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三国之笑苍穹>第十回 再遇华佗留神医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十回 再遇华佗留神医

小说:三国之笑苍穹 作者:笑问君 更新时间:2018/1/7 13:22:03

书接上回

那大汉听得孙翊自报家门后,猛然一怔。而周围的人群,也出现了一阵骚动。

  “江东孙三郎”,现在这个名号可是大的很,至少在淮泗一代已经传扬开来,知其事迹者皆称之为当世神童。

  那大汉激动道,“君可是`卧榻雄辩收庐江,游子吟罢赠橘郎。断腿结义交陆逊,再世甘罗美名扬`的,故乌程侯孙破虏之三公子,孙翊孙三郎?”

  孙翊听罢大汉的话,脑子也是一晕。这首诗倒是把自己的事说了个遍,不过自己还没有甘罗那么牛吧?不自觉有些骄傲的道,“如假包换!”

  周围人“轰”的一下炸锅了,所有人都用崇拜的眼光看着孙翊。特别是那些大姑娘小媳妇的,炽热的眼光让孙翊都觉得舌干口燥,小脸发红。

  那掌柜的更是忙不迭的道,“哎呀呀!居然是江东孙三公子,失礼了失礼了。您看您,早说是孙三郎,这饭得我请啊。”那掌柜的脸都激动的通红。

  孙翊心说,“你这明摆着就是拿我来做免费广告的吧?”

  这时只见那大汉把手中刀往地上一摔,然后大步流星的朝着孙翊走了过来。

  孙高等侍卫正要阻拦,却见那大汉在离孙翊五步左右时突然跪倒在地,拱手道,“戴罪之人,不知三公子在此,失礼之处请三公子责罚。”说罢以头触地,不敢再动。他身后所跟随的几人,也都如他一般跪倒叩头,不敢多言。

  孙翊疑惑的看着那大汉,又看了看许褚,想从他这里得到点情报。结果却发现,许褚两只眼睛瞪得像铜铃一般,嘴巴大张,神色呆木,直直的盯着自己。

  “呃~~~,仲康,仲康!!”孙翊有些尴尬的道。

  “啊!”许褚醒过神来,忽然扑通一下跪倒在地,大声道,“公子大名如雷贯耳,在下今日得见尊颜,真乃三生有幸。更得公子借刀退敌,感激涕零。如若公子不弃某粗鄙不堪,某愿追随公子,虽死无憾。”

  许褚早就对孙翊神往已久,特别是孙翊断腿结义的事情,更是让许褚钦佩不已。现如今那个自己超级崇拜的人就在面前,而且路见不平,借刀相助,就更让许褚感佩万分了。加上刚才孙翊见自己喜欢那把刀,居然就直接要以刀相赠,许褚感觉自己是真正遇到可以托付性命的人了。

  孙翊听完了许褚的话,感觉自己都快乐疯了。本来还以为需要费半天劲才能收得许褚的,现在可好,人家自己主动提出来了。

  孙翊哈哈大笑,伸手扶起许褚道,“某得仲康,乃上天之恩宠也。”喜悦之情溢于言表。

  孙翊喜欢许褚的原因不光是许褚忠勇悍武,最重要的是许褚的人情味。《三国志》记载,“太祖崩,褚号泣呕血。”曹操去世的时候,许褚居然哭到吐血。诸位可以想象一下,一个“长八尺余,腰大十围,容貌雄毅”的大老爷们,哭到吐血的情景,那得是多么的悲痛欲绝啊。

  许褚侍奉曹魏三代,从曹操至曹叡,一直深得曹氏家族的信任。以至于曹丕称帝的时候居然封许褚为“万岁亭侯”。您没看错确实是“万岁亭侯”,虽然此时的万岁还不是皇帝的专用名词,但以如此崇高的称呼来封赏一个属下,这在中国历史上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独一位。等到曹叡即位的时候,不光对许褚继续进爵,而且还给他一个儿子封了关内侯;当许褚去世后,曹叡更是追谥其为“壮侯”,并又给他两个子孙封了关内侯。

  好了,言归正传。且说孙翊喜得许褚,然后又对许褚道,“仲康可认得此人。”说罢指了指地上跪着的大汉。

  许褚摇了摇头。

  孙翊皱了皱眉,看着那大汉沉声问道,“尔等究竟何人?”

  那大汉听闻孙翊的话,先磕了一个头,然后这才跪在地上弯腰拱手道,“不瞒三公子,属下曾跟随乌程侯征战中原。后乌程侯战死,属下等死战得脱,却不知该往何处,故而流落到此。听闻大公子占据庐江,我等正欲投奔,但苦于囊中羞涩又饥渴难耐,便在一村庄之中杀了一头牛,因被主人撞见,故而奔逃至此。”

  “哦?”孙翊一听,居然是自己父亲孙坚的旧部,他可不会轻易凭一面之词就认了他们,沉声道,“尔等是何人属下,姓甚名谁?”

  那大汉道,“我等乃义公将军(韩当)帐下什长,姓傅名婴字弘学。”

  “啊?傅红雪?”孙翊惊道,“你可善用刀?”(孙翊脑子有点断路的联想到了天涯明月刀)

  傅婴道,“属下曾得义公将军指点,刀法尚算可用。”顿了一下又道,“属下表字是弘学,而非红雪。”

  “呃~,你说你是韩当老将军下属,可有凭证。”孙翊略显尴尬的道。

  傅婴面色一红,道,“因属下等四处避祸,故而信物皆已丢失。但属下认得义公将军,义公将军也认得属下。”

  “罢了,我信你便是。”孙翊道。

  实际上在傅婴说出自己名字的时候,孙翊就已经相信他,因为这个大汉应该是和孙高一起,给历史上的自己报仇的那个傅婴,这一点应当不错。

  “多谢公子!”傅婴有些激动地道。

  “先别谢我。”孙翊脸色一凛道,“仲康说你们杀人,这是怎么回事?”

  “啊?”傅婴愣住了,“属下等从未做过此事啊?”

  孙翊脸黑了,怒道,“杀人偿命,欠债还钱,此天经地义之事。为何尔等敢做却不敢承认?”

  这时,许褚在孙翊旁边说道,“三公子,某有事说。”

  “何事?”孙翊问道。孙翊可是知道,历史上的许褚是个谨慎少言的人。

  “是这样的。傅兄弟他们确实没有杀人,那主人是~~~”说到这里许褚有些无奈的道,“他是因牛被杀,所以急血攻心而死。”

  孙翊听了,立刻就明白了。要知道,东汉末年耕牛很少,以至于曹操曾下过命令禁止吃牛肉。一头耕牛对于一个农民而言,其价值是相当于后世的房子。当时的人,房子没了可以凑合盖一下,简陋些也无所谓。但是若耕牛没了,那这一家老小就连饭都吃不上了。

  孙翊的脸色黑的吓人,以至于浑身都在发抖。

  “子忠何在?”孙翊猛然大吼道。

  “属下在。”孙高闻言抱拳道。

  “抢掠百姓致人死亡,依军法该当何罪?”孙翊狠声道。

  “这~~,我军中并无此规定。”孙高老实的回答道。

  事实确实如此,这时候纵兵抢粮是非常正常的事情,哪有人管?更不用说只是抢了头牛,并未杀人伤人。

  “嗯?”孙翊听闻,脑子里一阵苦闷,但是现在围观的人越来越多了,他不得不让自己狠下心去。

  “那我就现在加一条军规。”孙翊沉声道,“抢掠百姓者,斩!”

  “啊?”孙高一听不敢应命了,他心中很同情这些落魄的袍泽,这么长时间到处流浪,只为最后重回孙氏帐下。忠心自不用问,勇气也是可嘉。但是刚刚看到回家的希望,却要被三公子斩杀,这就未免有些不太合乎情理了。

  “怎么?又不想听我号令了?”孙翊现在已经快爆发了。

  “公子!”这时许褚在旁道,“公子,虽然那主人确实因此事而死,但却并非直接亡于其手,加上他们也是投奔孙将军心切,不如就饶他们一命吧。”

  “请公子饶其一命。”孙高见状也跪了下来,为几人求情。

  “请公子饶其一命!”其余护卫此时也都跪了下来。

  “你们~~”孙翊怒了,他狠狠地看着众人,然后忽然从许褚的手中抢过了古锭刀,抽刀出鞘,来到了傅婴等人面前。

  除了傅婴之外,其余几人都面露恐惧之色,而傅婴却十分坦然,平静的道,“三公子,属下临死前有一请求,还望三公子成全。”

  “说!”孙翊看着傅婴的神色,倒是有些钦佩了。

  “此事乃我下令,他们只是遵令而行,故恳请三公子能饶他们性命,我自以命相抵便是。”说罢昂首挺胸,闭眼等死。

  “三公子!”那几名大汉也是跪拜道,“还望三公子饶命啊。傅大哥也是没有办法。我们这么些年流浪中原,从未抢掠过百姓。傅大哥说,若是做了,那就与盗匪无异了。可这次我们实在是饿的受不了,所以才私下去偷的牛,但是傅大哥连口肉汤都没喝啊。傅大哥要回去向那主人赔偿,可那主人死活不依,又喊来了帮手,我们不想伤人,所以才跑的。”其中一人放声大哭道。

  孙翊听闻,心中也一阵泛酸,再看傅婴,也已经泪流满面了。

  此时许褚近的前来,轻声道,“当时那主人只是喊叫,某恰好路过,以为是盗贼行凶,故而~~”后面的话没说,孙翊也明白了。

  孙翊看了看众人,狠了狠心道,“既然如此,念你们初犯,我便饶尔等不死。但是,死罪可免,活罪难逃,毕竟人命关天。尔等自断一臂,权当偿命吧。”说罢,将古锭刀仍在了傅婴面前。

  周围的人尽皆哗然,这些可是当兵的啊,让他们自断一臂,那比杀了他们还狠啊。

  就在众人还在议论纷纷的时候,突然傅婴右手拾刀,伸出左臂,径直斩下。

  “咔~~”一声响,鲜血四溅,断臂飞出。

  “哼~~~~嗯~~~~~!”傅婴痛苦的死命捂住手肘处,疼的瘫坐于地上,但却紧咬牙关不让自己喊出声来。

  “啊!~~”四周之人都倒吸一口冷气,胆小者已经吓的背过头去不忍再看。

  孙翊也被傅婴的举动震惊了,虽然他刚才狠了下心,但是现在看到事情真的发生了,也是有些惊惧失态。

  正在这时,人群中突然冲过来一个老者,身背一个木箱,急急的来到了傅婴身前,放下木箱从中拿出一条白布,绑在了傅婴的伤处,然后大声道,“快将人抬上,老夫要救人。还有,把他的断臂拿着!”

  孙翊赶紧让傅婴的几个部曲把他抬起来,那酒楼的掌柜反应很快,立刻引导众人直接进了一间客房。

  那老者匆匆吩咐道,“赶紧去烧开水,越多越好,闲杂人等都出去。”

  老者的声调不大,但却充满不可违抗的意志,让孙翊等人都忙不迭的听从其吩咐。

  孙翊更是命孙高亲自带领三个侍卫守在客房门外,听着里面的动静。他现在也是有些心疼了,毕竟那可是正史中给自己报仇的忠烈之士啊。

  那掌柜的把孙翊和许褚领到了一旁的房间,命人送上茶水,点心,然后就在一旁侍立。

  孙翊见那掌柜的机灵,便从腰间掏出一锭金子,扔给那掌柜,道“麻烦你了,我想把你这里包上几日,这算是这几日的吃喝用度,剩下的就赏给你了。”

  那掌柜的看着金子,笑的脸都快抽抽了,恭声道,“三公子能在小店做客,那是小人几辈子修来的福分,怎敢再要三公子的赏。”

  孙翊摆了摆手道,“兵荒马乱的,生意哪有那么好做,你且收着吧。”见那掌柜的忙不迭的把金子揣入怀里,孙翊又道,“你可知那老者是何人?”

  那掌柜的听闻,肃然道,“三公子有所不知,那人便是当世神医,人称“圣手”的华佗,华元化。”

  “果然是他。”孙翊听闻,面上不怒不喜,但是内心的激动是难以言表的。

  华佗,又名乶(音fu),字元化,东汉末年著名的医学家。与董奉、张仲景(张机)并称“建安三神医”。他被后世称为“外科圣手”,精通内、妇、儿、针灸等,尤其擅长外科。曾独创“麻沸散”,是世界上最早使用全身麻醉进行外科手术的人。还自创“五禽戏”,教人强身健体。其行医足迹遍布安徽、山东、河南、江苏等地。而且,他还是许褚的老乡,都是谯县人。

  孙翊现在可是有点得意了,刚收个绝世猛将,又运气这么好的碰到了绝世神医。孙翊自己都不知道该如何形容现在的心情了。

此正是:既得神将已有缘,再遇神医更如仙。逆天改命有帮扶,无惧前路数万险。

  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题外话:看书的多,评论的少;于情于理,都不太好。请君推荐,劳君收藏;别无所求,唯帮三郎。)

0

第十回 再遇华佗留神医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