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红楼乱>二十四:下的不是雪,是血!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二十四:下的不是雪,是血!

小说:红楼乱 作者:山野一匹夫 更新时间:2018/1/17 14:27:48

在两方还在对立,为决战做最后的准备之时,辅国大将军李岩统领的二十万西路军已经于燕然山下和右贤王所部遭遇并在大雪纷飞中全面出击。

  双方一遭手就都投入了全部主力,没有一丝保留。可这里毕竟是大草原,骑兵的天然战场。

  大燕步兵在北狄骑兵的冲击下一片凌乱,完全组织不起一点有用的战阵,就如同待宰的羔羊般伸着头颅任由北狄骑兵砍杀,几到崩溃的边缘。

  后方的李岩双眼赤红,咬牙切齿的看着战场,一动不动。

  “老牛,你他娘的到是想想办法啊,咱们这些人中,也就你脑瓜子灵活。要是这样下去,咱们迟早要交代在这里。”看着身边的护卫一个个的倒下,柳远完全没有了一点世家子的模样,如同泼妇般朝牛越陵喊道。

  旁边的孙扬点头附和道:“是啊,老牛,赶快派一个护卫去通知你父亲。你父亲身为伯爵,他出面的话,辅国大将军一定会给面子的。让他把咱们调回后方,咱们就安全了。”

  牛越陵清楚父亲的性格,断然不会理会这样的要求,且自己也是堂堂正正的男儿,又岂会为了活命做这样丢人之事,断然拒绝了几人的无理要求,就冲出护卫的保护圈,朝狄人的骑兵冲了过去。

  跪膝,滑至一个北狄骑兵马前,战刀狠狠的朝马腿砍去。马匹翻倒,上面的狄人被狠狠的甩了出去。狄人刚落地,还没反应过来,牛越陵就冲了过来,一刀朝狄人脖子上砍了下去。

  如此往复几次,牛越陵倒也收割了不少狄人的头颅。

  见牛越陵如此神勇,刚才还胆怯的柳远也被感染的热血沸腾。纷纷效仿牛越陵的动作,一时间,这一片区域的北狄骑兵一个个栽倒下来,再也起不来了。

  狄人千夫长看到这里的情况,急忙拿起弓箭朝这里表现最显眼的牛越陵射去。

  正在拼杀的牛越陵完全没有注意到这又急又快的一箭。

  “老牛,小心!”李岩之子李开阳看到射向牛继宗的箭,朝其扑去。

  李开阳只感觉到胸口一痛,便浑身无力的倒了下去。

  砍杀了一个狄人,牛越陵回过头来,看到已经倒地不起的李开阳,一把跪下去,抱起口吐鲜血的李开阳,双眼红肿:“李开阳,你为什么要这么做,这样值吗?”

  “值,因为······我们······是······是······袍······泽······”说完就气绝而亡。

  “袍泽,你他娘的走的倒是爽快,叫我怎么跟李将军交代,你他娘的倒是说话啊?”牛越陵哭了,从记事起就从未哭过的牛越陵哭了,抱着李开阳的尸体嚎啕不觉。

  缓缓的把李开阳的尸体放倒在地上,用裤腿儿擦了擦早已染满鲜血的双手,慢慢的合拢李开阳的双眼。

  “啊!他娘的狄人,老子跟你们拼了。”拿起战刀,一往无前的朝狄人千夫长冲去。

  “呵!一个乳口小儿,竟有胆量过来送死。”狄人千夫长嘲笑的看向牛越陵。

  牛越陵也不言语,举起战刀,狠狠的朝千夫长砍去。可是双方力量、战斗技巧实在悬殊过大,狄人千夫长只轻轻的一枪,就把牛继宗给挑飞出去。

  狄人千夫长下马,悠哉的朝牛越陵走去,“你刚才不是很神勇吗?怎么了,起不来了吗?用不用我搀扶你一下,无用的燕人。”

  说完,狄人千夫长拿起长枪,狠狠的朝牛越陵胸膛刺去。

  枪头入腹,牛越陵没有感觉到疼痛,而是狂笑着看着狄人千夫长:“是啊,我是个无用之人,可你死在我这我用之人手中,你又是什么呢?”

  “什么?”狄人千夫长难以置信的看着牛越陵任由长枪穿过胸口,眼神如同饥饿得发狂的野兽般,用尽全身力气扑向自己,手中突然多出来的一把匕首就这么突兀的刺中了自己的喉咙。

  狄人千夫长松开长枪,双手捂着喉咙,发出“呃、呃、呃”的声音,不一会儿便栽倒下来。

  “嘿,没用的狄人,还千夫长呢?”牛越陵嘲笑的看了眼倒在地上的狄人千夫长的尸体,一下子倒了下来。用尽最后一丝力气,牛越陵扭头看向李开阳倒下的位置:“李开阳,等一下咱老牛,我下去陪你去了。咱们下辈子不做袍泽了,要做兄弟。”

  ······

  “报,将军,一等伯牛继宗之子牛越陵战死,还有·····还有二公子他······他也没了。”一名李开阳的护卫回到后方,把这个悲泣的消息告诉了辅国大将军李岩。

  李岩身体一晃,险些栽倒下来,可还是强打起精神,朝护卫挥了挥手让护卫退了下去:“我知道了,你下去吧。”

  自古以来,都有慈不掌兵的说法。自从从军以来,李岩见到过太多的兄弟袍泽倒下,他本以为自己的心不会再痛,哪怕那个人是自己的儿子。只要到了军营,就再没有父子之情,有的只是军纪、军法,当时自己也是如此想的,便义无反顾的把儿子安排到了军中。可等听到儿子没了的消息,李岩的内心还是感觉到会痛,是那种扎心的痛,如同千万只蚂蚁在内心撕咬的感觉,想发泄,却又不知如何发泄,可不发泄出来,内心又是又痛又痒,端是痛苦之极。

  儿子没了,他却不能有丝毫悲伤的表情,因为他是整个西路二十万大军的统帅,别人都以为他很坚强,可又有谁知道他内心的感受呢?可能只有他了,那个还不知自己儿子已经没了的一等伯牛继宗。李岩远远看去,只见牛继宗哈哈大笑着,欢快的砍着狄人的头颅。此时的他还不知道儿子的情况,如果知道了,发起狂的牛继宗又有几人能够阻挡得住。就让他晚些时候再知道这个消息吧。

  大雪纷飞,笼罩这整个天地。可很快就被鲜血染红。温热的鲜血融化冰雪,整个大地一片赤红的泥泞,已经分不清这到底是雪水,还是血水。

  今天,燕山脚下。

  这里下的是血,不是雪。

  ······

0

二十四:下的不是雪,是血!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