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九鼎长歌>第五十八章 桑英出宫苦相劝 越王终定政变意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五十八章 桑英出宫苦相劝 越王终定政变意

小说:九鼎长歌 作者:慕容垂 更新时间:2018/2/21 7:39:22

  九鼎城九鼎宫中,此时已经是亥时时分,已经过了宫禁之时,但是数道身影匆匆从内宫之中静悄悄的走出来,这几人身穿黑衣,对宫中布置似乎颇为熟悉,一路之中几乎都是绕过宫中各处巡逻哨卫,即使到了必经检查之处,也是畅通无阻。

  这几人往睦水门的方向而去,他们走过数座宫殿,几乎未发出任何声响,在他们就要到达睦水门的时候,突然,一处宫殿的门突然打开,从里面走出了数人,为首一人冷冷看着刚刚匆匆跑过的几人的背影,对身边人问道:“刚刚过去的是何人?”昏暗的火光中,依稀可见他便是右卫将军姜述远。

  “虽然这几人身着黑衣,但是从其中一人的跑步姿势来看,当时宫中内官。”那人回答道。

  “此时是何时辰,内官竟然也能出宫了吗?”姜述远冷冷问道:“本将军可未曾收到许可,究竟是何人允许的?”

  这时,一个兵士匆匆跑来,他向姜述远行了一礼,紧接着附在他耳边说了几句话。姜述远的脸色在火光的映衬下显得更为冷峻了,他听罢兵士的言语,远远看着那几人离自己越来越远的身影,冷冷说道:“原来是甘奉的许可,他可真是好大的胆子,去,派人将那几人拦下。”

  “不要追了,让他出去。”突然,一个声音出现在姜述远的耳边,他转身看去,正是自己的父亲,耒竹候姜天阔。

  姜述远向那副将挥了挥手,示意他依照父亲的意思,那副将向姜天阔行了一礼后退到一边,姜天阔走到他身边,看着远方的数人渐渐靠近睦水门,嘴角露出一丝莫名的笑意,姜述远有些疑惑不解,轻声问道:“父亲,据探子回报,此人乃是…”

  姜天阔挥挥手打断他的说话,也轻声回答道:“为父自然知晓,不过为父正要此人出去,此人出宫之后,定然会去越王府上,告知如今陛下之情,给越王加一把火,让越王下定决心有所动作,这便是为父所需的。”

  姜天阔这样一说,姜述远更为不解,他犹豫着说道:“爹,如今陛下在爹的控制之中,越王若是知道陛下如今情形,定然会向爹施加压力,更何况越王身边还有南巢候、庆沙候等人支持,孩儿担心爹是猛虎难敌群狼呀。”

  姜天阔笑了笑,看了看自己的儿子,心中摇了摇头,心想若是姜述辽在此处便不会这般回答自己了,他本不想多解释,但看着自己的儿子殷切的神情,还是心中一软,缓缓而道:“如今虽然看似为父占据上风,但是实则暗流涌动。越王此人,心中城府虽不如其弟蜀王,但其毕竟乃是奉诏回京,又颇有仁义之名,若是让其在京中站住脚跟,聚拢势力,那才是为父的大敌。要知道虽然如今八大家族只有姜、武、黎三家在九鼎城,但是九鼎城还有一些心怀叵测的家族想要傍上越王这棵大树呢。”

  他招了招手,示意姜述远靠近自己两步,方才继续轻声说道:“这也是陛下为何想方设法给越王直接进入九人议政,又让越王主查端木德一案的缘由。所以要想对付越王,便是越早越好,如今陛下神志不清,无法给越王以助力,正是天赐良机。此时越王羽翼并未丰满,倘若他骤然发难,为父当有十足把握。但是每过一日,这分胜算便少一分。不过越王并非蜀王,这亦是天顾为父,若是今日在九鼎城中之人乃是蜀王,他定然也能分析出利弊关系。加上有庆沙候等军中势力相助,届时鹿死谁手尚未可知也。”

  “爹方才提到庆沙候,他虽然是与蜀王更为亲近,但却与爹不合,孩儿担心他会相助越王。”

  “他不会。”姜天阔显得信心十足,他笑着道:“越王倘若得势,对他武氏没有半分好处,反而到时候追究蜀王抗旨不遵没有入京之罪,这是武笃然不愿意看到的。”

  “那…南巢候呢?孩儿听闻当年鹿角谷之变便是他一手策划,想必以其眼界才智,应当也能看出。而且他与庆沙候不同,他如今可是全力相助于越王,而且那日还拒绝了爹的一番好意。”

  “南巢候黎让…”姜天阔轻轻念出这个名字,若有所思,脑中顿时想起当日黎让离开之时的神情和语言,良久,方才嘴角露出一丝笑意,缓缓说道:“不足为虑也。”

  姜述远一惊,不知父亲为何轻视于他,想要再劝说两句之时,姜天阔却说道:“届时自有分晓。”说罢,转身向内宫走去,消失在黑暗之中。

  睦水门缓缓开启,那数个身影从睦水门中走出宫中,宫外早有马车等候,其中一人登上马车,其余人消失在黑夜之中。

  马车的马匹用布包着马蹄,穿街走巷之时,只有车轮与地面碰撞的声音,马车穿过数条街道,终于在越王府前缓缓停下。

  马车车帘掀开,黎让当先走了出来,紧接着一个身材略显臃肿的黑衣人跟在他的身后也走下马车,黑衣人头上戴着头罩,一时之间也看不清究竟是何人。黎让走到越王府前,正巧卢乙今日巡查到府门口,卢乙认得他,连忙安排他进入府中大厅之中等候,并派侍卫通知越王桓肇。

  不多时,桓肇便一身便服走入大厅,黎让看到桓肇走了进来,连忙和身边之人起身向桓肇行礼道:“越王殿下,深夜叨扰,还请殿下见谅。”

  桓肇回了一礼,方才摆摆手示意无妨后道:“黎侍中深夜拜访,不知有何要事?”他看到黎让身边的黑衣人,颇有些奇怪,又问道:“此乃何人?”

  “越王殿下。”那人掀开头罩,竟然是陛下身边贴身内侍桑英,他有些肥胖的脸颊和身躯在这副打扮之下显得颇为滑稽,但是他一脸严肃紧张的神情却又让在场诸人开心不起来。

  “桑内官!”桓肇不由得惊呼了一声,他没有想到桑英竟然离开九鼎宫来找自己,他连忙问道:“陛下如今状况如何?”

  桑英面色顿时凝重起来,沉声说道:“回殿下,自从那日陛下昏睡过去之后,龙体每况愈下,精神萎靡,如今虽然已经醒了过来,但是一日十二个时辰之中有九至十个时辰却依旧在昏睡之中。而且…”说到这里桑英立刻噤声不言。

  “如何?”桓肇见他突然顿了一顿,不由得连声问道。

  “陛下如今不知是何缘故,已经口不能言。即使太医令李佑也不能辨别陛下究竟是患了何病。”桑英的声音颇为沉重。

  “口不能言?”桓肇面色已经显现怒意,沉声说道:“只怕太医令李佑也被耒竹候收买了。短短数日,便让陛下口不能言,恐怕耒竹候所作所为,已经超出为人臣子之底线了。”

  桑英叹了口气,说道:“谁说不是呢,只是如今皇后与鲁王殿下几乎寸步不离陛下左右,内宫之中又多换成姜氏党羽,今日奴婢即使在黎侍中的协助之下,也是历经周折方能出现在殿下的面前。”

  桓肇看了一眼黎让,心中倒是颇为惊奇,黎让之势力看起来也是深藏不露,能让桑英这样一号人物从九鼎宫中,从姜天阔的眼皮之下悄然出现在自己眼前。不过他也未多细想,又开口问向桑英道:“桑内官前来,可还有其他关于陛下的消息?”

  桑英叹了口气,显得有些犹豫,他看了一眼黎让,方才说道:“陛下当初不顾国策而召回殿下,便是让殿下清君之侧,只是陛下为照顾皇后,为将变动减少到最小,方才欲徐徐图之。只是如今未曾料想到情况竟会如此。”他抬头看了一眼桓肇,接着说道:“陛下之意从未改变,如今恶疾已经出现,当用猛药去之。”

  “陛下真有此意?”桓肇微微皱了皱眉头。

  桑英见状低声回答道:“陛下如今状况如何明说,只是他虽未明说,但是奴婢跟随陛下多年,对于陛下之心意还是能够揣测一二。”

  此时,在一旁的黎让也终于开口说道:“殿下,桑内官之言,当为陛下之意。更何况如今陛下此等情形,若是让天下人知晓,那天下人将如何看待殿下?殿下为人之臣,不能为国锄奸便是不忠,为人之子,不能为父分忧便是不孝,殿下可担得起这不忠不孝之名吗?”他虽然面色平静,语速平常,但是字字却让桓肇心惊胆战。

  桓肇数日之前便传信回合州,让合州军集结起来,只是一直无法下定决定将合州军调来,如今父皇身边的桑英也偷偷出宫向自己说了这样一番话,倒让他有些意动了。

  “越王殿下,如今此等状况,殿下还在犹豫什么呢?”黎让见桓肇一直皱着眉头久久不语,知道他如今在天人交战之际,立刻沉声问道。

  桓肇思虑良久,仿佛终于下定决心,将手中杯盏掷于地上,愤然对身边游甲说道:“将孤的命令传回合州,命吕恢、邓羌二位将军即刻率合州军南下,赶赴九鼎城。孤的军令,让他二人五日之内务必赶到,不得有误。”

  等到游甲应允后退下,桓肇方才对桑英等人沉声说道:“五日之后,便是我等起事之时。”

0

第五十八章 桑英出宫苦相劝 越王终定政变意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