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死战旗永不倒>第十章 唐琪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十章 唐琪

小说:死战旗永不倒 作者:西门吹灯零零七 更新时间:2018/1/13 3:23:36

当得知李锐已经辞职且辞职报告被批准后,唐琪顿时急了,说道:“他们怎么这样,难道不知道先生大才?龙都大学不过如此,还号称神州第一文科大学呢,简直是瞎了眼睛!”

李锐笑道:“好么,人家龙都大学都被你批评成这个样子,你若是做记者,怕是天下间没有几个不怕你的,简直是母老虎嘛。”

“先生……”唐琪嗔道,“人家是为你鸣不平,你还说人家。”

李锐摇头道:“其实何校长数次挽留,只是我一面要写书,一面教学,结果两面都没有做好。这也怪我,谁让我从前在国外时候只顾着生活,没有多学习学问。而今我把自己学到的全都教给大家了,肚子里的墨水就这么多,以后便不再献丑了,免得误人子弟。”

唐琪立即流露出不舍的表情,问道:“先生切勿妄自菲薄,我每次听您讲课,都对世界理解更深一层,若是您走了,我真不知道去哪里聆听这么好的学问了。”

  李锐开玩笑打趣道:“你每次听课都不交学费,把我们龙都大学的校长硬生生气走了两个,还好意思说咧。”

  唐琪咯咯笑起来,小女孩一样撒娇道:“才没有呢,可不是我气走他的。”

  李锐哈哈一笑,随后解释说道:“我辞职原因很复杂,不是一言半语能够说得清的,不过你也别为我担心了,我接到了扶桑恒口大学的邀请,准备去扶桑看看去。”

  “先生准备去扶桑?”唐琪很是惊讶。

  “是的。”

  “先生什么时候走?”

  “很快,到津口城坐海轮,直接抵达扶桑恒口。”

  “先生我家就是在津口城。”唐琪高兴地说道,“寒假将至,恰好咱们结伴而行呢。”

  “听你口音似乎是岭东府人,怎么家在津口城?”李锐好奇地问道。

“岭东府人就不能住在津口城啦?”唐琪撅着嘴道,“我是出生在津口城的,但老家在岭东府,家里父母长辈还有下人都是岭东府人,所以我出生就学了岭东口音,长大了就搬到了龙都城。我和别人说我出生在津口城,没有一个人相信呢。”

李锐笑道:“你不告诉我,我真听不出来你出生在津口城。”

  两人说着话谈到许多,不知不觉拉近了距离,唐琪见识也远远比同龄的女孩成熟许多,不觉聊到了中午,李锐看她可爱,心下也欢喜,便提议说:“龙都城住了这么些时日,却不曾好好逛过。今天中午我请你吃烤全羊怎样?听说前门的烤全羊不错,临出国之前吃一次神州第一美食吧。”

  “好呀好呀。”唐琪跳着脚拍手称快道。

俩人坐着洋车来到前门,郑二根和赵锁柱在不远处遥遥地跟着,这是李锐交代的,他不想让唐琪看到自己还带着左右金刚护法,可是又担心自己的安全问题,便让俩人躲在暗中。

对于唐琪,李锐心中自然是欢喜的,十六七岁的花季少女,长相甜美可爱,尤其是来到这个异世界半年了,当然对异性有些憧憬了。这是人之常情,只是这面对自己的学生,李锐却只能苦笑摇头,师生恋啊,绝对不行……的吧……算了,还是吃点东西转移注意力吧。

  俩人在羊庄不顾自己的形象地大吃起来,唐琪一看就是大户人家出来的,虽然也喜欢吃羊肉,然而终究还是斯斯文文的,哪像是李锐,全然没有了龙都大学教授的儒雅形象,好似一个难民一般。

在吃饭的时候两人聊起了自己的过去,李锐自然不能说自己是穿越者,只是隐约地聊了一下自己的过去,说自己小时候在西夷出生长大,但流浪各国,所以对西夷有一定的了解,如果唐琪问得多了,李锐便用“你猜”来逃避话题。李锐的身世没怎么说,反倒是唐琪如同倒竹筒一样说了自己的家庭和身世,唐琪的父亲唐先生是岭南府五龙县大族唐氏一族人,幼年时以神童身份考取了书生赴京参加科举,并成为圣汉318年科举殿试探花,随后唐先生进入到太学院研究历史各朝各代律法。不久后唐先生进入番邦司与外国人打交道,由于大量外国人来到津口城,番邦司在津口城设立了分部,由唐先生负责。

唐琪就是在津口城出生的唐家第六个女儿,唐琪家有六个女儿和一个小儿子,岭东府人一直比较重男轻女,唐父和唐母连生六个女儿终于得了一个儿子,所以小六唐琪在家中一直不怎么被重视。

“我爸妈只宠三个人,我大姐,我五姐和小弟。”唐琪很委屈地说。

李锐给她加了一片羊肉,笑道:“你觉得委屈吗?”

唐琪道:“怎么说呢,有一些委屈,可也觉得挺正常的,女人么,命该如此。”

李锐摇头说:“我不接受你的观念,并不是因为我小时候生活在国外,毕竟在国外也一样是男人主导的世界。我觉得阻碍女人地位的不是男人,而是科技,现在很多工作必须且只能由男人来完成,例如种田和跑船。你出生在津口城,知道津口城有很多跑海的渔船,渔船是绝对不允许女人登船的,最开始是船主害怕船工争风吃醋,后来形成了传统。不过就根本上来说,是因为女人干不了重体力活,而海员船工对人的体力要求极其苛刻,可以说女人干不了这种工作。可如果未来科技进步,人人坐在桌子前,桌子上防着几个按钮,只需要人们轻轻的按一下,机器可以自动完成所有工作。那么坐在桌子面前的人,就不需要男人的体力,而是女人的细心了。所以到了这个时候,社会就会自动改变女人的地位问题,而你的无奈也会得以圆满的解决。”

唐琪听到他天马行空的话,陷入了想象之中,久久才说道:“真有那么一天吗?”

李锐道:“相信我,一定会的,而且不会太远。”

唐琪莞尔道:“如果我能看到那一天就好了。”

李锐轻笑起来,忽然问:“唐琪,如果你毕业了,会做什么?做老师吗?”

  “你猜。”唐琪眨着眼睛说道。

李锐被唐琪给逗乐了,用手掂了一下她的额头,道:“不许学我。”

唐琪吐了吐舌头,两人欢快地聊了起来,吃完涮羊肉,李锐问她会不会打枪,唐琪兴奋地说:“我不会,难道先生会打枪?”

  李锐吹嘘道:“我自然会的,我平时闲暇时间总会打猎,不如明日我带你去打猎吧。”

“好呀好呀。”唐琪兴奋不已。

李锐又道:“那你得多穿点,入冬了,外面都是雪。”

当晚回去的时候,李锐躺在床上辗转反侧难以入睡,眼前总是时不时出现唐琪的快乐笑脸。这种感觉就像是他十六岁时从乡下到城里求学遇到了高中的班花,班花带着好奇地询问他农村的水和山,田和野一样,让他怦然心动,让他流连忘返。李锐忽然想起来自己为什么会如此心动,因为唐琪的性格和她的笑容就像他暗恋的高中班花一样,笑起来眼睛就像是弯弯的月牙,格外的甜美。

0

第十章 唐琪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