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戏说川军>第五章 速成兄弟聚锦江,谁能堪当四川王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五章 速成兄弟聚锦江,谁能堪当四川王

小说:戏说川军 作者:钟进 更新时间:2017/12/4 8:53:13

话说四川新政的推行,特别是1904年停止科举考试,对靠读四书五经赶考当官之路已被堵死。那些为了能出人头地的读书人,当然要另寻出路。总督锡良也考虑到应当给那些乡村旧读书人出路,在招收武备生弁目队时尽量招收秀才及童生。

这个主意,还是陈宧给他出的。陈宧是个读书人,惺惺相惜,他不但知道读书人十年寒窗的艰辛,总望着出人头地,而且,他在袁士凱手下,天津小站练兵时,那些兵痞与无文化的白丁,与有文化的兵丁巨大的区别,要练出一支现代化的军队,必须要由知书达理的人组成,才是真正能适应现代化的军队,这是陈宧的报负,虽然陈宧已不是纯情的年青军官了,但也不忘初衷。锡良也是读书人出身,当然照准。

招收的一、二期弁目共七百多人,川军中“速成系”的骨干,都在这批弁目队里。到了1908年,弁目队中的学兵们,因为不满毕业后的待遇,这些当年的秀才、童生们,不满意当一个“小班长”!纷纷以请长假为名退学,即闹开了“学潮”!这可怎么得了!要建立一个“镇”的新军,这些“弁目”没有,还能建立起来吗?实际上军官也严重不足。为了凑足陆军十七镇、一支混成协的军官名额,也为了安抚“弁目”队的学兵们,用考试的办法,从中优选出一百二十人进入“军官速成学堂”深造。但仍然未安定学潮,后来扩大,,选了三百多名弁目,要求学、术两科优秀,即军事理论,个人军事技能,指挥作战能力优秀外,其写文章、身体条件也是考核项目,能进入军官速成学堂的,算是佼佼者。这才把学潮压下去。速成系中后来的军、师、旅、团级军官,高级参谋人员,全在这一批人里,这批学生文化素质较高,并非草莽。把四川军阀说成是一帮草莽,这不是事实。

陆军军官训练,几乎完全照搬日本的操典,无非就是三操两课、班、排、连攻防演习。学堂在成都市内,锦江之畔。操课之余,免不了到成都市内,锦官城里闲逛。大清王朝的军纪松弛,特别是到了末年之时,巡防营,也就是绿营里的官兵,这些地方守备军队,操课稀少,也就是点验之时做做样子。常备军装备虽好,是由一省总督、巡抚直管的,也好不到哪里去。还有旗营,即由满人、蒙古人组成的,而且是世袭制,算是大清朝的野战部队,是由皇帝直管的。满人聚居在一处,成都内城,即城中城,驻的就是满人,旗营。更是住家与军营在一起。除了操课、当差,其余的时间,可自己安排。成都城内,兵爷满街窜,这不算什么奇观。军纪不严,这个传统也影响到新军的军校学生。那些穿着东洋式军服,戴着大盖帽子,后面拖着一根大辫子的军校生,课余时间,也在成都这十里锦官城里乱窜。

那些学生原都是乡间的秀才、童生之类的人。在当地,一个个还算是个人物,较好的国学底子,有的还上过现代学堂,也就称为高级小学,或初中之类。初到成都这个繁华之地,他们还属于初见世面的土包子!见到什么都新鲜。除了在茶楼酒肆,一些要好的同学在一起高谈阔论、吹牛打靶外,也免不了到花街柳巷去寻欢作乐。那些秀才童生出身的人,能混到这个地步,一般家道殷实,这点闲钱还是有的。

其中最好此道的,是杨森、字子惠。四川广安人士,他在里面年龄算是大的,家里虽然不算特别有钱,但在清朝末年,能读到中学毕业的,绝对不是平民百姓。1904年中学毕业时二十岁,进入弁目队,算是现代文化最高的一个。在进速成学堂时已二十四岁,其父也是邑武庠生之类功名的,庠生,是府、州、县学生员的称号,也称秀才。邑武庠生即本地武术学校的学员,但是考上了武秀才的。杨森从小就喜好武术、骑马射箭之类的。杨森也有很好的武功底子。为什么要说杨森,因为杨森是四川军阀里的一块头碑,也算是速成系军官中最早出类拔萃的人物之一!

这杨森,在中学时就老于此道!此时是呼朋唤友,进出于花街柳巷。锦官城里,成了他的乐园。所以,后来他的姨太太最多!而且还都是些时髦才女。与他这段时候狂嫖有关。据说是嫖妓,越嫖,瘾越大,比毒瘾还难戒!现在官员们的情妇越来越多,看来老人们说的还真有道理!要说川军军阀中,一辈子过得最潇洒的,就是杨森了!那时,对那些军校生,没有规定不准嫖妓。反正绿营兵、旗营兵、常备军的,都这样干,这只是一个没有规矩的规矩。杨森仗着具有当时的现代文化底子,中学生,那可是学了数理化、外国话的,又有好的武功底子,学、术两科都优秀,在速成军官生中,也算个一等一的人物!在当时的速成学生中,也算是一颗“星”了。

在速成系中,还有一个一等一的人物。此人姓潘名文华,字仲三。小名文生,外号潘鹞子。四川仁寿县人。是在进入速成军官学堂里学生中,唯一的野路子出身。所谓野路子,看他的经历就知道了。其父是前清秀才,是属于落魄之人,靠教私塾为生。曾随父读私塾。六岁时母病逝,十岁时,父又病逝。生活无着。其堂叔见其聪颖过人,拿钱供他再上私塾。这个潘鹞子就是折腾的命,读了一年有余,就去投拜族兄潘书堂学武艺,还没有学一年,又跑去学道士。还真是的,家贫无大志,还是先学一门混饭吃的手艺吧。如果潘文华把道士那一套学到手,有了混饭吃的手艺了,很有可能,他就只能是潘道士了。因为他资质好,聪颖过人,可能潘道士的名声在仁寿会远播,那他也只能是个著名道士了!

幸好,他老爸的好友,知道老友一家在落难,在他十四岁时。把他介绍到成都一家药店当学徒,混点饭吃吧。他也算是从仁寿那个小地方,在锦官城里见了世面。此人心气颇高,看到锦官城里的富商大贾、达官贵人们的风光,他哪里会甘心当一辈子“抓药的”啊。

当了两年学徒,到了十六岁,机会又来了。四川成立常备军,是属于新式陆军。他才十六岁,因有武功底子,身体壮实,从身高看已成人。他不听老板、长辈们劝说,决意去投军,想立下军功,弄得个高官厚禄,封妻荫子。他投的是四川新军第三十三协。去当跟班,即军官的勤务兵。二年后升为二等兵。此时十八岁,成大人了。当勤务兵,这两年在军中练就了一身武艺。凭他的聪明劲,又一心一意想出人头地,不怕吃苦,把军中各种器械,枪术、剑术、擒拿格斗,练得精熟,而且轻功了得,上房越脊、从两丈余高的城墙跃下,又徒手攀爬上去。面不改色。全协中无人能出其右,潘鹞子的绰号就是如此得来的。因为在器械体操表演出色,被武备学堂监督陈宧当堂破格委任为陆军弁目队体操助教,并免试入陆军速成学堂学习。潘文华的努力,终于有了成效。

成大事者,从小就表现出与众不同,可见,这是规律,但不一定!未来的四川王刘湘,就不符合这一条规律!

潘文华在速成生中,术科当然是最出众的,因有几年国学底子,学科也是优秀。因为经历太多,学道士、当小学徒,尝尽了人间辛酸,但也学会了江湖上那一套。他虽有点饷银,但家中有弟妹要扶持。他除了是学生外,还是助教,也算是教官了。在学生中自然高人一等。但此人一点也没有那种为师的架子,与兄弟们还是“打得拢”的。潘文华在同学中是相当油滑,左右逢源,穷的富的,出色的不出色的,他都“和得转”!这个习性,也是他能迅速成为速成系中头面人物的一大原因。但是,那时,他还没有富家子弟的那些臭毛病。他的兴趣不一样,也许,是他的经历决定的,是一个有大志之人,他与具有反清思想同学走得很近,还参加了秘密的反清团体。他的休假时间,去参加秘密聚会,讨论时局,当然不会与那些富家子弟去茶楼酒肆妓院混的。

速成系中,还有一个重要人物,姓王名赞绪。字治易,外号人称“王老乱”,用川话来说,此人有点“乱劈柴”!即做事不守规矩。“王老乱”这个绰号还不是出在速成学堂,是他当了军阀,老百姓们赐给他的雅号。

但在速成学校时,还没有显露出不择手段的本性。与同学们还算“合得来”。此人是秀才出身,与杨森还是中学同学。是以秀才考进中学的。国学水平还高于杨森。中学毕业后,与扬森同一时间考入的弁目队,后转入陆军速成学堂的。在速成学堂的学生中也是一个娇骄者。速成学堂里出身秀才,又有中学文凭的,是风毛鱗角。学、术两科又优秀,在那里面,也是一个众人仰望的人物。

王赞绪能在前清考取秀才,是受业于一个举人。而且还能上中学。也是家道殷实的主。加上与扬森的同学、同乡关系,两人走得较近。又有同一爱好,称为“同好那一杯”,算是“铁哥们”了,也是他一度能成为杨森的部下的原因之一。不过,这“铁哥们”不是真汉子,是个“老乱”!从人品来说,还真不如扬森,那是后话了。

同学中还的一位速成系中算是个人物的,此人姓唐名士尊,学子晋。外号“唐瘟猪”。也是仁寿县人士,与潘文华是同乡。其父是清未秀才,“家里有租谷百担”,百担是多少?担,是老式的容器计量单位,大约为四百斤稻谷。不知是收租百担,还是有产一百担的稻谷的田出租?如果是后者,能收二万多斤稻谷,除吃的,也卖不了几个钱,因为谷溅,算起来也是个小康水平。幼时随父学了考取科举那一套,但是秀才没混上,大清朝又废了科举,才进了新学学堂,叫什么螯峰学院的,大概是什么初级中学之类的。但当招收弁目队的消息传到仁寿县,不想在学堂念书了,他要去报考弁目队。他这是弃文从武啊,老秀才劝他,还是读书好啊,读书可以当官啊!但是没有用,他执意要去,还说什么:“当今乱世,毛锥子何用。儿决心投笔从戎,搏万户候耳!”所谓“毛锥子”,即毛笔,指读书做文章无用。万户侯,当然是大官呀!要当就当大官,他的志向还真远大。用现在的话来讲,不会自我设计的人,永远都在原地踏步,看来,老唐把自己的终级目标是万户侯了。

此人入学后,勤学苦练,吃得苦。“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这句话一直激励着他。从弁目队顺利升入陆军速成学堂,成了里面的高材生,与扬森、潘文华、王赞绪等,在速成学堂里的一等一的同学们,打得火热,经常在一起指点一下江山。不过,他的性格较文静,或者说温顺,说话有点啰嗦,抓不住要领,缺乏军人的阳钢之气。“瘟猪”之绰号,可能是因此由而起的。而杨森在他们当中,是最新潮、最张狂的一个。能说会道,潇洒风流。

话说刘湘来来到弁目队,因是属于川西地区招收的,编为弁目队第一营。营长是胡景伊,是第一批留学日本的士官生。刘湘在弁目队里,并不出众,而且还是受奚落的角色。虽然人高马大,才十六岁,有时甚至拖着两条清鼻涕,如同“青沟子”娃儿。又不爱说话,整个眯着眼睛,当然,这是在平常,不是训练时。好事的同学们,给了他第一个绰号居然是“刘瞎子”!又不愿说话,有的又叫他“闷墩”。因为他训练时能吃苦,动作生猛,对教官绝对服从,又喊他“刘莽子”,刘湘没事的时候,最喜欢的是唱军歌,那些半文不白的军歌唱得溜熟,一个人在屋里屋外都在唱,有的同学私下又叫他“疯子”。总之,一句话,没有人会看好有时拖着鼻涕,时常患“眨巴眼”,即“红眼病”的刘莽子有什么远大前途。

刘湘为人低调,同学们调侃他是逆来顺受,不懂的,虚心向同学求教,一个学期下来,居然学、术两科,都是优秀!同学们不得不刮目相看。这个“闷墩”,看来是“茶壶里装汤元,心里有数”。后来,从七百多名弁目生中,选取了三百多人进入陆军军官速成学堂。刘湘也在其中。那时,还是没有人认为,他会成什么大事,毕业后能当个初级军官,最多混到个上尉军官了事。

看来,未来的四川王,速成系的首脑人物,并非那些网络小说的套路,主人公出场就是高大上,本事了得,兵王什么的。而是一个不成熟的“青沟子”娃儿。莽得向学监泼大粪的角色。但到了弁目队后,确实努力,外表虽然笨了一点,但成绩优秀。刘湘从弁目队进入军官行列,如果说是运气,还不如说,运气是给有准备之人的。

他的同学,也是帮助他成就大业的第一谋士张斯可,他并非是与一般同学那样看待刘湘,他对刘湘当时的评价是“性格内向,深沉含蓄、持身谨严”。他不像杨森那样潇洒、张狂。他判定,此人不会久居人下,是一个有大志之人。

这个张斯可,称为经国之才。是资中马鞍乡人。与刘湘同在弁目第一营。此人也是家道殷实,是绅粮还兼有商业之家。属于什么阶级,大概应当定为地主兼资本家之类的吧。亦农亦商,这是当时中国社会中,农村的地主们都会选择的发财之路,有地是根本,有粮食心里不慌,要发财就要经商,哪怕搞一个小作访,也是来钱之路。刘湘家里有四十亩水田,也要开一个碾米作坊,就是这个道理。四川有句老话,叫“穷奔码头富奔乡”,意思是,没有钱,在集镇城市去做生意什么的,钱来得快。有了钱,到乡里去买房置地,但并不等于要放弃市镇的生意。这大概是旧时乡间士绅们的致富之道。这个张斯可,出身于这种富家。四川还有句老话,叫做“穷不丢猪,富不丢书”。人穷不喂猪,种田的肥料都没有,大概是这个意思吧。富不丢书,当然是有了钱,也不能不读书。尤其是大清朝,读书可以考官呀!要想光宗耀祖,发大财,当官,来得最快!“三年清知县,十万雪花钱”的传说,并非空隙来风,要不,这些读书人一个个十年寒窗,拼命的往里钻,不为这个,又是为了什么呢?

富家子弟张斯,可也不能免俗,只是大清朝废科举,只有上现代学堂,去搏个出身。考上了资州中学堂,算是当时资中的最高学府了。不过,此公上课爱打瞌睡,可能是夜晚有点“运动过量”吧。教官当然要找他的麻烦,你以为课堂上是用来睡觉的地方吗?偏偏要把刚才讲的,向他提问。有时还要走到他面上,拍桌子把他拍醒。一问他问题,他是对答如流,不带错的。看来他睡是睡了,但老师讲的,又心知肚明,这还真有点莫名其妙!什么原因,没有人去考证。但同学们给了他一个绰号:“睡诸葛”!好像还真有点特异功能一样。

此人以中学毕业生考入弁目队,又选入陆军军官速成学堂,在上课时,可能不会打瞌睡了。但此人也爱坐茶馆,而且还与众不同,人家是一人一杯茶,他是要二杯、一杯成都花茶、一杯重庆沱茶。喝一口花茶,仰倒在竹椅子上,闭目养神。睡一会,又喝一口沱茶,然后又睡。同学们说什么,他是难得崩出一个字。遇到别人要请教他什么,或者谈到他感兴趣的事,他就会滔滔不绝、口若悬河。算得上是一个“怪物”。在速成学堂时,他就是个“编筐打条”摇羽毛扇的角色,也许,他天生就有做一个谋士的潜质。张斯可私下对刘湘这个同学评价,确实不同一般。他认为刘湘是“一副猪相,心中嘹亮”!也算是难得了。

速成系里里还有一个重要人物,姓乔,名毅夫,字云松。四川绵竹人。也是1904年大清朝废科举后,考入县立师范学堂。因为要办新学,需要大量的新学老师。从优秀的童生、秀才等读书人中,优选部分人,进入师范学堂学习。乔毅夫在1904年后进入师范学堂。在学堂时,老师傅春吾,是同盟会员。在他的影响下,也立志推翻帝制,建立共和。要想推翻大清朝,当然,首要的就是掌握武装啊。在傅春吾的鼓动下,1906年招收弁目队时,考入弁目队,后转入陆军军官速成学堂。乔毅夫是这批速成学生中的娇骄者。1909年毕业后,四川总督调任云贵总督时,当时四川新式陆军的祖师爷陈宧,要选一批优秀的武备生、速成生到云南,因为陈宧要到云贵去掌军,手下必须要有一批能干的人。速成生中,只有乔毅夫一个人被选上,其它的如刘存厚、刘成勋等,都是武备生。可见,乔毅夫在陈宧眼里的分量。

乔毅夫那时,对刘湘这个学弟,可能还没有看在眼里。此人志向高远,一心为了革大清王朝的命,在入速成学堂,已是同盟会员了,与那些一心想在速成学堂混个出身,想当官的同学不一样,有点独立独行。而且还有点脾气,不入眼的人,不与为伍。刘湘那时,对乔毅夫,是仰望之人。人家能随锡良总督入云贵,必是前途远大之人。

乔毅夫确实与他们不一样,到了云南后,担任了云南讲武堂的队官、教官。后在云南新军李均烈手下担任队官,那时,刘湘一干人等,还是个见习哨官,即小排长,队官是连长级别。因为是同盟会员,被派到黑龙江发动起义,起义失败,回到广西,又被派到广州参加起义。还没有到广州,就听说黄花岗七十二烈士就义。广州起义失败。再展转回到广西,辛亥革命发生,即武昌起义了。李均烈的新军在广西起事,因他在军中的人脉,安排了一个少校参谋的职务,又是老同盟会员,随后调往南京在黄兴帐下当参谋。组织革命军与清廷的北洋系军队对抗。清廷退位,袁士凯成了大总统,南京的陆军部解散,又没他什么事了。看来,当个革命者,就是奔波的命。

四川军阀中的第一大系,“速成系”。如果那时,那些从弁目队转为军官速成学生的,他们在学校期间就勾搭拉帮,那不是事实。那时他们还只不过未出道,用川话来说,还是“青沟子”娃儿!而这帮人也鲜有参加革命党、或保路同志军的。在四川保路风潮及同盟会,即国民党前期的起义中,他们还是清军十七镇的下级军官,他们当中的人,或多或少参加了镇压保路同志军起义或同盟会起义。之所以成为一个军阀体系,是在各自升官为军长、师长、旅长、团长后,在军阀混战中,为了争夺地盘逐步形成的。

“陆军军官速成学堂”由胡景伊、周道刚任监督、队官、分队官、教官由武备学堂毕业生充任。速成系,算起来,还是武备系的学生。不过,这帮学生够厉害的,后来,硬是把掌握四川军政大权武备系的老师们赶下了台。这真是“长江后浪推前浪,前浪被拍死在沙滩上”。

3

第五章 速成兄弟聚锦江,谁能堪当四川王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