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穿越大唐之一代明相>第三十五章 秦州风波3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三十五章 秦州风波3

小说:穿越大唐之一代明相 作者:空空行者 更新时间:2018/2/22 12:08:49

大堂上,只见这中年妇人哭诉道,“大人,草民叫薛玲玉,今年四十五岁,家就住在秦州陇右道岷县清水村,我男人孙大力三天前挖了一车当归,前往秦州城去卖,可不曾想到第二天也没有见回来,我就着急了,等赶到秦州城,一打听才知道,我男人因为当街卖当归时,与一个无赖,叫什么图海的发生口角,将其打死在街上,被秦州府衙的人缉拿问罪,准备秋后处决。”这薛氏满脸泪痕的继续的哭诉道,“大人,你要为我男人申冤啊,他平时很老实的,从没有与人发生争执,怎么可能与别人发生口角,打死人呢?大人,你一定要为我们申冤啊,家中两个儿子也都死在了战场上,如果连我男人都死了,我可怎么办啊?求大人一定要替草民做主。”罗西听后,让师爷记录好案词,做好备案,常威整理好案宗,递于罗西,罗西看罢,一拍惊堂木,大声说道,“堂下薛氏,关于你的案宗,本官已经知晓,你暂且回家,待本官调查清楚,如确定你男人是被冤枉的,本官必定严正办案,还你男人清白。”薛玲玉听后,感激涕零,俯首叩拜道,“你真是我们的青天大老爷啊,草民都不知该如何报答您了。”罗西嘱咐她起身,说道,“你不必做任何报答,本官做这些都是理所应当的,职责所在,你快快回家吧,等候本官通知。”罗西说完,让薛玲玉回去了,薛玲玉出了府衙,一路感激涕零的回了家。而府衙内,罗西和成喜、成德、胡天商议案情,命令成喜、成德、胡天前去秦州调查整个案件的经过。

成喜、成德、胡天出了府衙,骑马往秦州而来,三人到了秦州,已是子时时分,夏季的夜晚,鸣蝉早已歇息,路边密密丛丛的白杨挥立着,显得十分安静,夜空中高高挂起一轮残月,残月旁映衬着血红色的云朵,充斥着几分诡异,三人走在街上,边走边说,只听成德说道,“大人让我们前来打探案情,我觉得我们不能这样冒然前去府衙问案,免得让他们这些人起疑,销毁罪证。我看,我们还是兵分三路,胡天,你去衙门调阅案宗,详细询问案情经过,不过,我估计他们给出的结果都是孙大力杀人,所以,成大哥,你乔装一下,前去和狱卒搭话,看从他们口中能否得到什么有用的线索,我,则夜探大牢,去看看孙大力那边情况,问问当日所发生事情的详细经过。”成德说着,看了看,刚好走到一家叫福运客栈的酒楼,指了指客栈,接着说道,“等事情完后,我们就在这家客栈集会。”说罢,三人乔装一番,便分头行动了。

话说,成喜、成德二人来到大牢,提剑向着大牢而来,凭借着轻功,跃进大牢,避开巡逻的兵士,一路潜进大牢,成喜和成德会意,二人打晕两个狱卒,乔装成狱卒,进了牢房,只见牢房内有三个狱卒在喝酒赌牌,成喜和成德上前和他们搭话,这三个狱卒喝的有些迷糊,晃荡着身体,其中一个刀疤脸的说道,“你们两个不在外面看守,怎么进来了?”成喜回道,“进来看看,提醒下你们不要喝的太嗨,小心大人过来惩罚你们。”刀疤脸说道,“你他娘老几啊,我们的事你也敢管,在这大牢我说了算,成天看他妈姓霍的嘴脸,不是被他骂,就是被他打,现在你他妈也教训起老子了,姓霍的,我不敢惹,但你,我他妈还打得起。”说着,刀疤脸就要打成喜,成喜避开刀疤脸的一击,说道,“大人,您息怒,我知错了,我给您按按肩,您看我的手艺咋样?”刀疤脸还生气着,但见这狱卒还挺会来事,怒气消了些,坐下,说道,“那好吧,你他妈给爷按好了,爷绝对不打你。”说着,刀疤脸一面享受着按摩,一面继续喝酒赌牌,成喜给这刀疤脸按着肩,顺手从他腰间取下钥匙,偷偷递给成德,对他会意后,成德便拿着钥匙,往里间牢房走去,打开牢房,见里面有几处牢房,成德逐一询问哪个是孙大力,只见最里面的牢房里有人无力的回道,“大人,我是。”成德走到最里面的牢房口,只见躺着一个一身白色囚服,囚服上斑斑血迹,残破不堪,他身上到处都是伤痕,皮肉外翻,带着一股腥臭味,伤口一看就知道,已经有些感染了,枯瘦的身体就像具骷髅,唯一略显精神的就是嘴唇上那缕八字胡须,成德见他虚弱的躺在地上,问道,“你可是秦州陇右道岷县清水村人孙大力?”孙大力虚弱的回道,“是的,狱卒大人,草民正是孙大力。”成德见此人是孙大力,便对他说道,“孙大力,我是宁州刺史梅竹梅大人的侍卫,因你家娘子薛玲玉昨日来宁州告状,所以,梅大人特此派我前来调查有关你的案宗,你要将当日所发生事情的经过详细告诉我,我好回去禀明梅大人。”孙大力仍是有些迟疑,他在担心此人究竟是姓霍的派来的,还是真的是梅大人派来的,成德看出了他的疑惑,随即从腰间摸出令牌给孙大力看后,这孙大力见了腰牌,才相信成德确实是梅大人的手下,是下,不再犹豫,忍着疼痛,硬撑着身体,这才对成德说道,“成大人,草民孙大力,不能给您磕头,还望您见谅。”成德说道,“你不用如此见礼,躺着跟我说吧。”孙大力这才慢慢讲道,“当日,我推着一车当归正在集市叫卖,图海带人过来收保护费,我兜里没钱,拿不出来,他就让人抢我的当归,我看他们要抢我的当归,便跟他们起了争执,因为他们人多,我根本就占不到什么便宜,被他们摁倒在地上,羞辱着,图海羞辱了我好一阵,突然,倒地,不省人事了,再后来,大家都乱了,等衙门的人过来,把我带走,都一口咬定说是我打死了图海。”孙大力一句一句虚弱的说完,接着对成德说道,“成大人,你要相信我,图海真的不是我杀的,还望成大人和梅大人替草民申冤。”等孙大力说完,撑不住身体的趴在地上,喘着气,成德上前扶着他,靠在墙边,对他说道,“我会如实把你说的话,都转告梅大人的,你先好好休息,待梅大人查明真相,确定你所说如实,梅大人自会还你个公道。”说完,出去了,看着成喜还和这些狱卒搭话,走到他跟前,将钥匙悄悄塞给他,示意可以走了,成喜这才施展手法,将钥匙快速的放回那个刀疤脸的牢头腰间,跟刀疤脸说道,“诸位大哥、小弟,我们二人还是出去守着门,以免霍大人前来盘查,到时,发现我们在这喝酒赌牌,那就不好了。”刀疤脸说道,“好,那两位兄弟先去,我们接着玩。”成喜、成德就这样往外走,刀疤脸头也不回的只顾着赌牌,接着说道,“成兄弟,有空你还是过来再给我捏捏肩,你的手法还真不错。”成喜走到牢门口,说道,“好的,大哥,有空我再给你捏捏。”成喜此时心里在说,“等下次再见,还不指定谁给谁捏呢?”叹完口气,出了牢门口,见那两位狱卒还躺在地上,成喜、成德两人脱掉狱卒官服,拍了拍狱卒,只身出了大牢,狱卒被拍醒后,见自己躺在牢门口,不知发生了什么事情,挠了挠头,相互责备了一番对方,穿好衣服,继续站在牢门口守着。而成喜、成德两人自从从大牢出来,便向福运客栈赶来,到了客栈,只见胡天坐在门角的一张桌子旁,走过去,成德对胡天说道,“怎么样?有何收获?”胡天说道,“我到了衙门,禀明身份,他们倒是挺客气,但查阅案宗,和之前所说的都一样,没什么收获,问完,我便告辞,来了这里等你们。”成德接着问道,“你在这里等了多长时间了?”胡天回道,“有一刻钟的时间,我已经喝了三杯茶了,看你们的样子,一定是有收获,对吧?”成德说道,“没什么大的收获,孙大力只是否认自己杀人,说了案发经过而已。”胡天听完,端着茶杯说道,“那也算是有些收获,总比我这边好。”接着问道,“你们喝茶不?”成喜说道,“刚才给那狗日的捏了捏肩,捏的我还真有些口渴了,我也喝杯。”成德接着也说道,“那我也来杯吧。”三人喝完茶,胡天结了账,便走出客栈,骑上马,在血红色月光的映照下,迎着冷风,路旁的树叶被吹的沙沙作响,快马加鞭,一路奔驰,回了宁州,等三人到了宁州,已是卯时,天刚刚亮,三人把马牵到马厩,系好,便来到罗西的书房,向罗西汇报完整个案宗的经过,罗西越发觉得此中另有隐情,嘱咐他们回去歇息,自己则在书房想着整个案宗,他要前往秦州府衙开棺验尸,一探究竟,追查真相。

1

第三十五章 秦州风波3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