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大秦之无敌工匠>第十章,鲁班现真身,凌煜得真传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十章,鲁班现真身,凌煜得真传

小说:大秦之无敌工匠 作者:凌晨依旧 更新时间:2018/1/13 11:36:36

  夏天的天气总是莫测变化的,前面还是日照高头,短短几个时辰,便是乌云密布,电闪雷鸣,狂风大作。

  树枝在狂风的袭卷下,变得脆弱不堪,摇摇晃晃,所有商铺人家都统统闭门躲雨,咒骂着这说变就变的天气。

  咸阳城外,巫云林。

  “喂,还不快点,再过一会儿,可就要错过一场好戏了。”白起骑着从客栈牵回来的爱马,慢悠悠的欣赏着前方的风景,美不胜收。在欣赏的同时,还不忘催促几句。

  胡阳满头雨水,全身泥泞,苦不堪言。他算是知道了白起的为人处事。

  从客栈出发前,硬是死皮赖脸的让老板白贴了一顿,临行前放下一句空话:“以后你的店就是我的店,我罩着你。”一副小人得志的表情。

  而老板更是傻帽一个,非但人长的不咋地,就连脑子也是零的存在,有人吃霸王餐他不管,还感激涕零的跪下来磕了几个响头。

  难道他不知道这里面的含意吗?连店铺都快成人家的了,还在那儿觉得是自己祖坟冒青烟呢。

  到了城门口就更加牛逼哄哄,非要将自己所有的盘缠兼带胡阳自己的(明抢),全都捐献给乞丐与农民,还不忘说一句:“这都是我的一番心意,大家心领了就行。”

  终于,在一顿搜刮之下,最后胡阳连个马都坐不上,而他还在那里悠哉悠哉的欣赏风景。

  是可忍孰不可忍。

  “喂,为什么你就有蓑衣斗笠,我的呢?”胡阳忍不住问道。

  白起擦了擦脸上的雨水,温柔的抚摸着爱马的鬃毛,漫不经心道:“奥,你的啊,刚刚我把私藏下的点盘缠问商家换的,你还别说,这个防雨性能还真不错。”

  “是不错,可为什么不给我买一个,我也怕淋湿啊,你把我盘缠都捐了,我的功劳也是莫不可及的啊。”胡阳急了,也不顾路有多么滑,跌跌摔摔的跑到白起前面,张开手拦着白起不放。

  白起皱了皱眉头,道:“反了你了,螳臂当车,不自量力,你让不让开?”

  “不让。”

  “哎呦,上天了吧,再问你一句,你让不让?”

  胡阳咽了一口水,气势虚弱了几分。

  “不,不让。”

  “好,这可是你说的。”

  白起说着握紧拳头,直视着前方的胡阳。接着调转马头。

  “切,我不会重走条路嘛,把你能耐的。”

  “你,我,哎。”胡阳一时气的说不出话来,只能在白起身后郁闷的追随左右。

  ……

  陵墓内的凌煜已经是被整的衣裳不整、遍体鳞伤,他硬是越往干瞪眼那儿冲,兵马俑的攻击也就越狠,简直是厉害至及啊。

  可是这样,那么疑端也就有了,凌煜揣测道:“既然我靠近干瞪眼那就会火力全开,那么他会不会就是主开关呢?”

  说着又抬头望着前方那个兵马俑,嘴角不自然的微微翘起。既然你们把我伤成这样,那我就断了他的根。

  “哼哼哼哼。”

  你若动我天堂,我必戳你脊梁。砍了爷这么多下,也是时候来个了结。

  可又话说回来,现在自己遍体鳞伤,对面火力又是如此凶猛,冲过去也是飞蛾扑火,白白浪费一条正在为青春而奋斗的三好青年呐,可是不冲过去,那就再耗几个小时,到时候,死的更惨,乱斧剁成肉酱。

  “啧啧啧啧,那就只好走一步看一步了。”凌煜无法想象自己拖延到最后的悲剧牺牲,却也只能拼死一搏。

  说话间,凌煜已经冲了上去,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体力恢复了很多,速度也加快了不少。

  兵马俑并未让凌煜轻松得逞,气势汹汹的发动进攻,快刀斩乱麻,晃得凌煜眼花缭乱。现在在进攻的基础上少了几分防御,变得后方空虚无比。

  加上兵马俑巨型的身躯令它们行动过于笨拙,凌煜渐渐掌握了技巧与规律。

  三冲左停右弯腰,后转一冲左斜闯。

  “啊哈哈,原来这么容易啊,我躲,我躲,我在躲,呜咔咔,打不着,打不着。”凌煜乐极了,不时在挑逗一下兵马俑,说不出的愉悦溢于言表。

  眼看就要快接近了,凌煜也没有掉以轻心,还是保持刚有的心态与脚步,有规律的向前递进。

  终于,在经过腰酸背痛腿疼脚麻的折磨之下,凌煜的手停留在了主开关干瞪眼的前方,一脸猥琐的表情面对着正朝自己走来的兵马俑。

  “哈哈,把你们嘚瑟的,劈了老子半天,也是时候让你们吃点苦头。”凌煜觉得自己也被整的够狼狈了,手指在机关兵马俑的脸前晃来晃去,打算只要有一个扑上来,就立刻让它来个重度脑震荡。

  “杀,杀,杀。”机关可不会如此罢休崩溃,他们没有思想与灵魂,只能一昧的挥斧向前。

  凌煜不耐烦的抠了抠鼻子,不满意道:“哎呀,给脸不要脸是吧。”

  拳头落在兵马俑头上,凌煜手开始红肿起来。

  “嘶,疼死我了,这头别说还真硬。”

  抱怨牢骚发完了,可那一声久违的碎裂声却迟迟没有出现,只看到了自己眼前的兵马俑迅速挥舞着手中的巨斧朝自己砍来。

  “你妹的,又坑我,这他妈到底是谁的墓,别让老子知道,否则骂翻你祖宗十八代。”连命都快要没了,现在凌煜就想把修这个陵墓的人找出来,抽他几十个大嘴巴子,让他知道什么叫痛不欲生。

  “磕嚓。”

  一声头盖骨的碎裂声。

  “嘭嘭嘭。”

  所有的兵马俑纷纷碎裂,化为泥土,激起一片尘埃。

  现在凌煜才知道为什么那边有这么多尸体了,原来都是这货干的,丧尽天良。

  “呼,老子就说吧,跟我斗,玩不死你。”凌煜不屑的翻着白眼,一屁股坐在了青石板上。

  “咯噔。”

  凌煜懵逼了,连坐一下都能触碰到机关,这运气是有多差,想哭哭不出来,只能一昧的懊悔。

  “哐。”

  一连续的机关启动后,凌煜脚底下的青石板缓缓向上升起,而头顶的石头,也奇迹般的展开大约一米宽的圆形洞口。

  “你妹的,这他妈还是秦国吗,连电梯都有,你以为这是拍电视剧啊。”凌煜懵逼的看着自己缓缓上升,内心一阵翻腾,不知是喜还是忧。“不过,爷还没挂,也算的上个九死一生吧。”

  “应该算得上,至少说明老天还有点良心。”凌煜自问自答道。

  不到一会儿功夫,凌煜眼中再也没有那腐烂的死尸,也没有了成为一堆废渣的兵马俑。浮现在眼瞳深处的,是一处堪比天然洞穴的溶洞。

  石椅、石凳、石桌……

  洞内的摆设看似并非是一般人物能做到的,也许这人是个名人,或与世无争的隐者,亦或是世外高人。

  精于勤,研之通。

  这是凌煜上来之前发现唯一一个有价值的牌匾,字迹苍韧有力,格外精干,却略失一丝笔墨风采之逊,算的上中品。

  双脚微微在地上试探几下,没有发现机关,凌煜虚惊一场,顿时放松下来:“呼,还好,没有机关,吓死我了。”

  托着疲惫不堪的身体瘫倒在椅子上,浑身无力,好像身体被掏空,眼神放空,两手垂吊在空中,凌煜闭住眼睛,打算先睡他个几天几夜再找出路。

  可是,这次不睡不要紧,随后,离奇的事发生了。

  一道红色的光迅速进入了凌煜的脑海中,而凌煜却不知不觉,毫无半点警惕。

  梦中。

  “哎,臭小子,给我醒醒,在我的地盘上也敢睡觉,信不信老夫画个大大的圈圈咒死你。”

  凌煜半睡半醒的丢下一句话,而这句话直接令自己眼前的老汉开始怀疑人生。

  “你他妈谁啊,别打扰老子睡觉,不知道惹谁都不能惹睡鬼吗?管你谁是谁,给我滚蛋,找抽呢是吧。”

  老汉被这句话激怒了,心里道:老头子我活了一辈子,也没见过谁敢对我而如此无礼,别说骂了,我骂别人他们还得多阿谀奉承,今天居然被这小子如此辱骂,尊严何在。

  当下便是一棍子便朝凌煜打了过去。老汉也为此颤颤悠悠。

  “哎呦,哪个该死的缺德玩意儿,没看见本大爷睡觉呢吗?活腻歪了吧。”凌煜抱着头在椅子上痛喊,同时也不忘骂上几句。

  老汉气的身子抖动起来,右手食指指着凌煜:“你你,你。”

  凌煜这时也转过身来,看到身后的老汉时,一下子来气了。要是来个年轻人打自己也就吃吃亏而已,而在自己眼前的是一个六七十岁的老头,都一大把年纪了,不回家好好养老,来这打扰我的清闲,这不是没事找事吗。

  “喂,老头,你谁啊,你干嘛打我,难道你是世外高人。”凌煜虽说气不打一处来,但也知道尊老爱幼在中国的传统美德,所以试探问道。

  老汉看见有人注意他了,连忙咳嗽了几声,抬起胸脯,道:“老夫公输氏,鲁国人,一个般字…………”

  “鲁班。”凌煜急迫道。

  “吆,小伙子还有点见识的,没错,我就是鲁班是也。”

  “吹牛逼呢,鲁班早就死了好多年了,什么时候又冒出一个山寨货了。”凌煜不能相信事实,毕竟这个世界已经对他打击太多了。

  鲁班并没有着急去评理,因为他知道和凌煜这个犟驴不能生气,而是缓缓坐下,心平气合道:“谁告诉你我是冒牌的,老夫确实已经死了,只不过,老夫不甘心呐……”

  鲁班将自己的一生诉说了一遍,从贫穷至富有,从辉煌至跌落谷底。

  ……

  说着说着,鲁班眼里已经满是伤感,眼角已经润湿。轻轻用衣袖擦拭掉,接着道:“本以为老夫已经算是全国最厉害的工匠,可是,人外有人,天外有天啊。”

  快要昏昏欲睡的凌煜这时插了一句:“废话,人家墨家也不是吹的,跟人家比机关术,你这不是班门弄斧呢吗。”巧了,这句来自鲁班的成语,居然被凌煜反以运用。

  “再说你好好辉煌,跟人家比什么第一,逗比。”凌煜现在对鲁班已经失去了刚有的好奇心,毕竟这鲁班就是个老顽固,不会变通。

  “何为逗比?”鲁班不解,问道。“算了算了,反正老夫生前定下一个规矩,谁能到我的陵墓并能闯过机关者,我便将我这一生的心血都交给他。等他出名的那一刻,壮大我鲁班的手艺,打败墨家那些只懂和平的庸俗者。”

  壮大、发扬、打败、和平……

  凌煜一听,激动的连忙双膝跪地,行李道:“师父,请受弟子一拜。”

  这说变脸就变脸的性格令鲁班很欣悦,鲁班指着墙角的牌匾,自豪道:“这牌匾背后是老夫倾尽一生心血而编著的一本书,可以这样说,此书是我败给墨子后用了几十年后写的,不问人世沧桑,过着隐居的生活,直到自己将至死亡。”

  “好了,在你梦中老夫明白了一个道理,做人不要太过骄傲,刚刚使你阳气过减,再过一天你就能醒了,剩下的日子,好自为之,老夫也可以不留遗憾的去见阎王了,哈哈哈哈……”

  ……

  (LCYJ:凌晨现在需要大家的评价,毕竟大家的评论凌晨才能写出更好的文章,只需要动动手指,凌晨在此感谢。

  各位的鲜花、收藏别闲着,尽情朝凌晨砸锅来吧,快要暑假了,承诺定会实现,凌晨不会食言哦。

  快要过年了,祝大家新年快乐,发大财哦。

  作者QQ:2945491219)

0

第十章,鲁班现真身,凌煜得真传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