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历程>第十九章:调离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十九章:调离

小说:历程 作者:枫叶知秋 更新时间:2018/1/11 20:17:26

“好。”刘耀国拍着儿子,他看到现在的儿子,他很欣慰,他的儿子让部队给锻炼出来了。

刘海就要回部队了。父亲与母亲送一批山货到县里销售。也送他上了长途汽车。父亲嘱咐他在部队好好干,家里的事不要操心。母亲就是抹着眼泪与他挥手告别。

刘海见到了吴班长,还是那么干净的猪场与猪圈。刘海与吴班还切磋了一下功夫,吴班长说刘海大出息了。刘海谢谢吴班长的帮助,吴班长拍着他说:“是兄弟别说那些见外的话。”刘海在吴班长家住了一晚。也说那次用点穴术破了孟虎训练的事。

吴班长哈哈笑说:“我做他的兵时,我好怕他。说他是从战场上下来的。杀过敌人。”

刘海笑说:“他说他就记得你就爱哭。”

“那你这次回去就告诉他,我爱哭是因为我小。”

“好,让他对你改变一下印象。”

“还真好,我一个小步兵还让大领导记住了,光荣。”

“嘿嘿。”刘海为吴班长的天真笑。他也向老班长说了郭清总是学不会点穴,那次演习还点错了,老班长对刘海说:“让他别点了。会出人命的。”

刘海说:“那次演习后我就不许他动了。他还听话。没有动过点穴术。”

“这就好。”老班长说:“刘海,我也是两会的代表了。”

“是吗!”刘海开心的说:“那明年开会你就去找一下我爹。我想你们会有共同的话题的。”

“好。”老班长也是开心。

回到部队的刘海。第二天训练前。就被孟虎叫到办公室去了。在办公室孟虎问他:“今年有二十三了吧?”

“是,孟队。”刘海认真的回答。

孟虎说:“你这几年在工作中的表现,我们军区领导都看在眼里。”

听到这话。刘海想,不是真要调我离开特种部队吧?

朱宏上两个月因工作就调走了,谭明也去学习了。难道会送我去学习?他这样想。

孟虎说:“军党委的研究决定,将调你去新的工作岗位。在上岗前,将送你去学习两到三年。”

还真是去学习呀?刘海很开心,但是他没有表露出来。说:“我服从组织的安排。”

“好。”孟虎站了起来说:“我带你先去政委办公室见一下新工作单位的领导。”

怎么?还要先见新工作单位的领导?刘海不明白了,以往调人走,人来,或是去学习不是拿到调令和通知。自己去了就行了吗?这次调动是要先学习然后才工作。还是新工作单位的领导来接?是什么性质的工作呀?他问自己,他不敢问孟虎,虽说这几年来,他与孟虎也算是了解了的。但是,对大队长,在工作上他还是有些敬畏。

“不该问的别去打听!”这是孟虎常告诫下属的一句话。

刘海跟着孟虎来到政委办公室。里面坐了两个着上校军装的人。他们都站了起来。

孟虎介绍刘海说:“吴队,陈队,这就是刘海同志。”

刘海立正敬礼。他们敬礼后伸手与刘海握手说:“刘海同志你好。”

刘海与两位队长握手说:“首长好”

“首长好。”

其中的陈队说:“请坐下吧。“

刘海看了一眼孟虎,孟虎示意他坐下。刘海才在首长们面前坐下。

吴队说:“孟队的兵还是是虎虎生威呀。”

“那里。”孟虎说:“是他们自己严格要求自己。”

“嗯。好。”吴队说:“我们说正事吧。刘海同志。”

“到。”刘海答话站了起来。

吴队招手让他坐下说:“这几年你的工作表现我们都看到了的。现在,要调你去新的工作单位。那将是一个全新的工作环境。除了你在特战部队所学的东西外,还要学习更多的知识技能。”

“什么单位?”这是刘海好奇下的冲动。他一时想不起来,军队中除了特战部队,还有那个单位更全能了?

吴队与陈队相互看了一下笑说:“我们是中南海保卫处的。”

“您们是说。”刘海又站了起来。他一下子就想到了中南海保镖。看新闻联播时常看到他们在国家领导身边。也看到香港回归时他们灵活矫健的身姿。有时与战友们也说到中南海保镖的事。也知道是从特种部队中选的人。但是,他没想到,他有一天会成为他们的一员。他有些激动。

刘海知道古代帝王身边就有一群人,他们那时称皇家御前侍卫,还有品级。

古今中外从古到今。有这样一群人,他们各个身怀绝技,身姿矫健身手敏捷,机智灵活体魄伟岸。他们常出现在国家最高领导人的身边。与国家领导出访,接见各国的来宾。也在各大商易政治活中,在相关领导身边看到他们若隐若现的身姿。

在古代,他们身配利剑。在御前是有品级的带刀侍卫(士卫)在明处,他们行在皇帝与王公大臣左右。眼睛犀利的左右扫视。在暗处他们也保护着首长与人民。

现如今,他们一样在国家领导人身边,不在是身配利剑,而是用上了最先进的武器:短枪。

他们一般身作深色西服,耳边有麦。戴着墨镜,墨镜后面的眼神是敏锐的,犀利的 ,锐利的,都有过目不忘之功。就像过检的扫描仪一样。一眼就能看出哪个是凶险分子,哪个是商人游客与普通平民。

对于他们保护的领导人来说,他们是矛也是盾。遇到危险时,他们是最有力的战斗武器,也是对坚硬的防御盾牌。

没有人知道他们的名字,也没有人知道他们的工作方式。他们的名字只有他们的领导和队员知道。

他们的工作方式只有自己同行与研究他们的对手了解。

老百姓尊称他们:保镖。

而他们却是国家警卫队战斗在国家领导人身边的核心卫士。他们的年龄25---45岁之间。

刘海没想到自己将加入到这样一支精英的队伍中来,成为他们的一员。

孟虎让他坐下。对两位队长说:“孩子年轻,除在执行任务与训练学习。可以说没见过世面。”

“哈哈哈。”两位队长了笑起来。

吴队说:“正因为这样,所以在上岗前要先学习两到三年。”吴队问刘海:“刘海同志你的意见?”

刘海站了起来说:“我服从组织分配和调动。”其实他的内心很激动,他压住了。

“那好吧。”吴队看了一下表说:“去收拾一下。与你的战友们告个别。就说是调去新的工作单位。其它就不用说了,都是老兵了。保密条令就不要我们强调了吧。吃过午饭后,我们坐传机回北京。”

“是。”刘海立正敬礼离开。孟虎跟了出来。

“刘海。”

“到。”刘海停了下来。孟虎手示他一起走,说:“以后要见你一面就难了。”

刘海幽默的说:“孟队,您看新闻联播就会看到我的。”

“那能一样吗?”孟虎眼中含泪了。说:“真舍不得你走。”离别在即。刘海也含泪了。说:“谢谢孟队与秦队这几年的教导与帮助。”就把孟虎抱住了说:“孟队,其实,您在我心里就像个大哥。那时您对我说老班长也是您带过的兵,我心里一下子对您亲近了。”刘海与孟虎松开,刘海说:“您说您记住了老班长是因为他爱哭,其实不是他爱哭,是他小想家。他爹为了能送他来当兵,到大队改了年龄,其实他来当兵只有十六岁。”

“是吗?“孟虎给刘海抹了一下泪。说:“好了。你这孩子总是爱让我流泪。”

刘海说:“我可没调皮难为您呀。”

孟虎拍了一下他的说:“边走边说吧。”

“嗯。”刘海没有回答是。他觉得现在孟虎就是兄长,而不是队长。

孟虎说:“第一次是你与周武那次,周武意外受伤退出了比赛。听到他喊你走。我想到了那次我与我排长执行任务,他没有回来。第二次是你劝郭清不要去退赛桩。”

“哪天孟队您也到?”刘海没想到那时孟虎也关心着郭清

孟虎与刘海一起走出了办公楼。孟虎说:“那几天我看郭清有了消极情绪。我就留意他,那天我看他出了宿舍,你也跟了出来。你劝了他。他才没有退出。”

“您也是会劝他的是不是?”

“我不劝他,我就想与你说说他哥。”

“他哥?”刘海不明白的站着看孟虎。他可从来都没听郭清说过孟队是他哥的战友。看来郭清是不知道。要不然会对他说的。连他爸是军区政治部的主任都对他说了。

“嗯。”孟虎应着说:“郭清他哥叫郭旭,比他大有十多岁。”接下来孟虎简单的说了他与郭旭战斗经历与郭旭牺牲时的情况。刘海流着泪对孟虎慎重的敬礼。

孟虎拍着他说:“去收拾一下。到训练场去把他们几个都叫回来。说我请你们一起在干部食堂吃餐饭。”

“嗯。”这次刘海一样没有答是。他就是觉得这是一个老哥哥对小弟弟的送行。

刘海问孟虎:“我从家里带来的茶还好喝吗?”

“好喝。”孟虎说:“谢谢你。”

“孟队您别客气,这茶我早就想送您和秦队了,可是怕你骂我走不正之风就不送,这次回家就带了些过来,我这一走就难见着了,我对我爹说好了,几后每年新茶出来都给你们寄。您就给秦队和周班长他们分一下。”

“好吧,谢谢你爹。”孟虎拍了一下刘海说:“去吧。”

“嗯。”刘海跑到训练场去了。

孟虎没有对刘海说他与郭清的另一层级关系,是因为郭清现在都还没认他这个虎子哥。

看到刘海穿着常服。杨建军一身泥的走过来说:“我说兄弟,什么日子?不穿训练服,穿常服?”

“怎么了?”周武也过来了。郭清也来了。

刘海说:“孟队请我们去干部食堂一起吃餐饭。”

“你是不是要调走了?”郭清生气的语气问。是因为前面朱宏与谭明走的时候,孟虎请他们吃了饭。刘海这一休假回来,还一大早的就叫刘海去谈话了,他就明白刘海要调走了。他舍不得刘海走。

“嗯。”刘海应着泪水就在眼里了。郭清把头偏到一边说:“我洗干净了在与你拥抱。”就走向秦朝请假去了。

秦朝现在接了孟虎训练的职位。他知道刘海要调走的事。

杨建军不说什么离开了。

周武问:“去什么单位?”

刘海说:“对不起班长,我不能说。”

“知道了。”周武拍了拍他也离开了。

刘海看着眼前自己训练的场地。五年了,就要离开了。他很是舍不得的站到那里流泪。远远的对秦朝敬礼。

在吃饭的时候,谁都没有说什么,就在那里含泪也吃不下,郭清说:“孟大队,我们几个都是一年进来的。周武虽说是后一年。如果不出意外第一年他也进来了。我们那一寝就进了五个。您还让我们六个成立了豹狼特战队,我们私下下叫我们是六君子。前两月走了两个。现在刘海又要走了。就剩我们哥儿仨了。豹狼特战队还真是散了。我希望,以后这样的饭,您老大人不要请我们吃了好不好?你也自私点,以后军区在来要人,你也给你自己留几个兵。”‘我希望’后面的话,郭清说的语气有些重。

孟虎一滴泪滴了下来,这是他们看到孟虎第一次送自己的兵离开流泪。

周武说:“孟大队也是舍不得的。我们是军人,军人就要服从。”他们谁也不说话了。

孟虎记得最后与郭旭那次去执行任务,郭旭说:“这次执行任务回来,我请你们大家吃饭。都要喝痛快了。你们都跟我好好的活着。”这话好像就在耳边。

他们默默的送刘海离开,在分别时,刘海与他们一一的拥抱,在与郭清拥抱时。他说:“孟队与你哥是战友,你哥对他说过,如果以后他的弟弟能成为孟队的兵,让孟队好好的带他。”

郭清松开刘海看着他。刘海点头说:“关于你哥的许多,你可以找孟队谈谈。你哥牺牲时是与孟队一起执行任务的。”“我知道。”郭清泪眼的说:“上次演习结束后,我爸对我说了。可是,我没脸认我这个虎子哥。”

“虎子哥?”刘海不明白。

“刘海。”孟虎在喊他了。

“到。”刘海提上提包。

郭清拍了一下刘海说:“以后对你说吧。一路平安。”

刘海敬礼与来送行的战友们告别。

郭清,杨建军,周武也敬礼与他告别。看着刘海远去,杨建军说:“会是什么单位?还来首长接了?

郭清说:“不知道。”

周武说:“到知道的时候自然就知道了。”

几年以后,他们在新闻联播里看到了刘海的身影。

虽然也有信件来往,但是刘海从不说自己的工作单位。郭清在信里简单的告诉刘海他与孟虎的关系。

与两位队长上了直长机的刘海。他看着窗外。吴队对他说:“战斗生活了五年的地方很是难舍呀。”

刘海转过来看着两位队长问:“我们直飞北京?”

“对,先让你在警卫队学习两年。”吴队转了话题。问:“你到过北京吗?”

刘海答:“没有。”

“你爸很了不起。多次到人民大会堂开会。提出了一些很有建设性的意见和对农村经济发展提案。今年三月就到北京开会了。”刘海知道从小时候起,父亲就是政协代表和人大代表了。提了一些有建设性的提案。父亲是他的骄傲。

他问:“吴队还知道我爹?”

“我们调你来,我们了解了一些你家里的情况。”陈队说:“还有你爷爷解放前就是支前模范。你林爷爷还是你爷爷的入党介绍人。”

“是吗?”刘海可不知道这些。

陈队说:“看来你都不知道?”

“是的。”刘海说:“爷爷和奶奶从不说起以前的事。”

吴队说:“下次你探亲回家,让你爷爷和奶奶给你讲讲他们那时的战斗故事。”

“好。”刘海知道这也是正常了解调查。后来就说到他家乡这几年的变化。

送刘海走后,郭清去了孟虎的办公室,他站在孟虎的办公桌立正敬礼说:“对不起孟队。中午时,我对您态度不好。”

“我能理解。”孟虎说:“我接到郭主任给我打来电话通知要调走刘海时,我的态度也不好。”听孟虎说完,郭清一下子不知道说什么了,呆呆的站在那里。

孟虎看着他问:“你还有事吗?”

“虎子哥。”这一声虎子哥,郭清没想到自己会流泪,他接着往下说:“我想听你说说哥的事。”

孟虎站起来抱住他说:“你终于认我了。”眼里也是泪水。

“虎子哥。”郭清抱着孟虎说:“以前我不知道,后来知道了。可我又犯了那么重的错误。我没脸认你。”

“好了。”孟虎拍了一下郭清松开他说:“我对你说说我们的哥。”孟虎把郭清带到营房后的树林里。对他说了当时一起当兵时的情景与执行任务郭旭牺牲的情况。他几度说不下去。郭清可以说是个泪人了。

1

第十九章:调离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