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三国之笑苍穹>第十四回 猛黄祖威逼庐江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十四回 猛黄祖威逼庐江

小说:三国之笑苍穹 作者:笑问君 更新时间:2018/1/11 12:24:57

书接上回

时光如白马过隙,此时已到了兴平元年的最后一天。

  这一年发生了很多事情。除了孙策提前一年南征刘繇外,孙翊感觉历史并未因自己的到来而发生太大的改变。曹操攻徐州,吕布偷兖州,而后两人又大打出手,却最终因为蝗灾不得不暂时休战。徐州陶谦死了,临终还是如历史上一般,把徐州交给了刘备。孙翊无暇去顾及这些名人们的事情,因为他现在也面临一个大危机——江夏黄祖打上门来了。

  事情是这样的。孙策带兵南下后,身在江夏的黄祖就开始打起了庐江的主意。作为孙氏兄弟的杀父仇人,黄祖可不希望在自己家门口,有这么一个碍眼的钉子。虽然名义上庐江还是袁术的地盘,只是由孙策暂领,但卧榻之旁岂容他人鼾睡,更何况睡着的还是和自己有不共戴天之仇的孙氏一族。既然那个异常凶猛的孙策走了,只留下个十岁的黄口小儿看家,自己何不趁机把庐江给吞下来?

  说实话,黄祖还真没把孙翊放在眼里。虽然听闻那小子是当世神童,但毕竟庐江只有五千人马,那孩子再怎么神奇也不可能挡住自己的数万精兵吧?

  黄祖是越想越觉得此事靠谱,立刻击鼓聚将。当他把自己的想法和众人说了之后,却发现几乎所有人都反对。

  手下水军都督苏飞率先道,“太守大人,庐江虽仅兵五千,然各族(这里说的是世家大族)私兵却不下万人;况其明属袁术,我若攻之怕会令袁术兴兵来救。如此,我军则被动至极,只恐不得善后。”

  黄祖听罢有点不开心,沉声道,“各族私兵何来战力,虽万人吾亦不惧。闻袁术帐下大将纪灵已被孙策借走,其余碌碌之辈皆不足惧也。况袁公路早对徐州垂涎,今陶谦死后却为刘备所得,吾料那袁术必不高兴,恐与徐州一战。如此,那袁术又怎会来救庐江?”

  苏飞听罢黄祖所言,有些道理,但是却总觉得什么地方不对,可又想不出来,故而退到一旁。

  时帐下大将韩晞(史上确有此人)又出列道,“大人。吾闻那孙翊年虽十岁却有甘罗之才。且那陆康、张昭都乃当世大贤,陆康此人更是庐江世家,威望颇高。若我军贸然攻之,怕是今后不好想与。”

  “哼!”黄祖不屑道,“黄口孺子,皆赖其父兄之名罢了。庐江陆氏在我荆州黄氏眼中,不值一提。况我攻下庐江,他又能奈我何?”

  韩晞听罢,知道黄祖的自大脾气又开始作祟了,也就不再多言。其余众人看到这般境况,皆知黄祖已经决定非打不可了,也就都作雕塑状。

  黄祖看到再无人反对,便道,“此番吾亲自领兵两万征之,都督苏飞领一万人留守江夏。”

  话音刚落,就听下站一人出列拱手道,“父亲!杀鸡蔫用牛刀。儿愿率兵前往。”

  黄祖视之,乃其子黄射也。

  黄祖道,“吾当年杀江东猛虎孙坚,今若吾儿再败那孙坚之子,则我黄氏一门必为天下人所敬畏也。”

  黄射傲然道,“父亲且放宽心,儿必送那黄口小儿去见其父,并夺庐江送与父亲。”

  黄祖大喜,即以黄射领精兵两万,着苏飞、韩晞二人辅佐。克日进兵,直指庐江。

  话分两头,再看孙翊这边接到黄射领兵来犯的消息,顿时众人皆惊。

  孙翊坐在主位旁边的位子上更是愁眉苦脸,心道,“这历史上黄祖哪有直接打过江东啊,都是孙策、孙权兄弟俩没事找黄祖的麻烦,咋就让自己给赶上了呢?”孙翊很小心,也很谨慎,他在主位的旁边放了一张椅子,自己坐在那里。这样就显示出真正的庐江之主不在,而孙翊只是暂领庐江。而且,孙翊也不想坐在那里让一群人看着,感觉有点像动物园里看猴子一般。

  实际上孙翊也该想想,要不是自己改变了历史,让孙策得了庐江,此时孙氏一家子老幼都已经到江东了。

  他细细的算了算兵力对比,五千对两万,已经一比四了。就算猛虎军精锐,这么硬抗也绝对不行,必须得用计。

  孙翊瞅了瞅下面的大神们,幽幽的道,“诸位,此事当如何应对?”

  底下静悄悄的,似乎所有人都在仔细的盘算着什么,良久后,张昭先起身道,“三公子~~”

  还没等张昭继续往下说,孙翊便忙不迭的先道,“老师坐下说话,别老站啊站的,都是自家人,哪那么多规矩。”说罢,又冲其他人道,“诸位都是一样,坐着说话便可。”

  张昭闻听此言,暗暗称赞了孙翊一声,这就是恩结众人的举动。张昭顺坡下驴坐在了椅子上,继续道,“三公子,此次黄祖兴兵来犯,情况甚急。老夫以为,应即刻通报大公子,让其率军返回。同时,将此事报于袁术知道,毕竟庐江名为袁术所占。另外征召壮丁,依城防御,坚守不出。待得大公子回师后,再与江夏一战。”

  孙翊听罢,觉得这是个稳妥的方法。但是他却并没有表态,而是微微点头,道,“老师此法老成持重。然兄长正与刘繇对峙,若回军救援庐江,则前功尽弃也。吾料那黄祖既来相攻,则必与袁术有私相授受之事,况那袁术乃见小利而忘义之人,没有趁火打劫已属万幸,盼其来援怕是不能啊。”这一点,孙翊是猜对了。黄祖为了让儿子出名,可是下了血本,私下派人联络袁术称平分庐江。袁术居然也答应了,因为袁术现在正使劲的盯着徐州呢。

  陆康闻言,道,“吾等庐江大族受孙将军厚恩,正愁无以为报,此时正可襄助一二。我几家之私兵可凑五千之众,虽不善战,但守城勉强可为。再加上征召壮丁,亦可募集三千之数。如此一来庐江便有共一万三千壮士,守城足以。”

  现在的陆康可是死心塌地的跟随孙策了,特别是现在掌控庐江的孙翊和自己的儿子陆绩关系非常好,而从侄陆逊更是孙翊的拜把子弟兄,更何况孙翊还给自己弄了桌椅这样的好买卖,让陆康获利颇丰。所以不管从哪方面来说,陆康都得好好的帮助孙翊。

  孙翊听到陆康的话,拱手朝陆康一礼道,“多谢陆公及诸位庐江士绅帮助,诸位高义,小子当报于兄长,必当重酬。”

  孙翊的一番话可是说到这些大族的心里了,天下可没有白吃的午餐,所以都纷纷拱手回礼,多有得色。

  孙翊看着众人的模样,不觉好笑,被人当枪使,还一个个的这么兴奋。但是孙翊可不会表露出来,继续沉声道,“虽然守城足以,可是城外的百姓怕是要受刀兵之苦。吾兄接掌庐江之时曾言,必要保全庐江一郡之地。若是那些百姓受害,小子却不知该如何给兄长交代了。”说罢还装模做样的叹了一口气。

  庐江众人都暗赞孙翊小小年纪便如此仁义,更是溜须拍马一番。孙翊也不得不再次和这些人扯一扯皮。

  待得众人消停下来后,鲁肃开口道,“三公子,若不愿城外百姓受害,可先派人前往各村各镇,将百姓先迁来舒县以及东郡之地(此处的东郡不是郡,而是庐江郡的东部地区),吾等率军先行抵挡一番,可拖慢江夏军之脚步。待得百姓迁走后,我等再率军返城便是。”鲁肃说到此处,冲孙翊眨了眨眼睛。

  孙翊看到后,就知道鲁肃肯定是已经有破敌之策了,便道,“子敬兄此言甚善,既如此吾便与子敬兄一起率军抵挡,咱们现在就去大营,整兵出发。”说罢,也朝鲁肃眨了眨眼睛。

  鲁肃也不多说,立刻拱手道,“诺”!说罢先行起身离开,前往大营准备了。

  孙翊正要起身,却听陆康道,“三公子。古语云,`千金之子坐不垂堂`,三公子乃庐江之首,怎能轻身犯险。?”

  孙翊哈哈一笑道,“陆公此言差矣。想我孙翊十岁小子尔,且懒散至极,这政事我何尝知之?庐江繁荣,皆陆公、师父及诸位高才之功也。”说到此,孙翊顿了一下道,“想我孙氏之人尚武,小子不才,亦愿追随先祖之训,况此次仅为拖慢江夏军速度,并非正面迎敌。所以陆公不必担心也。”

  陆康听了,瞅了瞅张昭。见张昭一副老神在在的样子,也就不再多言了。

  孙翊这时道,“迁民、募兵之事就交予诸位了。吾走之后,城内事皆由吾师与陆公决之,众人皆各司其职,不得有误!”

  最后这几句,从一个十岁的孩子口里说出,本来似是玩笑。但听在众人心里却是一惊。

  要知道前些日子从谯县回来的孙高、华佗一行人,可是把孙翊为正军法,险杀傅婴这种江东旧部的事情传扬开了。而且看着还没好利索的傅婴,得知那条断臂正是被孙翊下令斩下的,更是觉得惊惧不已。大家此刻才想起来,这个平日里感觉眉目和善,恭敬师长,礼遇属下的小孩子,可是当年登城杀过人的。

  众人忙不迭的都纷纷起身,就连张昭和陆康也都站起来,一起称“诺”。然后各自散去忙活不提。

  且说孙翊带着许褚、孙高,与“猛虎十三卫”一起,急往大营而去。这里要说一下“猛虎十三卫”。“猛虎十三卫”的其中十人正是跟随孙翊去谯县找许褚的那十名护卫,再加上傅婴手下的那四名老兵中的三个。孙翊深感那傅婴等人对孙氏的忠诚之义,所以将他们全都编入了自己的随身护卫中。因为傅婴断臂未愈,所以孙翊留给傅婴一个老兵照看。其余人等正好十三人,孙翊就为他们取名,号为“猛虎十三卫”。至于陈到,孙翊则在孙高回来后,将他送到鲁肃身旁担当护卫统领,并跟着学习兵法韬略。孙翊可不希望,让一个历史上都督一方的大将毁在自己手里。

  可别小看这十三个人,他们全都是精锐中的精锐。且不说孙策给孙翊留下的那十个护卫,皆武艺高强之人。就算那三个孙氏老兵也是相当的勇猛,能从战场上杀出重围,其能力自不用多言。特别是这几人还都会那个叫“太平阵”的阵法,此番被编入孙翊贴身护卫后,更是将这阵法教予众人。当年的孙坚在剿灭黄巾军的时候,无意间从缴获中得到了一本《太平清领道》,里面有一种叫“太平阵”的阵法,孙坚便详加研究,以为己用。此阵法不光利于大军作战,还很适合小规模,人数少的战斗,所以孙坚就把这种阵型多传给了一些亲兵护卫。那傅婴开始是在孙坚帐下的亲兵,后来被孙坚调去给了韩当,所以对此阵法颇为了解。后来孙坚战死,懂得此阵法的护卫也大多阵亡,因此孙策继承父业后,此阵法已经失传。

  现在这三名老兵将此阵法又带了回来,加上他们的所作所为,让孙翊极为感动,便赐三人“孙”姓,分别名为孙忠、孙义、孙信。而现在照顾傅婴的老兵,孙翊赐名孙礼。这时的孙翊并不知道,自己的赐名会让这个老兵的命运为之改变。当然,这是后话,暂且不提。

  孙翊带着众人赶到庐江大营,此时鲁肃已带众将在营门处等候了。孙翊和诸人见礼后,立刻升帐议事。

  鲁肃先把目前斥候报来的江夏军动向,同孙翊介绍了一下。

  “据斥候来报,江夏军此时已到舒城西南之怀宁,大军统帅为黄祖之子黄射,以江夏水军都督苏飞、荆州大将韩晞为副,军马共计两万。其中骑兵三千,步卒一万七千,江夏水军并未出动。”鲁肃沉声道。

  孙翊听完,看着鲁肃笑道,“子敬兄可有良策破敌?”

  鲁肃在太守府就对孙翊使眼色,现在更是成竹在胸,他朗声道,“三公子且看。”边说边走到沙盘(这沙盘是孙翊闲着无聊之时,想起前世的沙盘推演之事,和鲁肃说过后,鲁肃找人做的)前,道,“初时,某以为江夏军会水陆并进,齐发庐江。若其水军经长江入巢湖,我军将极为被动。然其托大至此,只以步骑来此,真自寻死路也。黄射此人有勇无谋,且轻狂冒进,某便于此处留下他这两万大军!”

  鲁肃边说,边指了指沙盘上的一个地方,上面赫然写着“潜山”!

  孙翊看了看,心头猛然一动。

  这“潜山”也许大家以为是山,实际上不是,是一个县的名字,现今安徽的潜山县。如果大家觉得陌生,那么再提两个名字,“大乔”、“小乔”。没错,这里就是大乔和小乔的故乡。此时的潜山属皖县,也就是历史上曹魏和东吴争夺异常激烈的主战场皖城。好了,言归正传。

  孙翊听闻鲁肃要在这里打仗,那小心脏立刻乱跳起来。在两个大美人的家乡开战,万一要是伤了她们,那自己的大哥孙策和现在已经与孙策汇合的周瑜非把自己活剥了不可。虽然他们现在可能还不知道这俩美女的大名,但是孙翊却是很想成全这两段姻缘的,特别是周瑜和小乔。

  “遥想公瑾当年,小乔初嫁了,雄姿英发,谈笑间樯橹灰飞烟灭。”就算只为了这首脍炙人口的词,孙翊也要把小乔和周瑜撮合起来。

  孙翊想了想,自言自语道,“吾闻潜山有二乔,皆闭月羞花之容,沉鱼落雁之貌。若此二女为黄射所得,怕是兄长与公瑾大哥不悦也。”

  “啊?!”

  帐中诸将都蒙了。这三公子可真是的,如此紧张的时刻居然还想着给自己大哥找媳妇儿?即便兄弟情深,但是这种事情从一个才十岁的孩子嘴里说出来,不免让众人都为之癫狂。

  孙翊听见众人的讶然,也恢复了过来,忙笑着掩饰自己的尴尬道,“那个~~,我不是那个意思~~,就是~~,反正~~,你们知道的~”孙翊也不清楚自己该说什么了。

  还是鲁肃这个历史上记载的憨厚长者,咳嗽了一声给孙翊解了围,道,“三公子,潜山乃用兵之地。其东有山名为麓山(自己揪的地名),山中有一处山谷,名为成麓谷,乃通往舒城必经之地。吾等可于山谷两侧埋伏,谷中多置引火之物,待江夏军至,以奇兵诱至于此,再以巨石堵其归路,放火烧之,则其必全军覆没矣。”鲁肃沉声道。

  孙翊一听,哈哈大笑,心道,“这和演义中,诸葛亮火烧博望不是一样的吗?只不过现在成了`鲁子敬火烧成麓`了。”当下走下主位朝鲁肃道,“子敬兄请帅座发令!”

  鲁肃听了推辞道,“鲁肃岂敢。今三公子掌庐江大印,自然这发号施令之人,为三公子也。”

  孙翊正色道,“子敬兄此言差矣。计为君所设,兵为君所统,吾此来只为一将尔。”说罢拉着鲁肃就往帅位上走。

  鲁肃坚辞不受,孙翊很生气,后果很严重。

  孙翊大喝道,“鲁子敬听令!”

  鲁肃闻言神色一凛,抱拳道,“末将在。”

  “吾以领庐江太守之名,命你登帅位调兵发令,若有违抗,定斩不饶!”孙翊怒道。

  鲁肃一听,没办法了,只得上了帅位。正欲说话之时,又看孙翊大喝道,“仲康何在?”

  许褚自帐外进来,抱拳道,“属下在!”

  “将古锭刀拿来!”孙翊伸手道。

  许褚没有丝毫犹豫的解下古锭刀,双手奉于孙翊。

  孙翊接过刀,转而双手奉于鲁肃面前,肃然道,“子敬!此刀乃先父随身之物,亦吾孙氏传家之宝,见此刀如见孙氏之主。今借与子敬号令三军,众将如有违命者,子敬皆可持此刀斩之!”顿了一下,又道,“包括我在内!”

  众将皆惊。

  鲁肃更是红了眼眶,跪倒在地,双手颤抖着接过古锭刀,激动道,“三公子如此信任,末将必定以死相报。”

  “子敬兄快快请起。”孙翊忙扶起鲁肃正色道,“吾不要子敬兄之命,只愿君好好活着,“继而又回身对着帐中诸将大声道,“尔等也是一样!吾与君等一起,在这乱世之中闯出一片天地!”

  众将眼神都变了,因为他们现在根本感觉不到面前这个只有十岁的孩子真实的年龄,能感受到的,只有那传说中的“王八”之气。

  孙翊见众将群情激昂,走回到原来鲁肃的位置上,拱手对鲁肃道,“请大帅发令!”

  众将也如同孙翊一般,拱手对鲁肃大声道,“请大帅发令!”

  鲁肃此时双手将古锭刀放于面前桌上,大喝一声,“众将听令!”

  “末将在!”

  “徐盛!”

  “末将在!”

  “着你带本部一千兵马,多带引火之物,置于成麓谷中,明日酉时之前必须完成,如若不然,提头来见。”

  “末将遵命!”

  “孙翊!”

  “末将在!”

  “着你率`猛虎十三卫`前去诱敌,引江夏兵马入成麓谷中。”

  “末将遵命!”

  “陈到!”

  “末将在!”

  “着你领本将亲兵五百,观江夏军全部入谷后,于山上以巨石塞其退路。记住要留下三人左右的空隙,不要堵死。”

  “末将遵命!”

  “其余众将皆率各部兵马与本将伏于山谷两侧,但见江夏军尽入谷中后,俱以火箭射之,随时听吾号令!”

  “末将遵命!”

  实际上众将对于让孙翊去诱敌,还是很担心的。只是看到孙翊自己都没说话,也就不去多嘴了。

  “许褚!”

  “末将在!”

  “着你保护三公子,三公子若有差池,吾必取你人头。”鲁肃最后狠狠地道。

  “大帅放心。就算许褚战死,也绝不让三公子稍有损伤!”许褚非常自信的拍拍胸脯道。

  鲁肃点点头,最后道,“诸将各回营中调动兵马,即刻拔营起寨,前往成麓谷!”

  “末将遵命!”众人慨然应诺,各自离开。

  不久后,就听得帐外号角长鸣,人喊马嘶。——战争开始了!

  此正是:中原烽火才消散,庐江狼烟又点燃。江夏刀兵方到处,鲁肃未战先妙算。

  欲知后事如何,且看下回分解

(题外话:看书的多,评论的少;于情于理,都不太好。请君推荐,劳君收藏;别无所求,唯帮三郎。)

  注:元帅一词最早出现在春秋时期,当时的晋国名将先轸成为中国历史上第一位元帅。南北朝后逐渐成为了战争时期的官职名称。本书为剧情需要,所以在此将元帅的称呼提前了。

0

第十四回 猛黄祖威逼庐江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