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天下乱流>第七十一章 分析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七十一章 分析

小说:天下乱流 作者:空唱 更新时间:2018/2/9 0:01:24

  “中都初定,蓟丘诸乱已平,老姑母能归国祭奠实乃幸事,传令!老姑母将经各处关口各座城市,必以国母之礼迎接!而先帝无后,在其他皇室子弟中选择也是情理之中,爱卿何故欲言又止?”温青痕说到最后显露对共主之位更替的毫不关心。

  共主之位已空了将近一年,是因为那些围攻中都的联军在瓜分皇族身上的利益而搁置了,谋逆之心显而易见,但归根到底,皇族传承数千年,谁也不敢轻言使皇族消失,在分赃之后,这些乱臣贼子开始认真处理共主之位。

  皇子、皇弟、皇叔历经三朝,在三位共主旗下都发挥着不可替代的作用,他履历丰富是名义上众望所归的候选人;不过,依此时势那些乱臣贼子该挑选一个容易控制的共主,就算他们觉得公子离可以,依公子离心性也绝不会去做。

  至于这个李偲,名不见经传,没多少人有印象没多少注意;身为公子离长子,却接受诸侯推举继承共主之位,也该是为了似有若无的权利和公子离起了争执,此种人不需注意。

  身旁的古霄悄悄靠近,小声说道:“李偲乃舞阳公主与公子离的嫡长子……若论辈分,他是王上的表叔……”

  共主更替,皇族必会派出使臣奔走相告,而蓟丘这些诸侯国必须在共主登基之日举国庆贺……然而这位共主却是在诸侯国控制下登基,天下有识之士多为不屑,而他却是温青痕的表叔,显然是在对蓟丘的挑衅。

  舞阳公主归国一事,也应该是为了解释这件事吧?

  “还有一事要启奏王上。”

  温青痕挥了挥手示意侍曹继续说下去。

  “皇族割王畿以东绵延不绝的膏腴之地,赠与平原两国,因此原先与我国并不接壤的这两国现在已能与我国隔河相望。”

  谢、王两家真是与蓟丘不死不休,侍曹将示意图上的代表疆界的红线拨动,地图上原本属于平原国东南一块不小的土地划入曹、凌两家,以换取他们在中都一战应得土地。如此一来王家得以成为贯穿诸华中部封地最广的国家,北至古浊南及丘陵,中间还有一条天堑大江流经腹地滋润大片疆域。

  而谢家在帝国偏西本就一方霸主,无人敢与其争抢,就算使所得封地成为一块脱离国土的飞地,谢家也不愿与周围国家交换土地,并马上屯兵数万于此,与夏历大军隔河对峙。

  古浊河是帝国北部草原与中土富庶的分界线,更是蓟丘对峙古浊河以南诸国唯一天险,古浊屏障被破,诸侯的强军便可长驱直入,若能赶在西部封臣勤王之前攻下云中城,不日王城便将告急。

  国与国之间剑拔弩张蓄势待发,这是大事!知晓此事轻重的朝臣瞬间乱了,七嘴八舌的讨论着该如何对敌。

  朝臣乱做一团不打紧,只要温君佐不为所动,无论什么事都能在他的掌控之中,温青痕命令朝臣安静,转头问向温君佐:“相国怎么看?”

  “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有夏历将军坐镇,依仗古浊大河天险,可保我国无忧,况且当今天下之势也不能容谢、王两家为所欲为。”

  诸华之中被世人称为强势除平原两国,就只有偏安一隅的古越,和如今面临窘境的蓟丘。

  以往与蓟丘联手制约平原两国的皇族已被打得一蹶不振,他们自然也不愿意蓟丘能继续发挥他的作用,对于蓟丘谢、王两家自然会再次联手;可是,其余诸侯确实不敢招惹这俩强国,但也绝不会坐看蓟丘被灭,让两国继续做大做强直至两国大军兵临城下。

  他们共同的敌人在北方,若欲破蓟丘必将倾全国之力集中北部,如此一来却不能保证东、西、南几国会不会趁火打劫,灭国不成反而陷入两难僵局。

  更何况中都一战蓟丘元气大伤是没错,但是,国家筋骨尚在可以一战,今初败,国人皆以雪耻复仇为重,举国上下能万众一心抵御敌寇;而在最近收获颇丰的平原国需要权衡利弊,越是富有越怕失去,正所谓光脚不怕穿鞋的,与蓟丘正面交战如何让整个国家支持,所以隐隐之中蓟丘还能牵制平原两国。

  “相国的意思是这两国不会对蓟丘用兵?”

  温君佐轻描淡写几句话间,便将国家危难化解,显然对这种事他早有预料;温青痕同样对此事不以为意,因为此事他早已知晓,今日问温君佐不过是要群臣安心。

  “国不强不立,君无威国不强,诸侯止步古浊西岸全因我王贤能,与国民上下一心建设强国。”胡耶律这能言善辩该是在像这种恰当时机发言磨砺出来的,一句话比温君佐的对局势剖析见解更能使朝臣安心,也让朝臣随他颂咏温青痕的功绩。

  “太傅,今日就在朝堂论论天下之势吧!看看是否与各位大臣意见有所相左。”温青痕不太理会朝臣,话锋一转就是要群臣结束在上件事上毫无建树的议论。

  平原两国,当世之强国,军强民悍攻无不克战无不胜,物资富饶种类繁多,军需足取民需自给,千年底蕴使其无比适应乱世,更能引导乱世。

  然而总所周知,两国奉行举孝廉,美其名曰举贤任能实则多在名门世家当中挑选官员,毫不考虑官员本身能力如何,只要出身够好,有家族支持便能在朝堂博得一席之地。

  所谓一人得道鸡犬升天,先人获得一官半爵便是积德造福后人,爵位可世袭罔替,另外家族贤能名声在国家绽开,后世子弟多能在国家挑选官员上加分不少。

  这造就国内士族林立,一个庞大家族不仅可以分割国家土地,掌管国家大部分权利,还能通过土地控制国内多数劳动力;国家又允许士族供养私兵,以来减轻国家分担战时又能供国家调遣,虽为良策,但士族重利无利不往,没有好的盼头国君无法动员足以一战之兵。

  国君提出的设想有违士族利益时,多会受到朝野上下士族反对,所以在国家做决定的不是国君,而是取决于士族意向,间接之中士族控制了国家的一举一动。

  如此国家可以一路顺风屡战屡胜,雄厚的国家实力能支持国家纵横四海,士族对国家疆域扩大自家封地也因此扩大喜闻乐见,但经不起一场失败;蓟丘是上下坚如磐石,而这两个国家实际控制者多是色厉胆薄之辈,一场失败就会让怀疑国家的决断,重新评估自己是否该继续支持,又因各自为政使得国家内部腐败,斗争激烈,国内食玉炊桂之况可观如此体制下国家的混乱。

  古霄评价这种国家若不加以改革,必将因外患败于内忧;现任君主虽知国家弊端但无力变法,只能倾心争霸以缓和内部矛盾,削弱士族实力,显然是治标不治本,在争霸期间国君的每一步都要小心谨慎。

  近海三国国土狭小物产匮乏,百姓要维持生计只能靠渔盐与内陆几个国家换取物资,大国眼中他们的国家贫弱微不足道,在交易上完全没有话语权,只能给大国提供便利。

  如秦家尚好,还有心学习中土文化,对国家彻头彻尾地进行改革,然后通过各种手段增强国家实力,包括挑战军事实力强大的蓟丘。

  另外两家,一个面朝大海背靠平原王家,面对王家的侵蚀敢怒而不敢言,要么依附王家要么寻求他国做主,国家落魄如此实在难堪。

  一个位于帝国最南端,割据多座海岛与诸华各国隔海相望,在寻求上岸开辟疆土之法,也在努力学习诸华文化,并频频参与大国政事,希望得到认可。

  还有平分桓岳大山南北的两国,占大山之险峻抵抗强国进攻,安稳发展;数千年来在大山之间发生的战斗数以万计,对外宣称是双方平分秋色,但实际上使用天险数千年的两国人民已经对天险一草一木了如指掌,已能达到物尽其用的地步,使桓岳大山在他们脚底下臣成为让强国止步,他国望而却步的防线。

  山倒国灭,山在人在,这是宁骁在为两国依山而建防线修改前人设计大功告成之后国民对防线的感叹。

  宁骁屡次强调两国不可忽略其他方向同样是威胁一般的存在,可两国君主总是视若无睹,沉浸在无惧强国的安逸当中;西川、泽国、两河无力出兵,古越国又致力于它的邦交之间。

  曹、凌两家联手倚仗天险,对付天下皆畏惧的平原强国,还不是能进可攻退可守?难道国家没有稳如泰山?

  古越国绵延不绝的群山,造就国家地势的复杂多变,古越国从不派兵镇守所谓的边界,他们只将兵力屯在四通八达的官道、险峻的大山、重要的隘口,和通往古越国大城市的必经之路。

  如此一来敌人多会迷失在群山之中,然后被神出鬼没的古越军绞杀,就因为古越人对群山的了解。

  “古越国世代坚持邦交为主,征伐次之,古往今来,凡是对古越国厌恶,在诸国之间对古越不屑出言不逊者,甚至用兵,除非实力悬殊不然古越会坚持一向不死不休的原则,帝国还未形成之前,古越国就在极力塑造对待敌人蛮横的形象,从而威慑他国。”

  “另一方面与古越交好者古越会不一切代价维系两国关系,无论何处都能感觉到古越的诚恳,这是古越强盛之初和在帝国之中存续至今,影响力不弱皇族,却能与强国与周围国家多数和平共处,奉行的邦交之道。”

  “古越国的影响力多在弱国树立,为的是需要之时振臂一呼,号令弱国对抗强国,如同平原两强国,一场失败能摧垮强国,而一场胜利就能使古越国名副其实得到诸国认可,自此成为霸主。”古霄对诸国见解深邃犀利,有理有据的见解引得朝臣叹服。

0

第七十一章 分析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