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罗马见闻录>12 一水之隔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12 一水之隔

小说:罗马见闻录 作者:柳誉鸣 更新时间:2018/1/11 22:33:02

这世上有许多不可忍耐的事情,在特定的情形下,也可以被忍耐。人类是神奇的,他们的身上有着无限的可能,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罗马农妇,也可以为了孩子和野狼搏斗,并取得胜利。而一群自由惯了的汪达尔人,也可以为了伟大的目标,而蹲伏在密林里,忍受蚊虫的叮咬,维持着安静和秩序。直到现在,自由人的囚笼就要被打开了,因为看守他自己把钥匙送到了门前。

诺兰达也盘着腿坐在林间,他的母亲是里奥维斯的第四个妹妹,他本人又娶了国王的女儿-亲上加亲,汪达尔人崇尚自由的天性,并不像罗马人那样在乎宗族的规矩。这个高大强壮的男人深受国王的信任,而在历次的战斗中,从阿斯托里萨直到维斯杜拉,他为国王南征北站,也被托以重任,统率着部落的轻步兵武装。汪达尔人如果在马上,便是强大的骑兵,在马下,便是敏捷的步兵,无需疑问,他们一路烧杀抢掠,击败所有不愿臣服并送上大笔财富的部落,来到这里,如果到现在河边埋伏的这四千多个汪达尔人还属于没有战马的骑兵,唯一的原因便是因为他们走过的路还不够多,所击败的部落还太少,或者,所击败的那些穷光蛋自己都没有几匹战马。

战士们或蹲或坐,多半带着盾牌,什么式样的都有,武器也是五花八门,有刀有剑,有枪有斧,大多只着便服,或者干脆光着上半身。但统领诺兰达身边的这七八百人都有着铁甲,作为全部落的步兵精锐,只有最健壮、最勇猛、杀敌最多的勇士才能编入这个队伍。统领有时也会埋怨国王,但通常会怨恨骑兵统领高利肯-只要他的勇士们立下了赫赫战功,便是高利肯出现的时候,骑兵统领只需要一匹马就能把诺兰达的勇士从他的身边带走-如果一匹不够,那就两匹。没有汪达尔勇士会拒绝成为骑士。高利肯现在拥有五千左右的骑士,其中全副武装的精锐应该在两千人以上-这些人可都是诺兰达训练出来的。

诺兰达的胡子黄里透黑,他的鹰钩鼻加上满脸的胡须,看起来威猛至极。而事实也是如此,善使大斧,统领在战场上,就是一把所向披靡的利斧。他已经等了太久,现在差不多到时间了。

岸边,罗马人的队伍如约而至,到底是什么样的人才会这样出卖自己的同胞。这些可怜的士兵都站在对岸,挤挤攘攘,收拾着辎重,捆绑着木材,很多人手拉着手,正在涉水渡河。在岸的这边,好几十个罗马人已经上了岸,虽然阵型松散,士兵们好多正弯着腰蹬着腿,但还维持着阵线。看起来也是唯一一群重装的士兵。这只队伍的人数都不满一千吧。虽然看不清具体,但统领大致分辨得出,已经没有多少人从对岸的丛林中出来,走到空地上了-大概率的,这些人都会成为汪达尔人的奴隶,或者冰冷的尸体。

诺兰达举起手,快速划过一个半圆。身后的战士见到手势,便跑向后方。大概一分种都没有到,丛林里升起大片的箭雨,向维斯杜拉河的两岸空地,和对岸的森林,这一片有限的区域内攒射着。一轮,两轮,三轮。诺兰达默数着,他的身边,自由人的战士们都站了起来,摩拳擦掌。但精兵应该在最后投入。统领身经百战,传下令去,大批部署在两侧和稍后方的战士们冲了出去,冲向河岸的猎物。

箭雨如飞,在滩头阵地上的那一小队罗马人被突然的箭雨射伤不少,几个正蹲坐地上整理装甲的士兵暴露面积较大,大多挂了彩,个别倒霉的已经捂着脖子倒在河滩上。“警戒!!-”“集合--”“防御--”罗马军官的呐喊淹没在人们因疼痛和恐惧发出的声音里。箭雨将在河道中拉着手前进的罗马人的阵型完全破坏了,只有几个士兵被箭雨射杀,但随着他们的倒下,整个人墙都被水流冲垮,虽然水势不太急,河道也不深,他们不会溺死,但汪达尔人们已经冲出了丛林。

大群的汪达尔人,他们的吼声震天动地,他们的集群飞快地向河岸扑来,正对岸,上游,下游,到处都是他们。没有人能活着逃出去,我们必败无疑。尼格塔斯早就拔出了他的剑,在第一轮箭雨射来的时候就用全身的力气嘶吼着“组成阵型!!防御!!”“前进!!”,副将们也都尽力维持着组织。

但是伤亡太大了。箭雨并不可怕,可怕的是岸这边的罗马人大多数根本没有准备好,他们的盾牌还在马车上,他们的头盔也堆在上面,沉重的盾牌不利于劳作,也已经卸下。当野人的箭矢将一个又一个罗马人贯穿身体,扎破心脏,夺去士兵们的生命时,巨大的恐惧降临了。不用汪达尔人冲过来,罗马人已经必败无疑。

少数士兵甚至来不及取他们的盾牌就被射杀在地,更多的人已经回过神来,勉强用盾牌保护自己,百夫长和十夫长们想组织起队形,因为汪达尔人已经伏兵四起,只有依靠战斗才有生存的可能。逃跑的人会被追上,毫无还击之力,被杀死在林间。岸上本来有三个百人队,而现在跟随着尼格塔斯和副将们弃下辎重,举着盾牌争渡的只剩一百多人。

第五小队正在艰苦地战斗。尽管野蛮人卑鄙地偷袭军团,士兵们还是及时组织起了防线,他们人数有限,八九十名罗马士兵排成三排,以半圆型的阵势牢牢钉在滩头阵地上。至少五百个汪达尔人向他们冲来,远远的,便有弓箭,石头,飞斧,砸向罗马人的盾墙。大片的人群越冲越近了。只在几秒之间。

波罗的手在发抖,他站在第一排,他牢牢抵住他的盾,右手握着短剑,缩在大腿后侧。头顶是战友的盾牌,保护着他不被石块砸到。仅仅是因为刚刚在冰冷的河水里,抽筋了而已。士兵告诉自己。冷静下来。冷静,就像平时的训练那样,抵住盾牌,出剑,缩剑,抵住盾牌,协同一致,抵住盾牌。盾牌。盾牌。盾牌。波罗默念着。一切的希望,一切的未来,都在你身上了,老伙计,可要足够坚固啊。

阳光从盾牌和盾牌间的缝隙中刺下来,照出士兵脸上还没干燥的水珠,折射出彩虹的颜色。

0

12 一水之隔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