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乱写唐末>第七章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七章

小说:乱写唐末 作者:羽军 更新时间:2018/1/12 18:42:52

  伴随着一声尖利的鹰嗥,雄鹰展开健壮有力的双翅,迅疾飞过那如大海般湛蓝的天空。春天里暖和的阳光温温柔柔撒下,草原上万物,拼着命似地展开身姿,吸取这天赐的滋养。

  突然,校场那块儿,用黏土垒高的擂台周围,山呼海啸般的喝彩声传来。台上,一位打着赤膊、露出浑身钢铁般肌肉的沙陀族勇士,高举着双臂,享受着众人的欢呼,在他脚下,匍匐有一名身材魁梧的鞑靼勇士,此刻正在那儿哼哼唧唧,刚才那一摔好像使他受伤不轻,再也无法站立。

  校场以北,阔大的麾盖之下,贵族、将领列席而座,欣赏着比试,一些人还站起身,击掌叫好,为台上的胜利者助威。

  正中间,坐着两位长者,右首那位,披髪皤然,一道伤疤自颧骨处沿向下颏,目光如隼般锐利,颇有一种不怒自威的气势。

  而左首这位,头童体胖,满脸堆肉,一对小眼睛笑起来,就如两颗绿豆挂在那垂头丧气的眉毛下面。

  两人似乎无心观战,正在攀谈,只见那胖子急得如热锅上的蚂蚁,满脸汗,用几近哀求地语气道,“赤心,皇兄此番亲笔招喻,拳拳送欵,这带兵之事,你可切莫再推辞了!”

  听他称大唐天子为“皇兄”,披髪老者恨得几乎将满嘴牙咬碎,心中冷笑,“咕咕”喝了一大口酒,这才朝着西南方向恭敬行礼,缓缓道,“陛下盛情,某岂能不知,只是某已笃老,只想告老还乡,在家含饴弄孙,仅此足矣。”

  胖子闻言,愈发焦急,摇晃着浑身肥肉,忙道,“我临行前可是和皇兄打了包票的,就当我这个作兄长的求求你,此番你无论如何,定要帮我这个忙!”

  披髪老者睃了他一眼,勉强挤出一丝笑容,道,“如此,我再考虑考虑。”

  那胖子闻言,一拍大腿,“唉”一声,道,“你还考……”突然又止住不语,直直盯着校场远方,似是愣住了。

  不止是他,刚才还人声鼎沸的校场上,突然一片阒寂,所有人都望着同一个方向。

  不远处,一行人缓缓走来,两位如从吴阳翟的画里走出来的妙龄女子,正和一漂亮可爱的小女孩儿有说有笑,盈盈前行,身后不远处,早上还丰神俊朗,双眸虎虎有生气的李克用,正低头耷脑,左摇右晃地踅来。

  行礼时,披髪老者瞅着李克用肿起的脑门,赶忙移开眼神,似是在告诉他,这事我可不想管!

  “大人!”刘氏翩翩下拜,双眸如孩童般清澈纯真。

  披髪老者赶忙点头回礼,似畏之如虎。

  等到回座的时候,李克用面若死神,双眼似冰,一副谁敢提这件事我就杀了谁的表情,一众同侪,想笑又不敢笑,憋到直冒青筋。

  就在此时,一阵让人闻之反胃的笑声传来,接着,一个尖细声音揶揄道,“三郎,你头上这是怎么了,刚才还看着没有的呀!”又哈哈大笑起来。

  众人见到,李克用满面要吃人的表情,双眸喷火,猛地转头,欲找那个不开眼的东西!

  等到他回首,只见说话之人挨着那胖子,坐在下首,此人和胖子几乎长得一摸一样,不同之处,就是年岁要后生得多。

  见是李友金之子,李克用当下不好发作,瞪了他一眼,缓缓回过头,深吸一口气,心道,你小子今天晚上死定了!

  曹筠只觉得身后有双眼睛一直盯着自己,顾看发现,安巴坚深邃忧郁的双眸正凝视着她。曹筠满脸尴尬,朝他轻轻点了点头。安巴坚无丝毫反应,此时,徐徐微风吹来,轻轻抚开了些遮挡安巴坚视线的碎发,仿佛,是在为他擦拭躲藏于空幽处的泪一般。曹筠拢了拢衣衫,心里问自己,明明此时吹得是南风,为何竟觉得寒冷?

  李友金之子睇着此二人,心里有些不痛快,这女子是他从未见过的绝色佳人,若能一亲芳泽,不知该有多么美妙!从前他仗着父亲的势力,从来没有得不到的女人。得想个折才行,一双贼眯眯的眼睛在那儿滋溜滋溜地转,瞬间,一计涌上心头。

0

第七章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