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三国之笑苍穹>第二十一回 识曹操又骂戏忠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二十一回 识曹操又骂戏忠

小说:三国之笑苍穹 作者:笑问君 更新时间:2018/1/14 11:27:48

书接上回

  孙翊见得那彪人马由远而近,他目力极好,看到了在众多骑士中的蒋干。孙翊明白,是蒋干带着曹操的人来迎接自己了,但来的是谁,孙翊不知道。

  待得众军来到大营之前百步之时,蒋干一个人骑马往大营而来。

  孙翊命人打开营门,自己率众走到营门口。蒋干下马,对孙翊拱手道,“启禀三公子,孟德公派长子曹昂前来迎接我军,并请三公子入城一叙。”

  “曹昂曹子修?那个短命鬼?”孙翊听罢,心中一动,然后大喝道,“叔至率兵紧守大营,义封(朱然)为辅,不得妄动。仲康、伯言、子翼并猛虎十三卫,与我进城面见曹公!”

  众人慨然称诺。

  孙翊骑上马,带领众人直接奔着曹昂一行人而去。

  待来到曹昂近前,孙翊于马上拱手道,“在下江东孙翊,见过曹家大兄。”

  曹昂对于孙翊的称呼很满意,因为自己的老爹和孙翊的老爹,当年是一起打过董卓的,而且关系还算不错。从这一点来说,孙翊称呼自己大兄无可厚非。再加上孙翊这个当世神童,表现的如此低调,更赢得了曹昂的好感。

  曹昂笑着回礼道,“哎呀,吾怎敢在当世神童面前称兄啊,呵呵。”曹昂边说边催马靠近一些孙翊,神秘的道,“三郎,听闻你诗书双绝,不知能否给为兄留下一幅墨宝啊?”

  孙翊笑着道,“大兄说的哪里话?谁不知道孟德公乃当世大贤,诗书双绝的人该是曹世伯才对,我这么一个尚未及冠的小儿,如何能相提并论啊?”说到这,孙翊见曹昂脸色不悦,又道,“只要大兄不计小弟才疏学浅,所作鄙薄,那小弟进城后,为大兄奉上一首,聊表寸心可好?”

  曹昂这时才眉开眼笑起来,拍着孙翊的肩膀道,“哈哈,那就多谢贤弟了。”

  一番话下来,曹昂和孙翊感情上亲近了不少。

  其实孙翊对曹昂并无恶感。历史上记载,曹昂很聪明,且性情谦和,为人没有架子,很得上下人喜爱。曹操更是把曹昂当做接班人来培养的,随时都带在身边提点。但是很可惜,曹操好/色的毛病不光差点害死了自己,还把心腹爱将典韦和这个最爱的儿子一起害死了。

  话不多说。孙翊在曹昂的陪同下,一行人往陈留而去。路上,曹昂对于孙翊身边的几人都非常的羡慕。不说那英俊潇洒的陆逊,仪容伟貌的蒋干,尤其是膀阔腰圆的许褚和那随从的“猛虎十三卫”,都让曹昂感到了孙翊的不凡。于是曹昂对孙翊更是多相亲近,给旁人的感觉是,此二人乃不是兄弟胜似兄弟也。

  等到众人来到陈留太守府门外时,却发现一大堆人正等在太守府大门处。为首一人相貌堂堂,仪表不凡,飒然而立,自有一番风采。

  这时,曹昂对孙翊道,“三郎,家父亲自在府门前相迎。”说这话时,神色中似有尴尬。

  孙翊发现了曹昂的表现,心中暗自道,“好个曹阿瞒,居然想试探于我?不过,可惜啊,我可是知道你长得肯定没有那么帅的!”

  孙翊脑子里快速的想着,眼睛在那群人里面扫了几下。忽然,他感到一个目光盯住了自己,但当自己再往那边看时,却又消失的无影无踪。不过孙翊还是捕捉到了那个人。

  当下他翻身下马(为了不让曹操知道自己马鞍、马镫的秘密,这次他骑的马,只是在马背上放了一个软垫),紧走几步,在众人惊诧的眼神中,直接找到了那个躲藏在人后的目标。孙翊撩袍而跪,拱手道,“小侄孙翊,拜见曹世伯。”

  “哇~”一阵惊叹声中,诸人皆被孙翊的举动所震撼。

  “哈哈哈~~~”那人放声大笑,伸手扶起孙翊道,“贤侄快快请起。”

  待孙翊站起来后,他用温柔的目光看着孙翊,轻声道,“真像!真像!和文台兄一模一样。”边说,眼眶居然还一红。

  孙翊看着眼前这个高不过六尺,鹰目阔鼻的人,感受到了他身上那散发出的亲切之情。同时还感受到了,他身上那无与伦比的王霸之气。

  这个人,正是被誉为三国第一人的,奸雄曹操!

  曹操见孙翊不说话,笑着用慈爱的语气道,“三郎如何认得那为首之人不是老夫呢?”

  孙翊笑着道,“不瞒世伯。家父在世时常言,天下英雄唯孟德公一人尔。故小侄被世伯之霸气所吸引,径直而来。”随即,孙翊又神秘的道,“若小侄所料不错,那为首之人,当是荀公荀文若!”

  这次,震惊的是曹操了。他目瞪口呆的看着孙翊,惊道,“贤侄何以知之?”

  孙翊笑了笑,朗声道,“天下间谁人不知荀公乃世之龙凤也,风采一时无二,非寻常人可比。况站于众人之首,绝非曹公手下其他人等敢为此事。吾闻曹公曾言,荀公乃君之子房。故而猜测,那便是荀公文若无疑。”

  曹操听罢,惊诧道,“贤侄如此年纪就有这般见识,非神童尔,实神人也!”

  周围诸人听完孙翊的话,也是惊讶万分。莫不窃窃私语,都对孙翊的表现大加赞赏。

  曹操看着孙翊,怎么看都觉得满意,笑道,“哎呀,看看老夫这脑子,贤侄与众位快随吾进府一叙!”说罢,伸手拉着孙翊,当前而走。众人皆跟随两人,进入府中。

  来得厅堂之上,早已置办好酒席,双方分宾主而坐。

  曹操举杯道,“三郎,你发明的这桌椅之物甚是舒服,今日我等算是沾了你的光了,哈哈~~,来,诸君与我共敬孙三郎一杯!”

  孙翊忙说,“世伯言重了。想我孙翊年只十二(虚岁),又无功名在身,何能让诸位前辈敬我?该是我敬诸位才对。小子在此借花献佛,敬诸公一杯!”说罢,仰首将杯中酒一饮而尽。

  “借花献佛?妙,妙!”曹操听得孙翊之言,暗自赞赏。

  待得酒过三巡菜过五味,曹操对孙翊道,“贤侄,何不介绍一下你随从之人?”

  孙翊笑着放下酒杯,指着陆逊道,“此是我义弟庐江陆逊陆伯言。”

  曹操一听,道,“可是与你断腿结义的陆郎乎?”

  孙翊笑道,“正是!”

  这时曹操却看着陆逊哈哈大笑道,“听闻陆伯言诈称荀文若族侄,诱的汝南李通偷营中计,顺势领一千猛虎军袭取阳安,可有此事?”

  孙翊看了看陆逊,示意陆逊自己说。

  陆逊洒然一礼道,“正是小子所为。”

  曹操还没说话,那边的荀彧冷哼一声道,“吾与你素不相识,何来你这族侄?冒我族侄之名坏我荀氏名声,该当何罪?”

  孙翊看了看荀彧,又看了看陆逊,并不答话。

  而曹操则是带着看戏的表情,悠然的喝着酒。

  只见陆逊一点也不紧张,起身举杯冲荀彧道,“回禀荀公,小子常闻颍川荀氏与我庐江陆氏久有往来,况吾家主陆公与荀公曾有同窗之谊。以此算来,小子自然为荀公之侄也。前番事急,故而冒犯荀公威名,小子谢罪了。”边说边走至荀彧面前,单膝而跪,高举酒杯奉于荀彧。

  荀彧一听,老脸一红。陆逊所言句句属实,人家这族侄之说不无道理。看看英俊潇洒的陆逊,心中自有一番疼爱,忙扶起陆逊道,“哎呀,贤侄何必如此,刚才是吾相戏尔。”

  陆逊也不矫情,顺势而起,与荀彧对酒而干,然后回座位坐好。

  曹操此时对于孙翊的喜爱,已经延伸到了陆逊身上了,自己巴不得他们都是自己的孩子。

  孙翊看众人无话,便继续介绍道,“那边为九江蒋干蒋子翼,辩才无二,现为小侄伴读学士。”

  曹操点点头,道,“子翼之才甚高,且人物风/流,吾甚喜也。”

  孙翊又指了指自己背后的许褚道,“此乃谯县许褚许仲康,乃小侄贴身侍卫。”

  曹操实际上早就注意到了许褚,此时问许褚道,“能食酒肉否?”

  许褚看孙翊没有阻拦的意思,憨声道,“某身为护卫,于此时不得饮酒。”

  曹操笑道,“如此熊虎之人,区区薄酒为何不敢饮啊?”

  孙翊一听也来了脾气,道,“仲康但吃喝无妨。”

  许褚听罢也不多言,走到门口装酒的大瓮边,单手提起,送到嘴边,“咕咚~咕咚”几口喝完,然后脸不红,气不乱的又走回了孙翊身后,脸上没有丝毫的表情。

  曹操见状,赞一声,“好!”然后吩咐人去准备肉食。不一会,一只烤全羊就上来了。曹操对许褚道,“仲康勇烈,我甚喜欢。此羊交予仲康享用,如何?”

  许褚看了看孙翊,见孙翊不答话,便自顾自的上前接过全羊,大口大口的啃了起来。

  说是烤全羊,实际上那么一会的功夫根本就烤不熟,可以说是血呼啦半生的肉。但是许褚大口吃着,似乎根本没有什么不妥之处。

  曹操看了叹道,“仲康真古之樊哙也!”

  许褚听了曹操的话,瞅了瞅曹操道,“哼吗?环坏哼黑?”

  曹操闻言懵了,其余众人也是一头雾水,唯有孙翊听明白了,他憋着笑道,“伯父,仲康所言是,`什么?樊哙是谁?”

  “哈哈哈哈~~~~~~”堂中诸人皆狂笑不已,曹操也笑的眼泪都出来了。

  孙翊看着众人皆大笑不止,唯有一人虽笑,但是却咳嗽的厉害,恨不得把自己的肺都吐出来才行。孙翊待得众人笑声暂停后,拱手问道,“吾听闻伯父帐下有一高才,姓戏名忠字志才,乃颍川人氏,不知可在席间否?”

  曹操听闻孙翊找戏忠,笑道,“那个刚才狂咳不止的病秧子就是。”

  孙翊看了看戏忠,沉声道,“常闻戏志才乃当世鬼谋,却不料竟是如此模样。”

  曹操脸色一沉,道,“贤侄此话何意?”

  孙翊并未答话,而是起身走到戏忠身边,拱手道,“志才公,小子曾与那神医华佗及张机二位先生,学得一些医术,不知志才公,能容小子把脉乎?”

  戏忠看了看孙翊的眼睛,发现眼神清澈,不似作伪。又看了看曹操,发觉曹操也是担忧之色甚重,便点了点头,伸出左手。

  孙翊装模做样的的伸出三指,搭在戏忠的手腕上,开始诊脉。其实孙翊哪懂这些,只不过是他想提点一下戏忠,不愿意让戏忠英年早逝;又想借此机会和曹操多拉拉亲近的关系,以便去迎奉天子的时候,能得到曹操的帮助。

  众人见得神童孙三郎居然还懂医术,莫不屏气凝神的看着,一时间厅内静的可闻针落之声。

  过了一会,见得孙翊收回了手,仔细的看了看戏忠的脸,又让戏忠把舌头伸出,看了看舌苔。这才叹了一口气,回到了座位上坐好,但是却眉头紧皱。

  厅中诸人看着孙翊的模样,都有些紧张。曹操更是忙不迭的从座位上起身,来到孙翊旁边,轻声道,“贤侄?志才如何?”

  孙翊看曹操来到了身边,忙起身沉声道,“很不好。”

  曹操闻言有些发呆,道,“贤侄请细言之?”

  孙翊叹口气道,“适才吾为志才公把脉,觉其脉象强劲有力,然却略显虚浮,此乃外强中干之兆;况观其脸色,面白唇紫,双颊微红,此虚脱强补之兆;又见其舌苔厚白,舌根红而渗血,此为干呕难平之状。故三郎认为,志才公酒色过度,又强用补药,导致身体枯干不已。若吾料不差,志才公常以五石散为食,不知可对?”

  孙翊一席话,把曹操震的愣在了当场,而戏忠更是一副不可置信的样子。因为孙翊说的(实际上是蒙的)这些,都对了。

  曹操看着戏忠,心痛不已。只见他收回那关切的眼神,忽然朝着孙翊拱手深施一礼道,“还望贤侄救志才一命!”

  孙翊被曹操的举动吓了一跳,慌忙避开,道,“世伯怎可如此!”

  可曹操却道,“只要能救得志才一命,贤侄可提任何要求,吾全都应承。”

  此时的戏忠听到曹操的话,忽而笑了起来,道,“主公,生老病死乃天注定也,何必如此执着为念?”

  还没等曹操说话,孙翊突然大喝一声,愤然道,“戏志才何出此不忠不孝、不仁不义之言?”

  戏忠楞了,曹操愣了,全场的人都愣了。

  只听孙翊一字一句的道,“我大汉如今正是风雨飘摇之时,正需君这般人才来力挽狂澜。可你却放荡不羁,酒色不停,此为不忠也!身体发肤受之父母,而你却不爱身体,不惜性命,此为不孝也!吾闻君有幼子在旁,却不善保自己,欲让其受丧父之痛,此为不仁也!现如今孟德公为君之命,求之吾小儿身上,对你可谓义薄云天,而你不感谢便罢,还以天数来敷衍,此为不义也!”孙翊停了停,喘口气道,“似你这般不忠不孝、不仁不义之人,真真令天下人不齿。吾年纪虽小,但亦羞于与你同席而坐也。”

  说罢,孙翊把头一拧,道,“仲康、伯言、子翼,我们走!”接着就要转身离开。

  此时的席间众人都被孙翊的表现给弄懵了,特别是曹操,还在回想着孙翊刚才对戏忠的大骂,并没反应过来孙翊要走。

  戏忠这时却站起了身,挡在了孙翊面前,拱手深施一礼道,“久闻孙三郎才智敏捷,聪慧过人,今日一见方知名不虚传也。”

  孙翊看到戏忠阻住了自己,便沉声道,“志才公过誉了。公乃大才,吾不愿意让公英年早逝,与我先父一般。”孙翊此时想起了孙坚,眼圈一红。

  曹操这时醒过了神,道,“不知贤侄可有妙方,能为志才诊治。”

  孙翊面露苦色道,“吾怎会下药之事,况小侄可能只看到了表面,对于志才公的真实情况,还得两位神医亲自验看,方能对症啊。”

  曹操急道,“那吾愿出万两黄金,请二位神医前来为志才验看?”

  孙翊无奈道,“不瞒伯父,两位神医在庐江仁心堂内坐诊,又要教授弟子,还要著书立说,一刻都不得空。即便伯父出百万黄金,恐怕也难啊。”孙翊才不会把好不容易弄到的两个神医拱手让给曹操呢。万两黄金?在孙翊看来,健康比啥都重要。

  曹操很郁闷,因为孙翊说的这些事情,他都清楚,当下也不知道该如何了。

  这时一直未说话的蒋干,突然道,“吾有一策,不知可否?”

  曹操马上道,“子翼但讲无妨。”

  蒋干斟酌着道,“不如让志才先生去庐江养病,待调理好身体后,再回曹公帐下效命,岂不美哉?”

  曹操听罢陷入了深思,他可是知道戏忠对自己的重要性的,所以很不舍得让戏忠去庐江。但是若戏忠真有个三长两短,自己以后可怎么办啊?于是曹操就这么纠结的考虑着。

  孙翊看着曹操的模样,心中也迅速的盘算起来,若是能把曹操帐下首席谋士拉走,那么对于己方的威胁就小了不少。

  想到这里,孙翊对曹操道,“世伯,以小侄看来,志才公若不及时调养,恐寿不过一年。不如这样。以三年为期,不管三年之中志才公的身体是否能够调理好,都让志才公回来。可好?”

  曹操听罢,缓缓地点了点头,道,“此事就依贤侄所言。待得志才去往庐江后,还望贤侄多多照料。至于说休养多久,还是听二位神医的吧。”曹操害怕啊,特别是那句“寿不过一年”的话,曹操可是还想着让戏忠辅佐自己的儿子呢。

  孙翊立刻正色道,“世伯放心,除了神医嘱咐不准志才先生去做的事情外,他在庐江与在陈留无有差别。”

  戏忠很想拒绝,但是谁不是怕死之人啊?何况刚才孙翊把自己的儿子也提了出来,这让他也心有戚戚焉。

  既然讨论完了戏忠的事情,那么后面的就是准备考虑勤王之事了,孙翊这时才见识到了什么叫做兵强马壮,什么叫做谋士如云,名将如雨。

  此正是:太守府前识曹操,厅堂之上诊戏忠。唬的孟德人无语,吓得志才入套笼。

  欲知后事如何,且看下回分解

(题外话:看书的多,评论的少;于情于理,都不太好。请君推荐,劳君收藏;别无所求,唯帮三郎。)

0

第二十一回 识曹操又骂戏忠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