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历程>第十一章:难说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十一章:难说

小说:历程 作者:枫叶知秋 更新时间:2018/1/4 11:04:23

第二天射击训练,可是刘海除了在新兵连模过枪。后来就没动过枪了,可以说没见过枪了,他不知道今天的选拔如何过。

但是,射击选拔与昨天又不同。秦朝把他们带到一间大的教室,讲台上站了一名少校教官。等大家都坐好,他说:“我们学习射击。首先要熟知枪支的结构与性能,我手上拿的这支突击步枪。”他拿起了桌上放的枪说:“这是我国特种部队单兵配用武器。它口径小射速快,稳,后座力适中。有效射程300-400米左右。”接下来教官更为详细的介绍了枪支的性能与结构,

把枪支拆了装,装了拆。刘海认真听,认真记也认真看。后来他们自己动手拆装。下午在到靶场练习射击。孟虎每人发给他们五发子弹,要求打出四十五环的成绩。刘海打出了四十九环最好成绩。杨胜刚好四十五环。他很是不服气的盯了刘海一眼。也有不合格的战士说枪不好。秦朝什么也没说。拿上那支‘不好’的枪。蒙上眼睛。五发子弹“砰,砰,砰,砰,砰。”后。报靶员报出五十环的成绩。大家不用脑的算了一下,每发就是十环的成绩。没人说话了。他们还不知道,秦朝是军区的第一杆枪。

刘海觉得豹狼队的队员们个个都身怀绝技。他的努力。

接下来的选拔项目,刘海都尽大的努力去完成所有科目。他总觉得。他不能与那些比武能手标兵去比。他要比别人多用功才能有好成绩。就算与队友们一起合作训练扛圆木。他都是积极的。这次射击训练考核就是自己努力完成的。

一个星期过后,大家的成绩出来了。刘海得六十五分。郭清是六十七,杨建军刚好及格。杨胜与朱宏,谭明都是六十四。周武六十八是最高分,刘海为他高兴。杨胜安静了。这一个星期的训练走了十个人。接下来的训练更辛苦,更残酷。在饥饿中奔跑,在泥泞沆洼中爬行。也有人受不了,跑到退出桩前把头盔放下。也有意外受伤不能再参加选拔的。三个星期后还剩三十人。刘海他们还在。

杨胜走了。

新的训练又开始了。他们领好装备列好队,孟虎说:“今天是野外求生训练,两人一组。我给你们一份地图与一台指北针。现在是十号早上六点。十二号,我在A点等你们,过了十二点还没到达的将淘汰。我希望那天都能看到你们安全抵达。在训练中,你们忍受不了,也可以拉开退赛信号弹,不管你们在哪个位置,都将会有人去接应。我给你们带一餐的饼和一壶水。车将带你们在不同的地点下车。立正,起步走上车出发。”

刘海他们就上车了,他与周武一组,郭清与杨建军一起。朱宏与谭明一队。最先下车的是刘海与周武。与郭清他们告别时,郭清他们对他俩挥手说:“A点见。”

“A点见。”车走了。看着莽莽大山。刘海说:“路都没有,怎么进山?”

周武说:“让你有路走他就不是猛虎了。”拿出地图,对着指北钟针。对刘海说:“走,跟我来。”周武就前面进了草丛灌木林。刘海也跟上。

刘海他们走后。秦朝问孟虎:“你让刘海跟周武一组,你是有意安排的?”

“两个都是好兵,我想让他们继续走下去。”

“我是问你这样安排的意思。”

“刘海这些天你也看到了,周武是他新兵连的班长。刘海毕竟还年轻了些,有他带着我放心。他也很相信周武。”

“那郭清也是他的排长,你怎么不安排俩一起。我没别的意思。”

“郭清是军校出来的。有些心高气傲。对一些野外求生存经验还是赶不上老兵。”

“你是看上刘海了。”

“你没看上吗?”

“副司令员会看错人吗?”

“就是了。”

“如果他们都没能走出大山呢?”

“我相信他们能。”

“我是说如果。”

“那就明年再来。”

郭清与杨建军是第二组下的。对战友们说A点见。车走了,杨建军看着青青的大山,张开手臂大声的说:“亲爱的大山呀,我将热情的投入你的怀抱,你欢迎吗?”

“少来。”郭清跳进了草丛说:“两天后你还有这样的热情,我就服你。”

“先放松一下吗。”杨建军跟着也跳了进来,他们将进行五十四个小时的野外生存训练。在这酷热的天,看谁能挺的过去。

刘海与周武向大山纵深处前行。周武问:“这几个月你是怎么过的,那天我看你对我说的也有所保留。就对我说说吧。这几个星期来也没在一起好好的聊过。就是第二天吃的不舒服说了一会儿话,也没说到。”

“嗯。”刘海后面跟着就说了他从新兵出来后的经历。听完后,周武说:“怪不得,报到那天看到你时,我还以为我看错了,你是没有资格报名的,原来是有副司令员的推荐。也谢谢老班长对你的帮助。还教你功夫了,现在你可比我利害。”

“参加特种兵的选拔还要什么资格?”刘海以前可不去打听这些。

周武说:“现在是这样的,一年以上的老兵才有最基本的资格。像班长,班副都可以。以后也许会从地方直接招。因为现在的人文素质越来越高。文化水评也越来越好。有好多大学生保留学籍也来当兵了的。”

“是吗?”刘海说:“那他们如果在部队提干了学籍怎么办?”

“你这孩子。”周武说:“提干发不是更需要文化吗?我想他们会继续去学校学习。”

“可以吗?”

“我想可以。每年不是也有好多从部队考上军校的吗?”

“想来也是。”

“太阳都那个位置了。”周武看了一眼表说:“两点了,歇会儿,吃点干粮。”周武看着刘海放下了背包。刘海也放下了背包。

周武说:“吃完了我们就赶路,现在夏天黑的晚,亮的早。我们晚歇早走。今天是第一天不觉得。也就这一餐的干粮。水也差不多喝完了。主要是要熬过明天和后天早上。你有信心吗?”

“我有。”刘海说:“我们一起留在特种部队。”

周武可没想那么远,他说:“沿途有可吃的补充体力就好了。遇上一条小溪小河更好。”

在他们吃着聊的时候,郭清与杨建军以休息过了在继续前行,一路上都是杨建军在说话,说他坦克兵的英雄事迹。

郭清不在作声,还让他少说话,保留些体力。

杨建军说:“你不让我说话,那你说。这么大个山,晚上会不会有老虎,豹子,黑熊那些野兽出来吗?”

郭清前面走着说:“难说。”

“你说我们会先到A点,还是刘海与周班长先到?”

“难说。”

“你说我们会被淘汰吗?”

“难说。”

“你说朱中尉与谭明他们俩会先到吗?”

“难说。”

“你说我们会遇上吗?”

“难说。”

“你说这次我们会全部通过吗?”

“难说。”

“那会全淘汰吗?”

“难说。”

“你除了难说,还会说点别的吗?”

“闭嘴。”

“除了这个。说点别的。”

“啰嗦。”

“哦,还有这个词呀。嘿嘿。”

“你在逗我玩呐。”

“不是寂寞吗。四十七号,你看哦,这么热的天,还要行军。背上还背上一十五公斤对我们一点都没有帮助的重量。又热,又饿,又渴的。”说到这里,杨建军好像想到什么了,他不说话了。

郭清懒得答复他了。就往前走着。

周武与刘海可没那样的无聊,周武问刘海:“那么说你会功夫和点穴?”

“算是会吧。”刘海说:“老班长大哥他说他也不精。也就那样套路的教教我了。不过我对点穴还行,每天老班长都要让我在他身上练习。我可认真了,不敢出错。”

“老班长大哥可真好,天天的陪你有计划的训练还教你功夫,如果我们都进了特种部队,你也教教我。”

“嗯,好。”

“郭清不知道你会功夫吧。”

“不知道,我没对他说过。”

“有时间还是让他知道吧。他对你很不错。”

“嗯。我觉得我当兵来部队遇上的都是好人。第一个就遇上周班长你了,后来是郭排长,还有老班长大哥,还让副司令员看上了。嘿嘿。”刘海笑说:“到这里来了又有杨建军与朱中尉,谭明他们。你们对我帮助都不少。”

“其实。孟队也很喜欢你的。”

“我没看出来。我觉得他对我们每一个人都一样。严厉。”

“以后你会知道的。”

“嗯。班长,今晚我们睡哪里?”这时天开始暗了下来,刘海关心睡觉了。

周武四周打量了一下走着说:“再走一段。找个好点的地方休息一下。你饿了吗?”

“饿。”

“我也饿了,可是我们都没有吃的了。看看能不能找到点吃的。”

“什么都可以吗?”

“是的。”听周武说什么都可以,刘海就抬着看那些树上有没有鸟窝和果子,不小心被一根树根绊着摔倒了,他:“哎哟”一声。周武停了下来。回过身来扶起他问:“摔着了没有?”

刘海坐了起来说:“没有。”

周武说:“我们今晚就在这儿休息吧。你渴吗?”

刘海说:“这还用问,吃了那餐干粮后,下午就没喝过水了。”“嗯。”周武拿出匕首对着身边的缠着大树的青滕要砍了下去。对刘海说:“快过来,水。”

“班长你怎么知道会有水。”

“快过来喝。一会儿说。”

“嗯。”刘海走了过去。周武把青滕一刀下去。截头对着他的嘴说:“张嘴。”刘海张开了嘴,一丝的甘甜就流进了嘴里。周武说:“别说话,喝着,我给我自己找一滕水去。”

“嗯。”刘海喝着。水还真多,他喝够了,就用水壶在那里接。这时天完全的黑了,他问:“周班长,你到哪个位置?”“我你后面。”周武也用水壶在接水了。

“哦。”刘海拿着水壶与树滕转了过来说:“你怎么知道这树滕有水?”

周武说:“上学的时候植物课你没学过?”

“哦,想起来了。”刘海笑说:“好像是说过,这些大山里的树,滕他们的含水量很丰富。是可以这样取水的。”

“刘海。”周武说:“你很聪明,就是有点懒。”

刘海有点蒙的问:“我懒吗?我不觉得的。”

“我说的懒,不是懒惰。是你。哎,我怎么说呢?”

“怎么说都好。”刘海对周武就是好兄长,他信任周武不会对他使坏。

周武说:“好。我直说。你看你啊。到新兵连时,一天就是训练,训练。也就不说。到骑兵营后,你也就是扫了十天的马厩。后来去喂猪,老班长他有点惯着你。你是一天天的训练,训练。就过来了。到了特种兵选拔赛。与大家一起训练你就不动脑子,一个人的时候还很是不错的。比如,你对枪械认知与射击,分解装配,你动作都很快。你知道没有人可以帮你,必须靠自己才行。与大家一起呢,你的脑子就休息了。就说今天,从出发到现在这一路,你动过脑子吗?还有,你与别人一起时,观察力也没有,不说今天,就说刚来的那天,一天的训练下来,你都没发现我?”

“嘿嘿,今天不是有班长你吗?刚来的那天都是战友不用去观察。”

“你别跟我笑。”周武严肃的说:“一个人的能力是有限的。我不能说往东就往东,往西就往西。两个人的团队就要有两个人的精神和智慧。就这树滕的水吗。你就可以对我说,我们没水了可以找树滕的水。其实你是知道的。可是你让你的脑子休息了。我之所以这么晚才对你说树滕有水的事,我是想让你提醒我,可是你让你的脑休息了。我不能面面俱到。你知道吗?一个好汉三个帮,三个臭匹匠顶一个诸葛亮。”周武不说了,他知道刘海是个明白人。

刘海说:“我知道了班长。”

“嗯,知道了就好。”周武摇着水壶说:“有一点水够了,睡了吧。明天早上起来再找点水带上。”

“班长,你先睡吧。”刘海捏上水壶盖子说:“我先警戒。你说郭排长他们这会儿是休息了还是在前行?”

“不知道,睡了。”周武应着,放到水壶抱着枪背靠着大树睡了。如果,刚才周武不说那翻话。他叫刘海先睡,刘海就是一声‘哎’就先睡了,他睡醒就换周武休息,谁先谁后都是一样的。刘海不会去想其它,刚才周武对他说了他与人一起的时候,他总是放空脑子,这不好。他觉得周武说的非常正确,两个人的团队就要有两个人的智慧。

周武睡下后,刘海抱着枪想了很多,还真是周武说的那样,与他人一起时,他就让他的头脑休息了。特别是与老班长在一起的那几个月,他是什么都没想,老班叫他做什么他就做什么。叫他加量训练他就就加量训练,叫他喂猪,他就喂猪。叫他去拖饲料他就去拖饲料。总之,他一切行动听指挥。

郭清他们傍晚时也停了下来,郭清说:“休息一下吧,找找有没有喝的吃的。”

“哎哟。”杨建军坐了下来说:“这一天还真是累呀。”郭清靠着大树问:“你还有水吗?”

杨建军说:“树有尿。”

郭清说:“这个时候别开玩笑了好不好。”

杨建军拿着匕首的巴子在不停的敲着树干说:“我没跟你开玩笑,快拿水壶来。”郭清明白了,立马站了起来,拿上水壶。站在杨建军的边上。水壶拿好,杨建军对着树干一刀手插了进去。拔了出来,水便从树干里流了出来。郭清用水壶稳稳的接上了。是一脸的笑容。他咕嘟咕嘟的喝了个够。又接上。捏紧了盖子,对在另一个大树边接水的杨建军说:“你知道的可真多。”

杨建军说:“这都是练出来的。”他提着水壶与郭清坐在一起说:“其实你也知道,就是一下子想不起来。这些也是在训练时老兵带出来的。你看我们这次的搭配,我与你,是新老搭配,刘海与周班长也是,还有朱宏带上谭明。这都是孟队的安排。如果让你们新兵搭配,不要一天就全死光光淘汰。”

“未必。”郭清不服气的说。

“别跟我又来两个字的回答。你先看着点,我睡一下。”杨建军说完靠着大树睡了。

“遵命。”郭清还是两字的回答了。他又想到了问:“你后来不说话了是为什么?还真是为了保存体力。”

“不是。”杨建军抱着枪闭着眼说:“当时我一下想到,如果我俩是空降到敌后。是在深山里,那一定就要保持警惕和安静,要不然我叽哩瓜啦的说个不停。敌人不用找,顺着声音就过来了。我俩就死翘翘了。”

“哈哈哈。”郭清笑了起来。

1

第十一章:难说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