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三国之笑苍穹>第十五回 莽黄射兵败麓山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十五回 莽黄射兵败麓山

小说:三国之笑苍穹 作者:笑问君 更新时间:2018/1/11 14:36:06

书接上回

大道之上,旌旗招展,号角阵阵。黄射坐于自己的宝马“乌骓”之上,意气风发。

  据说那乌骓马乃当年霸王项羽之坐骑后代,通体乌黑,神骏非凡。虽有人对黄射言道,那霸王之乌骓马过江之后望江北嘶鸣,最后绝食而死,并无后代。但是黄射却是非要把这匹马叫做“乌骓”,以此自诩霸王。

  江夏诸人皆知这黄祖之子傲视天下,眼中睨群雄如无物,故而常溜须拍马,以悦其心。

  此次黄射领精兵两万,直奔庐江,自是豪气冲天。

  黄射进军速度并不快,他的想法很简单,就是要像猫玩耗子一般,让庐江诸人渐渐丧胆,最终可以不战而胜。

  但是苏飞和韩晞可不这么认为,一直催促黄射领兵速进。但是黄射根本不听,笑言道,“吾两万大军,岂惧庐江一小子尔?”还是慢悠悠的似游行一般。

  苏飞和韩晞都面露苦色,无言以对。

  黄射甚至领兵于怀宁过年,与众人把酒言欢。

  苏飞谏曰,“兵贵神速,此时当急进兵。”

  可黄射却说,“今日乃年终之时,吾令军士好生休憩,以振军心。如此自可一战而下庐江。”

  苏飞韩晞苦谏无果,皆愁眉不展。

  三日后,黄射终于在苏飞和韩晞的蘑菇下,率兵继续前进了。

  兴平二年正月初五,黄射的江夏军终于抵达了麓山脚下。

  前方斥候来报,言有军兵挡道。

  黄射闻报大喜,立刻命全军速行。

  苏飞阻挡住黄射,问斥候道,“前方军马多少?”

  斥候答曰,“一十六人。”

  “什么?”黄射一听迷糊了,道,“你再说一遍,可看清楚了?”

  “不敢欺瞒将军,确实只有一十六人,当中一人似乎年幼,旁边一大汉高举旌旗,上书‘庐江太守孙’”那斥候仔细说道。

  “孙字大旗?莫非是孙翊小儿亲来?”黄射道。

  苏飞闻言思索道,“将军,对方只有一十六人,却要挡我两万大军,此中必定有诈,还望将军徐徐进兵,多派斥候,以探明敌情。”

  黄射不屑的道,“即便他有百倍之数,亦不如我军势众,苏都督何惧也?”继而大声道,“传令全军速进,吾倒要看看这神童究竟是何等人物!”说罢,不再搭理苏飞,打马前行。

  苏飞叹了一口气,和韩晞对视一眼,都无奈的摇了摇头,催马跟了上去。

  江夏大军则开始加速前进,不多久便看到了孙翊等人。

  黄射催马向前进至距孙翊一百五十步左右处,大声道,“兀那小儿,可是江东孙三郎?”

  孙翊在马上看着黄射那欠揍的样子,就知道这次肯定赢了。他也带着一众人等往前进了数十步,双方现在距离已经不足百步了。

  这时,孙翊看到了黄射的坐骑乌骓马,立刻被吸引过去了,暗想道,“大哥孙策号称小霸王,却没有一匹好马,这次一定要把这匹马留下。”便对许褚道,“仲康,看到那匹马了没有,记着给我弄来。”

  许褚憨声道,“公子放心,一会我就给你夺过来。”

  孙翊点点头,对着黄射大声道,“吾正是江东孙三郎,敢问对面可是江夏黄狗的小崽子?”

  这一句话传到黄射耳朵里,把个黄射气的几乎七窍生烟,大骂道,“小畜生,汝父孙坚都死在吾父之手,今日吾便送汝去见你那短命的爹!”

  孙翊笑道,“吾父英勇,马革裹尸乃得其所也。非如你那黄狗老爹一般,被我兄长所擒,以换吾父之身。以此论之,你那黄狗老爹也就是与死人无异也。”

  黄射这个气啊,眼睛都能冒出火来。他大喝一声,也不管孙翊这边有十几个人,带着亲兵就冲了上来。

  苏飞等人一看,这还了得,连忙催军速进。

  孙翊看到这个黄射这么简单就被激怒了,立刻命令道,“仲康何在!”

  许褚立刻将大旗交给旁边的孙高,然后提刀迎着黄射等人冲了上去。许褚很别扭,因为这把刀怎么都不如古锭刀拿着舒服。

  黄射看到许褚这么个壮汉冲着自己过来了,心中也有些害怕,忙慢慢勒住胯下乌骓,大喝道,“左右与我拿下此人!”

  一众亲兵得令,连忙催马直奔许褚而来。

  待的许褚与黄射手下还有三十多步时,许褚突然把刀一扔,口中大喊,“妈呀~”然后转头就往回跑了。

  黄射的一众亲兵一愣,忽然明白,原来这个家伙只是看着巨大,实际上胆小如鼠啊?立刻使劲打马追赶。

  而黄射看到这个情况,也被气疯了。敢情这个壮汉是来消遣自己的,本以为他是猛将,结果让自己很没面子的停下了,现在可倒好,整个一傻大个啊?

  黄射更怒了,立刻催动乌骓马死命的追了上去。

  苏飞等人见状暗叫苦也,可是也不敢不跟着上去,要是这黄大公子出了什么问题,自己等人回去也就完了。

  只见官道之上一众江夏官兵死命的追赶着前面的十几个人,那十几个人似乎是慌乱不已的使劲催马急行。

  但让黄射和江夏的军兵奇怪的是,这十几人的骑术都非常高明,自己这边居然追不上。特别是那孙翊,一个仅仅十岁的孩子就能有这么好的骑术,实在让人费解。

  可实际上,孙翊是因为把马鞍马镫装备在了马匹之上,故而才会如此。而且为了保密,只是这十几人的马上安装了这些东西。至于马蹄铁,因为情况紧急,孙翊还没来得及安装。

  就这样,两拨人马,一拨跑,一拨追,渐渐的来到了麓谷之口。

  孙翊等人到了谷口突然拉住马不跑了。后面紧追着的黄射以及江夏诸军不明所以,也跟着停在了距离孙翊等人五十余步左右的地方。

  只见孙翊上气不接下气的对着黄射道,“黄射,你别追了,谷内有雄兵百万,你若进来,必为我所擒,吾劝你赶快撤兵回江夏去吧。”

  黄射一听,感觉自己都不知道是该笑还是该哭了,这个孙翊号称神童,却故作疑兵之态,实在让人不可理喻。

  苏飞等人此时已经率兵跟了过来,苏飞对黄射言道,“将军,小心有诈。”

  “当然有诈!”黄射傲然道,“那庐江总共兵马五千,何来百万之众?”

  苏飞一听就知道这黄射误会了,忙道,“末将并非此意。末将以为此山谷地形险恶,若于谷内隐以伏兵,则恐不利于我军也。”

  黄射哈哈笑道,“彼军不过五千,即便于谷中埋伏又能奈我两万精兵如何?况吾观这孺子乃使疑兵之计,故弄玄虚尔。不过是想拖住我军,以使其能为庐江备战赢得时间。吾若是中彼之计,岂不为人笑尔?”

  苏飞听了黄射的话,细细一想,似乎也有点道理,便斟酌着道,“将军所言甚是。不过话虽如此,还需小心谨慎为妙。莫如由韩将军引骑兵追之,其余大军在谷口等候。若是前军有失,则吾尚可救援。”

  黄射道,“谷中不利骑兵,若是真有埋伏,则吾骑军危矣。”

  这边黄射还在犹豫,那边的孙翊可是等不及了,大声道,“黄射匹夫,还不赶紧退兵,更待何时。”边说还边回头望了望谷内。

  这个动作却让黄射坚定了信心,令全军急速压上,欲擒孙翊。

  苏飞道,“将军且慢,那孙翊回头而望,则谷中必有埋伏,为何将军还要进兵?”

  黄射不屑道,“岂不闻兵法云:实则虚也,虚则实之。若其不回头,我尚且犹豫,现如今其自欺欺人也。孙翊小儿自诩神童,却是聪明反被聪明误尔。传令全军,速速攻之。吾要先擒孙翊,再破庐江!”

  说罢,黄射领先带骑军冲着孙翊等人就追了过去。

  而苏飞也稍微想了一下,觉得黄射所言还算有理,而且他已经冲过去了,自己也不能再看热闹,即刻率步军也跟了上去。不过苏飞还是很谨慎的,他命韩晞带三千步卒与大队人马拉开百步左右,以为后援。

  再说此时的孙翊等人,看到黄射已经带兵冲过来了,不由一喜,赶忙催马奔入谷内。一边跑,一边回头看着江夏军的动向。

  在山谷一侧山上观察下面情况的鲁肃,此时很紧张。因为毕竟这是他指挥的第一场战斗,也就是“处子之战”。斥候不断地传来消息,让鲁肃的心里慢慢有了底。但是听到说还有三千江夏军留为后援时,鲁肃意识到对方还是有高人的。这三千人马是完全可以改变整个战局的,特别是针对此时在谷口处准备以巨石堵路的陈到而言。

  怎么办?是不是要发动进攻?鲁肃艰难的思索着。

  此时的孙翊等人,已经快到谷外了。但是看到鲁肃伏兵迟迟没有动静,就知道肯定是哪里出了纰漏。

  孙翊很相信鲁肃,他的统兵能力毋庸置疑。而且演义中也有“伏路把关饶子敬,临江水战有周郎”的说法,可见鲁肃对于陆战还是很擅长的。

  和鲁肃一样,孙翊也在纠结,到底该怎么办?

  看着就要出谷了,孙翊突然勒马停下,咬了咬牙道,“众人随我杀回去。”说罢,立刻拨马而回。

  许褚和“猛虎十三卫”没有丝毫的犹豫,紧紧跟随着孙翊。在他们看来,孙翊说什么都是有道理的。

  正在追击的黄射,开始还是紧张兮兮的走着,可后来见确实无事,便大胆了起来。看到马上要跑出谷的孙翊突然又跑了回来,黄射有点奇怪。他传令全军暂停行军,然后慎重的看着孙翊等人。

  孙翊带着众人回来后,也不多言,只是大喝一声,“结阵!”

  只见除了许褚外,“猛虎十三卫”摆出了太平阵,把孙翊和许褚围在了当中。太平阵是有步阵和骑阵之分的,此时布的便是骑阵。而许褚则是紧紧地护卫在孙翊身旁,也不言语。只是很“深情”的看着黄射——胯下——的乌骓马。

  黄射见孙翊等人摆阵,更是坚定了孙翊是在拖时间的想法。大喝一声,命前军骑兵出击。

  这谷内本就狭窄,孙翊等人所在的位置,更是只能并行五骑,所以江夏骑兵也只好五人一组的往前冲杀,想以骑兵的冲击力撞开孙翊等人。

  但就在这时,让黄射最不愿意看到的事情发生了。

  韩晞率领的江夏军后队,在黄射令前军停下慎重对待孙翊的时候,已经全部进入了麓谷内。

  猛听得“轰隆隆~”几声巨响,江夏军的后路,被断了!

  几乎是在巨石滚下的同时,山谷两侧的山上,号角声声,金鼓阵阵,在山谷的回音中犹如千军万马一般使人震耳欲聋。

  而两侧的山脊之中,密密麻麻的飞出了无数的火箭。紧接着,谷内就变成了人间炼狱。

  此时正是隆冬季节,草木枯黄极易点燃,再加上谷内穿堂之风不绝,正所谓火借风势风吹火,顷刻间浓烟滚滚,怒焰昭昭,江夏军中箭者与被火烧者皆惨叫连连,使人不敢相闻。

  此时的黄射懵了,他终于明白孙翊不是在骗他,而是确有伏兵。虽然没有所谓的百万之众,但是这大火却比那百万之众更加可怕。一时之间,黄射连命令都不知道该怎么下了,只是怔怔的在马上发呆。

  而苏飞在巨响发生的一霎那,就知道完了。他一边组织手下进行防御、灭火,一边使人飞报黄射,要其往前方谷口处猛冲,打开一条道路。

  而后队的韩晞此时则令手下,死命的要搬开巨石。但是很可惜,此时的江夏后军都已经被突如其来的打击给吓傻了,都忙不迭的想要从那个小缺口处跑出去。一时间人挤人,人推人,最后直接出现了人杀人。这也就是为什么鲁肃不让陈到把路完全堵死的原因——围三阙一。

  乱了,全乱了。什么叫欲哭无泪,什么叫无可奈何,在这一刻,黄射深切的感受到了这几个词的含义。

  等到苏飞派来的人让黄射杀开血路的时候,黄射本能的求生信念终于让他自震惊中醒了过来,他立刻派亲兵往孙翊那边死命的冲了过去。

  可孙翊等人似乎看穿了他的想法,只是一味的向后退却,直到退出谷口之外。

  黄射及麾下众人似乎看到了一线生的希望,赶忙不管不顾的向着谷口处奔逃。一路上自相践踏而死者,不计其数。

  待得黄射领着数百骑军冲到谷口处的时候,地面却突然猛的塌陷下去,谷口处一个几乎占据了整条大路的巨大陷坑,顷刻间就吞没了几十名江夏军。黄射现在隐约想起,孙翊等人退出谷口时分两列单骑靠边而走。现在才明白,人家早有预谋。

  黄射无助的带着残兵看着那巨大的陷坑,里面人仰马翻的惨状,让众人皆心生恐惧,不敢妄动。而孙翊则是挂着略显邪恶的微笑,就那么调侃似的看着自己。

  黄射胸中一口闷气憋的难受,痛苦的嚎叫道,“孙翊孺子!黄口小儿~~~噗~~~”

  一道血箭自黄射的口中喷出,然后他身子一软,从马上歪了下去。

  “将军~”旁边亲兵赶忙上前扶住,再看黄射已是昏死过去。

  孙翊收起了笑容,朗声道,“仲康!劝降!”

  许褚听罢,策马向前,大声道,“放下武器,降者免死!”

  猛虎十三卫此时也一起大喊道,“放下武器,降者免死~!”

  黄射手下亲兵看了看自己昏厥的主帅,又看了看那巨大的陷坑,眼中尽是绝望之色。

  “当啷~”第一个士兵扔下了手中的武器,继而兵器落地之声不绝于耳。

  江夏骑兵更是下了战马,扔掉武器,站立一旁。

  孙翊昂着头,看着江夏军兵的表现,傲然道,“我们~打胜了!”

  “公子威武!”许褚大声道。

  “公子威武!”猛虎十三卫紧跟着道。

  “哈哈哈~~~”孙翊长声而笑,霸气——冲天!

  这正是:鲁肃定计赚黄射,孙翊诱敌显聪明。成麓谷内烈焰起,江夏大军变鬼兵。

  欲知后事如何,且看下回分解

(题外话:看书的多,评论的少;于情于理,都不太好。请君推荐,劳君收藏;别无所求,唯帮三郎。)

0

第十五回 莽黄射兵败麓山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