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三国之笑苍穹>第十一回 孙策征南援母舅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十一回 孙策征南援母舅

小说:三国之笑苍穹 作者:笑问君 更新时间:2018/1/9 13:20:36

书接上回

过了不知多久,只听得门外有人通报,华佗已经出来了。

  孙翊赶紧出门相迎。但见那华佗,看不出多大年纪,鹤发童颜,一派仙风道骨,飘飘然不似食人间烟火(历史上对华佗的真实年龄没有准确的记载,从出名到最后被曹操杀死,时间跨度长达近三十年,故而笔者推算,此时的华佗大约四十多岁,不到五十。再加上古人本就显老,所以就如此描写了)。

  孙翊上前先施一礼道,“小子不知神医驾临,鲁莽之处请神医恕罪。”顿了一下又道,“不知吾那属下伤势如何?”

  华佗本看到孙翊让傅婴自断一臂,心中有怒,但见得孙翊现在的关切之情溢于言表,也就依礼道,“无性命之忧,且断肢已接,但今后那左手怕是不能自如。”华佗言语之中居然略带惭愧。

  孙翊听罢更觉华佗之能非寻常人所可想象,忙深施一礼道,“多谢神医出手相救,小子谢过。”

  华佗见孙翊虽然名声很大,却对自己依然理敬有加,不由多了些许好感,道,“医者仁心,岂有见死不救之理。况公子行事虽然霸道,却也合情合理,只是可怜那壮士,唉~”说罢摇了摇头。

  孙翊沉声道,“如今天下纷乱,百姓疾苦,若再为兵祸所扰,可还有命乎。小子不才,虽不敢说熟读经史,却也知民乃根本,故而以重典治乱军,有不当之处还请神医指点。”

  华佗听罢,细细琢磨,觉得孙翊所说自有道理,便点头道,“言之有理,公子不愧为当世神童也。”

  “神医谬赞了,小子愧不敢当。”孙翊恭敬的道,“若论当世之神,以小子看来,文有曹操之能,武有吕布之勇,技有先生之术,智有周瑜之谋。但若说文武兼备,才貌双全者,天下间唯吾长兄孙伯符也。”孙翊说这番话可是耍了好多心眼的,把曹操、吕布、华佗、周瑜都捧了一个遍,当然绝对也少不了拍自己大哥的马屁。孙翊却不知道,自己这番评论,会被当世之人广为流传,以至于也给自己带来了不小的麻烦,当然这是后话。

  华佗听到孙翊的评价这么高,老脸一红。千穿万穿马屁不穿,这是亘古不变的道理。华佗尽量的稳重着道,“过誉了,过誉了。”

  孙翊这时的想法就是把这个神医弄回去,给孙策那边整个高档诊所。要知道,江东政权的那些名人基本都是短命鬼,像是周瑜、鲁肃、吕蒙等一大批人,都没有活过五十岁。就连现在天天跟着孙翊的小陆绩,也才活到三十二岁就挂了。虽然古人寿命一般都不长,四十岁就能自称老夫了,但孙翊也不想让这些名人早早的就离开历史舞台。况且,这些人要是能活的久一点,也会对自己有莫大的帮助。

  孙翊想罢,问华佗道,“不知神医以为可救天下苍生乎?”

  华佗闻言,愣了一下,道,“不能。”

  孙翊又问道,“那可救世间万民乎?”华佗脸色一变,道,“亦不能。”

  孙翊此时正色道,“闻先生游走四方,行医救人,却不知救了多少人,那所救之人又有多少还健在呢?”

  华佗脸色沉了下来,“老夫救过之人,没有一千,也有八百。但救过之后还健在的,却是不多。”

  孙翊道,“为何?”

  华佗脸色很难看,面带苦涩的道,“世间乱,天灾兵祸多之无数,故而~~~?”

  孙翊道,“先生仁心仁术,为世间敬仰。然救人却只救得了一时,而救不了一世。况先生一人之力有限,可这天下苍生,世间万民又何其多也,先生可都救得过来吗?”孙翊看到华佗似有心动,接着道,“先生心中也许想,自己遇到之人便救,可先生是否想过,又有多少病入膏肓之人等着先生去救呢。所以,先生现在应该广收门徒,光大医术,以此来救治天下,岂不更好?”

  华佗有点被打动了,他看了看孙翊,不由得惊异,这个孩子可才十岁啊,即便被称为神童,但这一番理论却是令人振聋发聩。

  孙翊趁热打铁道,“先生若不嫌弃,小子愿与先生探讨一下医术。”

  华佗一愣,这孩子还懂医术?要知道医术在此时可是被人很瞧不起的,不像后来那样出现了“不为良臣,便为良医”的话。

  孙翊也不多言,先把华佗请到旁边的客房,双方依礼坐好,这才开始向华佗灌输后世的医疗思想。两人从午后谈至傍晚,可把华佗给兴奋坏了。若不是后世知道点什么大青叶,牛黄丸等中药材,孙翊早就被华佗给弄晕了。更有甚者,孙翊只不过说了一句自己对针灸的看法,那华佗居然就要让孙翊这个十岁的孩子,往他个老头身上扎针试验。孙翊哪敢啊,万一把这神医弄出什么毛病来,自己往后再有个头疼脑热的,还活不活了啊?

  两人相谈甚欢,却把许褚扔在了一旁。这时候就看出许褚的素质了,在门口站了那么久却不知疲倦,而且不发一句,绝对体现出了高级保镖的职业素养。

  直到华佗想起要去看看隔壁的傅婴,两人这才结束了攀谈。

  此后的几日,华佗一边照顾傅婴,一边和孙翊探讨医术,过得不亦乐乎。而孙翊则不光要绞尽脑汁的回想后世的那些医学理论,来应对华佗的问题。更要应付那些慕名前来拜访的所谓世家大族,忙的焦头烂额。但是,为了把华佗骗走,更帮助自己大哥孙策和那些大族拉好关系,孙翊只能忍气吞声了。

  等到第十日,孙翊却突然见到了孙策派来的人,要求他速归庐江,有要事相商。孙翊问来人何事,信使却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孙翊见状也不再多问,留下孙高带领两名侍卫保护华佗,留下照看傅婴。其余众人,包括许褚和傅婴原来手下的四人,加上剩余的侍卫一起,随孙翊往庐江而回。

  一行人又如来时一般急急忙忙,风风火火的往回赶,路上却少有盗贼相劫。原因很简单,“大白猪”许褚。毕竟他那身子太过巨大,盗贼们远远一瞧就早早的偃旗息鼓,作鸟兽散。

  许褚在孙翊百般劝说下,也终于接受了古锭刀,话说也只有许褚这样的巨人拿着古锭刀,才感觉那么和谐。许褚对古锭刀的喜爱,那叫一个疯狂。平时带着,睡觉搂着,日日擦拭,天天保养,恨不得能把自己和刀融为一体。孙翊看到许褚的样子经常哑然失笑,但是对于许褚这样的做法却是非常欣赏的。

  就这样,当众人看见舒县城门的时候,已经又过去七天了。但是孙翊却高兴得很,虽然不知道陆逊是不是说动了鲁肃前来,可自己却是真正的弄来了一员猛将外加一个神医,怎么说这一个月都是收获颇丰的。

  当孙翊带着许褚急匆匆进到太守府时,听闻孙策正在大堂议事,便直奔大堂而来。来到大堂之外,孙翊也顾不得收拾自己,就准备抬脚进入。

  门口的一名侍卫却拦住了孙翊,躬身道,“将军正在议事,外人不得入内。”

  孙翊眉头一皱,道“你不认识我吗?外人?谁是外人!”

  那侍卫没回话,只是抬头看了看许褚,又对孙翊道,“在下不知尊驾何人,但是将军有令在先,还请尊驾见谅。”

  孙翊明白了,这个侍卫定是新来的,道,“我乃孙翊,这是我为大哥新招募的猛士,特地让他来见大哥的。”

  侍卫闻言愣了一下,继而侧身一让,道“三公子请。”说罢退到门旁继续值岗。

  孙翊满意的看了看这个侍卫,含笑道,“不错不错,有前途,你叫什么名字?”

  “属下徐盛,字文向。”那侍卫面不改色的道。

  “好,好!”孙翊笑了笑,突然猛地醒过神来,道,“你说你叫徐盛?那你老家可是莒县?”

  “嗯?”徐盛闻听有些诧异,道,“属下正是琅琊莒县人。”

  孙翊那叫一个高兴啊,就差跳骑马舞了。原来自己大哥这里还有不少的“存货”呢,看样子自己也得从内部进行挖潜。

  徐盛,字文向,琅琊莒县人(今山东莒县),按东汉末的地理区划,他和诸葛亮还是同乡,都是琅琊人。徐盛是东吴的名将,开始时和丁奉同为周瑜的帐前护军校尉,也就是周瑜的贴身保镖,后来成为东吴抵抗北方曹魏的主力将领,因功授安东将军、庐江太守。这么一个大将之才现在居然屈居当一个护卫,实在让孙翊觉得暴殄天物啊。

  想到这,孙翊道,“文向尽忠职守,吾甚喜欢,可愿来我身边随侍左右?”这可是**裸的挖自己大哥的墙角了。

  徐盛听闻有些犹豫,道“属下乃将军之亲兵,无将军之令,属下不敢轻动。”

  实际上,在徐盛知道面前的这位就是那个很牛的神童三公子后,已经有点心虚了。但是看到孙翊不光不呵斥自己,反而很高兴地想把自己调去身边,徐盛心动了。可自己毕竟是孙策的亲兵,所以陷入到两难的境地了。

  这时,堂内传出爽朗的大笑声,继而有人高声道,“好你个三郎啊,刚回来就打为兄的亲兵主意,那我可不依啊!”

  孙翊知道是孙策听见了自己和徐盛的谈话,现时只能对徐盛笑了笑,然后带着许褚进去了。

  一进门,堂内众人都被许褚那硕大健壮的体格给惊呆了,都瞪大眼睛似看怪物一般的盯着两人。

  孙翊却是很喜欢这样的感觉,微微昂头,一脸骄傲的走到孙策面前,拱手道,“大哥,小弟回来了。”然后又对坐在右首第一位的张昭深施一礼道,“师父,徒儿劳师父挂念了。”

  张昭虚扶了一下手,笑眯眯的道,“回来就好,回来就好。”

  孙翊起身后,又冲着周围的人一抱拳,道,“三郎见过诸位。”席间众人忙不迭的回礼。

  等这些俗套礼节都完结后,孙翊这才向着孙策道,“大哥,此行小弟为大哥寻到一位猛将。”言罢指着许褚道,“此乃谯县人,许褚许仲康,有万夫不当之勇,可敌吕布。”

  “嚯~~~”“哇~~”“呀~~”堂中诸人被孙翊的话给惊呆了,“可敌吕布”,并非能打败吕布,而是说能在吕布面前抗上一阵子,就像关张赵那样的,虽然打不赢但是可以拖住他,并能全身而退的。

  许褚听闻孙翊的话,也是很自豪。对孙策单膝跪地,抱拳大声道,“谯县许褚拜见将军。”

  “嗡”堂中诸人的耳朵好像被炸雷震了一下般,有些失聪。

  孙策可是一个很骄傲的人,对自己的武艺也是相当有信心的,他一听这个,立马觉得手痒起来,道,“既如此,我与仲康切磋一下如何?”

  许褚听罢却瓮声瓮气的道,“刀枪无眼,怕伤了将军。”

  孙策的脸腾的一下就红了,那是被许褚的话给噎的。只见他噌的站了起来,走到许褚面前,双手一托许褚的双臂,道,“起来说话。”但是私下里却两膀用力,想要试试许褚的斤两。

  许褚本来要顺势而起,但是一感应到孙策在用力,故而也一时兴起,双臂向下发劲。两人一个使劲上抬,一个拼力下压,竟然就这样较起劲来。只见慢慢的二人脸色都开始变的通红,脑门上的青筋也开始暴突出来。

  孙翊看到此处,知道两人是真杠上了。他有些苦恼,自己这个大哥太要强了,但是又不能驳了孙策的面子,故而灵机一动,计上心来。孙翊小心的走到许褚旁边,拿手冲他腋下轻轻一胳肢。

  那许褚正在和孙策较劲,哪有旁心注意这个,但觉腋下一痒,忍不住“扑哧”一笑,身上的劲道立马就散了。

  孙策顺势就把许褚给抬了起来,哈哈笑道,“三弟,你又胡闹了。”

  孙翊嘿嘿一笑道,“大哥,仲康如何?”

  孙策使劲拍了拍许褚的肩膀道,“熊虎之将,仲康力大,吾不如也。”孙策也是话里有话,意思是比力气我是不如他的,其他就未必了,等于还是没承认自己输。

  孙翊看孙策这么高兴,想起一件事情,连忙道,“大哥,小弟见仲康无趁手兵器,便自做主,将古锭刀赠与仲康了。”

  孙策闻言一怔,然后笑道,“无妨。若父亲在天之灵得知古锭刀在仲康此等豪杰之手,想必也会快慰的。”言罢,又对许褚道,“仲康,可先去休息,来日我们比试一番。”

  许褚也不多言,拱手一礼,转身而去,堂外自有人安排。

  孙策看着许褚离开的背影,眼神中的欢喜之色毫不掩饰。他伸手拉过孙翊,与他一起上了正位。周围的人都对这个举动无所谓,毕竟孙翊年纪还小,坐哪都合适。反正那是人家弟兄俩的事情,外人也插不上嘴。

  孙翊倒没那么多想法,他是看周围确实没有自己的位置了,索性就由着孙策把自己带上了主位。但是他还是留了个心眼,待孙策当中跪坐好后,孙翊半侧身的跪坐在了孙策的右手边。

  但见孙策此时的脸色再无刚才的兴奋,沉声道,“三郎刚回,可为兄却要离开庐江。”

  孙翊奇怪的问道,“何事让大哥轻离庐江?”

  孙策面色慢慢变黑,狠狠的道,“扬州刺史刘繇威逼舅父,兵围历阳,母亲与你二哥和四弟、五弟都被困于城中。我欲领兵往江南救之!”孙翊一听大惊失色,怎么历史提前了?

此正是:误打误撞遇华佗,难得神医济世心。翅膀扇动蝴蝶舞,孙策征东有前因。

  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题外话:看书的多,评论的少;于情于理,都不太好。请君推荐,劳君收藏;别无所求,唯帮三郎。)

0

第十一回 孙策征南援母舅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