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轮回救赎之周不疑>第四章 神童荣耀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四章 神童荣耀

小说:轮回救赎之周不疑 作者:怨灵虚 更新时间:2017/12/17 14:03:11

如同历史记载,周不疑生于荆州零陵,年幼双亲过世,继由外祖父刘先抚养。

  那日身着官服的老者,就是刘先,年过六旬,担任刘表别驾,事务繁忙,早出晚归,但十分疼爱周不疑这个孙儿。还有一个妇人,年纪约摸五十来岁,乃刘先之妻,唤作敷夫人,更是视不疑为掌上明珠。除此之外,除了佣人再无其他亲人。

  提及神童之名,还得说一说荆襄月旦评。

  这个月旦评,由东汉许劭、许靖开创,每月初一,借由当世人诗书字画进行褒贬品评,后逐渐成为评论当世人物,遂成无数望名之人的试金之地,一旦得到两人高评,必定飞黄腾达,身价百倍。

  董卓之后,许劭兄弟被赶出京城,月旦评戛然而止。但月旦评的影响深入人心,星星之火,遂成燎原之势,各个势力输送人才,争相开办。这年襄阳的月旦评,便由王粲、刘巴、傅巽、刘巴四人主持。

  刘巴,世人评价其才,不逊色与许劭,是士人的权威。故而,望风而来之人,络绎不绝。

  设坛于城东集市,方能凸显刘表爱才之决心。果然,评论还未开始,早已挤得水泄不通,台下围满了人。时辰一到,王粲站起,严肃拿出刘表书写的招贤表,朗朗之声,更显八骏文章之美。待文毕,傅巽鸣金宣布开始。寒门子弟,苦读数十年等的就是这一刻,台下顿时沸腾起来。

  “滚开!”忽闻马蹄声,吸引众人目光。一名将军身披虎纹甲,脚踏雪白汉马,骄横跋扈舞着手中的长鞭子,时而传来妇女老人的哀鸣,不看便知是这武人鞭笞之举,令人愤懑。

  “吁!”地一声,那将军收敛了下马儿,停在台阶之下。马上之人一摔身上披风,趾高气扬下马上台。细看这人,浓眉大眼,山羊美髯,手挎宝剑,确实很醒目。

  这个人,襄阳城没有敢惹,与其月旦甲等一名,不如他说中金言一句。此人乃水军都督蔡瑁,蔡德圭,论亲疏,刘表爱妾蔡氏的大哥。自刘表得妖娆蔡氏,废寝忘食,更是对其唯命是从,只要得蔡氏耳边吹风,胜过十载苦读。作为大舅子,蔡瑁 一路平步青云,春风得意,和开城之将黄祖分庭抗礼,不占下风。其实,蔡氏不过是蔡家一枚小小棋子。

  王粲等人见状,立马起身恭迎。刘先知趣地往边上一坐,让出主宾席座,那蔡瑁毫不谦让,根本无视他人眼光,一屁股坐下去,傲慢地问道:“别驾大人,审了几个了啊?”

  刘先腰都弓成一条线,恭敬说道:“都督,我等恭迎您大驾,不敢开始。”

  蔡瑁看着别驾都如此卑微,心满意足,扶须大笑。台下千里而来的寒门士人,一时间心中冷到极点,不少人默默离场。这蔡瑁在外臭名远扬,不说蔡家霸占农田,欺压百姓,荆州官员举荐如同蔡家的命根,任人唯亲,弄得原本清风正气的荆州官场乌烟瘴气,在野贤能之士灰心丧气。

  “正好,我举荐一个,蔡和!上来!”蔡瑁喊到。只见一个横眉鼠眼,油光满面,白色文袍之人,小步嬉笑着上了台。哪有一点儒雅之气,满腹市井无赖之样。这蔡和,蔡瑁族弟,人品低劣。

  “小的,蔡和,荆州武陵人士,习文十多载,今携卷而来,望不辞吝啬,给一评语。”

  这一来,王粲、傅巽骑虎难下,刘巴坐立难安。光天化日,明知是个无德无才之人,难不成要当着世人背着良心,给个不公的评语?两人都是清流之士,视名誉重于生命,可蔡家势大,又万万得罪不起。二人眉头紧促,面露难色。蔡和将恭敬文卷交与傅巽,然而傅巽竟然久久不开卷,场面尴尬之极。

  “小辈不才,愿代东曹掾傅大人先品一品这文章!”

  台下,只见一孩童,身着白袍锦络玉带衣,一张带着稚气的白皙的面庞,像一块没有任何瑕疵的玉,两道淡淡的剑眉彰显心中坚毅,似又长又浓密的睫毛似羽扇般微微翘起,眼眸若平静的水面漾起涟漪,俊俏的鼻子,像朱红的嘴唇微微张开,高傲的气质与身上雍容华贵的礼袍浑然一体,让人不敢轻视。

  此人年芳九岁,唤作周不疑!

  周不疑走上台,器宇轩昂,小小孩童却无人质疑。荆州选才,最要紧是面相。主公刘表号称“八骏”,身长八尺,姿态甚伟,所用之人大多俊美之人,且刘表自小出名,更对神童奇才,垂怜有加。蔡瑁见过上台之人,惊诧望着刘先,不明白其中是何意。

  周不疑拿起文卷,这一文卷提名《考注礼记王制》,小字工笔娴熟,可文章细看漏洞百出。如何既不能得罪蔡家,又不能违背士子初心,不疑寻思这个问题。此刻台上台下,目光交汇,似乎都在催着他,立即给个满意的答案。

  眉头一皱,计上心来。

  “刘巴,刘大人,您是儒学大家,小辈若有失言望指点一二。”刘巴摆了摆手,示意公允。不疑朗朗读到:

  “析言破律,乱名改作,执左道以乱政,杀。作淫声异服奇技异器以疑众,杀。行伪而坚 言伪而辨,学非而博,顺非而泽以疑众,杀假于鬼神时日卜筮以疑众,杀。不杀,不已正听。不杀,祸乱民智。夫天下之人,不信圣人之言,而行小人之道,终使礼仪崩塌,争相食人之肉……”

  王粲一旁,不由大惊失色。原来,不疑读非文中之句,而是现做文一首。此等文采,应变之能,世间少见。

  听完,刘巴眼中一亮,站起大声喊到:

  “好!”

  台下一片肃然,谁也没想蔡和外表不扬,却是内才有余,文章字字珠玑,断断精辟。台上蔡瑁大喜过望,只是蔡和汗流如注,满脸潮红。周不疑,挥手示意,人群安静下来,说道:

  “如此佳作,全文光我一人欣赏,怕是不妥,还是请您亲自朗诵一番,可好?”

  周不疑将文卷递过去,蔡和更加面红耳赤,伸手不敢不接。拿着文卷,蔡和不知从何读起,原本那段就是周不疑现场作文,自己的文章哪是对手。可台下众目睽睽,又怎能不读?

  “夫孔子有云……”

  蔡和双手颤抖,实在无法继续,蔡瑁见状,大喊道:

  “退下吧,他今日抱恙在身,不要耽误其他人了。几位大人,看着给个评价吧。”

  “甲等丙次。”刘巴说道,其余三人点头。蔡和如临大赦,惦念自己狗屁文章能甲等,实属不易,自是高兴。蔡瑁又怎能不知这个同族之弟,本是无能之辈。刘巴等又不违背初衷,大家皆大欢喜。王粲将刚才一幕,一一轻声告诉众人,刘先看着自己外甥,抚掌大笑,十分满意。

  不疑恭敬作辑,刚想转身回去。刘巴高声喊道:

  “周不疑,聪慧俊达,当世神童。刚才文段乃周不疑现场所作,小小年纪有此气魄,胆敢上台一试,恐怕台下高士,应该汗颜!”

  刘先为人刚正不阿,一语中的。自此,与蔡瑁交恶,次年便被排挤出了襄阳。

  柔梳越说越兴奋,这周不疑似乎光芒四射,宛如文曲星下凡。可吴言越听越清楚,锋芒太甚,非智者所为,正所谓大智若愚。嫉贤妒能,大有人在,昔日韩非覆车之鉴,历历在目。

  吴言听着听着,没了兴趣。思考着,现在建安十一年,也就是公元206年夏,曹冲是赤壁之战前死去,也就是公元208春夏之间。想自己不死,好像没有那么难,其实只要自己不去,就可以断了这段历史。

  历史怎么发展,我不管,但命在我手上,怎么活下去,我自己作主!

  我文可能连蔡和都比不了,武恐怕还不及乡野村夫,但是我来自未来,就是一个bug。其实担心周不疑,还不如关心自己如何回到故乡。吴言没了思想负担,轻松极了,想起以前看过的各种穿越剧,希望找到时空临界点。

  “公子,公子……”柔梳轻轻拍了拍自己,一脸无奈。

  “对了,柔梳,家中有没有什么异常的东西?比如什么井,这些天多了一扇门,还有……”吴言把能想到的,一一列举,又把柔梳弄得满头雾水。

  “除了你,没什么异常。公子,我还有事,不能聊下去了,一会管家恐怕又要发怒。”柔梳起身,走了两步,突然想到什么,回过头说到:

  “这时候,公子应该研习书法,功课不能忘了,老爷会时不时抽查功课。别以为老爷宠爱不疑,一旦发火,公子少不了皮肉之苦。”

  吴言目瞪口呆,想不到古代时候就有应试教育,这老头还是个爆脾气。看着柔梳倩影,目光僵直问了句:

  “晚上还来吗?”

  柔梳听罢,涨红了脸,猛地一下关门而去。

  只要不见曹操,就不会死。吴言抽出一本《礼记》,放在案头上……

0

第四章 神童荣耀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