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君临明末>第四章 我带你赚钱何如?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四章 我带你赚钱何如?

小说:君临明末 作者:醉风 更新时间:2017/12/29 10:31:00

 “ 进来”我坐在床上,双眼盯向前方,突然有了想法。

  “奴才拜见殿下,奴才有罪,……”徐应元进门就行大礼,口中直呼有罪,跪地不起。

  我下床走到他的面前,双手扶起了他。引他到桌子旁边,我先做了下来。“徐总管,坐吧。本王可是好久没跟你谈过话了。”

  他面露惊讶,不知道王爷唱的哪一出?白天他对下人们的话语让自己后背生寒。断然不是他自己的主意,那么就只可能是来自宫里,皇上是不可能管这些小事的,而且他也没时间。皇后…,想到此处,徐应元更是一阵后怕,皇后对自家王爷非常照顾,可以说是事事关心,王爷大病之后更是多次派出自己的心腹王承恩前来探望。难道是皇后要除去自己?徐应元一时间心中焦虑,感到非常无力。

  “奴才不敢”

  我是不知道他的心中想法的。

  “让你坐你就坐,本王想好好和你说会话。”

  “是,”徐应元双腿微曲,虚坐了下来。

  我有点好奇他这样坐着会不会比站着还累。

  “徐总管,可愿意听个故事?”我淡淡地看着他。

  “奴才洗耳恭听”徐应元听着自家王爷的话,有些好奇,觉得自家王爷真是改变了许多,难道是病还未痊愈?

  “在我大明西北,天灾连绵,百姓颗粒无收,有不少的人都抛妻弃子,背井离乡,四处逃难。而更多的人却是守着自己的家园,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亲人活活饿死。那里的饥民是没有饭吃的,他们吃野菜、树皮。观音土,你知道观音土么?那是蚂蚁用来筑穴的土,那他妈是不能吃的,完全不能消化的。你绝对没有看见过那一个个吃了观音土的人们,在绝望中带着大肚子死去的眼神,饿慌了的人们含着泪易子而食,饥饿产生罪恶。甚至有些饿麻木的人把人当作食物,人们走在外面都会担心是不是有人要猎杀自己。文明在那个地方已经没有踪迹了,无法离开的人都过着地狱般的生活,用麻木的眼神见证帝国的悲哀。”我从杨大爷那知道了陕西已经开始闹饥荒了,八百秦川正逐渐陷入万丈深渊。

  徐应元神情惊恐,他虽然过了几年贫困日子,但自从入了宫以后,锦衣玉食,荣华富贵。什么饥荒,什么饥饿,他早没印象了。听到那里的人以土为食,大感悲哀。当听到人竟然以人为食的时候,他怕了!他开始觉得自己这个王爷并不是单纯的小王爷了。

  我十分满意徐应元的反应,我虽然不太会编故事,但对历史事实加加工还是可以的,我知道他这样一个游走于多方的人,肯定不会单单对我忠诚,我也不着急,我慢慢拖他入坑。

  “徐总管听过了留下来的人的悲剧了,要不要听一听背井离乡者们的故事?”我淡淡一笑,看着他那张苦瓜色的脸,也没有等他出声便又讲了下去。

  “他们有的人拖家带口,有的人抛弃妻子,而抛弃妻子的人都是帝国的败类,料想他们也没有什么好结果。继续说拖家带口的人向着帝国内部前行,因为他们听说过帝都的繁华,没有饥荒,没有寒冷。关于前路他们一无所知,不少的人死在了路上,还是饿死的。而未亡之人多数也不愿独活,成功活下去并来到帝都的人寥寥无几。不论其它,单单是从那个地方走过来的人都值得尊敬。值得同情。徐总管觉得如何?”

  “殿下所言甚是!奴才小的时候家中也是过于贫穷,于是家中人才送奴才进宫,在天家的照顾下,长大成人,以至今日。”徐应元真情流露,双眼湿润,真是难得。

  “徐总管,不必如此感伤,你可知王府之中便有一位西部来客?”我要是相信你真的这么富有同情心才怪了,王府之中,哪个下人的例钱你没贪过?

  “奴才不知,真是不知!”徐应元汗珠满头,很是紧张,刚刚自己还表示与贫穷子弟出身相致,现在就形象破灭了?难道自己的这些行为真的让自家王爷对自己不满进而上告皇后了?难道皇后真的认为我是阉党的人要拿我开刀了?

  “府中下人,杨飞石。”我冷冷的道。

  “王爷恕罪,奴才一定痛改前非。”他迅速下跪,声音嘶哑,神色紧张,双眼无神。

  “王府用度都是经你之手,黄白之物也是尽交你保管。下人的钱又有几许?你如此行为不有愧于自己的少年么?”我不管不断磕头的他,他势力之大,世故之深难以估量。我要是不直接说破,不出重口,怕是威望难以树立。

  “皇嫂命你打点信王府,自是希望你把信王府上下打点好。使上下和睦,主仆合心。可你倒好,上欺我年少,事事不报,下压我家丁,克扣例钱。以至如今王府上下离心离德,冷冷清清。徐应元,徐总管,你这个总管可是当得真好呀?”

  已经磕破头的徐应元,心中以然清明,真是皇后,原来如此。王爷此次应该是要除去我了。枉我自负聪明,游走于皇后与阉党之间,机关算尽。到头来却还是这般惨淡收场。

  “王爷在上,奴才贱命一条,死不足惜。只是辜负了皇后娘娘与王爷殿下的一番栽培。”说完就要往柱子上撞去。

  “你这是做甚?”幸好我手快,一把抓住他背领。不然我这房间是不能住人了。

  “唉,老徐啊,你也是我王府之中的一员,我说这些,并不是要你命啊?你快快起来。”我用手把迷茫的他强按在看凳子上了。这古人的脾气还不是一般的大,说他几句就要寻死。吓死老子了。

  “殿下,你这是……”老徐还是一脸迷茫。

  “我昨天对王府上下的人都说过,我们王府上下是一个大家庭,你们都是我的家人。你们的困难我都会想办法去解决的,你们的错误是要去改正的,而不是为了这个错误就要你拿命来赔。我知道你喜欢赌?你去大内基本都是去赌。我也知道你对我是上了心的,我的病能痊愈还是应该多谢谢你。我大病一场过后才觉得人生才刚刚开始。身边之人才是最重要的,我要多谢你们如此勤劳的照顾。”说着我还向他略一俯身算是致谢。

  当我再看徐应元时。吓了我一跳,他无声的笑,笑出了泪水。全身抽搐,口中更是喃喃自语,唯有眼神更加真诚与明净。

  我也笑了。我自然不知道我放低姿态对他的这番话有多大的威力。也自然不知道这个“家”的概念对他的杀伤力有多大。

  过了好一会,他终于平静下来,“王爷,奴才一定尽心尽力打点王府。”“奴才一定痛改前非,坚决戒赌”

  “那个赌可以不戒,”我连忙打断他这种不断立誓的状态。

  “啊,那可没有银子……”徐应元小声嘀咕。

  “没事没事,本王不是说了吗,你们的困难本王都负责解决。”我突然灵光一闪,急忙转过身去看着他。

  “老徐,我带你赚钱何如?”

  “啊,赚钱……”徐应元感觉今晚自己怎么总是感到迷茫呢?难道自己是真的老了。可是自己明明才而立之年啊。 

  

  

  

  

  

0

第四章 我带你赚钱何如?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