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历程>第十六章:俘虏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十六章:俘虏

小说:历程 作者:枫叶知秋 更新时间:2018/1/9 11:25:18

“说的是。”朱宏说:“那就把他们收拾了。我们虽说就六个人,但是,我们是特种兵,是以一当十当百的兵。下面我们就来商量制定一个作战方案。”他们商量了有十分钟。

刘海功夫好与周武从后面悄悄的进去。

朱宏带着杨建军前面吸引守卫打进去。郭清与谭明策应,听到枪响就向里冲。刘海与周武就入主帐。战斗也就结束了。

作战方案一出。他们就行动了。朱宏与李建军枪一响。大批的守卫就冲了过去。

郭清与谭明就从侧面射击。

刘海与周武从后面迅速的进入主账:“哒哒哒。”主帐内的军人全部‘牺牲’。红军的指挥官们什么也没说,拉下了演习袖标。这是红军的一个装甲团,就这样退出了演习战场。朱宏他们在大帐内碰了头。看着电脑屏也知道了红军总指挥的方向和位置。他们迅速撤离。

红军的一个装甲团退出了演习。在导演部观看现场演习的司令员对郭主任说:“看来这几个虎崽子还真不错。”

郭主任说:“看看谁能走到最后。”

“嗯。今天我看也就这样了。”司令员站了起来说:“我去休息睡一觉。明天再看看。”

“嗯。”郭主任也站了起来说:“你先去吧。我再看会儿。”

“好。都这个年纪了。要注意休息。”

“谢谢司令员。”

“明天见。”

“明天见。”

副司令员看到红军一个装甲团退出了演习。他对孟虎说:“这几个兵是你派去的。”

“嗯。”后面的话孟虎不说了。万一没有抓住红军的总指挥给副司令员送行。那可就丢人了。

在说朱宏他们。他们摧毁了红军的装甲团之后,迅速撤离向红军总指挥部而来。一路摸黑的奔跑,天蒙蒙亮时杨建军说:“朱队,休息一会儿吧,就这样走下去,我想我们到了红军的指挥大帐,我们也没有力气抓人了。”

朱宏看了一下四周。举手放下,大家就坐了下来。朱宏警戒。他让队友们先吃点东西。之后,周武替了他。他们在此地休息了半天。刘海守卫在十二点的时候叫醒了大家。他们不知道这半天蓝军丢失了一个阵地。副司令员正命令反扑把阵地给夺回来。

朱宏带着队友们继续他们的‘擒王计划。’他们一路小心谨慎的在森林里穿行。一路平安,黄昏时他们到了一个小山凹。朱宏说:“这地形不利防守,我们的出去,找个地方补充一下体力。再走一段。”

“好。”周武就先行。他们随后跟上。刚出山凹。周武就警戒的趴下了,手示他们也都趴下。朱宏悄悄的上来。郭清他们一起也趴在地上跟了上来。他们看到对面的不远处有人影在走动。像是巡逻放哨的样子。

杨建军轻说:“会不会是洒尿的。”

郭清在他头上拍了他一下说:“就你屎尿多。”

朱宏说:“不管怎么样,我们过去看看。”

“行。”郭清说:“朱队,你与刘海留守。我与周武,谭明,杨建军一起去看看,如果情况不好,你带着刘海就撤。”

朱宏赞同郭清的建议。说:“小心。”

“好。”郭清他们就准备行动了。

“等一下。”刘海突然阻止。

周武问:“怎么了?”

刘海说:“没什么,就是周班长你与郭副队的点穴术都不精,最好别用。点不好就会暴露我们,也会出人命的。”

“知道。”郭清说:“不会用的。放心。”周武拍了一下刘海让他放心,他不会用的。他们就悄悄的摸向前去了。

刘海还在后面嘱咐:“千万别用。”

“谨尊师命。”这是郭清回的话。看着他们远去的背影,刘海与朱宏趴到一起说:“真担心,万一他们用了。用好了也就好了,用不好,事就大了。”

“放心吧。”朱宏说:“对自己的战友这点信任都没有?”

“不是的朱队。”刘海说:“对周班长我放心。可是,郭副队我说不好。”

“那就等结果吧。”看来朱宏对郭清也是不放心的。

这时,周武他们摸了上来,他们看到有十个红军的特种兵在吃晚餐。有两人正面对着他们的方向放哨。

周武手语,他与谭明,郭清与杨建军。先解决这两个放哨的。然后,那十个也就完了。周武也告诉他们。都是特种兵千万别大意了。郭清与杨建军领命。就分开悄无声息的行动。周武与谭明动作麻利迅速。一个哨兵被他们抹了脖子。郭清与杨建军也不落后,可是,郭清还是用了点穴术。而且点错了,点的是笑穴。那个哨兵哈哈的大笑了起来。在吃晚餐的十名红军的特种兵瞬时就把周武他们给围住了。周武他们都举起了手。郭清向杨建军身后躲了一点。对方的队长说:“来的还真快。我还以为你们要晚点才到。我大意了。”对那名笑着的战士说:“别笑了。”

“队长。”那名战士笑说:“我不想笑。可是我控制不了自己。”队长问周武他们:“你们把他什么了?”

“陈班长。”郭清说:“我点了他的笑穴。”

“郭清。”陈队长说:“你也在呀。”

“嗯。”郭清说:“刚才看到是你。我就躲到我队友后面去了。”“还真有你的。”陈队长说:“军校毕业也有几年了,你也不要送我这么大的见面礼。快给解了。”又对周武他们说:“你们也把手都放下。”

“哎。”郭清就来到了那位笑着的战士面前。可是,他也不熟习。他看着周武,周武也不大熟习给不了他准确的穴立。郭清就平着感觉点了解穴。

刘海与朱宏听到笑声时,刘海说:“坏了。郭副队还是点穴了。而且点的是笑穴。”刘海很是肯定就是郭清点的穴。

朱宏说:“这么说,他们四人全完了。”

“对方也不是一般的兵。估计全完了。”刘海说:“我的去看看,万一郭副队给解不了,他又乱给别人解穴,会死人的。”说完刘海就站起来向山上走了。

朱宏说:“要完一起完。”他也站了起来跟上刘海。刘海赶到时,刚好看到郭清要解穴,可是他点的那个位置不对,刘海来不及叫他住手。郭清就下手了,笑着的那名战士马上抽搐的在地上难受的笑。郭清很是紧张起来,大家也是着急。

刘海飘了过去在那名战士的身上点了两下。他扶起那名战士说:“没事了,休息一下就好。”刘海转过身来,对郭清吼说:“你那就哪些么不听话!叫你别用点穴术,就不听,会出人命的。幸好不是战争。如果是,周班长他们因为你全牺牲了。我们的任务也因为你完不成!如果,刚才你点的死穴,神仙也救不了。你为什么就那么自以为是?”

“对不起。”郭清现在不敢抬眼看刘海。他也没想到刘海会吼他。不过他也觉得刘海吼的对。

“对不起。”刘海说:“如果是战争,你还有机会说对不起吗?啊!我的郭副队!”说完刘海转身走到一边去了,谭明是睁大眼睛的看着刘海。

杨建军嘴一直都是张着的。他们没想到认识刘海以来,还是头一次看到刘海发脾气吼人了。周武和朱宏倒是觉得郭清就该让人给他提点醒。

朱宏走到陈队长面前,敬礼。说:“你好,朱宏。带队的。”“你好。”陈队长也给朱宏敬礼说:“陈勇,也是带队的。”他们的手握到了一起,陈勇说:“我与郭清是军校的同学。那时我是他的班长。”

“幸会。”朱宏说:“常听郭清说到,他上军校时。他的班长就选拔过特种兵。没有选上就读军校了。是说毕后还要参加选拔。”

“是的。”陈勇与朱宏松开了手,说:“毕业后和第二年我就参加了我们军区的特种兵的选拔。”

朱宏看着他说:“你们是。”

“好了,不说了。泄露军情了。”陈勇说:“既然是玩游戏。朱队,那我们就遵守游戏规则。”

“你说。”朱宏现在损兵折将。他听别人兵强马壮的说话。陈勇说:“我损失了两名战士,你也失去了四位队友。如果是战争,你与他。”陈勇看着站在不远处一颗大树旁的刘海问:“会去完成任务吗?”

“会。”朱宏说:“国家利益高于一切。”

“好。”陈勇说:“我们都不想有这样的突发事件发生。可是,它发生了。我们就安游戏规则处理。”

“你说。”

“朱队,你带你幸存的队友去执行你的任务。我让你们先走十分钟。十分钟后。我开始行动。”

“告辞。”

“再会。”朱宏不与周武他们说什么了,因为他们都以是对方的俘虏。他拉上刘海一起向丛林里跑。

陈勇拉了一下郭清的头盔说:“从来没有人这样吼过你吧。我听起来真爽,哈哈哈。”陈勇转过身对队员们说:“把他们压过来。”

“是。”周武他们就被看管了。陈勇邀上郭清与他边走边说些话。

发生的这一切司令员与郭主任都看着。司令员说:“我还不想让他们四个俘虏休息。郭主任你认为呢?”

郭主任淡淡的说;“司令员你就安排吧。”

其实,就刚才那一幕,郭主任想好了,等演习结束他要好好的教育一下这个一惯自以为是的儿子。

司令员拿起话筒说:“请给我接陈勇陈队长。”

“司令员好。”陈勇没想到司令员会直接与他通话了,司令员表扬的对他说:“你刚才处理的很好。玩游戏就要安游戏的规则来。好了,你的时间也不多。下面我给你下个任务。”

“司令员您说。”

“就是带上郭清他们四个俘虏与你们一起。”

“这不好吧。”

“就当他们是死尸。”

“他们能做到吗?”

“你把耳机给郭清。”

陈勇把耳机拿给郭清说:“司令员。”

郭清也没想到司令员找他了。他戴上耳机:“司令员好。”

司令员说:“郭清你给我听好了。”

郭清立正说:“是,司令员您请讲。”

“演习还没结束,你们四个别想当了俘虏就休息。我命令你们跟着陈队长们一起行动。你们就是四俱死尸。明白我的意思?”

“不发一言,不留一迹,不做一声,不。”

“好了,你明白就行了。我这就挂了。也不耽搁陈队长的时间了。”说完司令员就放了话筒。郭清把耳机 还给陈勇说:“司令员说不耽搁你们时间。就不与你话别了。”

“嗯。”陈勇戴耳机对郭清说:“记住死尸,跟着。”

“知道。”郭清看陈勇在布置追捕任务,他对周武他们说了司令员的命令。

杨建军说:“这都是托了你郭副队的福。”

“对不起。”就这件事,郭清不与杨建军贫嘴了。杨建军拍了拍他说:“没事。下次记住。”

朱宏带刘海走后。陈勇就知道他们的任务是什么样了。是要给副司令员送上一分大礼。他布置好口袋后对郭清他们说:“我知道你们要给你们的副司令员送上一份告别礼。我就在这儿等朱队和刘海。到时我带上你们六人还给他,这也是一份大礼。哈哈哈。”

“你。”郭清刚开口。

陈勇说:“死人是不会说话的。要说的也是鬼话。哈哈哈。”看着陈勇行意的笑,郭清气死了。

“出发。”陈勇一声令下。郭清他们就跟在队伍的最后走了。还有两名牺牲了的红军战士。有收‘尸’队会来收他们的。要不他们自己走回去也行。

刘海与朱宏戴着夜视镜也借着月光坑坑洼洼的一路就跑谁也不说话。他们必须在十分钟内跑出陈勇的追击圈。都是特种兵,就看谁的能耐与本事了。过了半夜,看着后面没有追击。他们四处看了一下。有个山洞。他们躲了进去。朱宏说:“你先休息一下。吃点东西补充一下体力。我警戒。”

“朱队你休息吧。”刘海说:“我不累。”

“不是不累,是心事重重了吧?我看你刚才还流泪了。”

“不是,你说郭副队他。如果是战争,我们一下子就牺牲了四名朝夕相处的战友,你不难过吗?”

“不去想了。”朱宏拍着刘海的肩说:“你骂的好。一点纪律性都有了。如果真是战争,他还有机会说对不起吗?你也别难过了。”

“陈队人还真不错。”

“是不错,懂得游戏规则。”

“朱队你先休息吧?”

“好吧。两小时后换我。”

“嗯。”

一夜平安。刘海醒后朱宏说:“这陈勇搞什么鬼,一夜都没追上来?还是他另有打算?”

“也许他知道了我们的任务。赶在我们前面去阻击我们。”刘海说:“我们吃点东西赶路吧?”

“好。”朱宏说:“有这个可能,追击改阻击,被动转为主动。”“朱队。”刘海嚼着军粮问:“陈队会在哪些个位置阻击我们?”

“拿地图看看。”他们嘴里嚼着食物看着从红军那个装甲团那里拿的地图。朱宏说:“这是红军的指挥大帐。我们直线的话,陈队他们会在这里阻击我们。我们向右,他们会在这里,这里离他们与我们出发的位置最近。向左,离的就远了。刘海,你认为会是哪里?”

“我说不好。”

“说说,如果你是陈勇,你会选在哪里设防阻击?”

“我。”刘海看着地图说:“我会选的左边”

“理由。”

“中间你不可能走。你知道我离右边最近。如果从右边走的话,我早就等在哪里。那就是左边。就看谁的速度快了。这是红军的地盘。他有交通工具。我们就两条腿。”

“说的是。”朱宏说:“我也是这样想的。好,我们就向右前进,让他们在左边的阻击点等吧,等他个演习结束。”

“朱队。”刘海说:“他们发现了我们的意图,会不会把总指挥中心给转移了。”

“不会。”朱宏说:“就一个星期的演习。这都两天了。他转移总指挥部仗不用打了呀?”

“我知道了。坛坛罐罐太多。”

“说的是,走,出发。孟队不是说了,希望我们的出现,让演习早点结束。”

“嘿嘿。刘海笑说:“好像我们催副司令员早走一样。”

“有点这个意思。走。”刘海与朱宏收拴好装备。向目标前行。

中午,陈勇他们看到朱宏与刘海来了。没看到人,看到鸟飞树动。郭清他们急死了,心里在默念:别过来,别过来。可是还是看到刘海与朱宏在一步一步的靠近。

这会儿,刘海趴在他们对面还有点远的一个小土坡上,朱宏在他的后下方。

陈勇他们看到了刘海的钢盔与背包。就要刘海与朱宏下了山坡,他就出击。也就胜利了。如果现在出击。刘海与朱宏向后山一撤。就难找了。

郭清他们也安规则的遵守纪律。心里就是急。

这时朱宏命令刘海:“别动。”

“怎么了朱队?”

“你看你身边的草。”刘海身体没动。眼睛扫了一下问:“怎么了?”

“我们失算了。”朱宏说:“陈队他们就在前面等我们。”

2

第十六章:俘虏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