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静静的诺言>第一章 悬崖脱险 (一)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一章 悬崖脱险 (一)

小说:静静的诺言 作者:山村沙漠 更新时间:2017/12/29 17:06:30

雨水“哗哗”浇淋着,张世振慢慢睁开了眼睛。

这是在哪?咋还下起了雨?脸上凉丝丝的,身上阵阵寒意。

张世振慢慢转动脑袋,发现自己居然悬在半空中,身子卡在树杈中间,此时还在微微晃动,顿时惊出一身冷汗!这要是乱动一下,或是刮来一股风……岂不是彻底交代了?

慢慢解下腰间的绳索,把身子在粗枝上固定好,张世振扶住树枝缓缓坐起来。浑身哪都疼,脑袋尤其疼的厉害。伸手一摸,头上几乎全是大大小小的包,有些还在流血。钢盔不知啥时候被掀到脑后,松紧带勒的脖子有些难受。

口渴的厉害!伸手一摸背后,水壶居然还在。张世振摘下水壶喝了一小口……那份香甜,简直无法言语……又喝了一口,收起了水壶。不能喝的太猛,再说水也不多了。

两口水下去,多少有了点气力,脑袋也清醒了许多。张世振仔细查看身下这棵大树,发现这棵树从石缝里长出,粗大的树根横竖都能躺个人;卡住自己的仅仅是从主枝分出来的树杈,但也比碗口还粗。他解开绳索,用尽力气爬上树根,躺在树根上喘着粗气。

抬头看,悬崖壁上长着许多粗粗细细的树木,好些枝条折断了,想必是自己掉下来时弄的吧?张世振咧了咧嘴,再次查看四周。

两侧大树叉叉丫丫,是不是还有人被卡住?张世振极目找寻,却什么都没有发现。他吃力的坐起来,开始检查伤势。

脑袋肿了,能感觉到痛,想必脑子还好吧?衣服成了一条条,两条胳膊全是血,很疼,但能动,也能用上力,应该就是些皮外伤。前胸后背都疼,特别是胸肋钻心的疼,一摸全是血,看来不但皮肉烂了,肋骨也断了,似乎还不止一根。屁股也疼,好像肿了;命根不疼,张世振感到一丝宽慰。

两条大腿血肉模糊,几乎找不到一块好的地方。伸伸左腿,能动;又伸伸右腿,也能动,张世振咧嘴笑了。骨头没坏,皮肉再烂也能扛过去。

摸摸腰间,大洋还在,急救包也在。张世振从急救包里掏出纱布在脑袋上胡乱缠了几圈,又把右大腿流血的地方缠了几圈,纱布便没了。好在两条绑腿都在,很快就把左大腿缠好。

轻轻动了一下双腿,感觉没有刚才那么疼了。张世振用剩下的绑腿把胸部紧紧缠了几圈,用上衣布条把两条胳膊上流血的地方缠住,又摘下水壶喝了一小口,开始检查装备。

撸子还在!张世振摸了一下腋下的枪套,顿时懊恼的闭上了眼睛。枪套上还别着四粒子弹,昨晚咋就没想起来?不然又能干掉四个鬼子。他取下四粒子弹装进枪膛,关上了保险。

武装带也在,匕首还插在刀鞘里。可惜子弹带是空的,干粮袋也是空的。张世振咽了口唾沫,低头看着下面。

距离地面还有好几十米,中间全是密密麻麻的树枝。要是没受伤,攀着这些树枝就到了地面。可是现在……张世振往树根挪了挪,靠着悬崖思谋着。

这雨丝毫没有停的迹象,自己连饿带冷,浑身伤痛,撑不了多久,必须尽快下到地面。时间越久体力消耗越大,那可就真的下不去了。

绳子一端用飞爪固定在树根上,另一端系在腰间。一手抓住绳子,另一手攀着树枝,张世振慢慢离开了树根。枝条繁茂,双脚基本都不悬空,大大减轻了双臂的负担。遇到粗大结实的树枝,他就骑在树枝上,轻轻抖落飞爪,歇缓一阵,喝口水,抹一把脸上说不清是雨水还是汗水,然后一点点的继续往下攀挪。

不知倒腾了几次飞爪,也不知歇缓了几次,距离地面越来越近,张世振也越来越虚弱,双臂几乎没有一点气力了。他骑在粗大的树根上,望着十几米下面的地面,一口气喝干水壶,挣扎着下了树根。

“扑棱棱”响了几声,大腿被什么东西狠狠咬了一口,疼的张世振一哆嗦,差点松开了绳子。他咬紧牙关往下挪了一点,双脚踩到树枝上,一手抓住绳子,另一只手抽出了匕首。

“呱呱……”一只大鸟嘶叫着撞了过来,张世振手起刀落,居然削掉了大鸟的小脑袋。大鸟落在树根上,翅膀还在扑棱着。

“扑棱棱”的声音又响了起来。张世振低头一看,悬崖壁上有个一米大小的洞口,又一只大鸟正要从洞里飞出。他挥刀把大鸟击回洞里,双脚踩稳树根,蹲下身子观察洞里。

洞里黑乎乎的,看不清深浅大小。那只大鸟显然被打怕了,伏在洞里嘶鸣着,不敢往外扑。洞子里面还有一些动静,只是看不太清楚。

张世振扒开横竖在洞口的枝条,胳膊伸进洞里。那只大鸟再次发起攻击,结局自然是送死。他钻进洞里,匕首一阵乱舞,四处撞壁的几只半大小鸟再也不扑棱了。

借助微弱的光亮,张世振仔细打量洞子。这是座不知啥人开凿出来的石洞,足有一人高、三四米宽,好几米深,厚厚的鸟粪堆积了大半洞子。大概几十年甚至更久远都没有人进出,他怀疑是否还有人知道这个洞子?

“哗哗”的雨声经久不息,洞口一股筷子粗细的水柱直泻而下。张世振脑袋伸出洞口,发现洞口上下左右都被粗大的树根包围,前方也都是密密扎扎的枝条,不到跟前无论从哪个方向都看不见这个洞口。老先人真是本事大,这地方都能发现,还挖了洞子,就是不知道干啥用的,张世振伸出手把树根上的死鸟提进洞子。

有这么好的地方,就先不下去了,张世振开始收拾洞子。鸟窝不小,全是比较柔软的干柴。他撕下一把干柴,把鸟粪较少的地方略略打扫了一下,再铺上一层干柴,能躺下一个人的地方就清理出来了。

铺干柴时,在鸟窝里发现了五只鸟蛋。张世振欣喜若狂,当即喝了一只,再找却没有了,只得将剩下的四只鸟蛋小心翼翼放好。

一只鸟蛋下肚,马上有了气力。抓过两只叫不上名的估计是公母的大鸟和几只半大小鸟掂量了一下,沉甸甸的,少说也有十来斤肉。苍天有眼,那么高的悬崖上摔下来没死,现在又有了这么隐蔽的洞子,还有鸟蛋和肉……这可是天上飞的,有钱都难买啊!

洞子后面有些大大小小的石块,有些好像雕刻过,只是还没有成型。想必是一个或一些不知姓名的老祖先准备在这里挖洞修佛悟道,不知什么原因没有完工,结果就成了鸟窝。张世振捡了几块没有雕刻的石头摆在洞口,再把钢盔放在石头上,锅灶建成了。

取水不难,难的是存水。张世振在洞里摸索了好大一阵,终于在拐角处找到一个小石坑,能容两三小桶水。他把坑里的粪土胡乱清扫了一下,把钢盔伸出洞口,足足小半天功夫才把小坑灌满。

这么多鸟粪,还有鸟窝,燃料足够了。可是白天不能生火,饥肠辘辘也得熬到晚上,张世振开始收拾两只大鸟和几只小鸟。外面似乎有什么动静,雨声吵杂的听不清楚,看不见也不敢出去。只要不进到洞里,天塌下来也不管了。收拾完大小鸟,又喝了一只鸟蛋,在洞口堵了几块石头,他四平八稳的躺在干柴上沉沉睡去。

再一次睁开眼睛,天色已黑。外面雨声依旧,寒意愈浓了。张世振慢慢爬起来,搬开洞口的石块,借助微弱的亮光开始生火起灶。

从急救包里掏出一个用防水布包裹的严严实实的小包,小心翼翼打开。这是一小包食盐和两盒火柴,特务营每个弟兄都必须随身携带的东西。点燃一把干柴,再把干鸟粪一点点引燃。为防止亮光传出,洞口继续堵上,只留几个小洞出烟。

钢盔里的水烧开了,张世振没有着急煮肉,而是先灌了满满一水壶开水。又烧了一钢盔水,他才开始煮肉。

肉汤“咕嘟嘟”冒着泡,肉香飘满了洞子。实在无法抵御,张世振用两根小木棍夹起一块肉放到嘴里,却有些淡,还嚼不动!他只得把肉放进钢盔里,又稍稍放了点盐,耐着性子添加鸟粪。

终于能嚼动了,张世振开始狼吞虎咽。只一小会,半钢盔肉就剩下几块骨头了。他意犹未尽,端起钢盔“吸溜吸溜”喝着肉汤。快喝光时才感觉到汤里有股鸟粪味,不由得咧嘴笑了!这鸟粪居然有股香味,说出来谁会相信?真他奶奶的!

吃饱喝足,张世振开始清理伤口。特务营的兵,特别是老兵,轻伤不找医生,重伤及时处理自救,至少不再流血,这是规矩,是命令!白天在树上简单处理了伤口,有点粗心,得再仔细处理一回。

两根松木火把照亮,张世振用淡盐水悉心清洗伤口,并在伤口附近撒抹一层药粉。药粉专治外伤,特务营每个弟兄都带了一些。他是连长,得为百十号弟兄着想,就多带了一些。现在其他弟兄都不在了,这些药粉只能自己用了。

一直忙活到半夜,才把伤口清洗包扎完毕。张世振感到浑身清爽,没有一点困意,便又开始烧水煮肉。这次一点也不着急,用小火慢慢炖肉,他要好好享受这难得的美味。

外面秋雨绵绵,洞里却是温暖如春。张世振慢慢往灶膛里添加鸟粪,不时用细木棍搅合一下钢盔里的鸟肉,感觉有些惬意。狗日的小鬼子,想吃掉特务营,吃掉全师……可老子照样在这吃肉,能把老子球咬掉?等老子养好了伤,再一个个杀狗日的,有多少杀多少,为康大哥,为特务营的兄弟,为全师将士报仇雪恨!

一股冷风吹进洞子,身上落了几点雨水,张世振不禁打了个寒颤。他稍稍往里面挪了挪,心想幸亏没有下到地面,不然得活活冻死。苦了康大哥和特务营的兄弟,暴尸荒野,还得遭雨淋,他双眼紧闭,泪水溢出了眼角……

家里不知咋样了?下雨了吗?娘身子骨还好吧?春曼该长大了……每每孤寂难过的时候,张世振就想家,想年迈刚强的老娘,想娇小可爱的春曼,恨不得长了翅膀,飞回老娘和春曼身边。

说好的一月最多四十天就回去,照顾春曼,伺奉老娘。可这都快四年了,自己却越走越远,昨晚还落了悬崖。若不是苍天有眼,阎王爷没要自己,这辈子就再也见不着她们了!张世振慢慢煮着鸟肉,回想着离家以后的日日夜夜……

37

第一章 悬崖脱险 (一)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