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历程>第二一章:计划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二一章:计划

小说:历程 作者:枫叶知秋 更新时间:2018/1/13 12:54:19

刘波接过父亲递给他的本子,翻的了一下,很是开心的说:“这真是太好了。有好些我都没想到。林爷爷这上面都写的有。晚上我好好的看看。”

“就要我们还活着,我们也支持你。”爷爷也说话了。

“爷爷,奶奶。”刘波说:“这一家人都好好的。不说那些话,以后我买个小轿车带您和奶奶去上海玩玩。”

“好。上海解放前我去过几次。”爷爷说:“这都五十多年了,也不知道现在上海是个什么样子了。”

“爷爷,到时我带您和奶奶坐飞机去。”

“还坐飞机。”奶奶说:“波儿,那你好好干,奶奶等着坐飞机。奶奶这辈子可还没坐过飞机呢。”

“嗯。”刘波说:“到时一家人全都坐飞机去上海玩。”

“可惜你哥没在家。”说到大孙子,奶奶牵挂的流泪说:“要是海儿也与我们一起多好。”

“娘。”刘耀国说:“海儿在部队。要守边防人保护领导。不能让坏人来搞破坏了。我们才能在家好好的过日子。”

“我晓得,我晓得。”奶奶擦着泪水说。

接下来的一年,刘波每天都与父母一起下地劳作,在累他都没有放弃他的计划,看着林爷爷留下来的东西,也在补充完善他的报告。

这些事都没有写信告诉军中的刘海。刘家一家人都不想影响了大儿子的工作。

有时向秀英看刘波累的样子对他说:“波儿,做农活很辛苦的。要不让你爹找县里找找人,你到县里上班去吧。”

“娘。我没事儿。”刘波说:“爹娘都不累,我年纪轻轻的累什么?爷爷奶奶还与我们一起下地呢。”

爷爷说:“我们做惯了。不像你与你哥,多小就读书。没怎么做农活儿。”

也有乡亲们看他读了大学都回来了。也在议论他。有时还说读书没有用,认得两个字就成了。刘家也不去解释这些。三叔公也来劝说刘耀国到县城去给刘波找个工作。

刘耀国说:“三叔,就让波儿在家做一年农活吧,一年后在说。”三叔公也就不说什么了。在镇上当中学校长的姑父林庆民也来说话了。他说:“波儿呀,你读大学好好的,你又回来做农民了。我现在在学校说,同学们好好的读书。将来找个好工作才会有出息。让那些孩子都拿你来气我。说,读书找不到工作还不是一样的回来做农民。像你家的刘波哥哥,读那么多书也没什么用?”林庆民说:“这个校长我真是没法当了。”

“姑父。”刘波说:“你在等个一年半载的,你一准的有气力说话。”

林庆民不明白的问:“波儿你这是什么意思?”

“姑父。”刘波说:“我要用我学的知识,与林爷爷留下来的东西。搞一体化农业。”

“什么意思?”林庆民还是明白。

刘波说:“一时半会儿也跟您说不清楚,明年您就看吧。”

林庆民还是不明白的回去了。

很快大半年就过去了,这大半年里,刘波也去过杭州三次看望他的女朋友玉艳。更多的时候是通电话。玉艳看着他晒黑的脸和粗糙的手。说:“刘波,回杭州来吧。我们一起工作,别到乡下做农民了。也真想不明白你。好好的城里人不做,非要回去做农民。你看现在有多少农民进城打工。时平你看不到,每年一到春运你就晓得了。”

刘波说:“我回家的目的,就是不让农民再进城打工,至少,不让我们那里的农民进城打工。”

“听你这一说,你还很能耐。”

“艳子,我对你说一下我的计划。”

“不听。”玉艳不耐烦的说:“说破天了,也是个农民。你若没其它的要说。我要上班了。”说完玉艳就走了。

刘波看着她离开的背影说:“艳子,等年后开始我的事业。你会为我高兴的。”后来刘波又去过两次杭州,他们都是那样的不欢而散。

转眼又放暑假了,前几天表弟林军农大毕业,玩了一个月回家来了。姑姑刘耀珍与姑父一起到家里来找刘耀国。希望哥哥到县城去给儿子联系个单位,听刘耀珍的意思。林军想去县农科所。林军说一般的单位他还看不上。

这让刘耀国很是为难。改革开放二十多年来,他是全国劳模,是党代表,是人大代表。他从来都没有为私事找过人。可是,妹妹都到家里来了。父母也让他去县里找找人。他也不好推脱。

林庆民说:“让他自己去找工作,还让哥托什么人了。我说。”林庆民看着刘波说:“波儿,你去年就让我看你今年的一体化农业。这转眼又要秋收了,你的一体化农业到哪儿呢?”他又看着哥嫂说:“军军这一回来。我这个校长还真是没法当了。爹,娘,哥,嫂子。在波儿回来前。我在县教育局说话底气都非常的足。你们看,海儿虽说没有考上大学,可是,当兵后在部队也当上了干部不是。婵儿到美国留学去了,波儿与军军都在读大学。我当校长这几年我们镇中学是年年出大学生。我的脸面呀别说有多光彩了。年前开会,还有人对我说,可能局里要调我去工作。可现在呢?你们看看。”林庆民无奈的摊开了双手说:“波儿去年就回来了,今年军军也回来了。今年考起大学的那几个学生还到家里来问我,林校长,我们这个大学还有必要读吗?我说读,别像我家这两个不争气的。要像读书了大学在外面找了工作衣锦还乡的哥哥姐姐们学习。我还调什么教育局去上班呀,我这个校长都没法干了。唉!”林庆民叹了一口气说:“波儿是天天的与你们一起下地干活,我家军军倒好,这几天在家是半夜不睡半日不起。我说他吧,他说,我读了十多年的书,还没累死,让我休息喘口气。这都是什么事儿呀。”林庆民无奈的说:“女儿叫林婵很是争气。儿子叫林军。念起来就是残军。哥,嫂子,你们看哥哥和姐姐都那么有出气。可是,到了这两个小子这里。”他指着刘波说:“怎么就成这样了呢?我看,暑假放完开学我就打报告,我这个校长别当了。”听到姑父不当校长了,刘波偷偷的笑。

刘波想到以后自己的事业,林军可是个人才,他读的是农大。刘波对刘耀珍和林庆民说:“姑,姑父,军军现在在家?”

“在。”刘耀珍说:“前两天回来的。说是休息一下赶过集后过来看看外公和外婆。他说现在的社会发展形势,他学农业学错了。还说你学机械制造好好的。也不知道你回来做什么?说他姐选学科选择的好,经济学,还出国了,说是回来就是个海归。大公司是会抢着要的。”

“没错。”刘波说:“明早地里还有些活。我中午去镇上找军军。”

“你早上去吧。”刘耀国说:“那也没有多少。我和你娘还有你爷爷一个上午就完了。明天也刚好赶集。”

“那好吧。”刘波说:“姑,姑父,我明天吃过早饭就过来。”

“嗯。”刘耀珍说:“你们两兄弟说说吧。”

“哼。”林庆民说:“兄弟俩读了大学都回来了,能谈出个什么来。唉。”林庆民又叹了一口气。

刘耀珍她的小饭馆加小卖部请有四个服务员,要赶集才会忙起来的。平时逢年过节也会忙一点。要不就是有人请吃饭她才会有事做。一般情况下,生意很淡。不过,刘耀珍与林庆民还是又修几间简单的房间,客人多时才有地儿坐。请了服务员后。向秀英与婆母就不来帮忙了。

这天晚上,刘波就在家里进一步完善他的报告计划书。他明天拿去给林军看。让林军与他一起干,他相信林军会与他一起的。

第二天吃过早饭,他拿上他的计划去了镇上的姑姑家。今天赶集镇上人还真多,姑姑在饭店的厨房与服务员一起忙着。

刘波叫了一声姑姑,就直去了后面林军的房间。林军都还没起床。刘波把他拉了起来。他懒腰一伸。又钻了被子里说:“波哥,你还像个干部一样,拿了个公文包。你有话就说吧。我听着。”

“你起来我就说。要不我回去了。以后你别后悔。”刘波要走的样子。

“后悔?是什么事?”林军躺着露了个头问。

刘波说:“这件事不是躺着谈的,你再不起来我可就真走了。”

“好。我的波哥。我起来。”林军坐了起来穿上衣服说:“你呀,就要我姐治你。”

“别说你姐。”刘波说:“好不容易她出国留学去了。我才得休息两年。你可不要提起她。我胆寒。”

“哈哈哈。”林军开心的笑。他去洗漱。洗好后,两人一起来到前面的饭店。林军对在厨房忙着的母亲说:“妈,给我炒两个菜。我和波哥吃一下饭。”

“姑,不用。”刘波说:“我吃过了。”

“波哥,你陪我吃好不好?这一年了,陪弟弟我吃个饭还摆架子。”

“是,林大少爷。我陪。”

“瞧你那样,我可不是我姐。你是哥,可以不陪。”

“还是陪你一起吧。”刘波说:“我有事对你说,找个单间。”

“好吧。”林军说:“那就雅间。”又对厨房的母亲说:“妈,我和波哥坐稻花香。”说完就去了雅间。

“好。”刘耀珍应着,就给儿子和侄子炒菜了。这时饭店走进来一个姑娘。服务员上前问:“请问几位?”

“哦。”姑娘笑说:“我不吃饭,我来打听个人。”

“谁?”

“刘波。”

“我。”刘波与林军在雅间听见了,相互看了一下。服务员带姑娘进来,刘波不认识眼前这位姑娘呀。可是他还是站了起来。

“你就是刘波?”姑娘倒是大方走向前来,伸出右手,说:“你好,夏晓晴。”

刘波莫名的握着夏晓晴的手,问:“姑娘找我有事?”

“嗯。”夏晓晴与刘波松开了手。刘波介绍林军说:“我表弟林军。”林军也站了起来。

“你好。”夏晓晴一样的伸出手。

林军握着夏晓晴的手说:“你好。”

刘波再问:“夏姑娘你找我有事?”

“嗯。”夏晓晴与林军松开了手说:“叫我晓晴就好了。”夏晓晴看了一下四周说:“我找你是有事。我们就这里坐下谈谈,好不?”

“好呀。”林军说:“那就坐下谈谈吧。我刚起来,还没吃饭。这家饭店是我家的。我们边吃边聊。”

“我知道这饭店是你家的。”夏晓晴说:“所以我就找来打听刘波了。”

“那好吧。”林军说:“请,请,请。”林军很是客气热情。夏晴坐了下来。

刘波也坐了下来,他在想,夏晓晴找我做什么?我们又不认识。因为有客人了,服务员给上了茶。夏晓晴看着刘波和林军说:“我先自我介绍一下吧。我是白水乡夏家寨的。我家主要是养蚕。也种一些水稻。我叫夏晓晴,我高中毕业没有考上大学。就去外边打工了。我也没走远,就在杭州的丝绸纺织厂上班。”这时,服务员上了两个菜。

林军对服务员说:“让我妈多炒两个菜,有客人。”

“老板娘知道。”服务员摆好菜出去了。一会儿又送了碗筷米饭上来。林军盛了三碗饭说:“边吃边聊吧。”自己就动了起来。

夏晓晴也不吃,说:“早上吃过了,这会儿还不饿。”

“我也是。”刘波说:“让林军吃,我们聊。”

“嗯。”林军说:“我可饿了。那你们聊,我边吃边听。可以听吧?”林军看着夏晓晴问。

夏晓晴对吃饭和林军说:“可以,是一件大事儿,也需要你的加入。”

“嗯。”林军嚼着饭应着。

夏晓晴对刘波说:“我今天来找你,那我就直说了。”

刘波应道:“好,你说吧。”

夏晓晴说:“我打了几年工后,我就有一些想法,去年就回来的。我也知道刘波你也回家来了,大家都在议论你读了大学也回来种田这件事,我觉得你不是一般的回来,我觉得你是有想法的回来。我也有想法,可是我是个姑娘。一个人的力量太小。我知道刘大伯他是全国劳模,又是人大代表。下面我就说一下我的计划。”

“嗯。”

接下来刘波听到夏晓晴的计划就是他的复制。就是有一点不同。夏晓晴说:“如果事情成了的话。我把我家边上的荒地给承包下来,全种上桑树。一年还有一茬桑果,到时都是我们个产业链的一环。”

刘波都听痴了,他没想到天下真有这样不谋而合的事。

夏晓晴看着他的样子,笑了笑问:“我是不是太好高骛远了?”

“不是。”刘波一脸的悦色说:“非常好。”

一直在吃的林军说:“我也觉得非常好。”

“是吗?”夏晓晴高兴的说:“说说你的想法。”

刘波不说话从公文包里拿出计划书给夏晓晴看说:“你看看这个。我就是你说的有想法的人。”

夏晓晴看了刘波的计划书后,重重的拍了一下刘波的肩说:“英雄所见呀。”

“什么英雄所见。拿来我看看。”吃饱了的林军放下碗筷。就要看看计划书。刘波让夏晓晴给他看。林军在看计划书时,刘波和夏晓晴在吃林军盛好的那碗饭。刘耀珍也有来问他们要不要加个菜,林军看着计划书,激动兴奋的对母亲说:“妈。拿瓶酒来,我要与波哥和晓晴姑娘喝一杯。”

刘耀珍问:“什么事?还要喝酒了?”

“好事。妈,您快去,快去。”林军让母亲快点去拿酒来。他现在知道二表哥来找他是什么事了。他看了计划书后决定。说:“我与波哥和晓晴姑娘一起干。”

“为了以后方便称呼不失理。”夏晓晴说:“我七八年的。”

刘波说:“阳历也是七八年的。二月。我娘说刚过完年。”

“还是比我大。”夏晓晴说:“我是十月的。”

林军说:“我是八O年的。那时调皮。我爸妈就送我去学校。说是让老师管我。所以我比别的孩子早读了一年的书。一般人都是十八岁考大学,四年毕业二十二。我早一年才二十一。本来想考个研究生的。可是。我一看书就泛困,就没考。我看这计划非常好。我又是学农的,以后我就跟着哥哥和姐姐干了。”

“好。”刘波说:“我回去就对我爹说,明天就到乡政府来。看看是个什么情况,这里不能批的话,我们就去县里,省里。首先得把地拿到手。然后才好施展我们的拳脚。”

“要和谁打架呀?”刘耀珍拿了一瓶酒三个杯子进来。

林军对母亲说:“妈。我们不打架,我们打天下。”

刘耀珍放下酒和杯子在桌上说:“打天下?你们要造反呀?”

“妈,您这是哪儿跟哪儿呀。”林军说:“妈,现在还不成,以后还要您的大力支持。”

“我不支持你们造反?”刘耀珍摆着手,说:“不支持,不支持。”就出去了。

0

第二一章:计划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