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天朝准则>初来乍到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初来乍到

小说:天朝准则 作者:君莫哭 更新时间:2017/12/28 22:24:08

  水光潋滟晴方好,山色空蒙雨亦奇。

欲把西湖比西子,淡妆浓抹总相宜。

雨后的空气泛着甜润的味道,波色潋滟的湖面笼罩着一层薄薄的水汽,宛若轻柔的面纱般,朦胧了西湖国色天香的美丽容颜。

夕阳终于赶在暮色蔓延之前挣出云层,在湖面洒下一片斑驳。湖畔的垂柳掩映着在夕阳下浮光跃金的湖水。如烟般的绿色与夕阳的金色交相辉映,晕得如梦一般。

这便是西湖?

数位学子仰头长望,毫无戒备的露出了饿狼一般渴望的眼神,看着坐在花船上的一位位千金小姐,待西湖小姐们的花船靠岸之时,一个个装模作样,轻摇折扇,吟诗作对,好似刚刚饿狼般的眼神不复存在一样,尽显文采。

这时几家官船从西湖的远处缓缓驶来,行驶在前方的官船最为气派,船身大约有二十米高,宽约十五米左右,只见船上士兵两排站立,个个精神抖擞的。

站在西湖边上的封墨看着气派的官船驶过,再看着刚从花船上下来的,千金小姐们寻找着自己的如意郎君,封墨内心的气便不打一处来!朝着西湖便吐了一口八二年的老痰,这一吐似乎把内心中所有的不愉快都给吐出了体内。

内心一下子轻松了不少,看着西湖上自己的倒影,怎么说自己也算是个美男子吧,一头乌黑的毛发,微微过额的刘海,加上自己这白皙的皮肤,再看看自己这帅气的脸蛋,简直就是一个活脱脱的美男子啊。

身着一件青衣长袍,虽然有些破旧和凌乱,穿着一双可以看见脚趾头的鞋子但是商业场上打拼多年以来的王者霸气丝毫没有被掩盖住。

以至于没有一个人看向他,也没有一个人过来同他讲话。

路上走过许多才子才女,引得封墨心中一阵不爽,微微张口,一句诗便脱口而出:“水光潋滟晴方好,山色空蒙雨亦奇。”

“好诗,好诗啊。”一个清脆伶俐的声音从封墨的背后传来,但封墨并没有立即转身去查看,背后传来的声音是谁发出来的,而是静静的站着,等待出声之人的下一步。

终于有人搭理我了,想起来我也是二十一世纪的高材生,一所知名企业的销售总监啊,虽然如今的身份不一样了,但个人的气质总不至于改变吧!

诶,怎么还没有声音?不会是走了吧!封墨缓缓转过身子,迎面而来的是一双美丽的眼睛,吓得封墨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那女子急急忙忙的想要上前去扶摔倒在地的封墨,却被封墨甩甩手给回绝了。

站起身来的封墨,仔细打量了眼前的美人,只见她一头如丝缎般的粉色头发随风飘拂,细长的凤眉,一双眼睛如星辰如明月,玲珑的琼鼻,粉腮微晕,滴水樱桃般的朱唇,完美无瑕的瓜子脸娇羞含情,嫩滑的雪肌肤色奇美,身材轻盈,脱俗清雅。

一件淡粉色华衣裹身,外披白色纱衣,露出线条优美的颈项和清晰可见的锁骨,裙幅褶褶如雪月光华流动轻泻于地,挽迤三尺有余,使得步态愈加雍容柔美,三千青丝用发带束起,头插蝴蝶钗,一缕青丝垂在胸前,薄施粉黛,只增颜色,双颊边若隐若现的红扉感营造出一种纯肌如花瓣般的娇嫩可爱,整个人好似随风纷飞的蝴蝶,又似清灵透彻的冰雪。

这绝色女子身后还跟着一个面容娇小却也不失风采的丫鬟,看着她们那双憋的通红的脸颊,封墨用手轻轻掠了头上的刘海,故作淡定的说道:“两位妹子,想笑就笑吧!憋坏了可不好。”

之所以称为绝色女子也是因为,她的确生的美丽,似乎是天上下来的仙女一般,与普通之人显得那般格格不入。在二十一世纪跑销售的封墨见过的女生,没有一千也有八百了吧,却还未曾见识过如此美妙的女子,眼神不由自主的就往那绝色女子的酥胸看去,c还是d?应该是d吧,据我多年销售的经验来看,绝对是d,嗯不会错的!

正如封墨所说的那般,那丫鬟似乎已经忍不住,立即抱腹大笑起来,而那绝色女子似乎也有点忍耐不住了,但她还是未笑出来,那憋的通红的脸让人不由自主的就入了迷。

至于她们为什么想笑呢?这个问题显而易见,那微微过额的短发加上那风骚的刘海,在这个男生都留长发的年代,的确会让人产生想笑的冲动。

难怪古代有那么多采花贼呢!如果个个妹子都长的这般秀色可餐,封墨自己都有点想去当采花贼的念头了!可惜自己是一个正人君子,怎能去做这般见不得人的事情呢,只得无奈的摇摇头,继续将目光斜射在那绝色女子的酥胸上,久久不愿离开。

那绝色女子似乎并没有发现封墨一直斜视着自己那饱满的酥胸,缓缓开口道:“公子刚刚吟的那句诗,似乎是上阕,不知下阕是什么呢?”

封墨刚刚吟的那首诗,至于是哪位有名的才子写的他自己也不知道,不过在这个陌生的地方,由他吟出来的诗,当然是属于他封某人的了!

这句突然其来的问句,打断了目光游走在那绝色女子的酥胸上的封墨:“佳句可遇而不可求,有此两句直抒胸臆,便已知足了,哪还谈什么上阕下阕的。”

“这位公子果然是非同凡人啊。”自古以来作诗之人都是上阕不离下阕的,像封墨这样只说上阕而闭口不谈下阕的不可谓没有,而是不多见罢了。

大多数人做出上阕后,如有人询问,下阕也会随之脱口而出的。

“妹子莫要取笑,我只是一介凡夫俗子罢了,哪是那非同凡响之人啊!”唉!这时候如果有把折扇在手多好啊,现在的气氛这么好,可惜现在的自己却是一副穷困潦倒模样,不然说不好可以拿下这绝色妹子呢!

听到封墨称她为妹子,内心不由得生出来一股不爽的感觉,却发作不得,接着开口道:“不知兄台是何许人也?”

“我乃是两广人士,今日游荡至此!”封墨摆了摆手,缓缓开口道。

“哦,原是两广人士,蛮荒之地漂流而来的?”那绝色女子一副不可置信的模样,似乎对于两广有着很不好的印象。

哎呀!我怎么就说了我是这里的人呢,虽然也没有说错就是了。古时的两广距离中原比较远,所以一直不被中原人看做是富饶之地,而且,那个时候也不讲通商口岸,所以广东的价值没有被开发出来,一直是历代皇帝流放囚犯之地~~  那绝色女子忽然脸色一变,似乎意识到自己说错话了,忙改口说道:“小女子名叫徐莜宣,不知公子姓甚名谁?”

这一声一声公子的喊着,封墨的内心都要被融化成水了,抓了抓头发:“我姓封名墨,封侯拜相的封,笔墨纸砚的墨。

“公子的回答,还真是有趣啊。”绝色女子饶有兴趣的说道。

“哪里,哪里,不过是一般的回答罢了。”封墨真心无语了,这种回答在二十一世纪是再常见不过的回答了,居然这也能被说是有趣?恐怕你还没有见过真正的有趣之人。

“不知公子可曾考取功名?”绝色女子用那充满希望的眼神看着封墨。

你是瞎的,还是怎的,莫不是故意找我难堪之处?你见过哪个秀才举人,是像我这样穷困潦倒,两袖清风。身无二两银子的:“这可能让你失望了,在下未曾考取功名!”

“那你可曾参加过乡试?”徐莜宣道。

“我连学堂院校都不知道在哪里,又如何去参加乡试?”封墨摇摇头继续说道。

“那你这都不算是一个读书………”徐莜宣知道自己又说错话了,忙将未说出的几个字给吞了回去。

虽然没有说出来,但封墨却已然猜出她想要说的话了,老子读书的时间四舍五入起来都有二十年了,你居然想说我不是一个读书人?再说了,老子不是读书人,能吟出那两句诗?当下封墨就炸毛了,轻轻的哼了一声,一首诗朗朗上口:“水光潋滟晴方好,山色空蒙雨亦奇。欲把西湖比西子,淡妆浓抹总相宜。”

击掌声缓缓袭来:“公子果然是怀才之人啊,如果去参加那乡试,指不定能够拔得头筹呢。”

什么?乡试?还指不定?你这真的是太小看我了,怎么说我在二十一世纪也是从咋们的顶级学府清华毕业出来的,莫说参加乡试了,就算是参加殿试也是小菜一碟的事情。

看着封墨那脸色一下子变得铁青,一下子又变得红润,莫不是自己又说错什么话了?:“公子,公子。”徐莜宣急忙唤道。

“怎么了?”封墨转过身去,看着西湖上那波光粼粼的湖水缓缓应道。

看着封墨转过身去之后,许莜宣也随之转身过去,看着这美丽的景色,内心感叹万千,两句诗从嘴中脱口而出:“湖上春来似画图,乱峰围绕水平铺。松排山面千重翠,月点波心一颗珠。”转过去看着封墨说道:“不知公子,可能对出下阕?”

哼,小瞧我?对就对,谁怕谁:“湖上春来似画图,乱峰围绕水平铺。松排山面千重翠,月点波心一颗珠。碧毯线头抽早稻,青罗裙带展新蒲。未能抛得杭州去,一半勾留是此湖。”

“公子甚是厉害!居然将这首困扰了我许久的上阕给对的如此之妙,你可知这上阕是谁所作?”徐莜宣一脸崇拜的说道。

什么?合着我着了你的道了啊!不行,我要不要向她讨要对诗费?可这不太好吧,也是我自己心急,中了别人的激将法。唉,还是算了吧!“对得出来也就可以了,又何必知道是谁所作呢!”封墨摇摇头,似乎并不想回答的样子。

“公子有如此胸怀,为何不去参加科举考试?报效祖国?”虽然已是二月,但阵阵春风吹来,还是让娇生惯养的徐莜宣不由得耸了耸肩膀,似乎这样可以变得暖和一些。

考取功名?报效祖国?这些都是后话了,现在连自己温饱都不能够解决的人,如何去报效祖国?直到现在他都还在为自己的将来发愁着呢。

来这里已经将近一个月了,封墨也真正意识到自己是真的穿越到了这里,而并非是在做梦,俗话说的好,既来之则安之。无论是在二十一世纪还是在这里!我封墨都要闯出一片属于自己的天地!

正所谓我不猖狂谁猖狂,一无所有就是屌!就像中国近代史一样,为什么资产阶级革命总会失败?因为他们还有要去顾忌的东西,所以不能够放手一搏!

而无产阶级,就如同他的名字一样,都没有资场又何必去顾忌这顾忌那的呢!这也就是为什么无产阶级能够带领人们走向胜利的主要原因!

“这恐怕又要让小姐失望了,我并没有那种可以报效祖国的才华,我只是一介市井小民,只要衣食不愁,便可以了,至于你刚刚所说的,还是让真正有能力的人去做吧。”封墨无奈的摇了摇头,我还是想想,接下来该怎么办吧,虽然我现在最不缺的就是时间,但也不能这样子浪费啊。

不过跟美女聊天,这也不能说是浪费吧,说起来在他那个年代,还有许多富豪出钱来找漂亮女子谈心呢。

“公子是世间少有的真正有才华之人,还望公子不要妄自菲薄。”她似乎以为封墨是因为自卑,才不去考取功名的,便开始开导封墨。

算了,算了,跟这种爱国人士讲话就是累,考取功名这东西得要多累人啊,我还是比较喜欢,赚点小钱,没事调戏一下良家妇女,这日子过得多么的惬意啊,再找几个像眼前这个女子一般的天仙之女,岂不乐哉:“妄自菲薄?怎么可能,我只是觉得没那个必要罢了。”

“你听说了?”

“听说什么?”

“程家的大小姐正在招聘贴身护卫啊!”

“就是那个富甲一方的程家?”

“除了那个程家,还有哪个程家值得我说的。”

“听说被招聘上的话,月钱似乎不少喔。”

钱?封墨一听到钱,眼睛突然亮了起来,他现在最缺的可就是钱啊:“这位小姐,稍等我一会,我去去就来。”说完便抬腿走开了。

徐莜宣身旁的丫鬟小玉却不乐意了,那娇小的面容浮上一丝殷红,似乎对封墨的行为举止非常的不满,撅着小嘴,开口道:“这小子,小姐和他讲话,已是他前世修来的福分了,居然还三心二意的跑去做其他的事情。”

“嘘,切莫再胡说八道,待他回来时,若是听到你这样说他,他又要自卑了,我们就在这等待他吧。”徐莜宣将右手食指放在嘴的中间,示意小玉不要再继续说下去。

得亏封墨走远了,不然让他听到刚才主仆二人的谈话,估计又要炸毛了。什么叫做你跟我讲话就是我前世修来的福分?还有我怎么听到你说的话就会自卑了?我只是不屑,不屑而已,你懂?

“不知这位兄台刚刚所说的招聘护卫是怎么一回事?”封墨走上前去,轻轻的拍了一下那人的肩膀。

那人回头看了看,发现书生模样的封墨,不由得笑了笑:“可是读书之人?”

细细打量了一下眼前这个书生,发现他与自己的着装并无太大的区别,只是鞋子穿的是好的,而我穿的是烂的,看上去大概三十多岁的样子,却已经的白发早生,胡子满嘴了:“读书之人还算不上,勉强算是个读过书的人。”

“我姓林名果,不知这位兄台姓甚名谁?”林果一听是读书人,态度也变得缓和了些,捋着胡子说道。

“姓封名墨,不知林兄有何指教?”封墨也学着他的样子,一边手放在后腰上,一边手捋了捋自己的胡子,虽然自己并没有胡子就是了。

“原是封兄啊,刚刚的谈话,也不是不可以说给你,但有一个条件。”林果捋着自己的胡子,饶有趣味的说道。

什么?不过是问问你刚刚在说什么罢了,这也有条件啊,古人真是坑爹!无奈之下,只好开口说道:“不知林兄的条件是什么?我提前说好啊,我一没钱,二只有一条命,但是你要我也不会给的,三,色的话呢,我觉得我自己也算是有的,但我不好男风。”

林果似乎被他的回答给震住了,他自己也不好男风啊!:“林兄似乎是误会什么了,我刚刚说的条件,一不为财,二不为色。既然你也是读书人,那么我想你替我解答一个问题,答的出我便告诉你我刚才讲的东西,答不出我也告诉你,还望封兄不要故意欺瞒与我。”

这家伙,真是的!我怎么就会欺瞒你呢。虽说知道与否都无所谓,但我像是那种知道却不说的人?“不知林兄要问的是什么呢。”

林果抬头看了看天空,然后若有所思的说道:“前些日子我在,集市(交换物品的地方)无聊闲逛之时,偶然遇见了一个算命的,他给我算了一卦之后只说圆寂两个字之后便不再说什么了,这让我好生烦闷啊!思来想去却是百思不得其解。”

圆寂,圆寂,莫不是猜谜语?封墨的脑子一转,想到了答案:“圆寂的意思不就是坐以待毙?”

林果在嘴里不知道在念叨着什么,忽然茅塞顿开般,抓住封墨的手说道:“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啊!真是多谢你解开了我的烦恼啊。”

封墨无语的想道,不就是一个谜语嘛,还困扰多时的烦恼,真是为古人的智商捉急啊。

似乎突然想起了什么,急忙抓住林果的手说道:“林兄啊,问题我也帮你解决了,你是不是也得要跟我讲下你刚刚所说的东西了?”

“哦!是极,是极,你看我一激动就给忘记了。我刚刚说的是,徐州三大富商之一的程家,程家的家主程一芸近期好像要亲自押运一批货物,由于旅途遥远,害怕出现什么意外,所以想要招聘一个贴身护卫,听说月钱还挺多的呢。”

“具体有什么要求?”封墨抓了抓头上的碎发,接着说道:“比如身高,年龄或者外貌之类的,越详细越好!”

林果看着如此激动的封墨,不由得笑了笑“虽说那程一芸是个美人不错,但封兄你也不要太着急了,毕竟心急吃不了热豆腐啊!”

“你说什么?”封墨有点听不懂林果说的话,我只是想去赚点生活费罢了,这又关程一芸是不是美人的什么事了?

难道他刚刚没有听清楚?那看来我有必要再重复一遍了:“可能是刚刚风大,封兄没听清楚吧,那我就再说一遍吧。”林果将刚刚的话再复述了一遍……

这……“我不是没听到你说什么,而是我不理解你为什么要这么说而已。”封墨擦了擦头上的汗水,无语的说道。

莫非他不是看上程一芸的美貌才问的?果然是才华高深的之人啊,和我们这些市井小民就是不一样,林果看着正在擦汗的封墨,内心不由得又多了一份敬佩。

天空被夕阳染上了血红色,桃红色的云彩倒映在江面上,整个湖面焕然一新,此时此刻,天边像燃起了熊熊烈火。

看着渐渐下落的太阳,林果急急忙忙的说道:“非常抱歉了封兄,我有要事,要先离开了。至于那程家招的护卫嘛,我也不是很清楚,据说只要长的不是太难看的都可以去参加考核的。”说完便头也不会的离去了。

剩下一脸懵逼的封墨站在那里,回味着刚刚林果说过的话,只要长的不是太丑就可以去参加考核?我这英俊潇洒的美男子,别说是长的丑了,长的倾国倾城都有我的份呢。(封墨似乎不知道倾国倾城是形容女孩子容貌的)

今天的月亮与往常不同,刚一出现就显得格外明亮,给大地披上了一层银纱,给人们增添了快乐!月亮又大又圆,像一个大月饼,让人馋得就想马上去咬她一口!皎洁的月光照在江面上,给波光粼粼的江面,添上了光彩.月光挂在夜空中,照亮了深蓝色的夜空。

“哇,今天的月亮比昨天的还亮诶!”封墨抬起头看了看天空。

似乎想起了什么一般,飞快的往回跑去。

看着街道上贩卖着糖葫芦的老人,和招客的舞女,封墨不由得加快了速度,因为他似乎把那绝色女子给忘记了,不知道她还在不在那里等着?

或许是我自作多情了吧,虽说已经是初夏了,但天气还是挺冷的,看她的着装应该也是千金大小姐吧,但是她又穿的那么的少,说不定她早就被冻的受不住而早早的回去了!

直到封墨看见远方还站立在西湖边上那着装华丽的女子,在瑟瑟发抖时,他才知道自己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

“天气这么冷,小姐为什么不先回去?”封墨看着瑟瑟发抖的绝色女子说道。

“你不是说叫我在这里等你一下嘛,我又如何能够失言于你呢?”徐莜宣看着满头大汗的封墨,从袖口中取出了一张绣帕递给了他。

0

初来乍到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