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三国之笑苍穹>第十六回 孙三郎代兄求亲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十六回 孙三郎代兄求亲

小说:三国之笑苍穹 作者:笑问君 更新时间:2018/1/11 18:32:51

书接上回

“听说了吗?孙三公子手下大将鲁肃,定计火烧麓谷,全歼江夏两万兵马?”路人甲对乙道。

  “你听错了。是孙三郎定计火烧麓谷,这才对。”路人乙道。

  “你们都错了,是孙三郎率猛虎将军许褚,带领“猛虎十三卫”大破江夏十万兵马。”路人丙斩钉截铁的道。

  “切!尔等皆不知前因后果,在此乱说。”路人丁捋着自己的胡子信誓旦旦的道,“岂不闻孙三郎乃甘罗再世,神童下凡。此次大破江夏军,是孙三郎于麓谷内撒豆成兵,祈天火烧尽江夏二十万大军。”

  。。。。。。

  人这种动物很奇怪,特别喜欢用自己的思维去颠覆真正的事实。特别是人言可畏,都能把活人说死,死人喊活。

  就这样,在人们的口中,事情越来越离谱了,以至于到最后谁也无法说服对方。

  但有一点大家都承认,那就是,江夏大军败了,庐江安全了。至少,在目前看来是安全了。

  潜山县外,猛虎军临时大营

  “子敬兄,此战收获如何?”孙翊乐呵呵的坐在帅帐主位道。

  “回禀三公子。”鲁肃满面红光的道,“我军共计歼灭江夏兵马计有一万八千余人。其中谷内被火烧烟呛而亡者三千余,受伤者五千余,其余皆降。另有不足千人从谷口巨石缝中逃脱。另,荆州大将韩晞于乱军中被践踏而死,江夏水军都督苏飞被擒,黄祖之子黄射吐血昏厥,亦为我军所获。”鲁肃说话间,兴奋之情溢于言表。

  “我军伤亡如何?”孙翊沉声道。

  “只有在谷内与苏飞相斗时,被苏飞并其亲兵反击,死九人伤二十人。”鲁肃道。

  “啪!”孙翊听完鲁肃的话,拍案而起,怒道,“这苏飞当真不知好歹。大势已去下,居然仍不知死活,对抗我军,还杀伤我军兵近三十人,吾甚怒也!来人,将苏飞押来见我,我倒要看看此人究竟如何!”

  帐中诸将看到孙翊的表现,觉得不太理解。打仗吗,哪有不死人的,况且本方才死了九个,伤了二十个。而江夏军那边则是死了三千多,伤五千多,被俘一万多。这已经不是大胜了,而是完胜。可这位神童孙三郎却一副不依不饶的样子,真不知道这个苏飞怎么得罪他了。

  不管帐中诸人如何想,苏飞还是被五花大绑的带了上来。

  孙翊仔细的瞅着苏飞,但见得苏飞虽被擒却不失气概,昂头挺胸,与孙翊对视,没有丝毫惊恐害怕。

  孙翊可是知道苏飞的,这个演义中的绝对龙套,却带出了一个猛将,那就是“锦帆贼”甘宁、甘兴霸!

  演义和史书中,苏飞都是因对东吴作战失利被擒,找甘宁求情,才保的一条性命。可是很多人都忽略了这么一点,那就是孙权破黄祖后,欲以黄祖及苏飞的首级作祭献。这说明孙权对于苏飞的恨意,一点都不比对黄祖的弱。如此可以推断,要么苏飞也是当年干掉孙坚的罪魁祸首之一;要么就是苏飞确实有领兵之能,一直对抗东吴,导致东吴攻江夏八年而不得下。不管从哪一点来说,这个苏飞都是绝对很有能力的。

  现在的这个时候,“锦帆贼”甘宁身在何处尚无人可知,也就没有苏飞举荐甘宁给黄祖不成,才让甘宁自寻明主的事情发生。但是孙翊对苏飞的能力还是非常忌惮的,单纯从军事角度而言,把苏飞放回江夏,无形中会给本方今后的战略产生不好的影响。

  想到此处,孙翊对苏飞道,“昔先父征刘表,为黄祖等设计害了性命,汝当时可曾参与。”

  苏飞傲然道,“想吾为水军都督,孙文台陆上被杀,于我何干?况吾当年尚未投于黄江夏,此事吾不知也。”苏飞的想法是,你要杀我没关系,但是别说我是你家的杀父仇人,老子可不愿背这样的黑锅。

  孙翊听罢,心中暗喜,因为这样一来,就能劝降苏飞,而不必让自己大哥孙策不悦了。对于杀父大仇,孙策可是旦夕不忘的。若苏飞真是杀父帮凶,那孙翊就算再心疼,也得把他弄死。

  孙翊悠然道,“苏将军可愿降否?”

  苏飞肃然道,“家小俱在江夏,恐为所害,但求一死尔!”说罢不再多言,转身就要往外走。

  孙翊忙命人拦住,亲自来到苏飞身旁,解开绳索道,“苏将军大义,小子甚为钦佩。”说罢,拱手一礼。

  苏飞忙道,“某闻江东孙三郎乃当世奇才也,今日一见,果名不虚传。”

  孙翊道,“苏将军为家小事,而慨然赴死,真孝义之人。倘若小子能让将军家小来此,与将军团聚,却不知将军可愿降否?”

  苏飞沉吟一番,道“虽如此,但某受黄江夏提携之恩,授以都督高位,今日若降怕为人不齿。”

  孙翊笑道,“将军何其愚也。想黄祖为人勇而无谋,疑而不智。倘此番由将军统兵,必不会有此大败。况黄射被擒,黄祖爱子心切,必会迁怒于将军身上,怕是将军家小亦不好过也。”

  苏飞闻言惴惴不安。确实,黄祖性刚好杀,这种事情还真有可能会发生。

  孙翊见苏飞心动,忙趁热打铁道,“吾孙氏与黄祖有不共戴天之仇。今擒其子,本应斩之以慰先父在天之灵。但今吾欲使人报于江夏,着黄祖以将军家小交换黄射之性命。不知将军以为然否?”

  苏飞听罢,知道孙翊是真心爱惜自己,也就不再矫情,单膝跪地道,“若得家小无恙,飞愿降!”

  孙翊大喜,扶起苏飞道,“得文茂(查不到苏飞的字,编的)归附,如同微子去商也!”

  苏飞心中感激,但却道,“某受黄江夏知遇之恩,今不得报。但亦不愿与之为敌也,还望三公子见谅。”

  孙翊正色道,“将军真忠义之士也,此事吾自当答应!”

  苏飞再次拜谢,庐江又添一员大将。众人皆笑而见礼,孙翊遂命人摆酒宴,为苏飞压惊。此皆略过不提。

  第二日,孙翊由江夏俘虏中挑出一人往黄祖处报信,言以黄射之性命换的苏飞家小来庐江。黄祖大怒,欲再发兵攻之。然却怕独子被孙翊斩杀,故而只得答应。孙翊又让黄祖准备粮二十万斛,换回一万江夏俘虏,黄祖亦咬牙答应。但那五千江夏伤兵,黄祖却不再要,只说任由孙翊处置。

  孙翊高兴地不得了,这些伤兵可都是宝啊。除了有近一千重伤者,其余四千余都是轻伤,修养一番就会生龙活虎了。现在黄祖居然不要,可真是白白便宜了孙翊。黄祖以为那些伤兵在现在的医疗条件下几乎无生还的可能,与其弄回来自己养着,还不如丢给孙翊。可黄祖不知道的是,孙翊手下有个外科圣手——神医华佗啊。

  经过这几个月的运作,孙翊在庐江郡内各县都建立了官方的医馆,名为“仁心堂”。由华佗担任仁心堂的总管,负责教授那些从流民中招募的愿意学医的人各种医术,并且对于那些无钱看病的普通百姓进行免费的医疗帮助。目前仁心堂已经初具规模。而且,孙翊还和张昭、华佗、鲁肃等人商量,专门在庐江大营中建立了随军医院,还把自己想到的什么急救包等物提了出来,让华佗等人尽皆称奇不已。

  言归正传。待得黄祖自江夏把苏飞的家小,以及二十万斛粮食送来后,孙翊也兑现了自己的承诺,将黄射和那一万江夏俘虏礼送出境。

  此时的黄射已经没有了刚率兵前来时的傲然之色,惶惶然如丧家之犬般带着一万江夏俘虏灰溜溜的回去了。

  孙翊下令,由徐盛率一千猛虎军并两千江夏降卒尾随黄射至怀宁,并驻扎此地,以防黄祖。其余人马由鲁肃率领,押运二十万斛粮食往庐江而返。自己则带着许褚、孙高并“猛虎十三卫”前往皖城潜山县,给自己的大哥孙策找媳妇去了。

  话说孙翊一行人来到潜山,打听得乔公之所,便具礼而去。

  待来得乔家门口,孙翊命孙高上前叫门,门开处一个仆人看着众人,开口问道.,“不知尊驾何人?来此何干?”

  孙翊笑道,“在下孙翊,听闻潜山乔公学识渊博,故而前来拜访,还请通传。”孙翊的礼节做的很足,并未因为这是个下人而有丝毫的不敬。

  那仆人对孙翊的表现很满意,而且看着孙翊也就十几岁的样子,笑容非常的有亲和力,也就拱手道,“还望这位公子稍待,某去通报。”说罢关上门去了。

  孙翊云淡风轻的看着乔家的大门,心里面琢磨着,怎么才能把乔家给忽悠到庐江去。这样等自己大哥回来,就容易多了。

  不多时,但听得大门内脚步匆匆,又见得中门大开。当先一老者急急迎了上来,朗声道,“不知江东孙三郎到此,有失远迎,老朽赔罪了。”

  孙翊知道,眼前这个老者恐怕就是二乔的父亲,历史上的那位赫赫有名的乔国老。对于他的姓名,历史上并无准确的记载。虽然有很多人说这个乔公就是东汉末年的名臣乔玄、乔公祖,但是根据笔者的考证,此言不靠谱。那乔玄是历史上有明确记载的人物,活到公元183年就去世了,死的时候将近八十岁,那就是说以二乔的年纪绝对不可能是乔玄的女儿。因此笔者猜测,这乔公也许仅仅就是皖城的一个土财主罢了,所以笔者给乔公取名“乔禄”。

  孙翊见乔禄开中门迎客,知道他是很重视自己的,也还礼道,“久闻乔公大名,今日小子唐突来此拜访,还望乔公莫要见怪。”

  那乔禄脸上堆着笑道,“三公子再世甘罗之名如雷贯耳,今日来到老朽陋宅,令鄙舍蓬荜生辉,安敢怪之?三公子快请里面奉茶。”乔禄边说边伸手一让。

  孙翊拱了拱手,道“那就打扰了。”说罢来到乔禄身旁,双手搀扶着老头往里走。

  老头现在都快感觉飘起来了,让名闻天下的神童孙三郎扶着。此事若是传出,必定让世人敬仰自己啊。老头越想越觉得自己脚步浮轻,老脸激动地通红。

  孙翊倒是没多想,只是觉得自己尊老是很正常的,更何况这还是未来自己大哥的老丈人,当然不能失礼了。

  进到正堂之内,乔禄执意让孙翊坐于正位,然孙翊却执晚辈礼,坚辞不受。乔禄无奈,只得偏位相陪。

  待落座之后,乔禄道,“听闻此桌椅之物,乃三公子所创,未知然否?”

  孙翊笑道,“正是小子所为。”

  乔禄道,“这桌椅使用起来,比那案几软垫不知舒服多少,三公子大才吾佩服之至。”

  孙翊摆手道,“此皆小道尔,实比不得那些旷世大才之能。”

  乔禄忙道,“闻三公子曾做《当世神者论》,备受天下之人推崇。以吾观之,三公子亦可为当世神者也。”

  孙翊有些脸红的道,“小子年幼,不识天下英雄。当时也只是以耳听者论。吾赖父兄之名,偶有所得,便被世人推捧,实不敢当。想我兄长那才是真正之豪杰,又兼才貌双全,吾不及其万一也。”

  乔禄呵呵一笑道,“三公子行事不骄不躁,颇有大家风范,老朽钦佩之至。”

  孙翊看老头很高兴,便道,“吾闻乔公有二女,皆闭月羞花之容,沉鱼落雁之貌。今欲为我大哥求之,不知乔公意下如何?”

  乔禄一听,脸色立马变了。哪有弟弟上门给自己大哥找媳妇的?

  孙翊见乔禄面露不悦,拱手道,“不瞒乔公。吾孙氏一脉自先父离世后,皆避祸于江东之地。大哥又前往江左大战刘繇,故而不曾对自己终身大事上心。然吾大哥为长兄,今已二十有二,且圣人云`不孝有三无后为大`,小子为大哥计,心中不安。闻乔公之女美且贤,故而擅自前来为大哥求亲,还望乔公勿怪。若乔公应允,吾即刻向大哥禀报此事,使大哥以全礼前来迎亲,必不委屈了两位姐姐。”

  乔禄脸色阴沉,道,“吾知孙将军英武非常,但吾膝下唯此二女,若是同侍一夫,怕是不妥。”

  孙翊一听,知道乔禄误会自己的意思了,忙道,“乔公且听吾一言。小子非是让二位姐姐同嫁兄长。吾兄有一结拜兄弟,名曰周瑜,字公瑾,庐江舒城人。**倜傥,性阔恢弘,且胸藏满腹经纶,又通音律;常听人言,`曲有误,周郎顾`,真乃当世之人杰也。其与吾兄义结金兰,若再分娶二乔,必能传为绝世佳话。”

  乔禄听完这个,脸色稍缓。他自己也很清楚,在皖城周边,他乔家还算大族。但是和实际控制庐江的孙氏来说,也只不过是人家属地之民而已。况且最近听说孙策已经在江东打出了一片地盘,割据之势渐成。若再加上庐江这里的小鬼才孙翊,那么孙氏现在的势力已经非常大了。若是和这样的人家结亲,那对乔家是肯定有帮助的。如果自己不同意,人家要是硬来抢亲,自己不光得罪了孙氏,而且还会连累家族,岂非得不偿失?

  乔禄细细琢磨了一番,道“承蒙三公子看重,再加三公子为兄求亲之义举,老夫本该答应。但老夫两女皆吾掌上明珠也,吾亦不愿违其意志。这样吧,我去问问女儿们的意见,若是他们同意,我便不再阻拦。”

  孙翊听罢,兴奋道,“那就劳烦乔公了。”

  乔禄微一拱手,然后就去后宅了。时间不长,乔禄愁眉苦脸的回来了,对孙翊言道,“三公子,有些事情还望三公子见谅。”

  孙翊摆摆手道,“乔公但讲无妨。”

  乔禄道,“吾大女乔莹尚无些许意见,只是那小女乔婉,言知三公子才思敏捷,尤善诗词,故要三公子当下作诗一首,若是她高兴,那此事就定下了。”

  孙翊听完不觉失笑,“这不是往自己枪口上撞吗?”点头道,“既然小乔姐姐有如此雅兴,三郎敢不从命?”说罢,就要开始吟诗。

  但乔禄却道,“还请三公子随老夫前往后宅。”

  孙翊有点迷糊,但还是跟着乔禄进去了。来到一个园子外,乔禄道,“三公子,此乃吾二女所居之所,请三公子在园门外作诗。”

  孙翊明白了,这是小乔他们怕自己作弊,故而要亲耳听到才相信。想到此,孙翊搜索着赞美二乔的诗词,杜牧的《赤壁》是肯定不行了;苏东坡的赋更不行了,但是孙翊的脑海中出现了这么一首词,辛弃疾的《菩萨蛮》。他稍加改动后,朗声念道,“帘幕燕双双,绿杨低映窗。醉里客魂消,春风大小乔。”

  孙翊的话音刚落,便听得有个动听的女声道,“多谢三公子赠诗。”顿了一下又道,“父亲,我们去舒城!”

  孙翊听罢,心中大喜。做媒的事情,成了!

此正是:兄弟情深不寻常,终身大事亦帮忙。说得大乔随伯符,教得小乔属周郎。

  欲知后事如何,且看下回分解

(题外话:看书的多,评论的少;于情于理,都不太好。请君推荐,劳君收藏;别无所求,唯帮三郎。)

0

第十六回 孙三郎代兄求亲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