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死战旗永不倒>第二章 神州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二章 神州

小说:死战旗永不倒 作者:西门吹灯零零七 更新时间:2018/1/11 12:25:01

  年轻人的这一通大声嚷嚷立即引来许多人的瞩目,这些逛店的,很多都是一些龙都城的公子哥,几个公子哥走过来,其中有个剑眉星目的公子哥拿鸟笼子上前打量了一下年轻人,操着一口龙都口音问道:“这位兄弟话说的有点儿忒能吹啊,也不怕风大闪了舌头,手里这玩意怎么着还是天上掉下来的不成?西夷货大家伙儿又不是没见过,说得好像天上地下仅此一家一样,咱龙都的爷们见识广,让小太爷我瞅瞅你这是什么宝贝,别是胡吹八扯,扇了自己的舌头……咦……这手表……太精致了,这不得几百大元啊?还真不是吹啊,丫做的也太精致了,果然不一般。”

  “这位老兄有眼力。”年轻人把手表递过去,说道:“兄台,能不能鉴定一下这手表是哪国的?”

  拿鸟的接过手表,仔仔细细看了看,不确定地说:“是不是弗兰国的?我听闻弗兰国手表最好,而且这字像是弗兰文。”他哪知道是不是弗兰文,这公子就是前朝贵胄的公子哥,不学无术钻爱花鸟鱼虫,看着哪国字母都是一样,不过听说眼下什么奢侈品都是弗兰国货,所以才胡乱一猜。

  年轻人立即表现出惊讶的样子,叫道:“这都被您认出来了?”见公子哥一副洋洋自得的模样,年轻人忙拱手道:“在下李锐,字秀盛,刚刚从西夷留学归来,这手表虽然是我从伊吉利国带回,可却是正宗的弗兰货。只是弗兰国人为了讨好伊吉利国,特地用伊吉利文字母写着商标。兄台居然能从工艺上指出这手表来处,实在令在下佩服之至,不敢请教兄台大名?”

拿鸟的年轻人立即笑说:“在下蒲德明,前朝桂王家的三少爷,这要是前朝,我现在怎么着至少也是个侯爷啊。”

这人说起来一脸骄傲且又满是遗憾的样子,看得李锐只想笑,不过这时候还是恭维道:“原来是浦侯爷,浦侯爷吉祥啊,这要是前朝,我也不至于有家不能回,唉。”

  “这位爷。”长褂典当先生忙打断他们的对话,“我们这里虽然主要收购的是古董,可是对于西夷手表也不拒绝,先生是要死当还是活当?”

  “死当如何?活当如何?”李锐问。

  却不料蒲德明这前朝贵族伸手一拦,大气地说:“当什么当?都是心怀故国的人,这手表我买了,多少钱?”

  李锐心中偷笑,道:“既然浦侯爷要买,在下与浦侯爷有缘,算你我买时的半价,我在伊吉利是用一千银币买的手表,今儿就五百银币卖给您。浦侯爷,要不是指着这五百银币再把我们王家兴盛起来,倒是想送给您做见面礼。”

  蒲德明回头说:“姚全儿,给钱。”

  跟班姚全儿忙一脸苦涩地说道:“主子,咱儿今天没带那么多。”

  “没带那么多?你们是干什么吃的?我浦侯爷出门不带钱那哪成啊?”蒲德明气得踢了姚全儿一脚,叫道:“带多少银子出来?”

  “嘿嘿嘿,小小前朝遗民也敢出来胡混?”一个头戴西夷礼帽,手拿折起的折扇,带着一双圆边眼镜的年轻人走了进来,身后跟着两位颇为高壮的大汉,定眼一看,这二位大汉隐约有军人气色,方寸之间生人勿近的模样。

  “你丫是……”几个公子哥本想回嘴,看清楚来人的模样之后,连忙低下头鞠着腰,陪笑道:“萧二公子,是您呢,真是巧了,真是巧了。”

  蒲德明先是一怒随后不得不低眉顺眼地说:“萧二公子若是喜欢,自当先拿去,自当先拿去。”

  这公子操着一口治天府口音的龙都话,表情很是倨傲,走过来直接从蒲德明手中拿过手表戴在手上,回头说:“小三,给钱。”定眼看了一下李锐,一副不差钱的模样道:“我不占你便宜,在门口听到你的话了,你一千银币买的,我七百银币要,三百银币算磨损费。”四周的人也理所当然,看来这萧二公子真不差钱。

  李锐接过的是七百银币的帝国银行的汇票,凭它可以在神州国境内所有银行兑换。

  看着几个人走远,李锐好奇地问蒲德明道:“朋友,这嚣张的人是谁?”

“哼,国贼元首萧光家的老二萧近南,以前是姆们(我们)家的奴才,现在造反了,当了主子了!”蒲德明恨恨不已。

李锐拍着他的胳膊,小声地说:“浦侯爷,您也别生气,其实这手表我只想卖五百银币,而且手里也不止一块,让这小子当大头吧,哈哈。”

  蒲德明听到他的话顿时高兴得笑了起来,用力地拍拍李锐的肩膀,说:“行啊,二公子也敢惹,我们哥几个早想整治一下丫孙子的。有意思,得,咱去寿春楼,我请了,姚全儿,去寿春楼定个包间,再回家取五百银币来。”

蒲德明觉得李锐宰了萧近南是帮着他杀了逆贼的威风,很是义气的行为,便拉着他到了寿春楼。原来这寿春楼是一处青楼,叫了两个十四五岁的女孩陪酒,又让几个人唱起了小曲。

李锐又拿出一块手表,笑道:“浦侯爷,我之前说了,要不是缺钱办置家业,这手表就送你,现在钱有了,这手表我再收钱,那不是打我脸面吗?”

  蒲德明推辞了几次,还是收了,说:“我不能白占你便宜,咱祖上也是赫赫有名的王爷,这样,我家旁边有栋小院儿,原本是我家一个远房亲戚的房产,可惜他一年前因为准备复辟被萧光给杀了。这院子左右也是空的,送给你了,当做手表的谢礼,以后咱哥俩当个邻居。”

  “那好啊,有浦侯爷这样的妙人,以后混龙都城我是有信心了。”李锐笑道,当下又和蒲德明说起来龙都的一切。他说自己小时便已经出国,家在哪没啥印象了,听老仆人说在东区那边,不过去打听没有王家了,或者蓝翎军兵变时毁于战火了。

蒲德明也是龙都老人,说起龙都的大大小小事项也是滔滔不绝,尤其是对着一个长在国外的人吹嘘,那是滔滔江水绵绵不绝,不知不觉到了到了傍晚,蒲德明早就跟李锐称兄道弟起来。两人坐着洋车回到蒲德明的家,将后院那栋四合院的房契给了李锐,又打发了一个年老的仆人送给他帮忙,李锐赏给姚全儿二十元银币,乐得姚全儿直说:“以后但凡爷有什么需要,尽管吩咐。”。

  李锐倒是没想到运气能这么好,刚刚来神州国便有了房子,有了个安身立命的地方。

原来这李锐不是这个神州世界的人,他是一个地球人,不知怎么穿越到了这里。

李锐出生在中国东北农村。少年时发奋读书考取了哈尔滨师范大学,毕业之后去南方当了两年高中物理老师,但李锐深感教育部门的龌龊,尤其是政府官员对教育的扭曲,老师们和家长们从小灌输小孩们利益思想,以至于孩子们的道德越来越低,深感失望下辞职下海,同时也失去了初恋女友。

李锐初恋女友是同校中文系某班花,随他来到同单位,见他态度坚决地辞职,两人大吵一架,在他辞职之后,前女友马上跟了教导主任的儿子。当然,李锐心里倒也不是很难过,当初两个人在一起只是生理需要而已,没想到后来会走到一起,差点结了婚。

东北盛产稻米,尤其是李锐的老家五常市,五常大米驰名全国。他先是捣腾起五常大米卖给那些中产阶级和高档饭店,后来看到其他五常老乡把苏龙都大学米当东龙都大学米卖人,也学着掺和苏龙都大学米,居然没有人发现造假。于是他开始改良工艺,往苏龙都大学米中掺点香油和色素,结果吃起来比纯正五常大米还香美,让他狂赚了几年。

有钱后自然不缺女人,李锐年纪轻轻便开着宝马搂着十七八岁的小女友,整日跟一帮乡镇企业家拉关系吹牛逼,拉投资扩大建厂,一年时间造假大米厂的产值就上了一千万。但善恶有报,与他合作的老乡涉嫌黑社会垄断米源和一系列犯罪行为被抓起来,恰巧此人与李锐关系密切,还帮李锐打跑了另一个米商。

老乡为了减刑主动交代了造假,警察找到李锐的厂子,却发现他早就卖了厂子逃出国外。,留在国内的小女友的小女友很快爬上了别人的床,李锐好心地给她留了十万块钱当做青春损失费。

李锐跑到了泰国,这里有他的一个发小在做中文老师,他先是老实了几个月,而后利用手中的钱做起了中泰丝巾生意,他的发小也被他拉下水,两人的丝巾生意虽然一般,但李锐却趁机结交了很多泰国华商,算是立足了脚。

李锐在泰国买了栋别墅,交了个泰国女友,小泰妹一心一意的跟着他,便安安心心地在泰国生活了一段时间。然而在资本主义那种国家面对琳琅满目的诱惑下,一个人堕落是必然的,尤其是风气开放的泰国。

0

第二章 神州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