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不屈意志>第八章 闯大祸了(五)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八章 闯大祸了(五)

小说:不屈意志 作者:比克大魔王 更新时间:2018/1/13 16:22:07

“你……你想干什么?”王亮后退了一步,有些害怕地说道。

石清山冷笑了一声,说道:“干什么,当然是送你上西天了!难道留着你这个祸害,四处告状说营长的坏话?放心……你走了之后,我和我们营长一定会好好疼爱你妹妹的……哈哈……我的便宜大舅子?”语气里不无嘲笑、戏谑之意。

李杰在门后听了,又惊又怒,没想到这石清山真是心狠手辣,一一进门便要杀人灭口,连个理也不讲,见王亮情况不妙,伸手抓住了门闩,从门后冲了出来,挥棒便向石清山头上打去。

石清山吓了一跳,连忙闪避,却不料躲闪不及,被李杰一棒打在了肩头,“扑”的一声,石清山手中的盒子炮掉在了地,王亮见状忙扑上来,挥起手中的菜刀便向石清山砍去,风声带动了空气,‘呼’的一声,吹灭了放在桌上的油灯,只余下了李杰与王亮拿门闩打,拿刀砍石清山的声音。石清山起先还挣扎,‘啊……啊……’叫了两声后,便没了声息。王亮和李杰还不放心,又刀砍、棒打了两分多钟,方才住了手,李杰走过去,拿火柴把油灯点燃,拿灯照了一照,只见石清山躺在地上,浑身都是血,已经被砍死了。

李杰从没杀过人的,见了石清山死样,不觉吓得腿脚酥软,两手发麻,‘扑’的一声,手中的门闩掉在了地上,声音发颤问道:“他……他死了么?”

王亮却比他镇定的多,拿眼睛看了一眼石清山尸身,又伸脚踢了一脚道:“已经死了,他被我们两人杀死了!”

李杰脸色苍白,身子摇摇晃晃,有些站不住。王亮走过去,轻拍了拍他的肩头,笑道:“别怕!咱们俩人杀的是大汉奸,大坏人,像他这种败类,就是杀十次,百次,也该杀。咱们这是为民除害!”伸手捡起了石清山掉在地上的盒子炮,一只手提了菜刀,看了看年轻军官住的屋子,沉声道:“走,再跟我杀哪个更大的汉奸、败类去!”

李杰壮起胆子,跟在王亮身后,向年轻军官住的屋子摸来。

屋内床上,年轻军官仗着自己身材高大,又是男人,使劲把王芳压在了身下,一张嘴往王芳脸上直亲。王芳拼命挣扎躲闪,倒叫年轻军官一时不能得逞!

“你快放开我,再不放开我,我就喊人了!我哥哥可就在厨房里的!”王芳说道。

年轻军官呵呵笑道:“你哥哥!他不会再来了!方才石清山到外面去做什么了?就是叫你哥哥别管闲事?他若不识趣……嘿嘿……”

“你……你快放开我……我就是要嫁,也是嫁一个抗日英雄,而不是一个准备投降日本人的汉奸、卖国贼!”王芳挣扎着说道。

年轻军官立刻变了脸色,双眼放射出狠戾的光芒,凶声凶气的说道:“你……怎么知道的?难道你偷听到了我们谈话?”

王芳点了点头道:“不错,我在门外都听见了,你们俩准备带队伍投日本人,是不?”

年轻军官愣了一愣,随即狞笑道:“你既然知道了?哪老子就留你不得了……”伸手使劲扼住了王芳的脖子。

门外,王亮妹妹情势危急,忙一脚踹开房门冲了进来,年轻军官看见他俩进来,吓得慌了,翻身跳起来,伸手便去摸枪,却被王亮抢上一步,一菜刀砍在他手臂上,接着又像老鹰抓小鸡似的,把他从床上拖下来,与李杰拳打脚踢一顿暴打,打得他直喊求饶。

“几位爷爷!求你们放过我吧!我再不敢了!”年轻军官跪在地上哀求道。

王亮凶神似的说道:“不行,狗汉奸,狗杂种,你竟敢强暴我妹妹,看老子今天不打断你的四肢,再阉了你,叫你再祸害女人!”伸脚又踹了他几脚,把哪年轻军官踢得伏在地上,半天缓不过劲来。

年轻军官爬伏在地上,两手拜佛道:“两位大爷,我再不敢了,再不敢了!求你们放过我吧,我可是打过日本人的抗日英雄!”

“呸!你还是抗日英雄,我看你是狗熊差不多!”王亮当面唾了他一口,骂道。

李杰拿出了一张纸,一支笔,放在他面前,道:“把你是怎么与日本人勾结,准备投降的事,全都老老实实的写下来。”

年轻军官转了转眼珠,装糊涂道:“什么投降日本人,没有的事!我可是中国军队的少校营长,在前线与日本人打过仗的英雄,你们快点把我给放了,不然,我爹爹可不会放过你们,你们知道他是谁吗?他可是国军的师长,手下有好几万军队,你们知道他发起火来有多可怕吗?只怕这世上都没有你们的容身之地……”

“滚你妈的蛋!你爹是师长怎么了?他就是军长、司令,也不能投降日本人,做汉奸。”李杰上前对哪年轻军官拳打脚踢道。

王芳看见墙上挂着一个皮包,是哪年轻军官随身带着的,走过去拿下来打开,翻看里面的东西,忽然拿出一张纸,高声叫道:“你们快看,这是日本鬼子给这狗汉奸发的委任状……”

李杰和王亮都聚头来看,果见哪张纸上,用日文写着:“兹任命石清才为华北治安军xx团团长……”后面标着时间昭和13年3月,还有日本军部的大红印,以及一个叫山田的日本军官印章。

“操!证据确凿,你还想抵赖?”王亮看着哪年轻军官,怒斥道。

年轻军官见事情败露,情知不妙,猛地窜起,向门外拼命跑去。

李杰扑上去,一棒子将他打倒在地。王亮冷哼了一声,把他提起来,抵在墙上,伸手狠劲掐住了他的脖子,只掐了一会儿,哪年轻军官便双眼翻白,软软的倒在了地上。

李杰走上去,试了试鼻息,已经没有呼吸了。杀了这卖国的石清才,三人也都冷静下来,王芳问道:“哥哥!咱们现在可该怎么办?去国军哪里告发他吗?”

王亮还在沉思,李杰却摇了摇头,说道:“不成,咱们不能去告发,相反还得逃走!”

“为什么?”王芳问。

李杰叹了一口气,说道:“只凭日本人的一张委任状,就说他投降了日本人,显然证据不足,再说,他爹爹是国军师长,这外面又都是他的兵,咱们到哪里去告?自古官官相卫,咱们只怕还没告下来,就被人抓起来,给杀了!”

古时候,老百姓都怕见官,尤其是怕与有权势的人打官司,这告状的事,听着都头疼,所以王亮兄妹都皱眉苦思起来。想了一会儿,王亮说道:“也罢!咱们逃走吧!我在山西平遥县城有个老乡,开了一家饭店,他前段时间邀请我去他哪里做厨师,我这就去投奔他。如今,这兵荒马乱的,死个人是平常事,国军还忙着打仗,想来他爹爹也顾不上给他儿子报仇,找咱们的麻烦!”

“对!咱们逃走吧!” 王亮自己还急着找哥哥呢,当然赞同此事。

事情随即定了下来,三人随即简单收拾了一下,便连夜出了大门,向北逃去。这国民政府的防区,当然是不能走了,万一事情败露,石清才哪个做爹爹的师长,画影图形,捉拿自己三人,哪可就麻烦了,所以三人向北走,打算到了日本人的地盘,再各自找地方逃生。

第二日是一个艳阳天,刮着微风,上午十点钟的时候,一名连长带着几名手下,走进了王亮兄妹住的院子,很快哪名连长便失魂落魄、慌里慌张地带着人走了出来。

“去!马上报告师长,就说是少爷……咱们的营长给人害死了!”连长冲一名士兵说道。

哪名士兵不敢怠慢,连忙骑上一匹快马奔出村去,到了中午时分时,一名身穿呢子大衣,脚蹬雪亮马靴,面容冷峻的中年军官走进了村内。

哪名连长早已在门前守候,看见哪中年军官到了,忙快步走上前去,立正,敬了个军礼,然后面色苍白地道:“师长……您来了!少爷……他……”

哪名军官神色镇定,可是眼中却有掩饰不住怒火喷射了出来。他翻身下了马,走进了院内。院中停着两副担架,石清才和石清山的尸身躺在上面,身上都蒙了白布。

中年军官缓步走到担架前,挨个揭个白布看了看,眼睛里挤出了一丝泪水,拿手轻轻擦去,然后回身问那连长道:“少爷他们是怎么死的?是谁害了他们?”

连长躬身说道:“禀师长,昨天夜里,少爷他来到村里,命令我们全都到隔壁的牛家寨宿营,而他则留宿在这户人家。今天早上时,我们怎么也不见少爷来训话,所以便走过来看看,没想到少爷……少爷他被人给害死了!”

中年军官摘下手上戴的白手套,在那连长头上狠狠抽了几下,怒斥道:“你们为什么不和你们营长住在一块,为什么叫他与石清山两个人单独留宿在这?”

连长战战兢兢的道:“师长,不是我们不想留宿在这,而是少爷他看上了这户人家的一个小妞,怕我们坏他的事,所以把我们都赶走了,连个卫兵也没留……”

事情已经很明了了,是自己儿子石清才晚上想强暴人家姑娘,行不轨之事,所以才招来了杀身之祸。

中年军官长出了一口气,冷哼道:“凶手呢?可曾抓住了?”

哪名连长道:“属下已经把本村的村长和这户人家同住一个院子的一个姓王的老太婆审过了,他们供认,昨天晚上共有三个人与少爷一同住在这院子里,一个王,叫做王亮,是个厨子。一个是他妹妹,另一个人叫做李杰,是前往长治做生意的,天黑了,在老太婆家借宿的。”

“可有他们照片?”中年军官问。

哪名连长摇了摇头道:“没有!”

中年军官回身看了一眼他的副官,说道:“咱们师不是招了一个会画画的大学生,你去把他叫来,按照村长和王老太婆的描述,给我把哪三个人的画像画出来,然后与他……”说到这里,指了指哪名连长道:“带一个连的部队,追拿哪三名凶犯,生要见人,死要见尸,务必拿了来见我!”

“是,师长!”副官立正,答应了一声道。

0

第八章 闯大祸了(五)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