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三国之笑苍穹>第五十八回 乱天下各出奇招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五十八回 乱天下各出奇招

小说:三国之笑苍穹 作者:笑问君 更新时间:2018/2/14 12:05:59

书接上回

望乡县衙,原六安县衙。

  厅内灯火通明,正是孙翊在给风尘仆仆自许都回返的蒋干在接风。

  孙翊郁闷至极的拿起杯子,看着里面清澈的白开水,无奈的对众人道,“诸位,两位神医不许我饮酒,所以只能以水代酒敬子翼和诸公一杯了。”

  众人皆举杯相迎,一干而进。

  孙翊看众人喝完,这才对蒋干道,“子翼兄,曹操那边情况如何?”

  蒋干拱手道,“不太妙。我回返之时,收到消息,言武平战况异常惨烈。曹仁所部兵马损伤大半,张勋那边亦损失惨重。不过,曹洪已经率领援兵赶往武平了,曹操随后也将带领中军前去。以某看来,张勋胜算不大。但是,吕布、刘勋率兵已经攻破下邑,兵锋直指陈留。刘备败逃至虞县,仍未与夏侯渊所部汇合,前景堪忧。”

  孙翊听罢,命人取来地图,由许褚、黄叙二人执图伸开。众人皆来到图前细细观看,都未说话。

  孙翊是知道历史的,然而,正史中的吕布并未与袁术联合,可现在情况发生了改变,他确实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良久,徐庶沉声道,“若是虞县一丢,那曹操就被动了。吕布可以北攻兖州腹地,也可西进陈留,还能南下豫州,断曹仁所部后路。如此一来,曹操恐怕会首尾难顾,疲于奔命,甚是难过啊。”

  孙翊点了点头,无奈的道,“用兵之事,我为外行,诸公都说说自己的意见。”

  李通皱眉道,“若依元直所言,吕布占据地利,三方尽可攻伐。实在不好猜测其下一步动向。”

  石韬虽然长于政事,但并非对兵事一窍不通,他细细观看着地图,然后慢慢的道,“若吕布北击兖州,很可能遭到夏侯渊所部追击,得不偿失。若西进陈留,则要与夏侯渊所部激战,以人数看来,夏侯所部兵少,但却是精锐。但恐吕布无法短期内击溃夏侯,便可能被曹操率兵夹击。也非良策。如此看来,恐怕吕布会与刘勋分兵。由其中一人率所部继续威逼刘备,牵制夏侯渊;以另外一部南下偷袭曹操后路,使得曹军难以呼应,便可置曹操于险地。况且,我军如今还未明言讨贼,袁术与吕布也许还在寄望于我军同时出兵夹击曹操。所以,吾料吕布应会南下。”

  说罢,石韬转头望向孙翊。

  孙翊一直顺着石韬的思路在看着地图,当听完石韬的话后,他重重的点了点头,道,“广元兄所言有理。真如君言,我那曹世伯此番确实有些麻烦了。”

  蒋干此时道,“三公子,曹操既然如此难受,我们是否可以再从中寻些好处?”

  孙翊看了看蒋干,轻声道,“子翼兄也太黑了。咱们已经拿了人家三千战马,若是把曹操/逼急了,恐怕会破罐子破摔,放弃抵抗,保存有生力量,然后跑来庐江寻求庇护。到时,陛下圣驾到此,我们是迎接还是不迎接?若是迎接,曹操本就有司空之实,大义之名,他的命令我们听是不听?若不迎接,曹大人便指我等谋反,借机攻击我军。莫要忘了,曹操再怎么不济,手下还有八万雄兵呢。况且,宛城张绣还有两万铁骑。到时,我军的情势便堪忧了。

  徐庶接着孙翊的话道,“还有一点,万一曹操找人联合刘表,共同出兵对付我们,以袁术的为人,是否会发兵救助,怕是存疑。那样我军就会陷入两线作战的境地,恰与此时的曹操相仿。虽能借助扬州之力,但无大义之名,军心民心不稳,情况堪忧啊。”

  众人听罢皆陷入深思之中。忽然,一直未说话的黄忠沉声道,“袁绍!”

  “啊!”各位大才猛然看向地图上方的并、冀、青三州,一个巨大的阴影笼罩在了众人的头上。

  “怎么把他忘了!”孙翊沉声道,“失去曹操的抵挡,袁绍便可趁机南下,长驱直入。虽然公孙瓒仍然割据幽州,然现在已经是自顾不暇,败亡之日当在不远。到时袁绍不管是与袁术联合,亦或是强占地盘。那袁绍便可携幽、并、冀、青、兖、徐、豫七州之地,尽占天时、地利,如此一来,谁敢与之争锋?”

  说到这,孙翊皱着眉头道,“不行,这样的局面绝不能发生。即刻派人回报吾兄,请他马上遵旨出兵,北击广陵,威胁徐州。再派人告知曹操,我们就要出兵,请他务必再坚守半月。传令魏延所部即刻回返庐江,与陈到、文聘所部一起前往濡须口大营,以文聘为主将,准备进袭寿春。文达公与元直可率汝南兵马大张旗鼓的前往武平,与廖化所部汇合,以文达公为主将,元直兄为军师,准备支援曹操,抵挡袁、吕联军。记住,勿须凡事都通报于我,尽可临机专断,不必请示。”

  “诺!”众人拱手应诺。

  孙翊又道,“仲康何在!”

  “属下在!”许褚出列抱拳拱手。

  “你可率猛虎十三卫跟随文达公与元直兄同去,保护好他们。要是出了差错,你们也不用回来了。”孙翊厉声道。

  “诺!”许褚深切的感受道了身上的压力,正色称诺。

  “三公子,”李通感动的道,“还是留仲康在身边吧。您本就身子不爽,若是~~,我怎么和吴侯交代啊?”

  孙翊洒然一笑道,“吾之伤势早无大碍。况且还有仲康之师父、师兄在我身边,文达公勿忧!”

  黄忠、黄叙闻言,傲然挺胸,一副睥睨(读pini)天下的样子。

  众人见状,觉得并无不妥。但生性谨慎的李通还是道,“三公子,吾若率兵离开,望乡便只有黄老将军所部三千飞羽军了,是不是太少?万一有人偷袭,吾怕会有危险。”

  孙翊呵呵一笑道,“文达公过虑了。望乡乃庐江辖地,距离舒县不过五日路程,距离松兹也不过十日。何人敢来触这个霉头啊?”

  李通听罢,也觉得没什么关系,便答应了。

  孙翊最后道,“此战务求一击必胜,莫要让袁绍有非分之想。否则,我军将陷入被动之中,还望诸公多多费心。”

  “末将(属下)遵命!”厅中各位都拱手应诺,各去忙活不提。

  孙翊则缓缓的站起身,来到厅外看着天空,长舒一口气,喃喃的道,“该来的终于还是来了~~”

  南皮城,袁绍大本营

  太守府内,河北霸主袁绍,正在和手下观赏歌舞,悠哉悠哉。

  “报~~~”

  一个小兵,拉着长音,急步进入了大厅内。

  袁绍似乎没有听见,还是静静的看着那些舞姬,不为所动。

  厅中诸人见袁绍没有什么反应,便也不好多说。只剩下那尴尬的小兵跪在一旁,大气都不敢多喘。

  曲终人散,袁绍这才幽幽的道,“何事?”

  小兵膝行向前,来到大厅中央,低头道,“回禀大将军,细作刚刚探得消息,江东孙三郎把袁尚公子赠予其的二十万斛粮草全数送给了曹操,并从曹操处换得三千匹战马,准备起兵讨伐后将军。”

  袁绍不置可否的把身子朝椅背上靠了靠,悠然道,“以我河北粮草,赚的曹操战马?哼,这孙三郎有一套啊。”

  袁尚此时的脸都绿了,牙齿咬的咯吱作响。在他身旁一人,轻轻咳了一声。袁尚看去,却是自己的二哥袁熙。袁尚硬生生平复了一下心绪,慢慢缓了过来。

  在袁熙的左手边一人忽然冷笑一声,起身道,“父亲,孩儿愿领兵五万,前去讨伐庐江。”

  袁尚看到此人,瞳孔不由一缩,因为那正是和自己非常不对付的大哥袁谭。袁尚立刻就有些负气,便要起身相争,可却被对面坐着的一人用眼神制止了。此人正是治中审配。

  虽然审配制止了袁尚的冲动,但自己却并未说话,而是望向袁绍。

  此时文臣座次排第一的那位,起身对袁绍拱手道,“主公,属下以为,大公子此言不妥。”

  袁绍闻言眉头稍微一皱,却又很快松开眉头道,“元皓但讲无妨。”

  这个直言不讳的人,除了袁绍手下第一谋士田丰,恐怕也找不到第二个了。只听田丰道,“主公,我军目前的大敌乃是公孙瓒。若不能早早将其歼灭,便为心腹之患。如今我军已经与之相持近三年,公孙手下兵马早已锐气不再,我军胜利之时不远。况细作来报,公孙瓒于易水边挖壕,堆丘,筑楼,只与妻妾相住,几无进取之心,只能坚守不出,已成末路。此时我军当养精蓄锐,等待公孙瓒兵马士气涣散时,一鼓作气攻灭之。等公孙瓒败亡后,主公当统河北之地,虎视中原。再休养生息数年,携数十万精兵一举南下。或进都迎帝,或独霸一方,皆不费吹灰之力也。”

  袁绍听完田丰的话,嘴角上翘。显然,田丰描绘的美好未来,让袁绍相当的满意。不过,问题还没完呢。

  又有一人起身道,“主公,田丰之言不可取也。”

  袁绍望去,却是郭图。

  只听郭图道,“田元皓只说今后之事,却未见眼下局面。此番后将军(袁术)虽僭越称帝,然却和主公乃同胞也。按《大汉律》,谋反是要诛九族的。之所以皇帝不敢下旨,便是怕逼迫主公过紧,而使主公举兵南向。可莫要忘了,后将军手中有传国玉玺在。若后将军败亡,则玉玺必归曹操。到时,曹操若秋后算账,怂恿皇帝治主公之罪,请问,到时如何让主公自处?属下以为,主公当分派大将,先行前往青州一地。青州与徐州、兖州毗邻,若后将军进展顺利,则我军可趁虚而入夺取帝都;若后将军进展不顺,则我军也可就近支援。到时后将军走投无路之下,定会前来求得主公帮助。主公到时便可以大将军之尊,携传国玉玺号令天下,则霸业可成。”

  袁绍听罢,琢磨了一下,点头道,“嗯,公则言之有理。”

  “主公!”还没等袁绍说完,又一人起身道,“属下以为不妥。”

  袁绍很憋屈的又看向那人,却发现那人是原韩馥手下的冀州别驾沮授。

  只听沮授道,“主公万不可行此悖逆之事。想主公身为大将军,在此袁术叛乱之时,正当兴义兵,大义灭亲,则天下归心矣。到时,主公便为擎天保驾之臣,得万民仰望。岂能因小小玉玺而令世人唾弃乎?”

  袁绍听罢眉头皱了起来。虽然沮授的话不好听,但袁绍还是很在乎面子的。

  “沮公与何出此言?”一直没说话的审配突然站起身道,“想袁氏四世三公,门多故吏。主公如今又身为大将军,后将军又得传国玉玺在手,若其愿意归帝号于主公,我们帮帮他又如何?况且,此次吕布亦反。我倒不信,合三家之力尚不能定鼎天下吗?”

  袁绍还没说话,一个须长四尺,眉目疏朗,甚有威仪的人起身道,“审正南安敢怂恿主公行此大逆不道之事。想大汉已立四百年,虽稍有疥癣,却还未到病入膏肓之时。况周文王得天下三有其二,尚对纣王臣。如今主公不过有并、冀、青三州之地,何能坐九鼎之位。此事断不可为也。”说话之人却是清河崔琰。

  袁绍这个头疼啊,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他见下面还有人要站起说话,忙摆手道,“诸位稍等,容我想想。”

  众人看到袁绍发话,自然不好逼迫过急,互相怒视着坐回了座位。

  再瞅袁绍同志,恨不得把自己的胡子揪光了。为啥?谁不想当皇帝啊?特别是现在的袁绍,可谓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当然这是他自己想的。特别是袁术的自立,更使得袁绍的心里总觉有个小手在挠痒痒。

  不过,袁绍与袁术相比,还是有些自知之明的。他想了半天后,沉声道,“诸公所言,都颇为有理。这样吧,着袁谭为青州刺史,并率张郃、高览、焦触、张南四将举兵五万前往青州驻防。一则监视徐州、兖州动向,再则关键时刻帮助一下我那二弟。只要他愿交出玉玺,我自可保他一家无虞。否则,就别怪我无情了。”

  袁谭脸上的笑容相当灿烂,立刻起身拱手应诺。然后道,“父亲,孩儿还想请两位先生作为副手相助,毕竟政事方面,孩儿尚欠火候。”

  袁绍点点头道,“你自己选吧。”

  袁谭环顾一下众人,转头对袁绍道,“孩儿想请辛评、辛毗二位先生相助。”

  袁绍问道,“仲治、佐治,你二位意下如何?”

  辛评、辛毗本就是向着袁谭的,马上起身道,“属下领命,定当倾心相助大公子。”

  袁绍点头道,“既如此,仲治先生为青州别驾,佐治先生为青州主簿,与谭儿同去吧。”

  “诺!”三人心愿得逞的拱手应诺,袁谭还似乎是无意间朝袁尚那边看了一眼,直把个袁尚气的浑身直哆嗦。

  田丰、沮授还想起身规劝,却被袁绍摆了摆手制止了,只听袁绍道,“诸位先生勿要多费唇舌。吾派谭儿前去青州,只是观察局势尔。此事不必再议!”言罢,袁绍顿了一下又道,“现在,咱们应该先解决公孙瓒,除去这个心腹大患!”

  众人见袁绍已经改变了话题,也就不好再多言其他。田丰和沮授对视一眼,均发现了对方眼中的无奈和不甘。

  袁绍这边如何动作,暂且不管。咱们转头看看天下无双的吕布。

  自从吕布答应帮助袁术后,便不顾徐州望族陈珪、陈登、陈群等人阻拦,铁了心的要让自己的闺女当皇后。特别是袁术使人送来了二十万斛粮草后,更是坚定了吕布的决心。

  于是乎,吕布率领着他那支纵横天下的并州狼骑,一路高歌猛进,直奔曹操的腹地而来。等把刘备赶到虞县后,陈宫给吕布建议,让他与刘勋分兵而进。

  陈宫道,“主公率骑兵,纵横天下无人能敌。如今主公当与刘勋分兵,以其继续威逼刘备,吸引曹操援兵于此。而主公可率领骑兵立刻往西南而下,前往武平,断曹仁所部后路。到时与张勋大军两面夹击,纵有庐江兵马所助,曹仁也必败无疑。曹仁若败,主公便可与张勋大军合兵一处,重新往东北方再截断夏侯渊、刘备所部后路,与刘勋共击之。如此,曹操的机动兵力就全被我们干掉。到时,任他曹操有何本事,也绝无回天之力。”

  吕布听罢,哈哈大笑道,“公台所谋甚合吾心,然则吾要稍作修改,定能事半功倍。”

  陈宫忙问如何行事,吕布朗声道来,只把个陈宫惊的目瞪口呆。

  此正是:方要发兵助曹操,未料袁绍亦出招。陈宫本已有妙计,温侯设谋又得高。

  欲知后事如何,且看下回分解

0

第五十八回 乱天下各出奇招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