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历程>第十二章:走呀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十二章:走呀

小说:历程 作者:枫叶知秋 更新时间:2018/1/5 15:54:08

“别笑,安静。”杨建军警告的说:“这样会把敌人引来的。”

郭清忍住笑说:“遵命。”

朱宏他们运气好,遇上了一群驴友。

三个多小后。周武醒来叫刘海休息。刘海没说什么靠着大树放心的睡了。夏天,亮的早。天边刚有一丝泛白。周武就叫醒他了,说:“今天又是一个大晴天。早上凉快。我们早走。”

“嗯。”刘海站了起来。拿出水壶问周武:“班长,你先喝一口吧。”

“我喝过了。”周武看着地图,对着指北针说:“这边走。”

刘海喝了水说:“班长,这点水太少。”拍着他身边的大树说:“这颗树肚子里应该有水,我拍拍。”说完就用匕首巴敲着树,笑着对周武说:“班长过来接水。”周武拿上水壶走了去过。刘海用匕首用劲插向树干拔出,水就流出来了。周武接着水说:“看到了吧,这就是两个人的智慧。刚才我可没想到这个。”

“嘿嘿。”刘海笑。

周武接满水壶,在另一个大树同样的方法,刘海也灌满了水壶。他们一肚子水的又上路了。肚子有水不行,还是饿呀。沟沟坎坎的走了有三个多小时,他们的水喝得也差不多了。这时他们听到了流水声。他俩相对的看了一下,就向水声奔去。是一条不大的小溪。刘海喝了一口水说:“真甜呀,要是有鱼就好了。”

“也不知道会不会有。”周武看着水流说。

这时刘海看到他的对面的草丛在动。他迅速的拾了颗石子扔了过去。站起来他跨了一步,过了小溪。看自己打了个什么,他笑着弯下腰。周武站起来问:“怎么了?”

“班长。”刘海喜笑的提了一只刚才打死的肥兔子说:“我们有食物了。”

周武脸开了花的说:“快过来,快过来。”

他们处理完兔子,把内脏与头埋葬了。水壶灌满水又继续前行。

郭清与杨建军找到一些野果子吃。也吃了一些可吃的树叶。郭清说:“等这趟出去。我肯定成熊猫了。”

“那我一定带上好吃的,去动物园看看你这个国宝。”杨建军在挪着步子走着。离明天十二点还有二十六个小时,他们得坚持。

朱宏他们走的也不轻松。还迷了一段路。拿着指北针,怎么会迷路?他们也不明白。他们静坐了一下,朱宏对谭明说:“我们可能进到一个磁场了。所以我们走不出去。”

“那怎么办?”谭明很是担心。

朱宏说:“没事。我们不看指北针,我们看树的生长枝条,让他们给我们指引方向。还有太阳它也是个很好的向导。”

谭明说:“太阳还行,大树我可不知道如何辨别。”

“这个好办。”朱宏收了指北针,抬头看着树枝说:“南边树木枝条生长的要比北边的要枝繁叶茂;还可以观察树杆,南边相对北边要更干燥,北边树杆上多长有喜阴湿的苔藓植物。”

“嗯。”谭明抬头看着树枝说:“这有些难呀。”

朱宏拿树枝当向导。对谭明说:“现在这跟我走出去,以后在慢慢观察。”

“嗯。”

他们依靠自然科学走出了磁场地。谭明说:“还好是白天,如果是晚上怎么办?”

“有北斗星。”朱宏说完就叫他快走。说:“不要在为这些问题纠结了。我们迷路耽搁了有两个小时。”

“是。”谭明跟上了朱宏。他在想。如果是月黑风高的夜晚又将怎么办。他没有对朱宏说。

周武与刘海出了树林看到眼前是一片低矮的灌木丛。对面又是森林。周武说:“走过一片灌木林,我们那边休息。”

“嗯。”刘海应着,他们就进了灌木林。在走到中间时看到有直升机从他们头顶飞过。

周武说:“也不知道哪一组有人退出了。”

刘海停下看着直升机问周武:“不会是郭排长他们吧?”

“不会。”周武说的很肯定。

刘海看着远去的直升机说:“如果两个人同时退出,那他们可能是遇上什么事了。如果,是一个人坚持不下去了,那剩下的那名队员会很难走的。”

“我们走吧。”周武就前面走着。

刘海跟了上去,现在不去管别人了。自己还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坚持到明天中午。

刘海想,就要自己还有一口气,还有时间,他爬也要爬到A点。

傍晚时,他们在一座山脚有水井的地方住了下来,肚子是咕噜咕噜的叫。看着井边有好多的鸟粪。他们知道他们有吃得了。他们离的远一点。守着来喝水的鸟儿,晚餐就解决了。不过周武提醒:“如果是国家保护的鸟类我们不能动手。”

“知道。”刘海说:“周班长,你说会有熊猫来喝水不?”

“这是哪儿呀?”周武说:“熊猫在四川才有。”

“嘿嘿。”刘海笑说:“我就是问问。”

“好了。别说话了。”周武趴在地上说:“等鸟儿来喝水。”刘海安静的与周武趴在一起。

郭清与杨建军他们到了一个土坡地停了下来,放眼四周是什么也没的。郭清说:“看来要饿死到这里了。”

杨建军说:“在饿死之前,我们在往前走几步,也离A点近几步。”他们就一直往前。天黑了他们看不清方向,同时滑下坡。也不知道滑了多久,郭清被被树枝滕条卡住停了下来。他喊:“杨建军!杨建军!”

“在这儿呢。”杨建军在他右下边应着。他也一样的被树枝滕条卡住了。

“你没事吧?”郭清站了起来,说是站,其实是弯着腰的,向杨建军的方向摸着走去。

“还好。”杨建军也站了起来,也向郭清这边摸着走来。边摸边喊着对方,一会儿手碰着手了,两人紧紧的抱着对方,好像是多少年没见着一样。

杨建军说:“这黑灯瞎火的今晚就这儿休息吧。”

“好。”郭清松开他,他们就地坐了下来。背靠着背坐下休息了。

朱宏与谭明打了两只老鼠。谭明说:“这两天吃这些食物,我肚子里可能都是寄生虫。过关后,先从孟队那里要些打虫药来。”

“有的吃就不错了。”朱宏说:“还挑三拣四。”

谭明问:“朱排长,这次不会再走了吧?”

朱宏淡淡的说:“我尽力让我自己这次能留下来,如果还是没有被选上,我不好意思再来第三次。”

“你一定会选上的。”谭明很是有信心

朱宏说:“不是你说选上就选上。先过了明天这一关再说。休息吧。”

十二号清晨,他们醒来都是一样的饿着肚子,口干舌燥的继续赶路。他们谁都不想误了时间,再坚持几个小时就胜利了。让郭清与杨建军很开心的是,他们俩一睁开眼就看到前方远远的飘着星点大的红旗。他们俩看着地图对着指北针。然后击掌庆贺。他们看到A点了。高兴的什么也没说。看了一下表刚六点,他们很兴奋的就向A点奔去。在那里有吃有喝。他们现在没觉得肚子饿了,也不觉得渴了。他们一路奔赴。坑坑洼洼的走了有两个小时。抬头看红旗还在远方飘着,不过比早上看到时大了好多,他俩摘了些可以吃的树嚼着继续前行。

朱宏与谭明他们早上醒来,又饿又渴的走了有两个小时才看到一条小溪,他俩喝了个够,继续赶路。走出山凹也看到A点高高飘扬的红旗。他们与郭清他们一样,现在也是又累又渴的。

周武与刘海站在一地鸟毛上醒来。周武看着表。五点半了,他们还有六个半小时。他与刘海一起看着地图与指北针,一起说:“这边走。”

给水壶灌满了水,继续前行。他们爬上一个山坡花了有三十分钟。站在坡头,刘海指着远方说:“班长,红旗。”

“嗯。”周武说:“看到了。那就是我们的A点。走,下坡。”他们快速的滑下坡。在丛林中奔走。

十一点半的时候,郭清与杨建军上气不接下气挪着沉重的步子到了A点。他俩是第一个到的,一到边,他俩就躺在了地上,医务人员就上来了,郭清说:“没事儿,我歇会儿。给我口水喝。”

在郭清与杨建军进餐时,朱宏与谭明也到了。后面也有队员陆续的到来,还剩十分钟了,还没看到周武与刘海的身影。郭清有些急了,杨建军说:“不会迷路了吧?”

“不会。”朱宏说:“刚才我们这边过来时,看到他们了,好像是扶着走的。”

“扶着走?”郭清关心的问:“他们谁受伤了?”

朱宏说:“我没看清,眼睛都饿花了。”

“是周班长受伤了。”一名队员吃着东西说:“我们从他们那里过来的。本想帮刘海一下,可是我俩都是相互扶着的。周班长叫刘海放下他,刘海说要带着周班长一起。”

孟虎与秦朝戴着墨镜严肃的站在那里,注视着前方什么也没说。

郭清就大声的喊:“刘海!周班长!你们到了没有?只有十分钟了。”

周武受伤了,下了坡后,走的急了些。他踩空了一脚,又被一块石头压上。他的左脚走不得了。刘海就架着他走。他对刘海说:“你先走吧。我后面跟上。”

“我不。”刘海说:“还有一个小时。我们一起。能到达的。”周武想他是不可能在参加后面的选拔了。可是,他也想退在今天过关后,那也不是自己失败。有这个心事,他也就没那坚持让刘海放下他。他们就这样扶着走。后来刘海背他一起走。现在听到郭清的喊声,周武知道他是到不了终点了,他不能让刘海陪他一起出局。他说:“刘海,你放下我。这样我们都过不了。”

“你别动。”刘海颠了一下背上的周武说:“我们能的,还有十分钟。”

“刘海你听我说。”周武说:“你背上我来不及了。我们各有十五公斤的负重。加起来就是三十公斤,还有我七十公斤。有二百斤。你现在是又累又饿,你放下我。”周武在刘海的背上挣扎。这一动刘海也没有力气了。放了他下来,刘海没有停下的扶起周武就走。周武说:“你先走吧,没有时间了。”他们拐了一个弯。看到此次的终点就在前方。也看到郭清他们迫切的心情。

“刘海快,周班长快。”郭清再着急的喊他们。

“刘海快,周班长快。马上就到了。快”

“刘海快,快。周班长快。

“刘海快,快。”

先到队员在喊着他们。也有后面来的队员慢慢的挪着步超过了他们。周武看着终点,对刘海:“还有这么远的距离。我是到不了了。你放下我。你快走。”说完周武就坐到了地上。刘海拉起他说:“不。班长,别放弃,我们能行的。”

“不,我不行了。”

“你起来,我们能行。”刘海扶起周武。

“走呀!”周武推开刘海恳求的命令刘海快走。

“刘海!只有一分钟了!”郭清在着急的喊。

“你快走!”周武推开刘海。拉起了退赛信号烟。挥舞着说:“我退赛了!我退赛了!”就有两个医务兵担着担架过来了。刘海泪流的说:“班长。”

“刘海!你快点!只有四十秒了!”郭清在着急的喊。

“我的爷!我求你快点!”杨建军是在那里着急拍着胸在喊。朱宏成稳些,着急的在那里来回的走动,不时的擦着头上的汗。

谭明紧紧的捏着杨建军的肩。杨建军这会儿也感觉不到痛了。

刘海现在也不去想那么多了,他拿起装备,以最后的力气百米冲刺的速度,哭喊着过了终点线。郭清接住了他。

孟虎卡了表,后面的队员一律淘汰。秦朝看到孟虎的泪水滑出了墨镜的眼框。

孟虎想到自己那时与排长一起去执行侦察任务,一起去的四人以有两名战友牺牲了。后来排也长受伤了。后面敌人追了上来,排长对他说:“虎子,把我们侦察到的情况送回去,我来阻击。”

“不,我不。”孟虎说:“我们一起回去。”

“我们一起谁都走不了。”排长说:“为了我们的祖国和人民。也为了我们少牺牲一个战友。你快走,要不发起总攻,你想想会有多少战友倒下,你快走!在不走就走不了了。”排长推了他一下,他滚到排长后面的草丛里,排长还击着追上来的敌人命令他:“走呀!”他流着泪从草从中爬过出去。后来他听到排长拉响了光荣弹。他流着泪没有哭奔跑着。他把侦察到的情报交给上级后,他才坐到地上伤痛的大哭起来。

“班长。”担架抬着周武过来了。刘海抹着泪的上去。躺在担架上的周武笑着给他擦了一下泪,对他说:“好样的。继续走下去。别让我失望。”

“班长。”刘海说:“我会的。”

两天后,刘海与郭清,杨建军,朱宏,谭明一起去医院看望了周武。周武脚上打了石膏,是脚背趾骨骨折了。刘海看到了说:“骨折了,没事吧?”

“没事。”周武说:“医生说休息两三个月就好了。我明年还来参加特种兵的选拔。你们到时是老队员了。可不能照顾我,也不能欺负我。”

“班长。”刘海说:“后边还有更严酷的训练呢,也不知道能不能留下。”

“能,一定能。”杨建军说:“我可不想被淘汰。”

“有这个信心就好。”周武说:“刘海,以后我不在一身边了,你的脑子多想点事。也多留心身边与周围的事物。”又对郭清和杨建军,朱宏,谭明说:“以后你们多帮着他点。刘海兵龄短,年纪小。”

杨建军说:“就要我不被淘汰,刘海就是我们的好战友兄弟。”

“我希望你们都不走,都留下来。”周武说:“明年我想当你们的兵。”

“知道。”郭清与周武的手握在了一起。

朱宏说:“到时候我们一定不会对你放松训练的。”

因为对他们来说,刘海最小,又是新兵。他们都觉得有责任和义务带好他。

接下来的训练程度越来越艰苦。就像读书一样,上了一个年级,课程自然就多了,也深了。已经有两名队主动退出去了。离终点越近,课目也越难。他们还剩下十八名队员。

一天晚上熄灯后,大家睡着了。郭清爬了起来拿着他的头盔出去了,刘海跟了出去。刘海看到郭清去了退赛桩。在退赛桩的草地前停了一下。就继续向前走着。

“你真的打算放弃了吗?”郭清没想到刘海会跟了出来。

其实他们的身后还有两个身影。孟虎与秦朝。

郭清停了下来没有回过头。说:“我受不了了。我觉得我多呆一天,我就要死了。身心十分的疲惫。”

刘海也没有向前在走。他说:“我是新兵,你是从军校出来的,又比我年长。自然要比我懂的多。我来这里是你鼓动我来的。那时我什么都不懂。我来了,我想与你一起走下去。没有到来这里还遇上了周班长。周班长意外受伤走了。他还让你多帮助我。可是现在你却要放弃了。我想你能陪我一起走下去,只要还有一口气,没被淘汰,我想我们就该坚持下去。”

1

第十二章:走呀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