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佛尘痛恋>第四十章 认子泪别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四十章 认子泪别

小说:佛尘痛恋 作者:长天 更新时间:2018/2/7 14:21:16

第四十章 认子泪别

翌日上午,破山回双桂堂向观音菩萨上香祷告毕,云峤印水就进来相告,说有一队兵马从万县过来要急见破山。破山回说闻马嘶蹄铿,以为是自己年近古稀的耳朵出了问题。

去到山门外,一副将单膝跪地向破山呈告:“大师安好!今兵临佛家平静之地,实为不敬,盼大师宽怀容纳。”

破山叫副将起身后,示意让他相告来意。那副将拱手说:“我们李总督统兵三峡灭掉李来享未及相庆,悲接老母诰命一品太夫人讣音,遂未身及亲请大师向渝以荐其母。为尽人伦之孝,快马回渝的李总督特委我等前来恭身相迎。盼大师成人忠孝,不拒前行。”

破山虽知李总督就是李国英,这等事不成一般,得弄清楚明白。于是就向副将问道:“是哪个李总督呢?”

那副将回答说:“是太子太保、兵部尚书、川陕总督李国英总督。”

“嗬嗬嗬!”破山仰面笑过几声说,“就是那个左良玉部下的降清总兵李国英啦?他杀人如麻,溅血如喷,何得怀揣孝心?”

那副将回答说:“为人之子,当尽人孝。观禽兽鸟虫,皆能反哺,天性使然也!”

破山用似有相讥地口气说:“好个天性使然。我自服气了。”

破山转身去到禅房,就对云峤印水说:“我本想立即回身活埋庵,啥地方就不再去了。见今之势,不往不可成休。身为曹溪水源,天童木本,双桂开堂,四海难隐者也!人尊佛为师,我为佛家弟子,不能废冤亲平等只顾自己好恶而思行,今去重庆为清臣荐母可借此大弘我佛善为。现反清李来享将军最后灯灭,大清版图尽收,当劝魔煞封刀锁鞘,还天下苍生之太平,传继世庶民之生存。”

云峤印水说:“师父此行若能让李国英封刀,则川中历经数载战乱得平,民生重显兴旺,‘弘佛法、止杀戮、度太平’之法旨履圆满矣!此无量之功德当为天下幸甚,万民幸甚!”

“唉!”破山长长叹口气后,就叫云峤印水取齐法器,随清兵经垫江,至长寿,再登舟向帆重庆。

重庆朝天门码头,长江和嘉陵江两江结汇,碧蓝清澄。往来上下码头的男女老少络绎不绝。袒胸露臂的搬二哥未计秋凉,直把大滴滴的汗珠尽情挥落。那沉沉地重负,不仅仅是背负的阖家生存的寄托,更是背负的天下昌隆兴盛的希望。只要没有征战与流血,再苦再累又怕什么呢?心头酸酸的破山刚上渡台,李国英就帅文武百官接应两旁。鞭炮继响,鼓锣声声。李国英躬身向破山施礼后,就伸手前引直登朝天门。

行人驻脚相望,只见破山身材伟岸,铜头放光。银须过胸,步履飘然。锡杖叮当,佛珠连环。袈裟耀金时,不住齐相赞叹,真古佛出世释迦再生是也!

闻此赞言的破山目不邪视,随身上到朝天门直行轿去到李国英母亲灵堂。

法事准备就绪,破山就登堂说法。李国英夫妇、子女及文武百官、乡绅名士跪叩满地,以诚聆听。

一趟法事下来,众人感非寻常,觉平生初得相闻,超然禅悟万千。

夕至开宴,破山避席对李国英说:“从此时起,为尽忠孝,老僧戒酒戒肉,以诚‘封斋’!”

李国英未明破山之意,忙对其说:“待祭奠法事完毕,老母出殡,我与大师开荤。”

破山当着文武百官和乡绅名士说:“我不是为李大人荐母封斋,是为天下百姓封斋。”破山环顾大家一眼回顾说,“回想当年受困李占春营中,为救刀下众人,于是开荤肆口。一过经年,及至全川封疆已毕,版图得成,特劝李将军封刀锁鞘,还涂炭百姓之安宁,以此不负治国精忠、齐家至孝之谓。为救众生开荤,为度太平封斋,誓为老僧之愿也!”

李国英酹酒祭过天地后,就站在破山身旁大声说:“吾历乱世,情仇交织,不提过往。身为民之司命,国之肱股,当德忠君父,情注民生。今大师以戒怀天下,我自惭深致。当此立言,就此封刀。以德治辖,齐铸盛世。安民乐土,歌舞同春。”

“善哉!善哉!”泪流满面的破山合掌于胸,直希望刀山火海的日子永不再及。在举国兴盛中,民安万世,永乐太平。

月余时间过去,李国英崇敬破山有加。说大和尚宜住大府,区区小县屈居佛身不成敬意,于是意留破山永住重庆崇因寺。破山却说天下大定,国家息事。总督已令封刀,太平大象齐开,老僧已成心愿,当得启程而归。更何况为臣深荷重担,应免力细思老僧栖往。

辞别李国英回双桂堂的那天,送破山到朝天门码头的李国英实为难舍。自与大师相处数日,其对心智的开悟如无垠广宇,甚是辽阔。这人间的故国情、亲情、友情,真是情情不了。短暂人生,当何思寄托?李国英自是不想回答。李国英在目送破山的远帆中,寄思十分友谊,留存一颗佛心。这佛心誓为庶民揣存,思为百姓建功。

“阿弥陀佛!”合掌的李国英面对破山去舟的长江深深鞠过一躬后,才一步三回头回去总督府。

时经七天,破山才冒头漏明岩,双桂堂便自映入眼帘。心生畅意的破山快步如风,跨过双桂河上堤不几步,就看到一个镶嵌入心的身子站在双桂堂前的回龙岭把自己静望着。

“佛然!”破山轻轻叫过一声就快步跑过去。对目之中,佛然凄然的目光陡把破山吓一跳。

“佛然!你站在这里做什么呢?”破山心生惊诧地问。

“我在等你回来。”佛然哽咽了一下说,“如再过会儿不回来……”说到这里,佛然就把话停了下来。

破山急了,忙问佛然:“过会儿回来怎么样呢?快说哇!”

佛然努力平静了一下说:“昨天儿子善同来接我了。现天下落得太平,善同回家已成其业。我决定还俗回去再为人母,照佑子孙,同享天伦。”

“你不回去好吗?”破山用祈求的口气说,“此生我欠你甚多,常思弥补。虽为僧尼,但得朝夕相顾,其心稍安。今若离去,我心更溅血喷,当是永无疗合。”

佛然流出泪水说:“你岂是欠我的,对儿子的欠也永难赎除。流水无情,逝者如斯。及至暮年,一切当可放下。自来出家成尼,我就无所他求,誓与你向佛至终。昨见儿子,亲情油然势不可灭,于是决定还俗回家,以全儿孙敬孝之善。我知你荷旨不可同往,故独相辞还乡以拾故情。”

破山泪目难收,直望着远方泛起一生的坎坷。现国也破,家不成。亲情难续,知音别叙。孓然一身向天涯,哀痛之彻,日月可鉴。此时面对佛然,不知做何倾诉。原指望天下太平能同善佛事,没想到天下初静又再生牵疼。去就去吧!老婆子,我为你祈福!

破山转目伤情地望着佛然,最后还是情不自禁地喊出:“老婆子!你回去吧!”

只这一声“老婆子”,佛然的筋骨就酥了。那对破山怀揣的青春恋歌,倏地就喷涌出来。在所有的爱恨交织中,扑向破山怀抱就放声痛哭。那哭声惊彻天宇,山川共悲。

百步之外的尼姑庵前,一个汉子提着包袱一动不动站在那里望着佛然和破山。见过这道痛境,汉子明白,那和尚一定是自己的亲生父亲无疑了。

散开手的佛然看到儿子呆呆站在那里,转头对破山指着说:“那就是我们的儿子蹇善同。”

破山携着佛然走过去,蹇善同一膝跪在地上,相认的一声“爹爹!”直把破山叫了个心碎欲裂。倾泪如注中,就伸手过去扶起相别四十多年的儿子。

“爹爹!还俗跟我们回去吧!”蹇善同替破山擦着泪水说。

“善同!你和妈妈回去吧!天下初静,法旨还承,我便不能同往啊!”

蹇善同甚为悲切地说:“为何我们一家人不可以永远在一起呢?见面相认就要作别,是什么法旨比亲情还重要呢?我不理解,我不理解呀!”

破山握住蹇善同的手说:“有些事我也没弄明白,我也不甚理解。可是,立身人世,总是有那么多的身不由己和无可奈何啊!常相思来,我既愧对你的母亲,也愧对你失落的父爱呀!今生是来不及做出弥补了。善同啊!你妈妈为我吃的苦当比黄连啦!作为我的儿子,回去一定要好好孝敬你母亲啊!如有机会,我就回去看你们!”

佛然见破山痛泣不住,泪流满面中,就拉住蹇善同说:“儿啊!有些事是凡胎俗眼不甚明了的呀!不要为难你爹爹,我们还是走吧!”

回龙岭上,收泪不住的破山一直伸出颤抖的手,像是在挽留,又像是在告别。

荒草古道上,母子越走越远,身影越印越深。

—— 完 ——

0

第四十章 认子泪别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