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晚清悍匪>第五十章 武世冲的胡子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五十章 武世冲的胡子

小说:晚清悍匪 作者:不求赫赫之功 更新时间:2018/2/14 10:50:54

黄近文憋足了劲儿,要好好戏耍戏耍武世冲,武世冲被耍得啼笑皆非,求生不得求死不能,他心里真是后悔,看起来自己亲身涉险,是胆大妄为,思索至此,他不折腾了,闭目等死。

黄近文坐在他对面,两只手给武世冲理胡子,老黄一看这部胡子足有一尺半长撒满前胸,乌黑闪亮,光可鉴人,武世冲这个人的最爱胡子,爱逾生命。

本来这胡子只要长得稍微长一点,再稍长就爱劈叉,从时令上说一到深秋,金风一来潮湿气过去,这胡子就发脆了,跟头发一样,到这时候,只要稍稍不留神一碰它,他自己就折了。一到这个季节,他每天都要三次用温水闷胡子。闷胡子的用意就是让它不脆,免得折了。

到晚上睡觉以前必须闷一次,闷完了,用一个大纱囊把胡子都起来,翻身的时候必须轻轻地用两手缓缓的拖着纱囊转过来放好,每天需要大量的时间伺候胡子,就是火上了房,孩子掉井里也得闷完胡子再说,这还不算,真要折了一根儿,他能三天吃不下饭去,对着胡子要忏悔一周,然后还得把胡子火化了。

老黄把胡子给他理好了:“哈哈,老武,你这胡子可真好看呢!”

这下正投其所好。一提胡子,武世冲把眼睁开了,一看老黄把胡子理得又直又平,他心里很感激黄近文,把刚才大嘴巴那个茬给忘了,武世冲一晃脑袋,心里真美啊:“嗯,过奖啦。”

黄近文又道:“哈哈,要说我老黄,走南闯北的,见过不少好的胡子,像您这样的胡子我还是头一回见”

本来武世冲在这时候笑不出来,可一夸他的胡子,他忘了自己的处境,想伸手理一理才知道给人绑着呢。他苦笑了一下:“嘿嘿,你的话倒也不假呀。”

“武世冲啊,我看为了你这部胡子,你投降得了”。

武世冲一瞪眼别废话:“士可杀不可辱,我绝不投降。”

“老武,你可别反悔哟。”

“绝不反悔。”

老黄点点头,长叹了一口气,唉,一伸手掐住两三根胡子抽冷子噌楞一拽:“叫你不投降!”

得!薅下来了,武世冲疼的,浑身都哆嗦来了:“哎呦,好匹夫,你不是人哪。”

胡子疼是小事,疼胡子是大事,无故掉落一根还难受呢,何况叫老黄薅下好几根去,武世冲眼泪都要下来了:“……好好……好疼啊,你这畜生。”

老黄也不着急,右手的两个手指又捻起几根胡子,你看多长啊,心疼吗?得了小子,我这是叫你气的,算啦算啦。”说着话一伸手又揪住十几根:“下来吧!”。

噔的一下,又揪下一撮来:“哎呀,好鼠辈,欺我太甚!”。武世冲破口大骂,哇呀哇呀怪叫。老黄没等他说完这句话一伸手,又揪下一撮。

“好……好疼。”

“哈哈,疼吗?小子,你受点委屈吧!”一伸手又揪下三撮来。武世冲火冒三丈,连急带气又心疼。

黄近文接茬儿揪。

“哎呀!你怎么还揪!”

“武世冲啊,小子,你喊好,我还不揪啊?”

武世冲心说:“我这是喊好吗?我是说不上一句整话来了!”

“小子,你还喊不喊啊?”

“哎呀,我不喊了。”

“哎,对了,只要你不喊好,我就不揪了,给你留一半吧。”

武世冲低头一看,心疼的眼泪都下来了,自己花多大的功夫才养到这份上啊。现在一看不多不少,揪到鼻子中间,还有一半没有揪,也太难看了。

他一心疼又骂开了:“小子你太阴损了,叫我武世冲无法见人,好匹夫,我这成了什么样子!”

“哈哈,武爷这没关系,我给你出个主意,把揪下的这胡子用浆糊再粘上不就行了吗?”

你真混蛋,武世冲越想越难过,他又骂上了。老黄直说好的:“别骂啦,武爷,我这是跟你闹着玩呢。”

老黄这么说,武世冲也生气,嘴里不闲着,还骂。可把老黄骂急了,一抬腿咔嚓一脚,武世冲连人带凳子全倒下了。

老黄用脚一踹胸前:“小子,这儿直说给你闹着玩呢,你还骂!”

“老子让你骂……让你骂……”

不大一会儿功夫,一撮一撮全给揪下来了,黄近文又给扶起来,仰天大笑:“哈哈,这回到痛快,一根没有了。“

“哎呀!好匹夫!”。

老黄一挽袖子:“好小子,你要再骂,我把你头发揪成秃子”。

武世冲也贱骨头,胡子也揪完了,他也不骂,也不折腾了。

黄近文喊人来呀,是从外边走进十几个兵,一看武世冲这样,也不敢笑出来,都捂着自己的嘴。

黄近文一瞪眼:“东西都准备好了吗?”

“都准备好了。”

“拿进来。”

“是!”

外边又进来好几个人,都拿着包袱物件。黄近文一声令下,赶快收拾。

大家伙儿七手八脚把武世冲从椅子上解开,武世冲跟斗败了的鸡一样,四肢无力,身上一点儿劲儿都没有,任人摆布,这伙兵把他两手解开,两条腿不解,打开包袱,拿出一件又肥又大崭新的红缎子绣花大红袄,给武世冲穿上。

然后把他两只胳膊在后面捆住,再把他腿给解开,拿出一条又肥又大葱心儿绿的裤子。给他穿好,又把腿从新捆上,系好裤带。

又把鞋扒了,包脚布拿下来,换上一双大花鞋。可是多大的花鞋也穿穿不得。

老黄有办法,把脚后跟撕开,系好了再系住,再把再把他的头发重新梳好,抹上喷香的桂花油,然后挽了一个大美人髻,再把上好的江南关粉用清水调了足有一茶碗,给武世冲涂的,匀匀的,白白的,得有一个铜钱那么厚,又把江苏特产上好胭脂放在手心里,往武世冲两边嘴巴上一拍,把腮帮子都拍肿了,然后把嘴唇也给抹好了,用黑墨把眼圈儿也画上。找了二十多朵草花都给武世冲的脑袋插满了。

这么半天,武世冲嘴里也不闲着,一个劲的骂。兵丁给骂急了,报告黄排长,他骂咱们了,您听见没有。

“小子们,我又不聋,我不是找东西吗?”老黄一看,扒下来的袜子和包脚布得有半年没洗了,其臭无比。

“来呀,把他嘴堵上”。一个兵用两个手的大拇指夹塞帮子,把嘴给顶开,有兵找了根小木棍要往嘴里塞。一点儿一点儿全给捅进去了

武世冲想说话是办不到了,反正憋不死。这时候外边张彦德,高升,哥俩乔装改扮成车老板儿,也不知从哪儿找了一头瘸驴来,驮着一辆破车。把武世冲搭到车上,仰面朝天放好,用绳子给捆牢,用一块大红布往上一罩,准备齐了。哥俩连夜便赶车直奔沧州。

1

第五十章 武世冲的胡子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