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虎穴绝杀>三十、烈焰双雄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三十、烈焰双雄

小说:虎穴绝杀 作者:南方椰湾 更新时间:2018/2/13 13:03:09

新四军松山军区第一游击支队政治处副主任罗为民与警卫员小王睡在一处坑木搭成的小屋,凌晨四点钟左右,响起了猛烈的敲门声,然后又变成了砸门声, 木门在重重的砸击下,摇摇欲坠,一个匪兵临门一踹,门倒塌了!

“砰砰!”两声枪声响起,冲入房内的两名匪兵倒毙于地!

又是几声枪声,几名匪兵相继倒毙!

最后罗为民与警卫员小王盒子枪里的子弹打光了, 小王被土匪的子弹打中心脏,倒在血泊中,咽了气。

众土匪嚎叫着一涌而上,罗为民手持空枪将一名匪兵的头砸得脑浆迸裂,怎奈寡不敌众,其他的土匪将已经赤手空拳的罗为民打昏在地,生擒活捉。

当罗为民被匪兵用一桶水浇醒时,发现自己已经僵卧在洞里大厅冷冰冰的岩石地面上,让他惊讶不已的是还有一个身着草绿色军装的国军军官也与自己一样成了“阶下囚”!

“你不是忠义救国军挺进支队的阮忠杰副参谋长吗?为何也身陷囹圄了?”罗为民不解地问道。

忠义救国军为抗日战争时期国民党军统局领导的特务游击武装。总指挥由军统局局长戴笠兼任。忠义救国军对日军扰袭作战狠辣残酷,曾经让日军很头痛。

“我与你一样的使命,现在也是一样的结局,我们俩曾经是中学同学,结拜兄弟,因信仰不同分道扬镳,现在又因抗日的共同目标走到了一起,可谓殊途同归!”阮忠杰答道。

“兄弟阋墙,外御其侮!老同学,我们不幸的是,你、我分道扬镳,曾经十年内战,相互厮杀;我们有幸的是,我们毕竟没有死在内战的战场上,我们死在了为国抵御外侮的战场上!我们只有光荣,没有遗憾!”罗为民面带微笑地说。

“是的!日寇的侵略,让我们抛弃过去的恩怨,团结对敌,我们曾经是结拜兄弟,我们兄弟虽然没有同年同月同日生,但是现在终于可以同年同月同日死!没有遗憾!”阮忠杰面带微笑地回答。

“你们就没有想到另一种结局吗?”一个声音盛气凌人,居高临下地从数级台阶以上的虎皮金交椅上坐着的人的嘴里发了出来。

“你是什么人?”罗为民、阮忠杰两人冷冷地问道。

“我是这个世界上唯一可以救你们俩的人!我的,是大日本皇军通江特务机关机关长佐佐木麾下的黑木少佐!接天岭营寨将不复存在了,这儿将马上就是大日本皇军的驻地了!郑万成与他的属下,将开赴通江城接受我大日本皇军的改编,郑万成任通江警备团副团长兼第三营营长,坐享荣华富贵!”

“你原来是个日本鬼子?”两人怒目相向。

“别这样说吗!你们国、共能实行合作,为什么我们‘日、国、共’要演三国演义呢?不能实行合作呢?三国终归结束纷争,统一于晋了!我们三方实行合作,停止战争,共同参加建设‘大东亚共荣圈’,统一于‘大东亚共荣圈’这个‘晋’,岂不更好?”

“参加大东亚共荣圈?”阮忠杰问道。

“是的!”

“如何参加?”

“一是放弃抵抗,从行动上、思想上彻底放弃抵抗;二是提供所在部队及其他部队驻地、番号、人数、指挥官姓名、武器装备情况等军事情报!”

“这不就是投降吗?”

“也可以这么说!”

“给我们什么官职?”

“至少职位不会低于团长,如果提供重要的军事情报,论功行赏的话,旅长官职也有可能给你担任!”

“那好,你下来!”

黑木一怔又一喜,自己的三寸不烂之舌这么快就说服了国军这一方了!他马上从椅子上下来,走到了阮忠杰近旁。

“快快地给阮副参谋长松绑!”黑木叫道,一个匪兵手脚麻利地给阮忠杰解开了绳索。

“说吧!”

“机密情报如何能大声说!”

黑木只得将自己的耳朵附了过去!

突然黑木杀猪似地嚎叫起来,半边脸是血,痛不可支,在地上打起了滚,原来他的一支右耳朵被阮忠杰用牙齿猛力一咬,右耳朵完全活活地被咬掉了!

几个匪兵冲了过来,一阵枪托将阮忠杰砸得昏了过去!

黑木手捂着右耳,强忍耐着痛,对一旁的罗为民说:“你呢?投降不投降?”

一口带血的唾沫喷向黑木,黑木脸上溅开了花,黑木一怔,恼羞成怒:“死啦,死啦的!”

郑万成听见主子发了话,马上向喽啰叫嚣着:“拖出去,砍了!”

黑木狞笑一声,手一摆:“不!那样太便宜他们了!”

“那应该怎么办?”

“国民党的国旗是青天白日满地红,共产党的党旗是红旗,都是‘红’!即然他们都喜欢红,那就让他们两党忠勇的党员见‘红’!”

“此话怎么讲?黑木太君?”

“让他们红红火火,你的不明白?”

“我的,......”

“用火烧!”

“烧死他们!我的明白了!”

郑万成终于反应了过来,他一声令下,匪首老三张海日指挥匪兵将两人架出了洞去。

几个匪兵将两人绑在洞外一棵老榕树下,周围堆满浇了洋油的柴火,黑木阴沉着脸,手一挥,“点火!”郑万成叫着。

一个匪兵将燃着的火把往柴堆一丢,火“呼”的一下子窜出老高,腾地燃烧起来,顿时烈焰腾空,烈火熊熊燃烧,罗为民、阮忠杰两人在烈火中痛苦地挣扎着,但是都咬紧牙关,一声不吭,直到炙热的大火将他们完全吞噬,始终未出一声!

他们两人在烈焰中的表现,惨不忍睹的现场,让黑木和众匪徒全都惊呆了,黑木朝着被烧死的,仍然倚立在树干,如焦炭般的两位中国军官尸体深深地鞠躬,众匪徒也一个个低垂着头,不敢仰视!

汪伪特工总部驻茭菱镇特工站站长张明平来到了绥靖军新编第一旅,向杨景真辞行:“杨旅长,接李士群主任的命令,我站要搬迁到通江城去!”

“不对啊,你们才刚刚建站,如何又要急匆匆搬迁到通江城去!”

“是这样的,特工站建在这儿太不安全,一、这儿是敌我犬牙交错的地方,新四军小股部队容易渗透,一搞偷袭之类的,我们防不胜防;二、我们特工站没有军队,防护力差,你们呢,驻地离我们还有一段距离,远水难解近渴,我站弄不好会被一锅端,前天,我们一个特工站就被新四军敲掉了,三十人全殉难了!所以李士群主任才命令我们紧急收缩,向通江城转移与通江特工站合并,那儿军警宪特机关林立,戒备森严,又有高大的城墙护卫,固若金汤!”

“这一定是吕斌司令员在暗中向敌人施加了强大的压力,敲山震虎,这才逼走了张明平的特工站!”杨景真心如明镜,可是他的嘴里说出来的话却是,“哎呀,张站长,我还指望着你们特工站给我们提供新四军的情报呢,你们怎么能走?”

“兄弟是奉有上峰的命令,不走不行啊!再说,到了通江城一样可以给你们提供新四军的情报啊!”

“那也是的!特工首脑机关不一定要驻险地,遥控指挥就行了!”

“我再告诉杨旅长,一个重要情况!”特工站站长张明平悄悄地对杨景真说道:“你也得移驻通江城!我们仍然是邻居!”

“什么?我部原驻地不变,这是谈判时定好的条件,这一点日本人也要食言吗?”

“不!日军十三军的参谋长兼战区参谋长片山将军的命令是绥靖军新编第一旅旅部移驻通江城!三个团仍然驻守茭菱镇!这个战略要地,如何会放弃呢?”

“是这样的啊!”

“是的,这儿毕竟曾经是新四军的老巢,人心未附,新四军熟识地形,如果新四军发起突然袭击, 一举端掉了我们一个旅部,那影响就大了,南京都要受到震动!但是如果说,一举端掉了我们一个团部,影响就要小多了!何况这三个战斗团是三个铁核桃,不一定能啃得动,所以说旅部驻通江城是万全之计!片山将军是用心良苦啊!”

杨景真心中一阵狂喜,暗道:“这真是太好了!地下作战当然要在敌人的心脏,这样一来,就可以直接指挥通江贸易公司、通江酒店内的‘影子’特遣队了!还可与通江城内的敌伪头面人物接触,获得‘清乡扫荡’情报,甚至于有可能获得日军的战略情报!这是求之不得的,想不到这一切却都迎刃而解了!”

“不行!这是片山将军食言了!我得打他去理论理论一下!”

“老兄!你千万别去啊,这是绝密之事,一旦追查下来,别说我有几个脑袋,就是总部李士群主任怕也担待不起的!”

“嗯!说得也是,否则我真要去与片山理论了!”

“杨兄,还是服从军令吧!毕竟通江是个大城市,比起这儿来,天壤之别!你别得着便宜还卖乖了!这儿好事那里去找!”

“好事是好事,只是对日本人言而无信有看法!”

“这种言而无信有什么不好!别人花钱也买不到的!”

“那倒也是!这样吧,我这儿有五百大洋,感谢老兄为我带来了这么好的消息!今后还希望老兄多多帮衬我一下!”杨景真打开了房间的保险柜拿出了五百大洋塞给了特工站站长张明平。

张明平也没推辞一下,喜滋滋地接受了杨景真的馈赠。

0

三十、烈焰双雄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