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九鼎长歌>第五十七章 回忆昔年繁山事 古人三例激谷寄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五十七章 回忆昔年繁山事 古人三例激谷寄

小说:九鼎长歌 作者:慕容垂 更新时间:2018/2/14 0:58:41

  石汐缓缓读完之后,一旁的谷寄急忙问道:“石汐公主,这是定山候所写?”石汐长出一口气,缓缓说道:“不错,这是贵国上代墨氏之主,定山公墨晏的绝笔,想必这副遗骸就是定山候了。只是他为何出现在此处,倒真是叫人费解。”

  “定山候绝笔之中写到有细作泄露他的行踪,也许他是为了躲避追兵罢了。”谷寄听完遗书依旧有些疑惑,还在慢慢细想,听得石汐发问,便随口回答到。

  石汐依旧是一脸疑惑之色,道:“可是从我繁山氏族境内到此处,横跨整个睦州,有将近千里之遥,他究竟是为了躲避何人,才能过睦州而不入,最后不得不葬身于此处。”

  谷寄却慢慢回想着遗书上写的内容,低声说道:“方才定山候在书中提到将其埋骨之所告知他的次子墨安,却只字不提他的长子,不知其中是否有蹊跷。”

  “谷大哥所说的,乃是睦州刺史墨承?”石汐说罢,自己倒先吸了一口冷气。

  谷寄摇了摇头道:“这也是我胡乱揣测,当年真相究竟如何,仅仅凭借这一封遗书是无法判断出来的。而且墨刺史如今身居高位,此封信若是冒然显现于世,定然会掀起轩然大波。”他其实心中也有对墨承的怀疑,毕竟墨晏此举相当于传位于次子墨安,那墨承肯定是有不为人知的问题。但是若是墨承真有弑父之举,这等惨绝人伦之举谷寄也不敢顺着这个方面深入去想。

  “也许吧,不过如今谷大哥已经再也难以回到黑晏军了,这封遗书还不知道如何呈现在墨安面前呢。”石汐笑笑说道,谷寄也哑然失笑,摇了摇头。

  石汐低头看了一眼遗骸,顿了一顿,接着说道:“七年之前,定山候以一人之力分化我繁山氏族,我虽然那时还小,但是当年定山候来东石堡拜访父王之时,也远远见过定山候一面,定山候淡定从容,舌灿莲花,便是父王对他也敬佩不已。没想到,再见到他时,竟是他的尸首。”

  谷寄叹了口气,说道:“是啊,我投身黑晏军后也听说过一些定山候的传闻,有说是失足而死的,有说是…是…”“是被我父王所害吗?我也想过。”石汐见他吞吞吐吐,猜到他想说的事情,只是碍于自己的身份没有说出来。她见谷寄一脸惊讶的望着她,接着说道:“我记得定山候离开东石堡大约几个月后,有一晚我睡不着,在府中闲逛之时,无意中偷听到父王和我大王兄对话,我大王兄劝父王应趁着齐王之乱还未结束之时进犯睦州,至少也要获得点好处,可是你道我父王如何说。”石汐停顿了一下,看了一眼旁边的骸骨,说道:“我父王道:‘墨晏虽亡,然则我在墨氏的人告知其生前留下黑晏军正乃悲痛之际,所谓哀兵必胜,况且其长子墨承素有名声,其次子墨安骁勇善战,而我繁山氏族已四分五裂,此时攻取睦州实数不智,宜徐图之。’他又说道:‘墨晏此人,生能裂我繁山氏族,死能哀其兵余威尚存,吾不及也。’我大王兄也叹道:‘幸亏此人已经死去,他两个儿子还未寻到父亲尸首,也不知道他父亲死于何人,正有利于父王。’”

  “难不成你父王知道定山候的死因?”谷寄一直仔细听着石汐讲述,忽然追问道。

  “我确实有所怀疑,当时我正想继续听下去,却被发现了,我大王兄本就不喜欢我,当时就满脸怒容问我听到了什么,我只说刚好经过,什么也没听见,我大王兄不相信,正准备继续逼问,被我父王喝止放我走了,后来他们也没再提起这件事,父王倒还是一如平常,只是对我越发提防,大王兄却对我越发厌恶,有几次都要为难我,都是二王兄替我求情。所以我和你一样,也想过可能是我父王做的。”

  “你口中的二王兄是今日和你一同的那位公子吗?”谷寄问道。石汐点点头,说道:“是啊,我二王兄性如温玉,待人平和,比我大王兄好得多。”说道这里,石汐叹了一口气道:“若不是二王兄处处照顾,我都不知道在东石堡该如何自处。”

  谷寄忽地心中一疼,说道:“石汐公主。”却被石汐打断道:“我不喜欢别人喊我公主。”她看到谷寄呆了一呆,笑道:“谷大哥,你唤我作阿汐吧,我二王兄就是这么叫我的。”谷寄却涨红了脸道:“不妥,不妥,你二王兄是王室贵胄,我谷寄却是贫寒出身,怎地能,怎地能…”石汐摇摇头,说道:“谷大哥,阿汐从来就不当自己是公主,十六年来,我就觉得离开东石堡以后最为自在。”她顿了顿,无奈一笑道:“当然,在青岚县那一夜之前。”说罢,她见谷寄之前谈吐间多次纠结出身,心中有了想法,便走到一块石头上盘膝而坐,说道:“谷大哥,我给你讲个故事,多年以前,有一位游侠出身贫寒,没有任何背景,年青之时毫无谋生之道,常常要依靠他人的糊口度日,连母亲死了,都无钱来办丧事,为了生存,他吃过漂母的施舍,也从他人的胯下钻过。谷大哥,你说他这人如何,能成一番事业吗?”

  谷寄本想直接鄙夷此人,却又担心此人与石汐有关,犹豫了一下,含糊说道:“若其能改过自新,或许还可成一番事业。”

  石汐含笑说道:“他改没改我可不知道,但是我却知道他就是后来二十五岁登坛拜将,为汉朝高祖皇帝建立了不世功勋的淮阴侯韩信。”

  谷寄心中一惊,他在军中也听过韩信此人,只知道其攻无不克,战无不胜,用兵百战百胜,却不知其入伍之前的行为。他隐隐猜到石汐的用意,说道:“石汐…姑娘,淮阴侯二十五岁就成为大将军,自然是他年少有为,我今年已经二十一岁,却还是一个小小的什长,自是比不上他。”他脱口而出“石汐公主”,说了两个字忽地想起刚刚石汐所言,硬生生改成了“姑娘”。

  石汐见状,心知她的含义被谷寄所识破,也不气恼,微微一笑说道:“那我再讲第二个故事,有个书生,三十多岁了还没作为,后来好不容易当了官,国家又灭亡了,他被俘后成了奴隶,被人用五张羊皮的价格卖给另外一个国家,这个时候他已经年过七旬了,一只脚都踏入棺材里了,谷大哥,你说说这人如何?”

  谷寄虽知道她必有后文,却忍不住说道:“年过七旬,纵使有一番抱负,恐怕也难以施展了。”石汐笑道:“此人名叫百里奚,辅佐秦穆公内修国政,外图霸业,自己成为当世名相,不过他却是活的久,又活了二十多年。谷大哥,你可不是七十岁的老头,你才二十一岁,就算离淮阴侯拜将的年纪也还有四年呢。”

  谷寄叹了一口气,无奈说道:“石汐姑娘,我知道你的用意,我也很感激,无论是淮阴侯还是百里奚,都有能人赏识,我又哪来的机遇呢。”

  石汐心道我就知道你会这么说,第三个故事都已经准备好了,便盈盈笑道:“谷大哥,我这还有第三个故事,你想不想听?”谷寄楞了一愣,说道:“石姑娘,你说罢。”石汐接着说道:“这第三个故事讲的是一个食客,战国时期,秦国攻打赵国,赵国平原君欲前往楚国求救,一个名叫毛遂的食客就自己推荐自己给平原君,平原君就问他:‘你在我门下多久了?’,毛遂答道:‘三年’,平原君又问他:‘一个真正有才能的人,就像一把放进袋子的锥子一样会立刻露出来,你在我这三年我都没听说过你。’,毛遂却说:‘我今天就是让你把我这把锥子放进袋子里的’,平原君觉得他说的有道理,就带他一同前往楚国,正是这个毛遂向楚王说清了厉害关系,让楚王答应出兵。”

  谷寄忽地有如醍醐灌顶,年少时期养母临终的期许浮现在眼前,当年养母过世之后,他迫于生计才投身加入黑晏军中,然而却渐渐沦为平庸,不由得羞愧不已。他正色说道:“多谢石…石姑娘的三个故事,”石汐横了他一眼,娇声笑道:“见兔而顾犬,未为晚也;亡羊而补牢,未为迟也。”

  谷寄道:“石姑娘,你书可读的真多,好多事我都不知道。”石汐嘻嘻一笑,回答道:“这有何难,我教你呀。”话刚说出口,苍白的脸上又泛起红晕,小女儿神态十足,谷寄一瞧,竟呆呆出神,忘了接话。石汐瞧见他的模样,脸上变得更红了,伸出脚去,轻轻的踩了他一下,轻声说道:“不过,咱们还是先想想办法如何从这鬼地方出去。”

  谷寄这才反应过来,连声称是,言语之间,局促了许多。

0

第五十七章 回忆昔年繁山事 古人三例激谷寄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