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历程>第十七章:复活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十七章:复活

小说:历程 作者:枫叶知秋 更新时间:2018/1/10 21:38:20

刘海问:“朱队,你怎么知道?”

“你看你身边草有断的没有?”

“有。”

“还是往一个方向。”

“嗯。”

“可能是陈队他们昨天来时惊动了山猫,野猪之类的动物。”

“怎么办?”

“你别动。我估计他们早就发现我们了,这会儿可能也看到你的头盔和背包了。”

“那怎么办?”刘海现在急的就问怎么办了。

朱宏说:“你别动。他们现在还不会冲过来 ,他如果就现在过来,我们就跑,他也抓不住我们的。你先别动,我给他来个:明修栈道,暗渡陈仓。”朱宏嘱咐刘海别动他滑了下去,脱下背包拿出匕首,砍了几根树枝,把它们截成短条。又割了一些草。他拿着短树枝爬到刘海下方,对刘海说:“用它们把你的头盔顶住。把头盔脱下。你别动,然后我一样的用树枝顶住你的背包,割断带子,你就出来。”

“知道了朱队。”刘海笑了。把头盔与背包顶好后,刘海轻轻的脱了头盔的带子。朱宏把刘海背包的带子割断。刘海轻慢的就出来了。他们划开了背包的底部把要的东西拿了出来。下面放上一些草。朱宏与刘海滑下小山坡,朱宏背上背包,安全离开沿着山沟走了一段又折了回来,悄无声息的进入森林隐藏了起来。看着这一切的司令员说:“我看演习会提前结束。”

郭主任说:“有这个可能。就看陈队长有没有能力挽回了。他如果现在发现可能还可以,如果过一两个小时就没有可能了。”

朱宏与刘海悄悄的退到森林里藏了起来时。刘海问他:“朱队,为什么不走又回来了?”

朱宏说:“等陈勇发现他上当了后就会去追我们。我们还是从这里进攻。”

“知道了。”刘海与朱宏把自己溶合进了森林。

陈勇在对面等了一个多小时也没看到动。他自言的说:“搞什么鬼。难到等级天黑吗?”他命两名特战队员悄悄的过来看看。两名队员到后对他报告了情况。他们冲了过来。当然,郭清他们也跟上。看到树枝撑着的头盔与背包,陈勇气愤的对刘海的空背包踢了一脚。郭清忍不住的笑了。周武他们低着头笑。陈勇怒盯了郭清一眼,他对陈勇做了个鬼脸。总导演播室看到这一幕的司令员说:“这不好。郭清他们的存在对陈队长还是有影响的。”他对参谋说:“给我接陈勇队长。”

司令员对陈勇说了对不起,让郭清他们影响了他的工作了,然后让郭清接听,司令员对郭清说:“我命令你们四人复活。明天早晨赶到总演总部演播大厅。你们不是红军也不是蓝军。一路上谁都可以让你们牺牲或是成为俘虏。听明白了!”

“是!”郭清立正。把耳麦还给了陈勇。

郭清对周武他们说:“司令员命我们复活。”

“什么情况?”杨建军终于可以说话了。陈勇不明白的戴上耳麦。

郭清说:“司令员命令我们明天早晨赶到总导演大厅。现在我们不是红军也不是蓝军。一路上我们都会被红军呀是蓝军追杀。”

“我靠。”杨建军说:“这一百多公里?还红蓝不是人?这司令员还真是对我们厚爱有加呀。”

周武说:“长征时,红军夺泸定桥时走了多少公里?那时的条件有多艰苦。先辈们能行,我们一定也能。”

谭明说:“我们有信心一定能。”

同时司令员对红蓝两军也下达了一个命令:有四名匪徒进了我们的演习区,命红蓝两军不要伤害的活捉他们。

听到这一命令的陈勇对郭清他们说:“还不走,再啰嗦。我就抓你们了。”

“立正。”出事后,周武自然成了队长,郭清觉得很是对不起战友。

“敬礼。”他们四人站好一起给陈通他们敬礼告别。

陈勇还礼说:“希望你们能平安到达到。”

“再会。”

“再会。”

周武带着他们三个走了。陈勇得布置新的追击方案。他不知道朱宏与刘海会走那条线,他吩咐下去,左线与中线都要给守住好。一有动静就行动。他带队也离开了。过了有十分钟,朱宏与刘海从树叶里钻了出来。刘海说:“快闷死了。”

“好好呼吸一下。”朱宏说:“过不了多久,陈队就会发现他估计错了。也许会折回来。要不就在前面阻击我们。”

“朱队,你说周班长不与他们一起了是怎么一回事?”

“不知道。好了没有?”

“好了。”

“走。”

他们回到他们开始逃出的地方。刘海重新戴上了他的头盔,看着那个烂了的背包说:“可惜包划烂了。”

朱宏说:“不这样做,陈队是不会相信我们走了的。”

“嗯。”刘海与朱宏把有用的全带上,他们向红军指挥大帐进攻。

司令员说:“今晚有好戏看了。我先睡一下去。”他就离开了导演大厅。郭主任还在看,也有的领导也去休息了,晚上与司令员一起来看好戏。

周武带着他们队员穿插在红蓝两军对垒的中间地带。一路有惊无险的过来了。天也全黑了下来。在一处休息时。杨建军说:“要是被我们自己人抓了那可真丢人。”

“除了我们四个。”谭明说:“我们没有自己人了。”

“对不起。”这是郭清从昨晚到现在说的最多的话。周武让他们都别说了。休息好后,他们向总导演部前进。半夜的时候,他们遇上了一队人马。他们不知道是红军还是蓝军。他们还击躲闪。后面是紧追不放。在一个山沟里,周武说:“郭副队,你去总导演大厅。我们三个引开追击。”

“你去。我去引开追击。”郭清还争。

周武说:“这是命令。你去,如果你早晨到不了我们可真是失败到底了。”说完周武就带着杨建军与谭明向另一个方向快速的还击跑了。追兵也追了上去。郭清含泪的说:“我一定到。”他也站起来向反方向快速的前进。”

看着直播屏的司令员对所有观战的军官们说:“我说今晚有好戏看吧。接着看,还有好看的。”

陈勇发现自己误判了,他又折了回来,看到刘海的头盔不见了。他现在唯一的补救方法就是在红军指挥中心外,把朱宏与刘海阻杀。他迅速回撤。他一路的也想,自己怎么成了曹操。总是后知。

刘海与朱宏离红军的指挥大帐越来越近了。困难也越来越大。陈勇一路上也没让他们好走。

周武带着杨建军与谭明引诱追击有一个多小时,他们被对方合围击毙。近了一看全是自己的队友。孟虎与秦朝也都来了,他们看到是周武他们三个。

孟虎问:“怎么一回事?司令员下令,说有四名匪徒进了演习圈。命我们不伤其生命的追拿。所以,我与秦副队都要来了。后来你们开枪了,我们知道也是演习的一部分,可你们?”孟虎着实的不明白。所有的特战战士也不明白,自己人抓了自己人。还是派出去的精英。

周武说:“我们现在是死尸,给我们点喝的吃的。让我们复活吧。都快饿死了。”孟虎挥了一下手。就有食物送了上来。周武边吃边对孟虎和秦朝说,他们让那个装甲团退出演习后发生的战况。听完后,孟虎生气的在林子里转了两转说:“还好,你们是被我们给抓住了。要是被红军给抓了。哼哼。”孟虎自己朝自己冷笑两声说:“以后去军区开会可真是个好话题。你们说郭清他怎么就。唉,不说了。希望他不负了大家的重托。”

现在郭清还真是没有负了大家,他冲了出来后,抢了一辆运输车,现在他接近了总导演部的位置。

朱宏与刘海也接近了红军部指挥中心的位置,陈勇也发现了他们的到来。实施围攻抓捕。

刘海对朱宏说:“朱队,拿足弹药放下背包,跟着我。”

“是。”朱宏知道刘海在某些方面还是比他强。这两年刘海的功夫进步很快。他们悄悄向前运动。刘海速度极快的行动出手。两名哨兵悄声的退出了演习。挥了一下手,朱宏跟了上来。又解决了两名防守队员 。他们成功过了第一层警卫。

这边,郭清是左进右闪‘哒哒哒’的打进来的。他也过了第一层警卫。后面有追兵前有阻击,郭清躲藏在一个黑角里,思考如何出去。突然对方就停住了。

“是郭队长吧。”有人对他喊话。

他答:“是。”

“你成功了。出来吧。”听对方的话,郭清站了出来,他还没觉得怎么的就成功了?他纳闷。这时有战士给他送来了一杯牛奶和两个馒头。对他说:“司令员让你轻装去导演大厅。”他脱下背包放下枪支,接过牛奶一口喝完了,说了谢谢。拿过馒头咬了一口。就请人带他去了导演直播大厅。

这是司令员叫停,放郭清进来的。因为现在刘海与朱宏悄悄然的有到了红军的第三层警卫。快接近红军的总指挥部了。陈勇总是跟在他们后面。司令员可不想让郭清在外面‘哒哒哒’的给影响了。就命警卫停了与郭清的战斗,给他两个馒头一杯牛奶直接让他来到导演大厅来观战。

郭清到了导演大厅。所有领导都在全神惯注的盯着直播画面。郭清也看到朱宏与刘海快接近红军指挥的大帐了。陈勇在后面追了上来。前面也有特战兵在等着他们。看来是要活捉。这时朱宏带着刘海退绕了出去,陈勇看不到他们了。

郭清现在是紧张的含着半个馒头看着,也不嚼了。他也就剩下这半个馒头了。

而现在的朱宏与刘海紧急的情况下,他们手与手相碰的制定了新的进攻计划。这也是平时训练时他们之间的暗语交流。定好计划,朱宏跑了起来对围攻他们的战士开了枪。大家就追过去了。刘海一个腾空飞跃。在帐篷上轻步跳跃到了主帐外,对看守的警卫点了两下。对方就动弹不得了。他迅速的向大帆内扔了两颗手雷,就趴在了门外。‘轰’‘轰’两声。总导演部全体领导站了起来鼓掌。司令员对着话筒宣布这次演习蓝军胜利演习结束。

“好。”郭清口中含着那半个馒头大叫好,大家都回过头来在看他。

司令员指着屏上的刘海问:“这个兵叫什么?最后我都不知道是怎么一回来?他怎么就到了红军的指挥大帐了?”

“他叫刘海。”郭清咽了那半个馒头激动的说:“他用的是轻功。他在我们队可利害了。”

“就你懂的多。”郭主任可不想这个时候让儿子出风头。

“郭清。”司令员说:“我如果不让警卫们停下来,你会像他一样的冲进导演大厅吗?”

郭清摸着头说:“我一个人,可能过不了第二层守卫。如果,像刘海他们一样,可能我可以。”

“技不如人。别找借口。”郭主任就是这样严格要求儿子的。

司令员说:“这天也快亮了。这一夜看了一场好戏。好了,今天就到这里。”说完拍了一下身边的郭主任轻声说:“悠着点儿,孩子总会长大的。”司令员回去休息了。除了看守设备的战士,领导们都走了。郭主任走到还站的那里的儿子面前说:“你跟我来。”郭清就跟着父亲出了导演大厅。

红军指挥总部这边。司令员宣布演习结束后,刘海给点了穴的战士们解开了穴道。他还对别人说对不起。大家说他客气了。大家也就散了去。打扫战场拆解设备。

陈勇走过来对刘海和朱宏敬礼说:“还真是不错,下次有机会,我们在较量。”

“陈队过谦了。”朱宏与刘海还礼说:“这一路走来,你可没让我们好好的走。”

“哈哈哈。”陈勇笑说:“不过,我还是败了。也不知道郭清他们怎么样了?”

刘海问:“郭副队他们怎么了?”

陈勇说:“他们死尸的与我们走了一程。后来你们逃出我们的包围圈后,司令员命他们四人复活,今早赶到总导演厅。还下令红军与蓝军都可以追杀他们四个。”

刘海杨建军的语气说:“乖乖,这司令员还真是厚爱呀。”

“但愿他们能到。”朱宏说:“如果不出大的差错的话。我想他们应该到了。”

这时他们看到孟虎带着周武他们几个来了。朱宏与刘海还有陈勇一起向他敬礼。孟虎还了礼,他们没有看到郭清。

孟虎说:“我抓了周武他们几个,郭清跑了。”

朱宏给孟虎介绍了陈勇。孟虎对陈勇说:“非常不错。”

“我败了。”陈勇说:“比孟队带的队员还是差了一点。就我那个同学让我胜了一点点。”

“不说他。有机会我们在较量。”孟虎说:“郭清他到了总导演部。我带他们几个去接他。”

“是。”陈勇立正敬礼,周武他们还礼跟孟虎上车走了。

这时天边也泛起鱼肚白。看来又是一个好天气。郭主任前面走着,郭清后面跟着父亲。在一颗大树下停了下来。他的警卫远远的站着,郭清低着头喊了一声:“爸。”他想他要挨父亲批了。懂事起他就少有见到父亲。如果见到了也是非常严肃的。他从心里怕他这个爹。可是又让他很敬重。

“嗯。”郭主任应着说:“你们出发时,你们的身影就进入了导演部直播大厅。因为,你们孟队的擒王计划早就送到司令员这边了。你这次的表现真是太差。你们迟出来了一天。就是要给对手一个不提防,你倒好,一上来就牺牲了三名战友。也暴露了你们的任务目标。后果的严重性你也知道的。我就不说了。后来司令员让你们复活。是三个战友主动牺牲自己送你到这里的。在这场演习中,他们为你牺牲了两次。是不。第一次是你让他们牺牲的。第二次是他们主动为你牺牲的。

我看不出你有什么内疚和负责感。知道你哥牺牲后。”郭清抬眼看了一眼父亲,这是父亲第一次与他谈起哥哥。郭主任说:“胜利后,我忍着失子之痛去了你哥当时牺牲的地方。什么都没找到,就找到一顶你哥生前戴的军帽。被他最后推出那个带着他们侦察到的情报的兵,紧紧靠的抱在怀里,他当时抱着你哥的军帽。跪在地上大哭的喊,郭排长!我们胜利了!我们胜利!那悲痛的声音一直都留在我的记忆里。一点都没有胜利的骄傲与胜利的喜悦。因为他失去了一位好战友好兄弟。”

郭清这时看到父亲眼里有了泪水。他不去打断父亲。郭主任继续说:“清点你哥的遗物后,他们才知道你哥是我的儿子,那时我是旅政委。你哥与所有牺牲的战士一样,都安葬在麻栗坡,连队给你哥安葬了一个栗坡衣冠冢。你哥那顶破军帽,那个兵就是不让出来。他说这是排长留下最后的遗物,他要留着。后来我带你妈一起去麻栗坡陵园看望你哥。那个兵带着你哥的那顶军帽跪在我与你妈的面前哭说。”

1

第十七章:复活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