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三国之笑苍穹>第二十三回 丁氏发威夺佳作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二十三回 丁氏发威夺佳作

小说:三国之笑苍穹 作者:笑问君 更新时间:2018/1/15 12:07:48

书接上回

曹昂仰天长叹,心中怅然不已。他幽幽的往自己房中走去,心里很是别扭。这时,有下人来报,说丁夫人闻曹昂回来,要其过去说话。

  曹昂只好调整了一下情绪,然后直奔丁夫人住所而来。

  曹昂本是曹操侍妾刘氏所生,然生母早亡,故而由曹操正室丁夫人抚养长大,两人的感情非常好。历史上就出现了曹昂在宛城战死,丁夫人一怒之下离开曹操的事情。可见丁夫人对曹昂的喜爱有多深。

  待来到丁夫人房外,曹昂搓了搓脸,然后强装出笑颜,在门外朗声道,“母亲!儿子前来拜见。”

  只听屋内传出一个开心的声音,道,“子修来了,快进来。”

  自有内侍将门打开,请曹昂入内。

  曹昂见得丁夫人,撩袍跪倒,拱手曰,“孩儿拜见母亲。”

  丁夫人连忙命人扶起曹昂,柔声道,“子修这是怎么了?为何行如此大礼?莫不是受了委屈,找母亲帮忙?”

  曹昂听罢丁夫人的话,眼圈泛红,不由得赶紧低下了头。

  “嗯!?”丁夫人的脸拉下来了,黑的吓人,沉声问道,“子修有何事,但说无妨。”

  曹昂连忙道,“母亲,孩儿无事。只因今日奔波忙碌,故而稍有疲乏,儿子休息一下就好。”

  丁夫人可不是那么好糊弄的人,看到曹昂那言不由衷的神情,就知道事情绝对不是曹昂想象的那么简单。

  丁夫人不再问曹昂,而是转而对自己的下人道,“去把子修的侍从喊来,吾有事情要问。”

  “母亲!~”曹昂还待多言,却被丁夫人凌厉的眼神制止了。

  不大会,曹昂的贴身侍从被喊了来,一进门就扑通跪倒在地,大气都不敢喘。

  “我来问你,今日大公子可遇到什么不顺心的事情了?”丁夫人威严道。

  “没,没有啊。”那小厮吓得哆哆嗦嗦,说话都不利落。

  “大胆!”丁夫人怒喝道,“还不从实招来?若有疏漏,我定取你狗命!”

  那小厮听到这话,吓得立刻竹筒倒豆子,稀里哗啦的把事情说了个清楚,说到最后曹操强逼曹昂送诗的时候,那小厮的声音已经渐渐低不可闻了。

  再看丁夫人此时,浑身气的抖动不已,脸上柳眉直竖,杏眼圆睁。

  曹昂看到丁夫人这样,连忙近身道,“母亲勿恼,是儿子心甘情愿送与父亲的。”

  “啪~”丁夫人一个耳光打在了曹昂的脸上,颤声道,“你啊你啊!性子如此懦弱,可怎么让我省心啊?”

  曹昂被丁夫人打了脸,却不敢有丝毫的怒气,连忙跪下道,“母亲,都是儿子的错,不该去问那孙三郎求诗的。”

  丁夫人看着曹昂还把事情往身上揽,气的脸色发紫。她噌的一下站了起来,怒道,“你在这里跪着!等我回来。我就不信了,有他这么当爹的吗?我必要去给我儿讨个公道!”说罢,就要往外走。

  曹昂连忙抱住丁夫人的腿,泣道,“母亲千万别去。若母亲一去,那儿子就成了不孝之人,无颜生于天地间了。”

  “松手!”丁夫人大喝一声,愤然道,“虎毒尚且不食子,今却有生父明抢亲儿物事,说出去被人知道,那丢脸之人该是他。”

  曹昂看到丁夫人怒火中烧了,心中也没了注意。在一愣神的功夫,丁夫人挣出了腿,然后直奔门外而去。临走还不忘嘱咐下人,看好曹昂,让他不得离开。

  此时书房内的曹操,正在和众人看着孙翊的诗作,逐字逐句的探讨着心得,正忙的不亦乐乎。

  不多久,却突然听得典韦在门口大吼一声,“属下参见夫人!”

  曹操一听,身子一颤。说来也奇怪,曹操**之名是人所共知的,但偏偏对这个正室夫人理敬有加,甚至可以说是敬畏有加。就连他手下的恶来典韦,见到丁夫人时也忍不住哆嗦。

  丁夫人在曹操落魄的时候不离不弃,在曹操强大的时候不显山露水,把曹操的后宅管理的井井有条。不管是受宠的还是被冷落的姬妾,都对这个正室夫人非常的尊敬爱戴。即便现在最得宠的卞夫人,虽然有两个亲生儿子,但却依然对丁夫人持婢子礼。可想而知,丁夫人是多么有能力的一个人。

  今日典韦见到丁夫人前来,特别是看到丁夫人那几乎怒发冲冠的样子,让典韦这个八尺大汉吓得扑通就跪在了地上。

  丁夫人也不理典韦,直接上前推门而入。而典韦则是跪在地上,根本不敢阻拦。

  丁夫人进的门来,看到满屋子的人,冷笑一声道,“好啊!好啊!夫君引为肱骨之人皆在此处,正好贱妾有一事不明,还望夫君和众位大人解惑!”说罢,径直走到了一旁的一个座位上坐下了。

  荀彧等人对视一眼,皆心中惊惧不已。因为丁夫人从来没有在人前称呼过自己“贱妾”,现在居然说出这样的话来,可见丁夫人已经气的七窍生烟了。

  曹操更是从自己媳妇的话里,听出了浓浓的恨意,忙陪着笑道,“夫人有何事,还是回去再说吧。如今我们正在研究大事,还请夫人不要打扰。”

  “大事?”丁夫人听罢怒极反笑,“真是好大事啊。抢了子修之物,在此卖弄,这也算是大事?嗯?”

  曹操一听,就知道坏了,这么个事情让丁夫人知道,恐怕难以善终。

  曹操忙道,“夫人误会了,是为夫暂借此物,研究一下,后必还于子修。”

  丁夫人看着曹操的样子,心中厌恶之情越发厉害,正色道,“我虽内宅妇人,也略知礼义廉耻。圣人言,父慈而子孝。我想请问诸位大贤,若父不慈,子尚能孝否?”

  房中诸人谁敢插嘴啊?都默默如雕塑状。

  丁夫人看众人皆不语,自顾言道,“子修生而丧母,乃我一手抚养长大,便是我亲儿也。不管是谁,只要让我的孩儿不高兴,我就绝不与他好看。即便拼上我之性命,也要与他周旋!”

  说罢,又转而对荀彧道,“吾闻先生乃孟德最为倚仗之人,只因先生博学,又出自颍川荀氏大族,自当为知礼明事之人也。未曾想先生居然与孟德一起,威逼我子。却不知先生之作为,是否该称天下表率乎?”

  荀彧听罢,羞的满脸通红,默然无语。

  丁夫人又对其他诸人道,“孟德以诸位先生为臂膀,诸位当时时提点,事事谏言。为何今次却与其沆瀣一气,不去劝阻?险使其行此贻笑天下之事?”

  除荀彧外的几人,听完丁夫人的话,也都一个个的如荀彧一般,面红耳赤,低头不语。

  丁夫人最后看着脸色难看的曹操,幽然道,“方今,君乃一方诸侯,听闻正要前去勤王护驾。如今此事若为世人知晓,那天下英杰如何看待你曹孟德,又如何信得过你曹孟德?勿要因小失大,伤了儿子与群臣,乃至于天下人心啊。”边说边站了起来,走到曹操的桌子边,拿起那块绢帛。

  这时,丁夫人对曹操忽然福了一礼,柔声道,“贱妾言语不当,冲撞了夫君及众位先生,还请夫君责罚。”

  曹操见丁夫人此时没了刚才的雌威,连忙道,“夫人说的哪里话,若非夫人点醒,吾险些犯一大错。”边说边搀起丁夫人。

  丁夫人也不多言,朝着众人又微微欠身一礼,然后出门而去。

  曹操看着丁夫人的背影,喃喃道,“有妻如此,夫复何求!”

  其余几人听罢,互相瞅了瞅,心道,“你们家的事情,害的我们挨了一顿数落,现在又得了便宜卖乖,真奸雄也。”

  还是荀彧脑子快,正色道,“夫人一席话,令我等振聋发聩。夫人真乃世之奇女子,见识之高,不让须眉也。”

  曹操听罢哈哈大笑,原本的那点不满也都烟消云散了。

  不说曹操这边,只说丁夫人带着从人回到自己住处。进的门来,看到曹昂正老老实实的跪在房中,心疼不已。

  丁夫人连忙扶起曹昂,然后笑呵呵的把那张绢帛交到曹昂手中,道,“汝父只是暂借此物,研究一番,非逼抢与你,我儿切莫误会了汝父的意思,弄得父子不合。真若此,那母亲就伤心了。”

  曹昂连忙道,“母亲,孩儿怎敢对父亲不满,母亲放心便是。”

  丁夫人笑道,“听说这孙三郎乃当世神童,你给母亲念念他赠给你的诗作,让我也听听。”

  曹昂听罢,展开帛卷,朗声念道,“泽国江山入战图,生民何计乐樵苏。凭君莫话封侯事,一将功成万骨枯。传闻一战百神愁,两岸强兵过未休。谁道湘江总无事,近来长共血争流。”

  听着曹昂抑扬顿挫的声音,丁夫人的思绪也被感染,她听完后,用手帕沾了沾眼角的泪,叹声道,“这孙三郎年纪虽小,却如此关心百姓疾苦,又对世事看的这般通透,真奇才也。”顿了一下,有些犹豫的道,“子修,我想见见此子,不知妥当否?”

  曹昂听完,琢磨了一下,道,“于理而言,其父与父亲为同龄;又曾共举义兵,乃同袍;故以儿子想来,应该没什么不妥。”

  丁夫人听罢,立刻兴奋的道,“好,那你去找那孙三郎来此,吾要见见他。”

  曹昂挠挠头道,“母亲,现在已到戌时,怕是三郎早已歇息。”

  丁夫人也觉得自己太心急了,笑道,“瞧我,都忘了时辰了。”说罢,对曹昂摆了摆手,“你也快去歇息吧。”

  曹昂拱手应诺,自回房歇息不提。

  待到第二日,曹昂早起,然后率侍从直奔孙翊大营而去。

  咱们的孙三公子,此时还在梦中和自己前世的漂亮媳妇**,正爽到极致呢。

  忽然,听得耳边有人在推自己。孙翊猛一睁眼,看到了许褚那张大白脸。孙翊就觉嗡的一下,无名之火直冲上脑门。

  “许仲康!!”孙翊大喝一声,翻身而起!

  许褚很无辜的看着孙翊,苦着脸道“三公子,曹家大公子在帐外等了老半天了,某实在无法,只好进来叫您。”

  “曹昂?”孙翊皱了皱眉,心道,“昨日已经送诗了,今天又来干什么?”

  孙翊想不通,又不好让曹昂等的太久,只好揉着惺忪的睡眼,起身更衣洗漱。待弄好之后,亲自出的帐外,把曹昂让了进来。

  曹昂看着孙翊那迷糊的模样,不禁哑然失笑,道“贤弟这是怎么了?居然劳乏至此?”

  孙翊郁闷的看了看曹昂,岔开话题道,“世兄清早前来,可有何事?”

  曹昂也不好多打趣孙翊,正色道,“家母闻三郎大名,故而想请一见,却不知三郎便宜否?”

  孙翊听完曹昂的话,想了想,试探道,“不知令堂找吾前去,因为何事?”

  曹昂言道,“无事,只因家母昨日听了贤弟与我的诗作,大加赞赏。故而让愚兄前来,请贤弟过府一叙。”

  孙翊仔细的看了看曹昂的眼神,发觉并无异色,便点点头道,“既如此,我便与世兄同往,拜见令堂大人。”

  曹昂大喜,忙拱手称谢。两人迅速的准备了一番,然后一起往陈留而来。

  待一行人等来到太守府,曹昂携孙翊入后宅拜母,许褚和陆逊则侍立于二门之外。

  曹昂和孙翊来到丁夫人宅前,曹昂使人通报。

  丁夫人听得曹昂和孙翊相携而来,端的高兴,忙吩咐下人请他俩入屋。

  进的丁夫人房中,孙翊一直低着头,耳听得曹昂道,“母亲大人,儿幸不辱命,请得江东孙三郎来此。”

  孙翊连忙双膝跪地,叩头道,“孙翊拜见夫人。祝夫人青春永驻,福寿安康。”

  丁夫人听了孙翊的话,乐的合不拢嘴,笑道,“好孩子,快起来,让老身看看。”

  孙翊也不矫情,站起身来,抬头望向丁氏。

  却见一中年妇人端坐于椅上,双目含笑看着自己。

  实际上,现在的丁夫人不过三十多岁,加上保养得当,让她看上去也就二十七八岁的模样。孙翊不得不佩服曹操,有这么漂亮的媳妇在家里,居然还要出去找小,果然是“妻不如妾、妾不如偷”啊。

  丁夫人此时可不知道孙翊的想法,只是看着孙翊不住的笑。因为孙翊的样貌与孙策颇有相似,都是很帅的那种帅哥。如果说孙翊和孙策有什么不同,那就是孙策更多的是英气,孙翊更多的是稚气。

  丁夫人看到孙翊那张稚气未落的小脸,却是喜欢的不行。当了父母的人都知道,老人更喜欢小点的孩子,这就是所谓的隔代亲。曹昂现在已经十八,转眼就要十九了。按古人的说法,曹昂虚两岁已经二十了,算是成年人。而孙翊不过十一,身材还未完全长开,故而让丁夫人觉得,这孩子更加讨人喜欢。

  孙翊对丁夫人的印象也很好,毕竟来到这个世界后,还没见过自己这一世的母亲吴夫人。现在从这个妇人眼中看到了深深地慈爱之情,心中自然对丁夫人的好感增加了不少。

  看到两人都不说话,只是互相看着。曹昂有些吃味了,他幽幽的道,“母亲!你偏心。看着三郎好,就不理儿子了。”

  丁夫人看到曹昂的样子,呵呵笑着道,“子修如何作此小儿模样。难道为娘不心疼你吗?”

  曹昂没好气的道,“母亲若是看着三郎好,不如让他也做你儿子。”话一出口,曹昂就觉得自己有些唐突了,毕竟人家孙翊是有亲娘的。要知道,当时的礼教是很严苛的。如果某人父母双全,那是绝对不允许去拜其他人做父母的。所谓登堂拜母,也不是说拜为义母,而是说明两个人的关系好,可以领着朋友一起去看自己身在后宅的母亲。

  孙翊看出了曹昂的尴尬,也看出了丁夫人是真喜欢自己,眼珠转了转道,“若是世兄不嫌弃,三郎愿与世兄结为金兰之好。如此,兄长之母亦为吾母也。”

  孙翊的意思是,现在一定要和曹操搞好关系,即便是名义上的盟友也无所谓。因为曹操迎奉天子后,要对付的肯定不是自己的大哥,而是吕布、刘备、袁术等人,最后还要和袁绍火并。干完这些事情都得十几二十年后了,那时候即便与曹操撕破脸皮,自己这边也能抗的住了。

  丁夫人听了这话非常高兴,其实她是有私心的。曹昂是曹操的长子不假,但是他并无一母同胞的亲生兄弟。卞氏所生的两个男孩,虽然名义上是和曹昂都是兄弟,可实际上兄弟相残的事情还少吗?况且现在那两个小子年幼尚且无害,但是谁敢保证长大后不会对曹昂的地位产生威胁。再说那卞氏夫人又怀孕了,万一还是个男孩,那对于曹昂就是大大的不利了。

  如果现在曹昂和这个当世神童孙三郎结义,就有了强大的外援,再加上自己的威压,相信曹昂的地位会非常稳固,也就不需担心什么了。

  在场的三人,除了曹昂以外都在打着自己的小算盘。

  而曹昂却不知道,自己已经成了某种交易品,正在被人算计中。

  正所谓:奸雄有妻本姓丁,狮吼一声众人惊。夺回佳作送爱子,未知三郎小鬼精。

  欲知后事如何,且看下回分解

0

第二十三回 丁氏发威夺佳作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