之色,浑身体温冰凉,已是气绝身亡。这大蛇不是别人,正是修蛇王蛇无极。那男子也不是别人,正是他的“最佳贤婿”——狼天仇。

此时的狼天仇可谓是心情大好。他在确定蛇无极气绝时就迫不及待地恢复人形,意欲亲手为其剥皮取胆。望着蛇无极那凸起的双眼,死不瞑目的表情让他有些心中不忍。“也罢,好歹念在你我翁婿一场,你就安心的上路去吧”狼天仇淡淡地说着,蹲下身形伸出右手为蛇无极抹眼闭目。

做完了这些,他便亮出了毒狼爪,开始耐心的慢条斯理的轻轻划开了蛇无极的肚皮,小心翼翼的取着蛇胆。

经过了片刻功夫的翻找,只见他右手血肉模糊的从蛇腹中掏出了一物,这东西约有拳头大小,呈椭圆形。通体赤红并流动着淡淡的银光,正是蛇无极穷其千年修炼毕生的精华所在——寒冰火胆。

这寒冰火胆与其他蛇族的蛇胆不同,有着寒冰烈火双重属性,乃是历代修蛇王族成为蛇王之后,独有的后天生成之物,也是历代修蛇王修炼长天诀的必备条件。其胆汁万毒不侵,集全部修蛇一族的所长于一体,是世外大陆四大种族用以解毒、修炼的逆天圣药。

狼天仇看着手里的寒冰火胆,不由得有些欣喜若狂。他之所以能知道这些不为外道的蛇族秘史,全赖于蛇含珠这个一心只有他的紫云公主。若不是有好几次蛇含珠在枕边告知他这些零零碎碎的秘密,恐怕他至今也不会知晓蛇无极寒冰火胆的莫大益处。因此,对于修蛇王之死,作为女儿的蛇含珠也是“功不可没”,难辞其咎。

眼下寒冰火胆已是掌中之物,时不时还散发着丝丝冰凉和灼热之感。看着此物隐隐闪耀着光芒,狼天仇志得意满,内心愈发有种“此物在手,天下我有”的强烈野望。他似乎已经看到了自己端坐在蛇王宝座之上,心安理得接受着蛇族群臣山呼万岁的朝拜,并对其颐指气使,统御西荒的那一天。

狼天仇越想越美,仿佛那般情景已呈现在了眼前。他的嘴角微微上扬,对今后的未来满怀着憧憬与期待。但他非常的清楚,他还需要不断地提升自己的修为与实力。虽然现在干掉了修蛇王,但对他来说仅仅只是一个新的开始,并不意味着结束。而颠覆南炎的祖龙一族,重新夺回东洪天狼的狼尊之位,这些才是他复仇计划的最终目的,这些也才是他此生活在世上的唯一意义。

所以一想到复仇,刚刚还在面露喜色的狼天仇立马就变得目光阴鸷,脸色狰狞。而后他又一次看着这掌中物,眼中的神色变得有些阴晴不定。但下一秒他像是在心里做下了决定,找地方盘腿坐下之后,抄起右手的寒冰火胆就往自己的嘴里送。

可出乎意外的是,那寒冰火胆刚一入口,便宛如活物一般,自个儿就往喉咙眼儿里钻去,一时间把狼天仇噎得够呛,可也没办法,只得将其使劲吞咽。过了好一会儿,他才顺利吞到腹中。可让他感到奇怪的是,吞下了这寒冰火胆后,他盘腿调息了半天,竟然发现身体并没有任何的变化,这让他很是费解和尴尬。

“咦?真是奇怪,我运功调息了半天,竟没有感到半点不适。难道我之前炼化了好多蛇胆,身体已经百炼成钢了?罢了罢了,暂且不管这些,现在我王儿估计已经出生了,我还是先看王儿去吧。”狼天仇自言自语,从地上起身道。正欲准备离开,却忽然发现蛇无极的这身蛇皮不错,于是他便有了一个“绝好”的想法。

“哟,差点浪费了。老家伙的这身皮不错,不要怪可惜的。正好!待我扒下来,给我王儿做身软甲!”说着狼天仇又来到了蛇无极的尸体旁,亮出了他的毒狼爪,又一次蹲下相当认真的给蛇无极做着“手术”。

想这蛇无极好歹也是一代修蛇王,不料竟引狼入室,惨遭自己最器重的半子毒手,死了更被其剥皮取胆,下场不可谓不悲惨可叹。而狼天仇虽说是幼年不幸携恨复仇,却到底是在害及无辜,又不念翁婿之情,手段残忍,早已伤了天和人伦,其结果恐怕只会自食恶果,不得善终。

当狼天仇从密室出来后,一切如他所愿,整座修蛇王宫早已被他手下的黑衣卫围得水泄不通,尽在掌握之中。可出人意料的是,王宫上下内外的那些大臣贵族并没有做出任何抵抗,而是对狼天仇的支持都出奇的一致。在听完蝰四所报告的这些情况之后,狼天仇并没有放在心上,而是大步的往产房走去,因为他的王儿已经出生了。

而一想到出生的王儿,狼天仇就不由自主地想到自己的妻子蛇含珠。虽说他对蛇含珠并没有爱,甚至说成是一场交易也不过。但好歹也是一夜夫妻百日恩,况且蛇含珠一心只爱自己,现在又为自己诞下王儿,心中难免会有些愧疚。更何况自己刚刚杀了她的父亲,还取胆剥皮。这种怪怪的感觉饶是自己早已心狠手辣,残忍恶毒,可真当见到蛇含珠一时半会儿也是很难装作若无其事的。

1

第十七章 亲情·人伦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