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三国之笑苍穹>第二十回 长安乱孙翊筹谋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二十回 长安乱孙翊筹谋

小说:三国之笑苍穹 作者:笑问君 更新时间:2018/1/13 16:13:18

书接上回

自从原豫章太守诸葛玄,携家来投后,庐江招贤馆的名号越来越响。特别是当众人听闻诸葛玄的族侄诸葛亮,以十五岁的年纪,被孙翊任命为汝南郡丞的事情后,诸人对于孙翊的所作所为更是万分佩服。因为谁都知道,及至目前为止,孙翊所看重的人,没有一个不是大才。

  且不说现在真正的庐江二把手、被孙翊从街上抢来的张昭张子布;庐江大营的统帅、被陆逊请来的鲁肃鲁子敬;于侍卫之中提拔起来、现在驻守怀宁的徐盛徐文向;原江夏水军都督,现任庐江水军统领的苏飞苏文茂;流落庐江,却被孙翊派往汝南剿匪的白眊军主帅陈到陈叔至;以及那游侠出身,现在却被孙翊委以汝南太守高位的李通李文达等等。这还不算孙翊的义弟陆逊陆伯言,贴身侍卫许褚许仲康等孙翊的亲近之人。这些人没有一个不让庐江诸人佩服的。

  因此,这次孙翊提拔十五岁的诸葛亮当汝南郡丞,大家也就见怪不怪了。

  这么一来,孙翊礼贤下士,慧眼识珠的名声更大了。很多所谓的名人都来到了庐江招贤馆,意图让江东孙三郎看上一眼,给个评价。要知道,当世那个号称看人最准的许邵许子将已经死了。而这江东孙三郎曾经做过《当世神者论》,而这里面所提到的人物,现在莫不让人震惊。不说曹操和吕布这两个当世神者正在单挑,更不说那神医华佗正在仁心堂中施展圣手救人,只说那孙策、周瑜如今已在江东打出了一片天地。眼看着江东之地就要被孙策大军掌握,那刘繇和王朗、严白虎等皆是苟延残喘。这还不能说明孙翊的识人之名吗?

  庐江招贤馆名声是大了,那些名人也来的多了,但是真正让孙翊看上的却没有几个。不过还好,总算孙翊还是从中找到了几名大才。

  一人姓陈名武,字子烈,庐江松滋县人,身高近八尺,容貌甚伟,年十七。按历史上的记载,这陈武应该跟着孙策去了江东。可是因为孙翊的到来,孙策南下的时间提前了,所以陈武并未追随孙策前去,而是来到了庐江。

  孙翊见到之后大喜,立刻任命为别部司马,跟随鲁肃左右。

  又有一人,姓朱名然,字义封。乃是和孙翊一起来庐江劝降的朱治之养子,因为年幼,所以朱治随孙策征南时,留在了庐江。时年十三岁,被孙翊征召为自己的贴身护卫加伴读。孙翊之所以如此,实际上是有私心的。因为这个朱然在历史上是和孙权一起读书的,而且相交甚厚。这样一个在历史上接任吕蒙之职,后来升任左大司马,右军师将军的牛人,孙翊可不想让孙权给弄去。

  最后一人,姓蒋名干,字子翼,九江人。这个蒋干可不是三国演义里写的那样愚蠢,小丑的模样。在孙翊看来,蒋干之才不亚于舌战群儒的诸葛亮。当然,这只是从辩才的角度来说。蒋干与周瑜同岁,还是幼年同窗。所以来到庐江后,先去了庐江周瑜的家里,登堂拜周瑜之母。而且蒋干是非常有能力的,为人也很洒脱。按孙翊的话来说,就是“凡事皆可求于子翼,必不为拒。”所以,孙翊让蒋干做了自己的侍讲学士,这个侍讲学士更像是后世的贴身秘书。

  时年二十岁的蒋干,得到了孙翊这样的评价,却并无任何自大傲慢之状,仍然谦虚、低调。并把孙翊交代的事情做的井井有条,没有丝毫怠慢或者失误。孙翊对他很满意。

  得了这么三个大才,孙翊非常高兴。而其他事情也越来越向着孙翊熟知的历史一般,慢慢的发生着。

  兴平二年(公元195年)五月。曹操和吕布的濮阳兖州之争终于落下了帷幕。吕布并没有因为孙翊的到来而战胜曹操,而是老老实实的去投奔徐州刘备而去。六月,李傕郭汜长安火并,汉献帝失踪。但是孙翊知道,汉献帝是往洛阳跑了。

  在是否迎接汉献帝的问题上,孙翊有过犹豫。现在孙策正在江东和刘繇准备最后的决战,自己这时候给老大弄一个皇上过来,到底是有利还是有弊,很难把握。拿不准主意的孙翊,命人把汝南太守李通、汝南郡丞诸葛亮、白眊军司马陆逊速速召回庐江。留白眊军主帅陈到暂摄庐江太守位。

  六月的天气非常热,热的让人都想把身上的皮再脱一层。然而今天,庐江郡治舒县的北城门处,却有一彪人马甲胄在身,似乎在等着什么人。

  有认识的人看到城门处的这些人马,莫不惊讶。因为他们看到了现在庐江实际上的掌控者,年方十一的江东孙三郎,孙翊。以及庐江大营统兵大将鲁肃、水军统领苏飞等一票庐江的军方高官都赫然在列。

  时进中午时分,日头已经非常毒了。而这些人似乎并没有任何想要离去的意思。虽然个个挥汗如雨,但却是绝不把甲胄脱下。而那些站在众人身边的亲兵侍卫,更是一个个如标尺般站立。

  来往的行人见到这个都不得不暗自赞叹,这孙三郎手下兵将真精锐之士也。

  忽然,远处传来了马蹄声,渐渐的一行人马出现在了众人的视线之中。只见得那队人马越来越近,终于来到了距城门二十步左右的位置。那为首之人翻身下马,其余军兵也都下得马来,原地等候。

  只见为首那人快步向孙翊一行人走来,而其身后还跟着两个文人模样的年轻人。

  待得那人近的跟前,猛然双膝跪倒,拱手对孙翊道,“末将汝南太守李通,见过三公子!”

  孙翊连忙伸手扶起李通,责怪的道,“文达公这是作何?看看这身上,唉!”边说边拍打着李通身上的尘土。

  李通心中感动,连忙阻拦道,“末将怎敢劳三公子如此。”边说边退了一步。

  孙翊看到,有些尴尬,不知该怎么办了。

  此时只见李通身后那两名年轻人朗声笑了,其中一人似乎幸灾乐祸的道,“文达公有点怠慢三公子哦?”

  孙翊看了看那年轻人,笑道,“看样子孔明兄也要吾打扫一二?”说罢便向那人走了过去。

  这一行人不是旁人,正是被孙翊从汝南急急召回的李通等。而那两个年轻人当然就是陆逊和诸葛亮了。

  只见诸葛亮忙不迭的摆手道,“哎呀呀,三公子勿要如此了。吾等一路赶来,现在嗓子都快冒烟了,还望三公子可怜啊!!”

  “哈哈哈~”孙翊大笑着,伸手拉过李通的手,道,“文达公,此处不是说话的地方,我们府中一叙。”说罢拉着李通就走。

  李通现在心中充满感激。不光因为孙翊对自己的热情,而且还看到了孙翊和众人身上,已经被汗水浸透的衣服。这说明,为了迎接自己,孙翊等人已经在此等候很久了。李通的眼眶一红,差点落下泪来。他忙不迭的借擦汗来掩饰,但是心中已经把孙翊视为真正的恩主了。

  待得众人回到了太守府中,孙翊先安排李通等人去沐浴更衣,自己也抽空去洗了个澡。等李通一行洗去尘埃,个个神采奕奕后,皆到大堂之中等候孙翊。

  孙翊则早就安排人准备了解暑的酸梅汤、凉茶等物,众人先好好的喝了个舒服,这才开始议事。

  众人落座后,孙翊先让人拿来了一个长木匣,几近两丈。诸人皆不明缘由,都奇怪的看着孙翊。

  孙翊笑着道,“文达公可知这是何物?”

  李通看了看,不明所以,摇了摇头。

  孙翊嘿嘿一笑,道,“公可打开一看。”

  李通听罢,犹疑着上前,打开了匣子,里面赫然有一把长枪。李通的眼睛马上就直了,他颤抖着手从匣中将枪拿出,直觉枪杆入手冰凉,在这炎炎夏日居然不见一丝温热。

  孙翊微笑道,“此枪乃吾寻天外寒铁所铸,名为寒电。听闻公与叔至斗枪不敌,皆因武器不顺手,故而寻人作此枪送与文达公。却不知文达公满意否?”

  李通听了孙翊的话,不觉潸然泪下。心中的感动怎是言语可表。他把枪放到匣中盖好,转身走到孙翊面前,双膝跪地,泣道,“三公子对末将如此厚待,末将虽死不能报也。”说罢双手撑地,一叩到底。

  孙翊连忙起身过来扶起李通,温言道,“文达公若是再如此见外,那我可就要恼了!”

  李通起身,擦了擦自己的眼泪,道,“三公子但有差遣,末将必不负所望。”

  孙翊笑着把李通送回座位上坐好,然后边往回走,边道,“此次我们要商议之事,乃关系庐江今后之存亡。还请诸公莫要保留。”

  待回得座位后,孙翊先喝了一口酸梅汤,然后朗声道,“前几日接到通报,李傕郭汜二贼于长安火并,害的陛下不知所踪。今吾得到消息,陛下一行人等已临弘农。以吾所见,陛下等欲回洛阳。然洛阳被董卓一把大火烧的几无生机,那陛下到时怎能无恙?故,吾欲率兵前去勤王保驾。不知诸位有何看法?”

  因为这件事情孙翊和自己的老师张昭已经商议过了,故而张昭先道,“今陛下蒙难,吾庐江不能坐视不理。然而,汝南方定,百废待兴。庐江又要吸纳流民,筹备粮草,支援主公南征。此时若是出兵勤王,怕是粮草不济,难以得胜。”

  陆康听完张昭的话,也道,“吾庐江乃大汉国土,勤王本为份内之事。以老夫看来,不管如何困难,这兵还是要出的。”

  两个庐江的二把手(一个实际上的,一个名义上的)并没有一个统一的意见。张昭同意出兵,但是怕粮草不足;陆康也同意出兵,但是那句“这兵还是要出的”,就说明陆康拿不准的是出多少兵?

  孙翊皱了皱眉,他是想出兵,但是并非勤王,而是想从这个大义上的皇帝手中得到一些好处,以让自己的哥哥孙策能更好的发挥。

  此时诸葛亮忽然说话了,他洒然道,“既然二公皆欲出兵,而出兵之事最重要的就是数量。兵多则粮草不济,兵少则杯水车薪。确实难以抉择,不知二公以为亮所言可对?”

  张昭和陆康都点了点头。

  诸葛亮笑道,“以吾看来,兵需出,但却并不一定要我们出多少。”

  孙翊一听,眼睛一亮,道,“孔明兄不妨明言之。”

  诸葛亮很潇洒的举杯喝了一口酸梅汤,朗声道,“陛下蒙难洛阳,临近之处有能力救者,唯袁本初、曹孟德尔。吾以为可派人向二人说明情况,请求其一起出兵勤王。若此二人愿意出兵,那我军只需稍动兵马即可。既有勤王之功,又不必大费周章。岂非两全其美?”

  孙翊听罢,哈哈大笑,厅中诸人也都震惊不已。特别是张昭和陆康,对于诸葛亮这个年轻人的评价,一下上升到了谋主的高度。

  此时鲁肃则道,“若如此当派兵几何?如今庐江大营兵只万人,文茂帐下虽有水军五千,但却招募不久,无甚战力。况水军还要作为主公后援,无法轻动。这~”

  孙翊看了看鲁肃,笑了笑道,“无妨,吾只率猛虎军精锐一千先去汝南。到时再带叔至‘白眊军’两千,总共三千人便可。”

  众人一听皆惊。鲁肃更是大叫,“此事不可为也。”

  孙翊看了看鲁肃呵呵一笑道,“子敬为何如此啊?莫忘了,那江夏两万精兵亦被我军剿灭,当时我庐江也只出动三千人马啊?”

  鲁肃急道,“此一时彼一时也。那江夏军战力不足,更兼黄射有勇无谋,故而我军破之易尔。然这勤王之时,吾军将面对原董卓麾下之西凉铁骑,恐我军难以相敌也。”

  孙翊轻笑一声,道,“子敬多虑了。勿要忘了,还有曹操呢。”

  鲁肃听罢,愣了一下,道,“即便曹操出兵,以其人之狡诈,怕是不好相与。若其不尽心竭力,那我军危矣。”

  此时的陆逊忽然笑了,孙翊看到之后,道,“伯言,你笑什么,说来听听。”

  陆逊正了正身子,问鲁肃道,“不知子敬公认为,我军与曹军相比,孰强孰弱?”

  鲁肃很老实的回答道,“若论战力,曹军乃世之精锐也,我军不能敌。”

  “那我军与西凉铁骑相比,孰强孰弱?”陆逊一副轻松的表情问道。

  “自然是那西凉铁骑。”鲁肃沉声道。

  陆逊笑了笑,道“那曹军与西凉铁骑相比,孰强孰弱?”

  “这个~?”鲁肃闻言思索了一下,道,“应该是曹军吧。毕竟曹操刚刚打败了吕布,那吕布麾下可是有不下于西凉铁骑的并州狼骑。”

  “既然如此,我军与曹军都去勤王,而我军兵少,曹军兵多;我军弱,而曹军强。那西凉铁骑是会打我们呢,还是打曹操呢?”陆逊又问道。

  “额~~”鲁肃被陆逊绕的有点迷糊,他思索了一下道,“兵法云,避实击虚。此时我军虚,而曹军实,怕是西凉铁骑会打我们。”

  “呵呵~”堂中人有三个笑了,一个是孙翊,一个是陆逊,一个是诸葛亮。

  孙翊看了看诸葛亮,道,“孔明兄不妨告与子敬,吾等因何发笑?”

  诸葛亮看了看孙翊狡诈的眼光,很无奈的道,“子敬兄被表象所惑了。试问兄,我军与曹操一起勤王,若我军被攻,那曹操必定来救,因为他极想在世人面前证明自己是仁义之人。可若李傕郭汜攻击曹操,我军救不救呢?我军能不能救得了呢?彼军皆精锐之师,两虎相争必有一伤尔。”

  鲁肃听了有点明白了,道,“那要是袁绍也一起出兵呢?”

  孙翊笑道,“别说袁绍不会出兵,就算是会出兵,以袁本初色厉胆薄的性格,也绝对不会与李傕郭汜刀兵相向的。此人最善保存实力,最不愿意为人做嫁衣。但也恰恰因为这一点,这袁本初也就是一镇诸侯,成就不了霸业的。”

  鲁肃这下算是明白了,当下也不再劝。

  孙翊看众人都不再多言,就和大家开始商量出兵的细节问题。最后决定,孙翊走后,政事皆归于张昭陆康二人,由鲁肃率大军镇守庐江。孙翊自己则带领陆逊、诸葛亮、李通、许褚、蒋干、朱然等人并猛虎军精兵一千,克日启程前往汝南,与陈到汇合。

  七日后,孙翊一行人风尘仆仆的赶到了阳安。孙翊和陈到说了一下情况,留李通并诸葛亮留守汝南,以为后援。然后带领陈到所部两千白眊军并一千猛虎军,合计共三千人马,率陆逊,许褚、蒋干、朱然等人一路北行,其目的地正是曹操的老巢——陈留。

  想着就要和这个三国奸雄相见了,孙翊的心中不免有些激动。他很确定曹操不会把自己怎么样,特别是他了解曹操究竟想要什么。

  就这样,一行人于十日后终于来到了陈留城附近。为了避免误会,孙翊先派蒋干入城沟通,自己则率大军暂且安营扎寨。

  正在大帐中仔细思考该如何对付曹操的孙翊,忽然听得斥候来报,言说大营外有一彪军马快速接近。孙翊立刻令军兵警备,而自己则是来到了敌楼之上,远远的望着远处的烟尘起处,心中思索着,“到~底~是~谁?”

  此正是:才见曹吕战事定,又闻李郭号角鸣。天子蒙难何处去,未见庐江兵马行。

  欲知后事如何,且看下回分解

  十万字已完成,可求推荐、点击、收藏。若君以为此书尚可一观,还请诸位多多捧场,评分。

(题外话:看书的多,评论的少;于情于理,都不太好。请君推荐,劳君收藏;别无所求,唯帮三郎。)

0

第二十回 长安乱孙翊筹谋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