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大明传令使>第0099章 特试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0099章 特试

小说:大明传令使 作者:白发一丁 更新时间:2018/2/15 8:40:38

傅总督一行离去第二日。卯时中。

莫峰如今不用再去女儿口参加晨会。他也制定了小青台晨会制度,开会时间:相当于前世六点钟;这晨会并不是每日召开,要开时,事先鼓号。

“叭,叭,叭。”“叭喇叭。”

小青台方台顶上,查三水一面吹晨会的小号,一面不停的甩头。

这已成了小青台一景。

“啪。”莫峰拍了一下,觉得不过瘾。

“啪。”他又拍了一下,还觉得差强人意。

“嗯。嗯。”他哼。鹌鹑:

现在条件太简陋了,日后会好的。想着,他把老役夫做的惊堂木放在吃饭的矮几上,望向诸旗军。“啪。”他拿起惊堂木不由得又拍了一下。高声道:

“开衙议事。”

北屋堂房里。一边站得是熊阔海、朱杰、劳计;一边站的是田芬、秀才、冯盘。这里虽然简陋,但诸人踊跃发言,情绪高昂,都有股儿止不住的劲头。随着传令署开衙,诸人愈发有奔头,都兴奋着呢。

昨日,宁远卫署的高佥事带来了正式文书,其中规定:女儿口边墙体系中,女儿河敌楼、及水边墙防务,隶属传令署管辖。莫峰昨日已被命为负责戌守这里的总旗。传令署辖区内军务,直属大福堡管辖。

莫峰透露,他作总旗后,小青台小旗位置空出来,还有水上小旗人选等。

“嘎。”熊阔海瞪圆了牛眼。

“咪。”小猪亢奋的声音。

升职发财,正当时。

议事结束。

辰时里。莫总旗率领熊阔海、朱杰等人,来到女儿河敌楼。正式接收这里的防务。

女儿河敌楼,是一座四眼楼。由上、中、下三部分组成。下部是基座,高与两侧边墙顶大体相平。中部是空身部分,用以住人、存放粮草、军械等。上部是楼顶,建有楼撸。四眼是指塞外、腹里两面,各有四个箭窗。其它两面,各有一拱门,与墙垣相通,每一拱门两侧,都有一个箭窗。

女儿河敌楼,呈长方体。长4余丈,宽3丈5,高近4丈,楼底周长约十五丈,向上略有收分。敌楼整体好似骑在边墙上,东西两面都凸出丈许。在敌楼南侧五丈处的边墙上,腹里一面有一个墙门,供人员上下边墙。

敌楼内,即中部空身部分,四周由四个主拱券围成一个回廊。中部好似网格状,两条不同走向的筒拱,垂直相交形成走廊,并把中部分割成相互通连的四间券室。南侧的两间略小,北侧的劵室又用条砖,在东、西两面,隔出了东北、东南两间房。东北那间是灶房,东南是杂房、并有十余级石阶,通向搂撸内。

因受屠胜一案影响,此间的另一名小旗与多名军士,已经调离。如今,只余五名军士,急需补充新军士。莫峰对几名戌兵鼓舞一番,出了敌楼。走上水长城。

水长城是在女儿河上,建筑的一道木墙,完全是木结构。木墙整体是木架楼空形式,高约两丈,宽近七尺。底部每隔一丈,在东、西相距六尺处,各打有一木桩,再由板、木 ,横竖搭接,上下交汇,构筑整体。至女儿河中间,设有一水门,有水闸上下,可开启、关闭水门。

水门处北两丈外,至女儿河北岸,类似木栅栏,无法行人。

在水长城两边,尤其是西侧,水中埋有尖桩等防护用具。

莫峰站在水门旁,遥望北方峰峦间的两处烽火台。思忖:

原水长城小旗任务之一,就是把物资运到烽火台上。

那里的戌军不易,抽空去看看。

要尽快筹备水上小旗。

巳时里。

莫峰返回小青台,着手安排募军之事,又下通知,准备进行特务技能考核。随后,接下来几天里,他接连在大福堡、女儿口参加数次军务、政务会议。因着“屠胜”一案,给大福堡地区造成了恶劣影响,这几天,在人事方面,作了一番大调整,以填补因该案而空缺的不少职位。

女儿口方面:

王大发以试百户武衔,调任大福堡屯田官。

洪九以总旗衔,继任王大发原先之职。

黄达以总旗衔,继任骆再冉原先之职。

崔之远晋为总旗,依旧值守馆苑。

……

本次调整中。马开远、常山语等人,因为原属大凌河城副将何可纲麾下雷鸣部,未受到太多牵连,但也受到压制,都未升职。

十月二十日,巳时中。

北风轻轻,冬日温煦。

特务技能冬试,揭开序幕。

“噼里啪啦。”“噼里啪啦。”

掌声中,特来观看的洪九笑眯眯,轻念:“嘛米嘛米哄,嘛米嘛米哄。”

莫峰有那么一瞬间,恍若回到了昔年特训班的岁月。他稳了稳身绪,道:“劳计。”

“啪。”一个立正,劳计喊道:“保密如玉”

“保密如玉”堂屋内众人同声道。

“嗯。”“嗯。”

莫峰扫了遍众人,示意劳计坐下,他接着望向赵支花、宝丽德。她二人如今常常能从传旗茶屋中,探得令人感兴趣的消息,而且,为了这次考核,二人之前似乎刻意隐瞒了自以为重的消息。令人期待。

莫峰面带笑意,道:“赵支花。”

赵支花一脸灿灿的,说道:

“……八月中旬末,登莱叛军沙河大败,莱州城之围解除。八月底,朝廷大军在黄县,再败叛军,斩首一万数千人,数万叛军溃散……时下,叛军退守登州……”

莫峰边闻边思:登莱兵变至今,已历时一年,对明庭造成的损失,远远超过大凌河城解围之役。这场兵变将如何收场,他不清楚,对这段历史,他没什么印象。他好奇的是,如此重大的一场兵变,为何在民国及以往,不为人浓墨以书呢?他很快想到:这是种掩人耳目的手法。

其实,就是老奴这一种群,有意淡化内乱对明庭所产生的影响,以彰显,昔年,明庭不是亡于内耗,而是亡于清。对这种手法,莫峰并不陌生,历朝历代掌权势力,总爱对自己涂脂抹粉,都是一个德行。

“噼里啪啦。”“噼里啪啦。”

赵支花说罢,莫峰与诸人热烈的鼓掌。

这是名聪惠的女孩,知道他本是登州人,有意察听相关消息。

莫峰思忖,不由微笑,叫道:“宝丽德。”

宝丽德清脆道:

“……奴酋红台派人到宁远,向明庭递求和书。缘由是:时下,塞外陵丹汗西行,远离漠南。众多漠南与草原上的部落,不再觉得陵丹汗是紧迫威胁,因而,纷纷打算退出反察哈尔同盟。毕竟,众多部落加入联盟的初衷,只是对付陵丹汗,如今,大敌已远去,各部落又怎肯再受联盟制约呢!”

宝丽德一脸红扑扑的,抿了一口茶,又道:

“反察哈尔同盟内,嫩科尔沁虽然不想散,但却想趁机夺取盟主之位。时下,奴酋红台既担忧得不着盟主之位,又担忧同盟瓦解……可众部落士气高涨,红台势小……因而,红台求和。”

“噼里啪啦。”“噼里啪啦。”

莫峰一边鼓掌,一边赞道:“宝丽德妹妹讲的好。”

“嘛米嘛米哄。”假和尚笑眯眯道:“贫僧受教了。”

“好。”马胡子不知何时来的,大嗓门称赞。

不知不觉间,特务冬试已进行多时。

乌兰、劳丽、秀才等,都已考毕。几人所考,也是听察消息,乌兰讲了些草原上的事,劳丽竟然八卦,说起茶贩之事,几人还说起贼军,即农民军之事。零星汇总为:

贼军原首领王嘉胤,于上年六月间,死于山西阳城一带。其属下王自用,绰号紫金梁,后来与各部贼军结盟,成了盟主。贼军这两年主要在山西活动,主要首领还有:曹操,罗汝才;老回回,马守应;射塌天,李万庆;闯王,高迎祥等。

对贼军的消息,莫峰很感兴趣,虽说他对这段历史详情不明。但大势方面,知道一些。毕竟,曾经,老头子教导那个东北的姓张的纨绔子弟,常云:多思明史,匪患才是民国身腹大患。

令人关注的李自成,这时大约还是喽啰,并不见消息。

由几人所讲,莫峰察觉:

崇祯五年夏秋之季,贼军在山西形势危急,六月间,贼首王嘉胤身亡,贼军亦遭遇重创。可七月底,奴酋红台进犯大凌河城,加之随后的登莱之乱,都大大的分散了明庭兵力,精力。使得贼军躲过了危急。

这些事件,难道是巧合吗?

莫峰思忖:从职业的角度思量,他不认为是巧合事件。而且,他凭着以往经验,以为:贼军应该与奴贼有勾结。他甚至认为:这背后是某世界意志捣鬼。

0

第0099章 特试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