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大逆转之倾城倾国>第二十一章:情乱棋盘寨之孽缘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二十一章:情乱棋盘寨之孽缘

小说:大逆转之倾城倾国 作者:萌宝 更新时间:2018/1/13 17:17:09

房间中突然涌出了狐狸身上特有的味道,呛得忆秋喘不过气来。这异味越来越重,凝聚在这狭小的空间中,越聚越多,越发的令人作呕,难以忍受。忆秋从炕上坐起来,缓缓的穿着衣服,抚摸着洁白皮肤上凸显的淤青,理了理散乱的头发。忆秋目光锐利,面色苍白,看也不看身边的莫小琴和丁元致,缓慢的走到了门外。

天色漆黑,星星也隐藏起来,这无尽的黑暗将忆秋深深的笼罩着,她身心俱痛。忆秋来到了聚义堂的门口,火光早已熄灭,她找了一个角落,静静的蜷曲着,闭着眼睛靠在了墙上。她无处可去,没有希望,没有未来,也没有了值得相信的人。这个世间如果没有了希望,在天堂和地域都是一样的。

恨,从心底升起,却没半点意义。忆秋只是一个柔弱的小女子,反抗固然没有用,死也不能得到解脱。究竟还能怎样?忆秋皱紧了眉头,苦苦思索着。

忆秋离开了,莫小琴使了个眼色,丁元致悄悄的退了出去。

莫小琴猛地掀开了周黑牛的被子,冷笑道:“周黑牛,你别躺在炕上装死,老娘今日非跟你掰扯清楚。”周黑牛转过身来,嘿嘿笑着:“夫人千万别生气,俺这是喝酒喝多了,以后绝不再犯。”

莫小琴娇美的脸上布满了怨气,恨声说道:“这是你先对不起我,如此甚好,黑牛,你这就放我下山吧。”

周黑牛大惊失色,立即从炕上跳下来,顾不上赤着身子,急道:“夫人这是说的啥话,什么下山不下山的,你是我的夫人。”

莫小琴嗤笑了一声,晃动的火光照亮了她白皙的脸,白里透红,火光下格外诱人。周黑牛看的痴呆了,伸手拉过莫小琴恳求道:“夫人我错了,请饶过黑牛这遭,我以后只会好好的守着你。咱俩好好过日子。”

莫小琴轻蔑的看着这个又黑又丑的男人,脸上全是厌恶,甩开他的手,斩钉截铁的说道:“黑牛,你我做了三年夫妻,老娘是怎样的人你是清楚的。今日你对不起我,我决计不会跟你好好过了。你便跟那个傻丫头一起过吧。老娘明日就下山。”说罢,莫小琴扭起腰肢,晃起屁股便往门外走。

周黑牛色眯眯的看着莫小琴左右摇摆的曼妙身姿,口水又不争气的流下来。他皱着眉头暗道:娘的,这身材、这架势,一辈子也是看不够的,这才是俺的命根啊。黑牛伸出舌头,添了一圈嘴唇,忽然醒悟过来,几个跨步来到小琴身前,黑起脸孔喝道:“站住!你是我的女人,哪里去。今日你若是敢走,我就打烂了你的脸!”说罢,伸出了蒲扇大的巴掌,在半空中摇摆着。黑牛壮硕的身躯和肥大的屁股,令站在门外的丁元致嫉妒嫉妒不已,他偷偷呸了一口,转过脸去。

莫小琴哪是怕事的人!只见她双手往腰间一叉,挺起了令无数男人魂牵梦绕的胸脯,屁股一扭,胸部一挺,挑衅的眼神,娇艳的面庞,几下便扭到了周黑牛的巴掌下。莫小琴边挺边哭道:“你打,你打,不打死我,你就不是人养的!老娘伺候了你这几年,到头来落了这么个下场!你要是看不上老娘,你就别来撩拨我。如今有了小贱人,老娘倒成了多余的了。早知今日,你倒是留下我那死鬼男人的命。哎呀,我的命怎么这么苦。”说到这里,莫小琴动了感情,那泪珠也似断了线的风筝----身不由己了。

眼泪才是武器。周黑牛听到莫小琴说起那死鬼男人,顿时熄了火,灭了烟,乖乖的放下了巴掌,溜到旁边去了。莫小琴反而不走了,抽抽搭搭的,数落个不停。周黑牛叹道:“遇见你,就是我的命啊。从见到你时,我便再也迈不动腿去。没有你,我可怎么活?”

说起这个缘分,也是个奇怪的事。有智慧的高士用清水来形容它:

缘分是一杯清水/

你表面上是不经意地端起喝下去了/

其实,生命中你必须有这样的一杯水/

或许你可以说没有这杯水我的命运也是如此/

可是幸运的是/

说完这句话时/

那杯水你已经喝过/

周黑牛年轻的时候,在邻村彭大户家打长工,只为混口饱饭。彭大户的病弱儿子娶了新媳妇莫小琴,他哪能受得了病痛跟色欲的双重折磨?几个月之后,彭大户的儿子病情加重,从此卧床不起,成了无用的残废。这下可是苦了新媳妇莫小琴。这正是个春心萌动的年龄,独守空房岂是莫小琴能做的事?莫小琴琢磨来琢磨去,终于定了一个人选。那就是身体倍棒的周黑牛。莫小琴身为主家,自然有许多机会与周黑牛单处,几次三番,行尽挑逗引诱之能事。周黑牛白天双目发红,牛眼放光;晚上浑身滚烫,辗转反侧。这白天憋、晚上熬的,周黑牛哪能承受得了,终于在一个夜黑风高的晚上,偷偷的摸进了莫小琴的房间。干柴烈火,两人顾不上廉耻,褪光了衣服钻进了被窝。这边风云突变,里间却依旧躺着一个瘫汉。彭少爷身子虽不行,脑子却也不笨,几次回合下来,早已知晓了丑事。偏偏周黑牛身体壮火力猛,不懂的见好就收,天天搞得热火朝天。嫉妒和愤怒终于惹恼了这个绿帽少爷。

在一个凉风习习的深夜,月亮羞涩的躲在了黑云中,时而的露出半个月脸,偷偷的注视着人世间的丑事。莫小琴和周黑牛刚把滚烫的身子缠在一起,门就被撞开了。彭大户左手捂着眼睛,恨得连连跺脚,伸出右手指着两个人骂道:“我的天呐,我这上辈子做了什么孽呀。我这张老脸还怎么出去见人呢?即便是死了,也没脸见彭家的列祖列宗。”彭大户边说边哭,眼睛从左手的指缝中偷偷的往儿媳妇的隐秘处看去。越看越是跺脚,彭大户情不自禁的老泪纵横,后悔不迭。

彭大户一声令下,众家丁虎狼一般冲上来,将周黑牛架出去绑在了院中的大柱上。一番惨无人道的暴打开始了。彭大户抓起鞭子便抽上去,心底的味道是五味杂陈,酸辣骚臭苦架在那火上烤。彭大户专往周黑牛的要害处招呼,鞭鞭用尽了全力,发泄着身上多余的精力,直到再也打不动了。周黑牛真是好汉,咬着牙,横是一声不吭,就是不求饶。彭大户将鞭子一扔,气喘吁吁的喊道:“儿郎们,给我狠狠打,三日后,拉去报官!”可怜这周黑牛,若不是身体壮,只怕已见了阎王。

莫小琴被几个老仆妇锁在了房中,从此不准出门。她趴在窗户上哭诉道:“公公,是那头黑牛来勾搭我,我真是上了当啊!”正在门外苦受鞭笞的周黑牛要是听了这话,真不知有什么感想。

也许上天要给周黑牛留一个活命的机会,实现心中幻想的缘分。

当夕阳落下,晚霞消退,本是晴朗的天空突然变了脸。狂风卷积着乌云,顷刻间大地皆被笼罩,黑幕顿起,伸手不见五指。瓢泼大雨,自天而降,水花四溅,雨打风吹,天地间充斥着噼噼啪啪的风雨声。

凉雨惊醒了昏迷中的周黑牛。他仰起脸感受着风雨的刺激,湿润了干裂的嘴唇,口中发出的嘶哑的吼叫声:“救命啊,救命!”然而再大的吼声,也湮没在无比的风雨中。迷迷糊糊中,周黑牛眼前浮现出莫小琴诱人的身躯,那娇嫩的红唇越来越近,突然,莫小琴消失了,彭大户举着鞭子跳出来,叫嚣着:“你奶奶的,敢动俺彭家的女人,打死你。”

周黑牛大喊一声:“我要报仇。”他用尽了全身的力气一挣,手上的麻绳应声而断。原来是这麻绳磨了一整天,再经雨水浸泡,再禁不住黑牛的全力挣扎。周黑牛左右看了看,竟是无人阻拦,翻墙跑出了彭家大院。

漆黑的天空依旧泼着大雨,狂风依旧在呼啸。

周黑牛恋恋不舍的离去了,思念着带给他无上快乐的莫小琴,默默的下定了决心,他指着彭家大院狂喊道:“琴,你是我的女人,我一定回来接你!”

1

第二十一章:情乱棋盘寨之孽缘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