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戏说川军>第二十五章 杨子惠出手不凡 刘伯承一战成名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二十五章 杨子惠出手不凡 刘伯承一战成名

小说:戏说川军 作者:钟进 更新时间:2018/1/14 7:43:38

杨森的营在天一黑下来,就已整队完毕。支队派来的“探子”领路,敢死队最先出发,接着是营部,各连。跟在后面的是三个机枪连、最后是山炮营,辎重队。还有民夫队。这个民夫队,是杨森委托乔毅夫就地征用的,民夫队用来运炮弹、抬炮上山。这是杨森为了及时推进炮兵,特意增加的人力。至于征民夫的钱,杨森,骗着乔毅夫,要由永川县政府出。永川,是一个旱码头,是成、渝陆上的交通要道,县政收入还不错。杨森要乔毅夫出钱,这是明显的“打秋风”!因为军队开拔打仗,是有开拔费的。其中也包括征民夫的费用。杨森要地方出钱征人,显然不合规矩。用现在的话来说,杨森有点“死皮赖脸”!

“云松兄,你是晓得的,我是内、外都要养!这一打仗,死活不知,我得把身后事安排好不是。”乔毅夫只有摇了摇头,遇上这样一个风流“同学”,也只有认了,好在二千大洋,县政府还出得起。不过,杨森无意中开了一个恶例,遇上打仗,就地征民夫,钱由地方政府出。后来,干脆抓民夫,用完就扔了。这也是川军混战,祸害地方的一大恶行?

不过,杨森用这个民夫队,对炮兵转移起了大作用。炮兵转移,推进相当快,不能不服,杨森的鬼明堂就是多。

支队派来的两个“探子”,即侦察员带路,敢死队在下半夜约二时,赶到了立石碣,杨森、刘伯承,听了两个探子,介绍地形情况,由两个探子带路,分两路去摸哨。杨森与刘伯承各带一路摸哨。杨森虽然是营长,打起仗来,还是身先士卒,奋不顾身。后来就是当了师、旅长,在关键时刻,也是冲锋在前的。人,真是一个奇怪的混合体,一面是风流倜傥,见花就采,一面是英勇无畏,受伤几处还在往前冲,杨森把英雄爱美女演绎得相当完美。

守在立石竭前面山梁上的这个连,是川军第一师第一旅第一团二营的一个连,是一个前哨连。这个山梁,长不过一千米,宽不过二百米,放一个连守,应当是足够。可是,那个连长,做梦也没有想到,在永川的第五师军队,离这里还有五十里,会在半夜里到达,并摸了他的“夜螺丝”!敢死队在两个探子的指引下,分成多队,进入山梁上的各处工事,工事上盖了一层草,兵们就睡在工事里。看来,这个连,也是“枕戈达旦”,可没想到,这些半夜摸上来的“凶神”,明晃晃的大刀,手中的毛瑟手枪对着他们时,他们一个个被推醒,幸好,没有人想反抗,除弄死了二名哨兵外,这个连,全成了俘虏,连长也是速成系的,见了杨森,杨森一看,居然是同一队的同学!“李树勋,幸好,你睡那个坑坑里还亮着一盏灯,不然,我一刀下去,你就成鬼了哟。”

“子惠兄,谢不杀之恩,我认栽。请善待我的兄弟们。”

“说啥子哟,都这样了,跟到我干,要不要得。连长还是由你来当。”

“这个事,容后再说吧,我也得和我的几个排长,弟兄们商良一下吗。”

“那好,集合你的人,马上下去。武器留下。我的炮兵要拖上来。”

“对了,我们这里也有一个炮兵观察组,那些人留着有用,你不要杀了哟。”

“行,你把人给我找出来,你算立了一功。”杨森一听,这不是正好吗!炮兵观察组的人,必是知道自己炮兵的位置,把山炮拖上去,先把对方炮兵干掉。

炮兵营指挥民夫,把山炮扛上了山梁,马上修出简易工事。机枪连全部拖上来,安排好机枪位子。此时,杨森才知道,李树勋这个连,还配了三挺重机枪,这可是个宝啊!

杨森旗开得胜,不费一枪一弹,占领了立石碣这个称为抵门杠的山梁,而第一师的一团,还一点也不知道。只是可惜,这不是张邦本的第二团,第二团还在离立石碣十里外一个叫寒坡场的一处镇上。要是二团在这里,杨森一定要把它打得稀里哗啦的,特别是刘湘带的二营,要是抓住了刘湘,一定要好好羞辱他一顿!

杨森命令通信兵,骑马向支队前指报告。并要求支队的另外两个营,从左、右翼包抄立石碣,他想把第一师的第一团,一口吃掉。

新历八月,五点多钟时,天已渐亮。杨森用望远镜观察,立石碣周围的几处山梁。那几处山梁,都比占领这处山梁矮一截,看来乔毅夫提供的情报,一点也没有错。怎样打,还都是乔毅夫指点的。乔毅夫退出军旅,实在是可惜了!要成大事,有一个乔毅夫这样的谋士,那真是如虎添翼,杨森只有叹息了。

杨森在探子的指引下,明白了各处山梁上的兵力分布。一团的炮兵观察组的军官被押上来,杨森一看,这不是速成军校炮兵队的杨翔吗!

“是你老兄啊!今天要麻烦你,给我指点一下你们的炮兵位子。”

“这还用指吗,你望远镜里一眼就看到了。我要用旗语指挥,他们看不见我,我指挥个屁哟?”杨翔不点不怕杨森,他们是本家,一笔写不出两个杨字出来。

杨森在晨曦中,用望远镜看,果然,在镇街后面的一个山梁上,有炮兵阵地,把炮兵安放在那里,能控制镇街前面那一片平地,还能支援这处称为“抵门杠”的山梁作战。打掉炮兵,先夺下镇街,再一处处解决周围的几处山梁。

“团部,是不是在街上哟?”杨森问。

“那还用说。”杨翔回应。“团部有四百多人,你吞得下去?”

“你指一下,团部在哪所房子哟?”杨翔明白,与杨森对着干,没有好处,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他向杨森指出团部位子。又加上一句:“杨子惠,手上积点德,都是同学,把他们追出来,就算了。这条路给你们让开,你们直接去打泸州。这真是‘神仙打仗,凡人遭殃’!”

“这个,你就不要关心了。军人嘛,各为其主。打垮一团,你也有功劳!”杨森对杨翔笑了一下,你就在我这里,看我怎么打仗的。

杨森也不避开杨翔,向各位连长面授机宜。反正你杨翔也跑不出去了,把炮缴下来,就让杨翔当炮兵连长。

一声令下,炮兵开火。十二门日式75山炮一齐开火,炮弹大半飞向了镇街后的一团炮兵阵地,一部分飞向了镇街的团部驻地。一时间,炮声震天,在立石碣这个小镇上,拉开了川军内战的战火。这一炮打出去,预示着四川长达二十年的军阀混战,拉开了序幕。

团部遭炮轰,这川东仲夏的早上,正是最凉爽的时候,炎热的川东伏天,要下夜十二时才退热,此时,正是好睡觉的时候。炮弹,在团部大院里炸开,惊慌失措的团部人员,拥了出来。杨森专门用三门炮对付团部大院,团部的人员,被炸得人仰马翻的。

这时,刘伯承带领敢死队,冲向镇街。驻在镇街上的一团官兵,没有人指挥,乱了套,守在街边的警卫队,下意识的开始了抵抗,向外打枪。山梁上的十二挺重机枪,如泼水似的子弹扫过来,警卫队哪里见过这种阵式,一个个倒在弹雨下。刘伯承带领敢死队冲进了镇街,一阵短兵相接,敢死队仗着手中的毛瑟手枪射击快,对方死伤惨重,雪亮的大刀,在人群中飞舞,驻镇街上的兵,抵挡不住,刘伯承带领敢死队,杀向一团团部,一团的团部人员已乱了套,丢下所有的辎重,逃了出去。杨森营的另外两个连,从左、右两翼包抄上来,团部人员知道抵抗无用,狼狈逃出镇街,顺着大路逃了。

杨森命令刘伯承的敢死队,攻下炮阵地。杨森不想把炮都打坏了,捞着一门是一门。杨森下令,炮火转移,炮击一团占据的几处山梁,并用重机枪封住几处山梁的正面,掩护一营、三营包抄。杨森想把一团全部包饺子。可是,这个一团,实在有点不争气,看见团部人员顺着大路跑了,又见左、右两翼包抄过来,还有什么打的哟,各营、连长下令,跑吧!忽啦啦的,所有山头的守军,全部逃下山梁,顺着泸州大道逃了。

刘伯承带着敢死队,冲上炮兵阵地,一部分敢死队从后面包抄,那些炮兵,看见这些“双枪”将凶神来了,一个个只有投降了。

杨森进入镇街,到了一团团部,发现辎重遍地,子弹、炮弹一箱箱的。团部中了一颗炮弹,炸塌了一角,墙上的地图还在。居然还发现了五大箱银元,这大概是一团的开拔费了。这个一团,逃得太匆忙,各处山梁上,遗弃的枪弹到处都是,重机枪都扔了!炮阵地上,还有六门山炮可用,其它六门炮被炸翻,不知还能不能用。炮弹堆在那里,还没有开箱。炮兵营长被炸死了,杨森叫来杨翔。

“兄弟,跟我干算了,我这个营长,不能任命你为营长,就当炮兵连长吧,把你的兵收罗起来,人不够,给你几十个身强力壮的民夫,给你运炮,干不干?”

“子惠兄,当兵吃粮,也不在乎在哪里。只是希望,死去的兄弟,入土为安。看在同学的份上,营长况勋林兄,还是要厚葬哟。”

“这点你不要担心,买一口好棺木,我派人送回老家去。团部的银元,送一千给家属,也算是同学一场。”

“一千,少了点哟,拖家带口的。”

“看在都是同学的份上,二千。不过,那几门炸翻了的炮,也要拖走,你负责修好。修好了,我奖你一千大洋。”

“炮我能修好,这一千大洋,就给况兄家人吧!你也算做好事。”

“行!军中无戏言,修好了,我推荐你当营长。”杨森心大,想拉自己队伍,这人才,装备什么的,多多益善。

这一仗,杨森打得漂亮,还发了一笔大财。他可不满足这一场小胜,整顿好队伍,仍然命令刘伯承带领敢死队,后面跟着机枪连,并加强四门山炮,组成一个炮兵连,沿着大路追击。杨森带着大队随后进发。

支队司令龙光,开场顺利,打垮了一团。这个杨森,还真有点本事。心里又有点酸酸的。这个一团,可是他带出来的,这样不经打?他还以为,凭老一团的实力,今天有场恶仗,没想到,杨森几板斧就击溃了一团,还缴获了大批的枪械弹药,马匹给养,从报来的缴获来看,老一团的战斗力应当大减了,重武器全部遗弃,不补充,难以发挥作用了。杨森报告,他已带队追击去了,准备打特陵铺、寒坡场。这个杨森,胆子也太大了点吧,未请示,就我行我素!是我龙绍伯指挥你,还是你杨子惠指挥我?但想到杨森,确实是一员有勇有谋的战将,现在,正是用人之际,这些小节,也就顾不得了。但张邦本、即张鹏舞,可不比一团的吴行光。那个武备系的老资格,用兵老道,杨森冒进,谨防吃亏。他马上派一个骑兵通信兵,快马追上杨森,要他小心,不要冒进。

通信兵追上了杨森,传达了支队司令龙光的命令。杨森回答一句:“晓得了,我会小心的。”他也没有汇报行军部署,就打发通信兵回去复令了。杨森心里有本账。张邦本,字鹏舞,原来是他的团长,他那排兵布阵的几刷子,杨森心里清楚得很。龙光也应当清楚。龙光那时是第一师第一团的团长、张鹏舞是第二团的团长。张邦本这次布兵,犯了一个大错,他这是前重后轻。川军的编制,重武器只有那么多。一个师,有一个炮兵团,打起仗来,炮兵团加强到各旅。张邦本一旅,只分到一个炮兵营,这个营已被打掉了。一个旅,有一个机枪营,战时分散,加强到各团,那时,轻机枪还没有在中国装备,只有马克沁水冷重机枪,一个排侍候一挺重机枪,战时派到连、营加强。一团配的两个机枪连,机枪都丢在阵地上,逃跑了!那么,张邦本的二团,重火器有限。还有一点,从立石碣到特陵铺,一路上地形平坦,有点小丘小山的,都种的庄稼,无树无林,无处藏兵,还有,一团的溃兵,正在拥向特陵铺,张邦本就是想打伏击,也来不及布置。

杨森也不是毫无章法的进兵。他把刘伯承任命为前敌指挥,前锋连连长。那一百人敢死队,编成一个连。敢死队一人一把大刀、一把毛瑟手枪外,还有一支长枪汉阳造,这在当时的川军中,是一等一的装备了。一个机枪连跟着刘伯承,还有一个山炮连。都归刘伯承指挥。因为他是前敌指挥嘛。杨森一个小营长,居然也敢任命前敌指挥什么的!可见,此人一上战阵,格局就不一般。

杨森也算慧眼识珍珠,全营二十几个军官,他一眼就看出刘伯承不简单,此人必有大用。所以,才敢放心让他担大梁。刘伯承这个未来的军神,确实不一般,他用二个排,在左、右两翼,前出搜索前进,他带领大队居中。把山炮卸开,人背马驮,紧跟在急行军的大队后面。重机枪不拆卸,派出身强力壮的民夫轮流抬,一路行军速度很快,约一小时,赶到了特陵铺。那时,刘伯承在望远镜里看到,从立石碣逃出的溃兵,正在进入镇街。

刘伯承下令,立即架炮,三挺重机枪摆开,机枪连分出两排步枪兵,加上他的敢死队,准备在炮声一响,一齐呐喊进攻,并叫通信兵去报告杨森,他已开始进攻了,要求大队人马,马上赶上来。

张邦本这个川军第一师第一旅,他自兼第二团的团长。二团,是他的亲信嫡系,一团原是龙光的兵。他把打头阵的任务,交给一团,并把唯一的炮兵营放到一团。一团守在立石碣,并非是要坚守这处到泸州的要冲,有是把兵力放在这里,一旦对熊克武的第五师下达撤编令,他就可以兵进永川,然后直下壁山,进入重庆。第二团的二个营,在特陵铺、旅部,加上刘湘的第二营,在寒坡场。刘湘是他最信任的营长,这个营,成了他的御林军。兵力这样布局,是用于进军顺序的布局,而不是防御的布局。第一团在立石碣也修了防御工事,还在称为“抵门杠”的山梁上放了一个连,也是做了防御准备的。张邦本计划,万一第五师攻击,也可以防守。但没有想到,第一团这么不经打!十里外的特陵铺,也能隐约听到枪炮声,枪炮声响了没多久,又安静了。等张邦本在寒坡场的旅部听到这个消息时,第一团的溃兵,已出现在特陵铺了。

由于当时没有电话,完全靠骑马通信兵传递消息。溃兵到达特陵铺,张邦本在待陵铺的两个营,也没来得及采取任何措施。驻在特陵铺的两个营,只是驻在,也没有任何防卫措施。溃兵拥入时,满大街都是兵,乱糟糟的,跑了十余里路,一个个累得东倒西歪的躺在街边,有的进茶铺、饭铺要吃要喝的。此时,退逃下来的第一团,建制打乱,兵找不着官,官找不着兵。而那两个营的长官,也不知道该怎么办。正在混乱时,炮弹落在了街口,重机枪的“咕咕”声响起,三面传来喊杀声。密集的重机枪子弹穿街而来,一些士兵被击到,在地上惨叫,炮弹落在街面上,街上的士兵被炸得血肉横飞。此时,特陵铺内更是乱了套,溃兵向镇街的另一个出口涌去。第一团溃兵,本来就是乱兵,这一打,更是乱了套,驻地的两个营也受到影响,也跟着一起逃。

其实,山炮、重机枪是打得热闹,正面进攻的,也不过是刘伯承率领的一个敢死队排,加上机枪连的二个排步枪兵,两翼攻击的,各是一个敢死队排,只不过有一挺重机枪支持,加三十几支汉阳造步枪,打得热闹。这两个驻地营也乱了套,两个营长也拢不住兵,干脆,逃吧!

此时,杨森的大队已赶到,山炮一架起来,轰隆隆的一阵乱打,这可是十八门山炮,一时间,特陵铺里房倒屋塌,街筒子里的兵们,死伤惨重,平民百姓,也跟着遭殃。川军一团、二团的二个营的兵,逃得更快。刘伯承带队攻入镇街,街上除了逃不动的伤兵,就是死人了。杨森骑马赶上来,这又是一场击溃战,当下命令刘伯承,立即带队追歼。并搜罗特陵铺里各饭铺、茶铺、店铺里,凡是能吃的,全部带上,边追边吃,打了一早上,还没吃上饭,不能饿肚皮打仗吧。并命令火夫,立即煮饭,煮好后送到前线。

杨森留下营部排,命令军需官打扫战场,收罗武器弹药,辎重给养。自己随着大队,追击去了。他知道,寒坡场离特陵铺只有五、六里的距离,刚才的枪炮声,寒坡场的张邦本,应当知道了,应当有准备了。他问了俘虏,得知刘湘的二营,不在特陵铺,心里有点失落,这个仇,还没有报到。刘湘的二营在寒坡场,寒坡场还有第一旅的旅部、辎重营、工兵营,加上刘湘的二营,还有上千人马。前面两仗,还算顺利,在寒坡场,第一旅的溃兵集中了,起码有三千兵力聚在一起,看来,有一场恶仗。杨森派通信兵向龙光司令报告,一边在马上想对策。

杨森想,川军第一旅的炮兵营没有了,机枪营的二个连的机枪,都在我手里了,现在,寒坡场最多还有一个机枪连。从兵力上来说,对方占优,从火力上来说,他就没有优势了。但是,支队步兵,只有三个营,一千多人,想一口吃掉张邦本这个旅,可能做不到,但击溃他,还是有机会的。

杨森决定,仗着火力优势,在正面集中十五门山炮、十二挺重机枪,打开一个缺口,由刘伯承率敢死连,用大刀、毛瑟手枪冲进去。利用毛瑟手枪射速快,在街巷中打近战得心应手的优势。缺口一打开,用两个步枪连,加上机枪连的步枪兵,一并杀入,扩大突破口,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动摇其军心,使其溃散。支队的另外两个营,再从左、右两翼包抄进攻,留出通往泸州的大路,让其逃跑。还有一个连,带三挺重机枪、三门山炮,绕到寒坡场的后面,找一处适合伏击的地形,打伏击。目的不是全歼,而是截下辎重,一个旅的辎重不少,说不定,还可以发一笔财。

杨森口授作战计划,要骑兵通信兵,飞报龙光司令。并飞报前指刘伯承,要他组织好火力,再开始进攻。

杨森连胜两仗,这一次,他是打出了名,还有一个猛将,刘明昭(字伯承)也出了名。从此以后,第五师遇上恶仗,打先锋的,都是刘伯承带队。四川军阀混战,未来的军神,共和国的元帅,居然是四川军阀混战打响第一枪的人!但历史就是如此。这一仗,也是他人生的亮点!

2

第二十五章 杨子惠出手不凡 刘伯承一战成名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