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三国之笑苍穹>第二十四回 兄弟齐心保圣驾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二十四回 兄弟齐心保圣驾

小说:三国之笑苍穹 作者:笑问君 更新时间:2018/1/17 12:37:55

  上回说到,孙翊提出要和曹昂结义,丁氏慨然应允,曹昂对于自己能有这么个义弟也是非常高兴的。

  曹昂赶忙道,“若是三郎不嫌愚兄呆板,愚兄愿与三郎结金兰之好。”

  孙翊拱手道,“小弟与兄长乃萍水相逢,但得兄长如此看重,心中感激不尽,故小弟倾心与世兄相交。若世兄同意,小弟这就喊伯言来此,我等三人再拜一次。”

  曹昂喜道,“若再得一俊才兄弟,乃吾之幸也。”连忙吩咐下人去二门处寻找陆逊一同来此。

  不久后,懵懵懂懂的陆逊被找了过来。听完孙翊说的事情原委,陆逊也兴奋的答应了。

  既然是在曹昂的地盘结义,自然要曹昂找地方。可曹昂并没有什么特别合适的地方,这时丁夫人笑道,“你们要结义,不如效仿那刘备三兄弟。他们是桃园结义,你们来个梅园结义如何?”

  曹昂一听,惊呼道,“还是母亲想的周到。如今正是青梅花开的时节,吾兄弟三人若梅园结义,亦可成为一段佳话。”

  孙翊听罢乐了,心想,“你老子曹操和刘备有个青梅煮酒论英雄,现在你又弄个梅园三结义,这在以后历史上,那可真是可以大书特书一笔了。”

  不过,孙翊对这个提议很赞同,陆逊就更没得说了。既然三人都同意,那曹昂就赶紧吩咐人去准备香案、祭品。待得一切都妥当后,曹昂带着孙翊和陆逊去往自家梅园。丁夫人心中欢喜,也跟去观看。

  有了长辈在侧,三个人都多了郑重之色。

  只见三人焚香拜倒于香案前,誓言曰:“吾曹昂(陆逊)(孙翊)三人,今日结为异性兄弟。同心协力,救困扶危;上报国家,下安黎民。福禄与共,生死相依。背义忘恩,天人共戮。”

  礼毕,复拜曹昂为兄,陆逊次之,孙翊为弟。

  大家可能会问,为什么孙翊成了老小呢。前文说道,陆逊感孙翊断腿结义之举,自愿拜孙翊为兄。可这次因为是三个人一起结义,孙翊就非得让陆逊做老二,自己做老三。实际上,孙翊在二和三之间纠结了很久。因为这两个数,在后世都不算是什么好字。不过,孙翊也想的开,本来自己在孙家就是行三,在这里也是行三,这样一来就不会出现称呼上的错误了。

  又因为孙翊是有自家大哥的,所以他和陆逊都称曹昂为兄长,而孙翊叫陆逊已经习惯了,但是现在却要称呼陆逊为二兄。孙翊和陆逊对这个称呼都不满意,加上两人岁数只差一岁,陆逊就还让孙翊称呼自己伯言,而自己称呼孙翊为三郎。

  待得称呼的问题解决了,三人一同向丁氏跪拜。曹昂自然还是称母亲,而孙翊和陆逊则口称伯母。

  丁氏看着三个孩子,心里那个美啊,眼睛笑的都成了一条缝。虽然孙翊和陆逊都不是自己的孩子,但是称呼自己伯母,也占了母亲的意思。而且这三个孩子,个个都是长相英俊,又才华出众,让丁氏怎么看怎么顺眼,怎么看怎么舒服。

  三人结拜后,丁氏就把自己准备的礼物拿了出来。给曹昂的是一把短剑,丁氏正色道,“子修,此物乃你生母随身之物。当年你父亲举兵之时,并不知今后会怎样。故而将此短剑赠予你母亲,意思是自己兵败之日,不想她受辱。你生母一直视为心爱之物,随时带在身边。今天老身将此物还给你,是要你时常想念生母,不可忘却。”

  曹昂双手接过那把短剑,泪如雨下。轻轻拔剑出鞘,发现剑身上刻有两个金文,名曰“鱼肠”。

  丁氏让随人拿出一把长剑,交予陆逊道,“此剑名承影,乃春秋之时卫国孔周所藏。我夫君喜收藏名剑,偶然间得之,但却从未见其用过。传闻此剑乃君子之剑,非真君子不能用。否则只见其柄,不见其身。吾观伯言有君子之风,故而将此剑相赠。希望伯言能以君子之力,用此君子之剑。”

  陆逊听罢,双手高举,浑身颤抖不已,激动道,“伯母赠如此重礼,伯言感佩莫名。必谨遵伯母教诲,做一顶天立地之真君子。”

  丁氏笑着把承影剑交到了陆逊手中。

  孙翊此时的脑子开始糊涂了起来,这些剑的名字他都听过,知道那都是传说中的好东西,号为上古神兵。虽然不知道是真是假,但是丁氏这么郑重的模样,让孙翊心中也是非常的激动,若是自己也能弄一把同样的,此生无憾矣。

  这时丁氏走到了孙翊的面前,看着孙翊那充满渴望的眼神,丁氏莫名的笑了。她从侍从手中接过一把长剑,转而道,“此剑名湛卢!”然后没有多言就把剑交到了孙翊手中。

  孙翊在听到湛卢剑的名字时,心中一颤。他太了解湛卢剑了,以至于他都没想到湛卢剑还在世。

  湛卢宝剑乃铸剑大师欧冶子所铸,剑成之日欧冶子潸然泪下。因为他铸出了一把无坚不摧,但却没有丝毫杀气的剑。剑身通体黑色,让人感觉不到锋利。然而,君有道,剑在侧,国兴盛;君无道,剑飞弃,国破败。所谓仁者无敌,湛卢就是这样一把仁道之剑。

  孙翊心中揣摩,为何丁氏要把这象征帝王之道的宝剑赠予自己。难道曹操在历史上另铸“青釭”“倚天”二剑,就是因为自己用不了这些上古神兵吗?

  孙翊三人接受了丁氏的赠礼,一起叩头谢之。

  丁氏也高兴的紧,命人就在梅园之中摆设酒菜,让兄弟三个单处,自己则回去了内宅。

  这哥仨现在可是兴奋的很,因为他们收到了自己都没想到的贵重礼物。酒过三巡,菜过五味,陆逊忽然道,“三郎。伯母赠我等如此贵重之礼,我们是不是也该回一份礼才对啊?”

  孙翊很自然地道,“当然。不过,你有钱吗?即便你有钱,又能拿出比这些更珍贵,或者相当的礼物吗?”

  “呃~~”陆逊被噎住了,他皱了皱眉,突然灵机一动道,“我是拿不出来,不过你能拿出来。”

  孙翊很奇怪的看着陆逊,道,“伯言兄,我能送什么礼物呢?”

  曹昂此时也是挪揄道,“对啊,二弟。三郎能送什么礼物呢?要快啊,我们就要出征了。”

  陆逊阴险的一笑道,“兄长啊,三郎送的你什么礼物,再送一份给伯母不就行了?”

  曹昂闻听一拍大腿,哈哈笑道,“是啊,是啊。母亲对于三郎的诗作大加赞赏,不如三郎就再来一首吧?”说罢,便吩咐人去取笔墨绢帛。

  孙翊的脸立刻晴转多云,郁闷的道,“我说二位兄长,不带这么欺负人的。你们以为写诗那么容易啊,说来就来?那得需要构思和情景的,我哪有那么大的本事现在就做出来。”

  曹昂和陆逊异口同声的道,“我们相信你!”斩钉截铁,不容置疑。

  孙翊那叫一个无奈啊,眉头都快凑到一起了。

  这时候,笔墨绢帛等物早已备好。曹昂和陆逊二人就这么怔怔的、安静的看着孙翊。

  孙翊想了半天,终于让他想起了一首七绝。他立刻挥毫疾书,运笔成风。

  旁边的曹昂和陆逊看着孙翊的表现也惊诧不已,都没有想到孙翊会这么快就作出来。

  只见那绢帛上写着,“相见时难别亦难,东风无力百花残。春蚕到死丝方尽,蜡炬成灰泪始干。晓镜但愁云鬓改,夜吟应觉月光寒。崤山此去无多路,青鸟殷勤为探看。”

  孙翊巧妙的把李商隐的《无题》,用在了这里,把蓬山改为了崤山。

  曹昂细细的揣摩着诗中含义,忽然大喝道,“好诗!”

  陆逊对此道很陌生,便问道,“兄长,此诗好在哪里?”

  孙翊听罢很生气,黑着脸扭过头去。

  曹昂笑了笑道,“三郎的这首诗,把我们此时的意境都写出来了。第一句,说的是你们兄弟与家母相见不易;第二句则说明了家母对愚兄的教养之情;第三句,说出了家母此时的状态;第四句则是因为我们就要出征,所以寄托我们的思念之情。”顿了一下,曹昂又道,“三郎写的好,写的妙。真不愧是当世神童啊。”曹昂佩服的朝着孙翊拱手一礼。

  孙翊赶紧侧身避过,道,“既然兄长觉得还不错,那我们这就送与伯母,算是我们的回赠之礼吧?”

  曹昂大笑道,“好,走,这就走!”说罢站起身,领着自己的两个兄弟,拿着诗作就去找自己的母亲了。

  不说丁氏见到这份回礼后的喜悦之情,只说这三兄弟的情况。

  梅园结拜后的第三日,兴平二年六月三十。在曹昂的强烈要求下,三兄弟各率本部兵马,跟随夏侯渊和曹洪的大军,作为勤王出兵的先锋,一起出发了。

  一路行来,三人的感情越发亲密。食则同桌,睡则同帐。让外人看来比亲兄弟还要亲。

  这一日,前锋兵马已距洛阳五十里,忽然前方斥候来报,说见到李傕郭汜乱兵正将献帝车驾层层围住,与护卫献帝的兵马激战。

  夏侯渊立刻命令前军速行,并令一千虎豹骑与孙翊帐下三千庐江军赶往救援。

  您要问为什么庐江军都成了骑兵,这里要交个底。自曹昂和孙翊、陆逊结拜后,在三天内,从曹操的手中硬夺了三千匹战马给孙翊的庐江军。曹操开始不同意,但拧不过家里的母老虎丁夫人,以及自己儿子的苦苦哀求,再说听闻自己的两把神兵都已经送人了,曹操也就肉疼不已的把三千战马拨付给了孙翊。不过这却是有条件的,现在咱先不提。

  这三千庐江军本就是孙翊挑选的精兵,都是上马能战,下马敢敌的精锐。所以孙翊接到夏侯渊的命令后,立刻带领一干人马全速向战场冲去。

  曹操手下的这一千虎豹骑,是由曹纯曹子和率领。大家可千万别小看曹纯这个人,他可是在三国志里面被称为曹魏八虎骑之一的人物。

  等到孙翊一干人等能远远看到尘土飞扬的战场时,孙翊却让曹昂下令全军下马休息半个时辰。

  曹昂惊问道,“如今事急,为何要下马休整。”

  孙翊道,“我军全力奔驰四十余里,今人马皆以疲惫。况吾料那边也知我军已到,陛下身边之兵必会奋力坚守,以待援军。而李傕郭汜之兵,见我军至,必会心惊不已。如此我军当休整片刻,继而一鼓作气,救出陛下,此乃上上之策也。”

  曹昂点了点头,又询问了曹纯。曹纯亦是同意。

  就这样,半个时辰很快就到了,孙翊复又命全军上马,直奔战场冲突而来。

  此时孙翊可不敢瞎指挥了,他把这些都交给了曹纯,并令手下庐江军皆听其号令。自己则带领五百军马并曹昂,陆逊等人游弋于战场周遭,以作预备队。

  只见曹纯奋马挺枪,大喝道,“众军听令,凿穿!”

  麾下众军立刻以一千虎豹军为箭头,两千余庐江军跟随,一股脑的冲着包围着献帝的李郭西凉军撞了过去。

  李傕郭汜二人看到一彪人马突然加入战团,心中不免心慌。

  李傕对郭汜道,“公可率兵阻挡此军,吾率兵猛攻皇帝之所在。”

  郭汜轻蔑的看着李傕道,“为何你不去阻挡援军?”

  李傕急道,“皇帝若丢,你我恐无葬身之地也。”

  郭汜想了想,点头应允,然后率兵直奔曹纯人马冲了过去,意欲阻挡。

  双方皆为骑兵,方一接战,就见人仰马翻,血肉横飞。

  曹纯所率之兵虽然精锐,但奈何贼兵甚多,故而虽不露败象,却是无法前进一步,战况胶着。

  此时孙翊看到了这些,立刻对曹昂道,“兄长!吾等可率兵绕过右翼,只去闯围救出陛下。”

  曹昂此时也已经被战事弄的热血沸腾,大声道,“好!今日就让你我兄弟,好好的露一会脸,此战就是我们扬名之战!儿郎们,随我冲!大汉威武!”

  “大汉威武!”这五百精锐此时的吼声不下于五千之众。

  孙翊拔剑在手,大喝道,“仲康在前开路,伯言随我左右,朱然跟随后军!跟我杀!~~~”

  “杀!~~~”

  只见许褚手中古锭刀出鞘,当先向着战场冲了过去,后面紧紧跟随曹昂,孙翊,陆逊等人,而猛虎十三卫则是保护在弟兄三人周围,奋力急进。

  许褚一路当先,冲到包围圈处。有西凉兵回身反刺,许褚咧嘴一笑,也不招架,直接伸手抓住枪杆,大喝一声,“起!”那西凉兵就被许褚连枪带人甩了起来,然后许褚手一松,那可怜的孩子就如断线风筝一般,飞了出去。连续砸倒了三四个西凉兵,这才停下。再看人时,已经头破血流无命矣。

  周围西凉兵大惊,忙冲过来要阻拦许褚。但许褚根本不理会,只是一味的抡刀砍杀,不一会,那些西凉兵就远远的避开了这个杀神,再也不愿上前了。

  待得众人已经快接近献帝车驾时,一员大将迎了上来,话不多说,抡起手中大斧就朝许褚劈了下来。

  许褚忙抬刀相迎,“当~~”一声响,许褚道一声,“好气力!”然后格开大斧,喝道,“来将通名!”

  那将也很惊讶许褚居然能挡下他的奋力一击,手中大斧向后一舞,扫倒两个要偷袭的西凉兵,这才道,“某乃河东徐晃,徐公明!汝乃何人?敢劫陛下车驾?”

  “徐晃!”孙翊在不远处听见了,实际上在他看到徐晃拿斧子劈许褚的时候,他就已经有些确定这就是那个曹魏五子良将之一,被曹操誉为“有亚夫之风”的徐公明了。此时听到徐晃自报家门,兴奋异常。

  孙翊连忙砍倒几个西凉兵,高声喝道,“吾乃江东孙三郎也,今日前来特为勤王救驾!”

  “哦?”徐晃愣了一下,但是警惕性却没有丝毫的减少,大喝道,“汝来护驾可有凭证?”

  孙翊听完差点没从马上摔下去,心道,“这个徐晃还真是死心眼啊,凡事都是讲规矩,怪不得曹操说他治军甚严,就连曹操去他军营,没有命令也不让进呢。”

  可孙翊现在哪有工夫和他去计较啊,他大喝道,“徐公明,你脑子进水了?吾来护驾,哪来的凭证。速速让开,吾要拜见陛下。”

  徐晃大斧一横,朗声道,“若无凭证,不得过去。除非你放下武器,单骑前往!”

  孙翊这个恨啊,但是现在也顾不得这么多了。他还剑入鞘,交予身后护卫,然后单骑策马向前,来到徐晃旁边,大声道,“现在你满意了啊?!”

  徐晃此时看着孙翊的模样,不过十四五岁的孩子,心中的警戒也少了几分,但是依然道,“随我来。”说罢警惕的看着许褚,却没有离开的样子。

  孙翊一看就明白了,大喝道,“仲康与猛虎十三卫继续杀敌,护佑陛下周遭,若有差池提头来见。对了,让我兄长和伯言一起过来见驾!”

  许褚本来不愿意离开,但是看到孙翊凌厉的眼神,也只好听命了。

  待得许褚走远,徐晃这才横斧于胸前,拱手道,“请!”

  孙翊看到徐晃现在的模样,这才有些高兴了,忙拱手道,“徐将军威猛无比,又心细如发,真将才也!”

  徐晃现在基本能确定这就是那天下闻名的江东孙三郎了,现在看到孙翊如此表示,也不好失礼,朗声道,“圣驾在后,末将不敢不谨慎也。”

  孙翊笑了笑,道,“无妨。还请将军带路。”

  徐晃也不多说,策马而进,孙翊在后紧紧跟随。

  此正是:梅园结义刚收场,又作诗文献伯娘。兄弟三人初战日,偶遇世间一大将!

  欲知后事如何,且看下回分解!

(题外话:看书的多,评论的少;于情于理,都不太好。请君推荐,劳君收藏;别无所求,唯帮三郎。)

  

0

第二十四回 兄弟齐心保圣驾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