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历程>第十三章:哥哥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十三章:哥哥

小说:历程 作者:枫叶知秋 更新时间:2018/1/6 10:38:12

“你坚持吧。”郭清说:“我不玩了。”就向前走。

“你给我站住!”刘海提高了音量说:“你面前的退赛桩,就是敌人,你要向敌人投降吗?如果是抗战时期,就是汉奸卖国。你愿意?”看着郭清站在那里不动。刘海继续说:“我不想说你的伤痛。我也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就是填表那天,你对我说过,你有个哥哥在自卫反击战时牺牲了。是烈士,是个英雄。我想,他如果还在,他也不想看到你今天这个样子?你也想想,一场训练就把你给练趴下了。在战争中你将如何坚守阵地?不过你不在这里了也好。如果有一天真的上了战场的话。我想你是会投降的。我不想有一个投降怕死的战友。”

“你才会投降呢。”郭清转过身以是一脸的泪水,他走过来抱着刘海说:“我讨厌有你这样的战友。”然后就哇哇的哭。刘海抱着他什么也没说了。一会儿刘海拍着他说:“好了。回去睡吧,明还要继续选拔项目。”

郭清松开刘海说:“我对你说一下我哥。”

“边走边说吧。”

“好。”刘海邀上郭清走了。看着刘海与郭清离开的背影。

秦朝说:“你又一次让刘海触了你的心。”

孟虎抹了一下泪水对秦朝说:“你是来阻止郭清的?”

秦朝说:“我想尽我的努力劝他几句。他要走我也留不住。孟队你是来阻止他的吧?是因为郭主任?”

孟虎说:“我想来对他说说他哥。”

秦朝问:“他哥?你认识他哥?刚才刘海也提到了。你们不会是战友吧?”

“边走边聊吧。”孟虎悲痛的回忆。说:“我们是战友,他还是我的排长,叫郭旭。我俩差不多大。那时我是自愿兵。我们在侦察连。最后一次执行侦察任务。我们撤离时被发现了。敌人就后面追击,我们是边打边撤。以有两名战友牺牲了。后来排长的腿被打中了。我扶着他走了一段,敌人眼看就要追上来了。我们趴在一个土堡后面。排长让我先走,他阻击敌人,让我送情报回来,我说要与他一起。他说:为了我们的祖国和人民,为了大进攻时我们少牺牲一些战友,他命令我离开,就一把的把我推到他身后的草丛里去了。他对着敌人开枪大声的命令我:走呀!我就从草丛里流着泪悄悄的离开。后来我听到他拉响了光荣弹。那时我听到那声响。我不停留,不回头,不喊叫,就流着泪拼命的跑。”孟虎哽咽的停了一下。秦朝也没有催他。他理解这种离别的伤痛,过了一会儿,孟虎擦了一下眼说:“我如果喊了,敌人就会扑上来的,那样排长他就白白的牺牲了。那天看到刘海与周武,我想到了我那时与排长分开的情景。与刘海和周武那天很像。”孟虎哽咽的又说不下去。

过了一会,接着说:“那一场仗打完后,我们回到那里去找排长,可是连一块尸骨都没找到。就找到排长以烧了一半的军帽。我抱着,我抱着。”孟虎抽泣的又说不下去。过一会儿,他对秦朝说:“对不起,想到那时我的心很痛。”

秦朝说:“我理解。”孟虎知道他能理解。在来与孟虎这里之前,一次执行任务时,秦朝也失去了一位战友。

孟虎说:“我抱着排长的军帽。跪在地上对着大山哭喊,排长!我们胜利了!后来在清理他的遗物时,才知道他是郭主任的儿子,那时郭主任在旅部当政委。那次执行任务,排长对我说,他有个弟弟叫郭清,比他小很多,如果有一天他当兵,也恰好成了我的兵,让我多帮助他。战争结束撤军后,我也是干部了。军区就要组建特种部队。我被选送陆大学习,后又到国外学习了半年。在老军区当了一年教官选拔特种兵。军委要求全军都要组建特种部队。我就调到这里来了,一来就先在新兵连当连长,带了一茬新兵。没想到郭政委也调到这里来了。后来我知道郭清不与家里商量就报考了军校。张院长,就是郭清他妈,就一百个不同意在让儿子去当兵,在家又吵又闹的。因为她以为国尽忠了一个儿子。她就想让郭清在地方工作留在她身边。这也是人之常情。可是,郭主任很是支持郭清上军校。”

“这个我理解。”秦朝说:“军校毕业了也可以分配到机关。那也是郭主任一句话的事。”

“如果真那样做的话,他就不是郭主任了。”孟虎说:“郭清从小就在优越的环境中长大。因为那时郭主任与张院长都忙工作,聚少离多,郭旭是在乡下与爷爷奶奶一起长大的。后来有了郭清,张院长留在了医院。张院长也惯着他。在军区大院里郭清就是孩子王,后来上学成绩一直都很优秀,在军校也一样。这就让他很骄傲。我不知道他哥的离开对他是怎么一个打击。他来报特种兵的选拔。我调了他的档案,他一直都想去作战部队的。郭主任说是要磨砺他的性子,把他放到骑兵营去了,看到他儿子是不是块好钢。这次演习,郭主任与副司令员一起去了演习导演中心。看到了郭清的刻苦,也发现了刘海的顽强。”

秦朝说:“孟队,这次后,相信郭清会坚持下去的。”

孟虎叹了一口气说:“但愿吧。”孟虎拍了一下秦朝说:“回去休息了吧。我与郭清他哥是战友的事。郭清还不知道。你也不要对他去说。”

“我知道。”秦朝与孟虎离开里还看到远处刘海与郭清一起在说话。

郭旭的离开对郭清的打击不小。那时看着哥哥穿是军装很是神气,他就想自己长大了也要当兵。他还记得哥哥离开家的那天在他脸上拍了拍说:“哥走了,你在家好好的陪着妈妈等哥回来。”

“嗯。”郭清说:“我一定当个好儿子,长大也去当兵,像哥哥一样当个好兵。”

“好,哥在部队等你。”这一去哥哥没有回来,就记得有人来家里。妈妈就伤痛的流了起来。抱着他说,哥哥在前线牺牲了。那时他知道自己没有哥哥,失去后才知道当时心有多痛。那几天他陪着母亲一起流泪,他成了家里唯一的孩子。后来,他暗地里严格要求自己。对父母也是个听话的孩子。在学校他是科科优秀。他尽量做好一切让爸爸和妈妈开心,少去思念哥哥。他不想他有一点不好,让母亲提起哥哥是个优秀的孩子,看到他这个不争气的样子难受了。每次一说到哥哥妈妈就伤心的流泪。妈妈说,小时候他们忙。都还没来的及好好的爱一下旭儿,旭儿就走了。他对哥哥的了解很少。因为父母在家少有说起哥哥的事。他不能让父母在为他担心了,就是在考军校时,他只有十七岁,自己作主。他相信父亲会同意他的。母亲慢慢也会接受,他在上大学期间,每年暑假都会去麻栗坡看看哥哥,与哥哥说说话。可是,他没想到毕业了,他会被分回父亲所在的军区,不是在作战部队,而是分配去骑兵营。他对父亲闹过情绪,父亲说:‘是金子,在哪里都发光,是好钢到那里都是刀刃。’到骑兵营后,他就给自己制定了一套训练大刚。他要进特种部队。可是第一年骑兵营连填表格的名额都没有,他就跑到团部去说,团领导也知道他是郭主任的儿子。但是要求也不过份,就答应今年送一份表格过来。郭清对刘海说:“别对别人说我是军区政治部郭主任的儿子,我不想让别人觉得我是靠我爸。”

刘海说:“我知道。你其实也没靠你爸呀。”

“你知道就好。”

“孟队他们知道你是吗?”

“应该知道。”

“他们对你可没有照顾,一视同仁的对待。”

“他们照顾我,如果让我爸知道了,会挨我爸批评的。在工作上我爸可是六亲不认。更何况,进特种部队是照顾进来的,那就是找死。如果那样的话,特种部队的存在还有什么意义。我去年毕业时,如果,我爸让我分配到机关,那就不是我爸了。”

“你爸可真严格。”

“从战场上过来的老兵,看到过很多生死离别。知道战争的残酷。”

“那。”

“好了,不说了。”郭清拍着刘海的肩说:“回去睡去。明天还要训练。”

“嗯。”

“刘海,我谢谢你。”

“谢什么?”

“谢谢你今天救了我。”

刘海邀上郭清的肩说:“走,睡觉去。”他们一起回到了宿舍。

接下来的训练更为艰难。郭清都坚持下来了。

一天,越野训练时,遇上了一群偷猎国家保护动物的犯罪团伙。对方都有枪。他们一个都不敢乱动。在犯罪份子靠近他们时,他们一起动手了。偷猎分子开了枪,一名老队员中弹倒下。他们看到这是实弹。就都停了手。

偷猎者说:“谁动就打死谁!我们知道你们训练的枪都是没子弹的。都不要反抗,看到没有。”指着倒在地上一动不动的老队员说:“他就是下场。”说的是当地话。

刘海他们都不反抗了。找机会在说。他们被绑了起来。

把他们一个个绑着被抓上了车,车上还放要好多的动物毛皮。那个倒下的老队员,就那样孤零零的躺在那里。郭清看着躺在那里的老队员。他想到了哥哥,他流泪了。

偷猎犯罪团伙开车带他们走了。刘海看着躺有那里的那位老兵,如果被狼群拖走的话,连尸骨都找不到,他眼中也有泪水了。

偷猎分子放下了车后的篷布。外面什么也看不到了。

车颠簸过了好一阵子车停了下来。他们一个个的被赶下了车。刘海看到有几间房子,估计是偷猎分子收藏猎物的地方。在房屋屋檐下的走廊上站了一个像是老大的人。

其中一个偷猎者说:“大哥,我们抓了好些个当兵的。这下我们有条件与他们谈判。”

“当兵的。”一个偷猎者走上来对杨建军就是一拳,说:“谈判前,先让老子们玩玩。我们在他们那儿没少吃苦头。”说完又是一拳。

杨建军愤怒难受的忍着。

另一个偷猎者说:“就是。上次有兄弟被抓现在都还没放出来,也让我们损失了不少的货。”这时上来好多偷猎者,他们说:“说的是,让我们先玩玩在说。”说完就对刘海他们乱打。刘海他们是被绑着的,也只好认打了。

站在房屋过道看似老大的人,挥了一下手说:“这样不好玩,没有档次。把他们吊起来。兄弟们看如何?”

“好。”那些偷猎者齐声答应,就动起了手来。两个拉一个的把刘海他们拉开了。

刘海被两偷猎分子拉到一个柱子边。有个偷猎分子在后面去弄绑刘海的绳子。另一个偷猎分子用匕首在刘海的脸上拍了一下嬉笑的说:“等会儿爷让你舒服舒服。”

刘海利用自己还可以动的手指,花似的在那个人的腹部上点了一下。那人就眼睛看着他动不得了。刘海用那偷猎分子手上拿着的刀割断了绳子。乘第二个偷猎分子还没反应过来。一脚把他踢的老远。看到这样的情景偷猎分子就都围了上来。看着这阵式,刘海处之泰然,那些刚靠近自己的偷猎分子。刘海一出手他们就站着不动了,有的也倒下的。刘海拿起枪就对偷猎分子开火。一枪打出来。看到子弹打对方的身上。

郭清他们同时说:“空炮弹。”

他们知道这也是训练的一个课目。

那些‘偷猎份子’也站着不动了

刘海端着枪。对着屋里喊:“孟队,您觉得还有必要玩下去吗?”刘海他知道孟虎一定在里面。

一扇门开了。孟虎与秦朝走了出来。孟虎挥了一下手,老队员也给郭清他们解开了绳子。选拔的队员们都与刘海站到一起来了。

那几个被点穴了的队员还站在那里没动。躺在地上的在那里抽搐。

孟虎走过来问刘海:“你做了什么?”

刘海把枪还给一个老队员。对孟虎说:“点穴。”

“解了吧。”

刘海把头抬到一边说:“我不会。”

“那你不能老让他们这样了吧。”

“这个不要命,一两个小时也就自己解了。”

“解了。”孟虎命令说:“与我也玩这种对抗。你是想对你们这一个多月来的辛苦,对他们报复一下吧,我命令你解了。”

郭清碰了刘海一下,刘海没说什么就给那几个被点穴的老队员解开了穴位。他们一下子都活动了起来与孟虎站到一起。杨建军走过来,很开心的拍了一下刘海的肩,竖起大拇指骄傲的说:“兄弟,一次完美无缺的胜利。”

孟虎看了他一眼。他躲到郭清与朱宏的身后不说话了。

孟虎对刘海说:“你跟我来。”转身走了。

刘海跟了上去,杨建军后面轻声的喊:“小心点。”

刘海跟着孟虎进了屋。后面秦朝关了门,孟虎问:“你哪里学的点穴术?”

刘海不说话。

孟虎说:“我看过你的档案,也了解你的家庭成长环境。没有人教过你这个。你也没学过。”

刘海还是不说话,孟虎说:“我选拔特种兵以来,没有环节是没有进行不下去的。今天这一环节还没开始,你就破局了。这些老队员都是从二中队调过来的,你们没见过面的。我觉得我今天输的很惨。”

“嘿嘿。”刘海笑了。

孟虎说:“你还笑,说说哪里学得的点穴术。”

刘海立正站直了说:“报告孟队,是在骑兵营养猪的老班长教的。”

孟虎问:“班长姓吴?”

“是。”

“名:树林。”

“是。”

“他还会点穴术?”

“是。”

“他还教了你什么?”

“一套防身术。他说他也不精,就是走走套路,防一两个坏人还是可以的。以后如果有人给我点拨。可能会有提升。老班长说,我们不害人,但是,我们得保护好自己。”

“他当初可没对我说过。”听孟虎这样说,刘海问:“孟队认得吴班长?”

“他是我新兵连的兵。”孟虎说:“后来,分下去了就没有再见到,我对他印象深是因为他那时老爱哭。”

关于老班长刘海不想多说什么。老班长爱哭可能是年龄小想家。

孟虎说:“你这点穴法可不可以教教大家。”

“现在不可以。”刘海说:“吴班长说了,这不能乱教。万一一不小心点错了,会出人命的。要教,也要看我能不能留下来再说。”

孟虎说:“好吧,你先下去。”

“是。”刘海立正敬礼开门出去了。

刘海出去后,孟虎后面与秦朝商量下面的工作。一会儿他们出来,大家立刻立队站好。

“立正。稍息,立正。”孟虎说:“今天这个训练环节还没开始就被四十八号给破了。今天训练至此结束,奖励你们的成绩,拿上你们的装备,跑步回营。”

1

第十三章:哥哥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