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死战旗永不倒>第五章 大学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五章 大学

小说:死战旗永不倒 作者:西门吹灯零零七 更新时间:2018/1/12 0:55:32

第二篇是“受尽屈辱的扶桑帝国”,讲述的是近百年间西夷列强为了打开扶桑国门、打开扶桑市场而对扶桑帝国进行的战争与侮辱,包括扶桑士兵因触怒弗兰国船员被迫自杀,扶桑皇帝亲自道歉等。而李锐讲述的目的,是在通过面对屈辱时扶桑人的奋起勃发,扶桑权臣们在面临国家的屈辱,团结一心寻找自强的过程,继而与近代神州相比,我们究竟走错了哪些路。

当然,由于李锐对这个世界的了解并不多,他必须没日没夜地在图书馆中学习资料,其中有真实资料,但也不乏虚构的故事,甚至有不少在龙都大学和神州大学图书馆中的资料甚至是扶桑人自吹自擂之作。例如五十年前,扶桑权臣并没有完全团结,他们各派系之间相互勾心斗角,私下里彼此暗杀层出不穷。

李锐固然对资料掌握不多,当然也是为了多得一些稿费,不得不在书中将扶桑人写的好一些。

很快,第二篇被发表在《龙都时报》上,更多的人开始讨论起笔名为“秀盛先生”的文章了,这其中包括神州大学和龙都大学的教授们。李锐在大学图书馆阅读了大量资料,同时也为自己在这个世界累积了不少知识资源。在随后的几天中,《帝国的诞生之扶桑变法》的其余三篇也陆陆续续交到工臧平良手中,得到了很好的反馈。

蒲德明见李锐不和他一起出去玩了,连忙打听他在做什么,得知他在写书,不由得惊讶自己捡来的这个朋友居然是个大学者,又问他写了什么,李锐告诉他自己在写《帝国的诞生之扶桑变法》,蒲德明惊讶道:“那个秀盛先生就是你?”

“对,我字秀盛,所以笔名便是秀盛先生。”李锐承认道。

蒲德明拍着手道:“厉害,厉害,现在整个龙都都在谈着你的文章,尤其是我那二哥,更是对你敬佩有加。”

《帝国的诞生之扶桑变法》给李锐带来了五千扶桑圆,兑换成银子就是七千两银子,李锐算是得到了巨款,便连忙去城外埋了一个院子,将自己的长城皮卡藏在院子里,又把皮卡车上的货物拉回到家中藏了起来。

《帝国的诞生之扶桑变法》连载完毕之后,工臧平良又跑过来约稿,询问李锐还有没有其他文章,李锐说自己正在写《帝国的诞生之伊吉利工业革命》和《帝国的诞生之铁盾帝国的铁血秩序》,工臧平良立即说:“请秀盛君一定要把文章刊登在我们的报社上,现在我们的报社已经成为了秀盛先生最忠实的读者,报社从上到下,全都为秀盛先生精彩的文章而倾倒。”

李锐哈哈一笑道:“你们又不是女人,我不需要你们倾倒,只需要给我足够的钱就好。”

工臧平良拍胸脯保证会给他增加稿费,但请求李锐允许他们将文章刊登在扶桑国本土,李锐倒没有在意,几天之后,工臧平良带回话说报社决定给李锐的文章涨价到千字两百扶桑圆。李锐很是高兴,连夜奋笔疾书,几天的时间便完成了两篇文章。

在工臧平良的帮助下,帝国的诞生系列文章成为当下热门话题,大街小巷的人无不在讨论分析帝国的诞生给神州带来的启迪。

作为神州第一所大学,龙都大学自然也不例外,龙都大学校长闫子明和《龙都时报》报社社长田中近人是多年好友,便询问起作者秀盛先生,田中近人说秀盛先生是神州大才,我为神州有这样的大才而钦佩。闫子明回到学校之后听到学校内诸教授们在讨论,便暗下决心请秀盛先生来学校做教授,他立即找到田中近人询问秀盛先生的住址,希望能够拜访秀盛先生。

如果是其他人想要找秀盛先生,工臧平良肯定不会告诉,但闫校长不同,人家是神州第一大学者。作为神州的思想家、教育家和文学家,闫子明支持传统文化回归,他担忧神州丧失本民族的“国种特性”会“如鱼之离水而处空,如蹩跛者之挟拐以行,如短于精神者之恃鸦片为发越,此谓之失其本性,”而“失其本性未能有久存者也。”出于这样一种对神州民族前途与命运的更深一层的忧虑,闫子明曾经试图将龙都大学的文科与经学合而为一,完全用来治旧学,“用以保持吾国四、五千载圣圣相传之纲纪彝伦道德文章于不坠。”

然而闫子明虽遵道却不守旧,尤其是反对当下国人文化界的全盘搬来西夷文化,甚至有人还在鼓吹,用字母代替文字,改变几千年的书写习惯。当闫子明在报纸上看到秀盛先生在《帝国的诞生》系列中,全世界各国对于本民族本国文化的坚持和保护,并大加呼吁保护神州文化后,如同找到知音一般。

工臧平良找到李锐,询问是否接受闫子明的拜访,李锐询问闫子明是谁,当得知闫子明是龙都大学校长,不由得笑道:“我一直在龙都大学图书馆看书,不见人家校长怕是不好吧,好的,我这几天一直在家,他什么时候来,我随时恭候。”工臧平良将这个消息转告给了闫子明,闫子明迫不及待前往李锐家中。

这些天李锐除了写文章还干了一件事,他找到蒲德明,让蒲德明帮自己找一家书馆出书。蒲德明问出什么书,李锐说出自己的《帝国的诞生》,而且提出书价可以便宜一些,他需要用这本书来打响自己的名气,而不是赚钱。

蒲德明不知道李锐现在多么受欢迎,当他去找书商询问印刷事宜,不知怎么被走漏了消息,顿时十几家商务印刷馆和印刷社的编辑和老板围着他要求将秀盛先生的《帝国的诞生》交给自己出版,者让蒲德明这位失落的贵族子弟头一次有了前呼后唤的感觉。

蒲德明对李锐说:“秀盛,你都说不需要赚钱,可是他们是把钱送到我们面前,我们不拿这钱人家都不干。”

“都交给你了。”李锐笑道。

送走蒲德明,闫子明来了,他穿着一身灰色的长褂,头顶一个瓜皮小帽,厚厚的眼镜挂在脸上,看起来就像是一个老教授。李锐主动出门迎接闫先生,闫子明没想到秀盛先生如此年轻,不由得感慨说自古英雄出少年,李锐笑着说自己不是英雄,自己最多算是大忽悠,闫子明哈哈大笑,你这忽悠可厉害了,忽悠得全国上下都在谈论你的文章。

闫子明谈吐优雅,精通多国语言,而李锐则经历丰富,从一个世界到另一个世界,站在旁观者的角度分析神州共和国。两人就现在国家政体、政治、民生、发展和西夷列强对国家的影响闲聊了起来。两人时不时因为对事情的看法而争执,这闫子明虽盛名在外,心性对学术却很严肃,两人聊了一天一夜,晚上李锐叫上管家叫来酒菜,两人一面吃酒一面继续聊世界。

李锐的口才早在另一个世界做奸商时就锻炼出来,他的反应快,谈吐新颖,忽悠得闫子明一愣一愣的。聊得晚了,闫子明住在了他家,两人算是抵足而眠。

次日,闫子明正式邀请李锐去龙都大学做教授。

李锐心知自己水平不足,便拒绝道:“陵公,晚辈自知才疏学浅,只愿潜心做学问,至于教书,晚辈实在是不知道从何教起。”

  闫子明道:“秀盛先生不必妄自菲薄,你谈吐不俗,尤其是对世界看法之深入,我可以这样说,当下国人也没有几个能如你一般看得透彻。你来龙都大学教书,便是让学生们增长了见识,也让他们不再闷头做学问。如你所说,我们神州只看到国外制度好,却不知国外制度有哪里好,国外制度有哪里不好。如你所说,民主与自由公平,是相互矛盾,这在许多国家都得到证实,然而国人却不知什么是民主,什么是自由。甚至一些人误以为,民主就是大家都做主,自由就是想做什么就是什么,这西夷国家的民主自由没学到,倒是把老祖宗的品德给丢了。”

李锐心想如果身上背着一个龙都大学教授的身份似乎更能创下名声,为自己的未来打下基础,于是便答应了,说道:“既然承蒙闫校长不弃,晚辈姑且一试。”

李锐属于特聘教授,说白了就是临时工,工资也不高,一个月三十两银子,而龙都大学正式教授的工资在八十两到三百两之间,不过闫校长承诺李锐一周只需要在学校讲一节课即可。

至于讲什么,闫校长说你想讲什么就讲什么,李锐认为当下神州国人最缺乏的便是对国际关系的理解,他决定在龙都大学开设一门学科,国际关系学,讲述国家之间的关系——其核心就是利益。国家和国家之间没有友谊,没有盟友,只有利益网。如今科技的发展导致国家和国家之间联系更加紧密,利益网也更加复杂。李锐甚至推测,如果未来科技更加进步,全球商品大规模的流通,为了保证彼此的利益,甚至国家之间将不会发生战争。李锐的观点显然对于这个世界的人很难接受,不过闫校长还是坚决支持李锐,他认为百家之言方能使得社会进步,一家之言是社会倒退的蛀虫。

由于如今学生暑假时间,李锐暂时不用去学校讲授,因此也留的大把时间给他继续完成《帝国的诞生》其余系列。

0

第五章 大学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