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历程>第十八章:父亲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十八章:父亲

小说:历程 作者:枫叶知秋 更新时间:2018/1/10 22:19:05

郭清看父亲的泪水流了下来,脸偏着看着天边慢慢升起的太阳。郭主任擦了一下眼,转过脸来接着说:“那个兵说,‘以后我一定像郭排长一样好好的当兵,也像郭排长一样好好的孝敬政委和阿姨。’因为最后是你哥推他走的,他对你哥有感激之心,没有说对不起。因为国家更重要。可是我与你妈还是感觉到这孩子有愧疚的心。我们不想让他以后带着愧疚的心生活,你妈扶起他对他说,既然要像郭旭一样好好的当兵,好好的孝敬我们。那就也像郭旭一样喊我们爸爸和妈妈。他喊了我们爸妈。当时我们抱在一起流泪,那时我是师政委了。他没有对我提出任何要求。那时也没人知道我认了个儿子。他也详细的对我与你妈说了你哥牺牲前的情况。我估计你哥在拉响自己的光荣弹时,抱上敌人也拉对方的。才找不你哥的一块尸骨。认子这事儿我和你妈一直没有告诉你,是怕你以为我们忽略对你的情感,怕你走向另一个极端。你哥牺牲后,你妈说你长大了懂事了。功课门门都是优秀。你的优秀也让我放心,也让我们对你哥少一些思念。就是你还是很傲气,也自负。这次演习就体现了,你自己也应该知道。后来你考了军校,你妈就不同意,她说,一个儿子牺牲了,一个还在服役,你就给我留一个儿子在家不行呀。我说我们要尊重孩子们的志向,你妈说毕业后回军区机关。我没有答应。我们也知道,你读大学时每年的暑假都会去麻栗坡看看你哥。你不说,我和你妈都不问你。因为我们知道你是个懂事的孩子。你军校毕业后,你分回了军区,这可不是我要求的。让你去野战团。我安排你去了野战团的骑兵营。我想让你磨磨你那骄傲自满的性子。也想看看你是不是一块好钢。可没想到,第一年你因为没有报上特种兵的选拔。你闹到团部去了。那次演习,你让我看到了你的刻苦。我很心慰。后来你还是进了特种兵。我很希望你能真的长大,懂事,可是这次演习,我没有看到。对于我与你妈认的那个儿子,后来他学习回来,我就要求他调了过来,因为那时我就调过来,军委要求各军区都要组建特种部队。在工作中他没有向我提出任何要求。就是前几年他执行任务受伤住了一个多月的医院。出院的时候他对你妈说,他喜欢上了一位女医生,也就是你现在的嫂子。他让你妈去问问姑娘对他的态度。你嫂子知道他是我们的儿子,也是结婚后的事了。他们的儿子起名思旭,我让他改成思绪。你哥在他心里印的太深。”这时太阳升起来了。

“爸。”郭清问:“您和妈给我认的那个哥是谁,他还好吗?”“好。”郭主任说:“我怕你现在不敢认他。”

郭清问:“他很可怕吗?”

“他不可怕。”郭主任对儿子说:“他现在在你的后面带队来接你回去。”郭清转过身来,看到孟虎带着朱宏他们立队站好在等他。太阳热情的照在他们每个人的脸上。

“孟队?”郭清转过身来问父亲。

郭主任问:“你现在敢认这个虎子哥吗?”

郭清轻声说:“我,我现在还真没脸认他。”

“好了,归队吧。”郭住任拉上儿子,边走边对他说:“一个人犯错误不可怕,可怕的是不知悔改。”

“爸,我知道了。”郭清站在队伍前对父亲敬礼也给孟虎敬礼,孟虎让他归队。

这时副司令员笑呵呵的来了。他们一起向副司令员敬礼,副司令员还礼说:“演习结束的太快,我觉得你们是等不起我走一样。哈哈哈。”副司令员很是开心。他看着刘海说:“你就是骑兵营养猪的刘海?”

“是的首长。”刘海立正敬礼。

“好样的。不错。”副司令员在刘海的胸前拍了两下。对大家说:“这次你们表现的都非常不错。你们的军旅生涯会走很长很长。”

“报告首长。”杨建军有话说。

“讲。”

“我们也会像您一样的都当上将军?”

“哈哈哈。”副司令员指着杨建军笑着对孟虎说:“青出于蓝呀。你可从来都没对我说过这话。”

孟虎不知道如何回答。只好笑了笑。

副司令员说:“俗话说,强将手下无弱兵。你们是孟队的兵,孟队又是我的兵。你们说你们能不能当上将军?”

“能!”除了郭清大家回答的都很响亮。

郭清连嘴都没张一下,副司令上前安慰的拍了拍他。对大家说:“我的走了。以后如果两军区对抗演习,希望我不会成了你们的俘虏。”挥手对大家告别。副司令员也对郭主任拍了拍,大家都明白是因为郭清。大家敬礼目送副司令远去。

郭主任拉了一下孟虎走了几步。轻声对孟虎说:“虎子。刚才我对郭清说了我们的关系。他说他现在没脸认你这个虎子哥。给他时间。”

“爸,我知道。”孟虎对郭主任敬礼。郭主任对大家挥手也走了。大家一样的对他敬礼目送。

孟虎上前:“立正,稍息。”他说:“对这次演习你们任务过程中的得得失失。你们回去后每人给我写好总结交上来。我也不做过多的评说了,向右转,跑步上车回家。”

在车上,郭清说:“我对不起大家,我太自负骄傲。让周武,谭明,建军为我牺牲了两次。我对不起大家。”说着眼里就有泪水了。坐在他身边的刘海拍了拍他,让他不要有过多的内疚。他们安静的回到了营地。

如果这次是完胜的话,首先杨建军就不会安静的,他们是会热热闹闹的回来的,路上孟虎可能还会叫他们安静多次。可是这次郭清出错了,差点全军覆没。郭清也很愧疚。大家也知道这次的错误很重。也就不说什么了。

两个月后,军区下来一张名单,是出国三个月训练学习。孟虎对朱宏,周武,郭清下达了军区来的通知。

郭清说:“我觉得我还不够格出国受训。”

孟虎知道郭清还没有从两个月前的错误中走出来。他说:“这是军区的命令。你如果吃不了国外受训艰苦,怕自己中途退赛给国家和中国军队丢脸。我可以报上去让军区换人。”

“我不怕。”郭清信誓旦旦的说:“我死也不退赛。”

孟虎说:“今天是十号。给你们五天时间回家看看。十六号到军区报到。军区安排你们出国。”

“是。”他们三人一齐向孟虎和秦朝敬礼。看着他们离开,秦朝问:“郭清能走出阴影吗?”

孟虎说:“但愿这次国外学习对他有帮助。”

他们六个一起吃一餐饭。刘海与杨建军和谭明送他们上车回家。

新的一轮特种兵选拔赛又开始了。刘海与杨建军和谭明在孟虎与秦朝的带领下,对选拔队员一点都不客气。这次进了十二个。

结束没多久。朱宏,周武,郭清他们三个受训合格回来了,他们的精气神还是不一样,看的出来郭清也走出了那次演习的阴影。

杨建军在宿舍就缠着他们讲受训的过程,朱宏说:“不说,等下次你出去就知道了。”

“对,就不说。”周武说:“急死他。”

“刘海。”杨建军说:“给他们三个都点一下。让他们自己人说。”

刘海说:“没有个这个穴位。”

“哈哈哈。”朱宏他们三个笑的很开心。

“很开心呀。“孟虎来了。大家停止了笑,立正站好。

孟虎说:“今天你们三个刚回来。今天就休息,明天你们三个各给我一份训练计划。好,就这样。”说完孟虎就走了。

郭清说:“当上大队长了,还真是一点都没变。一回来就给我们下任务。”

“那你们忙吧。”刘海说:“我们就不打扰了。”

郭清说:“我的早就写好了。晚上看看在改一下。”

朱宏说:“我也是。”

“那好。我的也在U盘里。是不是我们回家来了。”周武看着刘海,杨建军和谭明说:“你们三个留守的要给我们接风。”

“好呀。”杨建军说:“我们为你们接风,谁的军衔高,谁买单。”

“唉。”朱宏长叹一声说:“命苦呀。刚受折磨回来,又遇上一群强盗。”

“哈哈哈。”谭明说:“你就烧高香吧,我们没有要你的命,朱长官。”

“苦呀。”朱宏喊完了说:“准备为我们接风的可以走了,我要洗个澡。安睡一会儿。”

“走,走,走。“郭清也赶他们离开。

晚上他们一起在干部食堂饭,去结帐时,结帐的后勤兵说:“孟队结过了。”他们的心一下子温暖起来。也不知道孟虎什么时候到结的帐。

第二天,三份新的训练计划就放到孟虎的办公桌上了。孟虎说:“我先看看,然后综合一下。上报党委。好了,你们去吧。”他们三个敬礼离开。

以是大队长孟虎办公室的事多了一些。训练与新兵选拔的事都是秦朝抓,他主要是训练老兵与一些其它的事务,更多的是在办公室工作。他时常也觉得自己的水平不够,如果有机会去学习一下就好了。但是,他没有提出来。他想军区领导会考虑的。

一个月后军区下来了一张调令与一张通知书。孟虎通知朱宏

与谭明去了他的办公室。朱宏去军区的某基地工作。谭明去军校进修两年。离别前,他们一起吃了餐饭。说是以后想见面机会少了。不像以前天天的在一起。时常的打闹。他们也觉得他们真的长大了。朱宏与谭明走后又过了两个月。孟虎在办公室接到郭主任打来的电话。

“喂,主任请讲。”

“是这样的。刘海的表现很是不错。”

“又要从我这里调人走?能不能给我留几个虎崽子。”孟虎带情绪了。

郭主任说:“军人,就要服从命令。”

“是。主任您请讲。”

“上级单位要调刘海去别的单位工作。明天就过来。”

“在走之前可不可让这孩子先休休探亲假,他有五年没回去了。”

“我看可以,就一个星期吧。”

“好的。爸。”

“虎子,我们是在谈工作。”郭主任不想在工作时间谈生活上的事。

“我知道。”孟虎说:“以后上面在要从我这里要人,您可不可以挡一下。也给我留几个虎崽子。都调走了。你让我这只老虎如何发威?现在我手上也就有周武郭清他们几个了。以前我不主事就不说了。现在的都被调走了。刘海在一走。我还真的是蜀中无大将。”

“别说的那么穷,每年不是都招吗?”

“那也的有人带呀。我都三十好几了。带不了几年了。何况他们年轻有活力,有思想,文化水平高。现在的训练大岗就是郭清他个三个国外受训后回来写的,我综合了一下。我觉得我有些力不从心,能力还是有限。我也不瞒您,郭清与周武他们几个就是我陪养的接班人。”

“放心,会给你留下虎崽子为你守那座虎山的。别给自己说的那样老。”

“刘海调哪儿?”孟虎转回了话题。

“暂时保密。”

“好吧,我这就通知刘海休假。”

“嗯,郭清还好?”

“好,国外三个月回来精气神也回来了。”

“好就好,爸在这个位置干不了几年了,你妈明年就退休了。”郭主任说完就挂了电话。

孟虎知道军区政治部主任中将的父亲今年有六十了。最多,可以超龄服役到六十五。

孟虎通知刘海休假。

几个战友来给刘海送行。郭清问刘海:“是不是也要去受训?”

“不是。”刘海整理着行装。

周武问:“休完假,孟队是让你回到这里来还是到哪里去报到。”

刘海平静的说:“回来,没说去哪些里报到。说我入伍来就没休个假。”

杨建军说:“对哥几个也不说实话。”

刘海说:“没说,真没说去哪里报到。”

郭清说:“你可不能在走了,咱们六君子,一起有四五年了。走了两个。谭明是去进修回不回来还不一定。你在走就剩我们三个,少了一半真是孤单。”

“我们是军人。”周武拿上刘海的提包说:“我们送你上车。”

“谢谢。”他们一起出了营区。看着载刘海远去的车,郭清说:“我总觉得刘海也离开我们了。”

杨建军说:“那你去问问孟队。”

“你去吧。”郭清与杨建军现在不怎么贫嘴了。

刘海有五年没回家,现在是中尉了。他回家探亲,家乡的面貌还是没有多大的变化。奶奶是抓着他的手流泪。母亲看着他说:“我的海儿长高了,也壮了。”其实。刘海也就长了一厘米,他现有一米七九。不过长壮了。离仪仗兵的身高要求还是有距离。

家里修好了新房子。宽宽的院子,放着一辆农用车,父亲那时在部队就会开车,现在很是方便了。毛草棚的茶厂现在也是两层楼的钢筋混凝土的了。还安上了炒茶机。不过,爷爷还是喜欢喝手工炒制的茶。

弟弟刘波与表妹林婵读大学去了。小表弟林军也是高三的学生在县城读,他们都没在家。刘海每天就在家陪着亲人。爷爷问他是多大的官。他对爷爷说:“是个排长。”

爷爷说:“过两年就当连长,营长。以后我们家的海儿还要当个将军。”奶奶笑爷爷就他是个官迷。

父亲的生丝厂没有建起来,他问父亲怎么没建。刘耀国告诉儿子说:“镇领导与县领导都没批。说现在很好,县里就有生丝厂。每年都愁销售,我还要建厂不是给自己找事做吗?说我办好茶厂就是了。现在外地客商都来我们这里收蚕茧。领导们安于现状。我一个小老百姓能有多大能耐。中央的政策是全面开放农村经济。可是到了地方就。唉,不说这些了。我只好管好我的茶就是了。”

刘海也听出父亲的不满与无奈。他说:“爹,既然这样,就等几年吧。也许,换下一届领导就会好起来。”

“嗯。”刘耀国拍着儿子说:“就像三中全会。”

刘海笑着看父亲。因为他从父亲的话里听出了父亲对未来还是充满信心与希望的。刘海也到县城想找同学们叙叙,可是没找到几个,在外读大学的一个都回来,有些也外出务工去了。在县城的也要上班。有的还结了婚。他在一个开饭馆的同学那里与几个同学吃了午饭,他就回家来。

探亲假还没满,刘海就提前走了,他对父亲和母亲说:“我想去看一下吴班长,那时我在骑兵营时他对我帮助大。”

“好。”刘耀国说:“去看看他吧。带去些茶,你也给爹个地址,以后每年都给他寄。”

“好呀,爹。”刘海说:“那你也给我们孟大队寄去一些,让他分给我的那些战友们。我这次给他们带些,以后您就寄给孟队,我私自送不太好。”

1

第十八章:父亲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