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死战旗永不倒>第七十一章 整军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七十一章 整军

小说:死战旗永不倒 作者:西门吹灯零零七 更新时间:2018/2/15 1:03:27

见众军官老老实实地退去,赵佳诚笑道:“不是说好李品做黑脸,你做白脸吗?我怎么感觉你这白脸比黑脸还黑呢?”

李锐道:“我没想到这些人真的把我当小白脸了。”

祝泉笑道:“其实这样也好,你不能一直做老好人,得让人看到你的两面性。平时脾气好,但有原则, 触犯到你的原则的人,就没什么好脾气了。”

李锐笑说:“这就是胡萝卜加大棒。”众人不明白胡萝卜加大棒的意思,李锐笑着解释说赶驴的时候在驴子面前吊着一根萝卜,让驴子一直走,哄着驴子一个希望,同时手里的大棒也让驴子别想着造反不听话,如果不听话就要用棒子揍,一手软一手硬,软硬兼施才可以制服驴子。

“对人也一样嘛。”赵佳诚大笑。

不一会儿,李品却来了,郁闷地说旅长我们安排识字倒没什么难度,但是唱军歌是什么项目,神州军队自古以来也没听说唱军歌的训练啊。

李锐也是第一次知道,原来这个世界没有军歌,便只好拷贝自己原来世界的军歌,《打靶归来》、《一二三四歌》、《血染的风采》、《我是一个兵》,这四首歌歌词通俗通俗易懂,旋律简单明了。

  李品惊讶问这四首歌谁写的、怎么唱,李锐很不要脸地说是自己作词作曲,理应由他来唱,于是李锐清了清嗓子,便开始唱起来。相对于愿世界的歌曲,李锐的四首歌歌词做了不少的改动,如《我是一个兵》,李锐便这样改动:

  我是一个兵

  来自老百姓

  来到了军营当了兵

  保家卫国是我命

  我是一个兵

  爱国爱人民

  嘿!嘿!嘿!枪杆握得紧

  神州文明教会了我

  勇敢和坚定

  眼睛看得清

  敌人敢胆侵犯

  坚决把他消灭净

显然歌词不难理解,何飞连连称赞说道:“旅长有才,堪称神州第一音乐家啊。”

李品也赞美道:“岂止神州第一音乐家,简直是东方大陆音乐第一家。”

  李锐笑而不语,装了半天的蛋。他对手下士卒和将官都很好,因他穿越来的,更多接受的是后世平等教育,用的是一手大棒一手萝卜的方法笼络人心。这与这个时代绝大多数的旧军队家长式管理不同,李锐从未体罚手下军官,若是能力不行,便调离位置,他生气也会大骂,但若是生气不骂,手下军官反倒是惴惴不安了。他时常晚上的时候视察军队,给掀被子的士兵盖上被子,陪士兵唠唠家常,跑去跟士兵将官们一起吃饭。或者是在他们一次次动作要求不达标的时候去鼓励鼓励,这时候士兵往往产生更大动力。

  逐渐的,更多的士兵们熟悉了这个高个子长官,知道他是尚武将军少将旅长,也知道他颇为善待士卒。李锐又下部队亲自教他们唱军歌,像什么《咱当兵的人》这样的歌,他一边教唱一边告诉士兵们为何当兵,不是只为了每个月的那四个银币,也是为了保卫神州领土,给后代子孙留下万里江山,不做那小国寡民苟活于世。

让士兵们拜服的不只是李锐关心下属,而是他能与下属同甘共苦,他也参加这次军训,并且完成的不比任何军士差。当李锐一身蓝翎军灰色军装出现在新兵中的时候,负责训练的军官都吓得够呛,谁敢训练旅长啊。

李锐气道:“你他娘的胆子这么小,怎么当我的兵,必须一视同仁,你要是不敢练兵,就给我扫厕所去。”

  班长半天才反应过来:“是,旅长。”

边军第七旅的训练量极大,为了保证了军士的体力,李锐要求总务部务必保证每顿饭士兵吃饱,顿顿有肉。这让许多连过年都吃不上肉的人第一次天天吃肉,士兵们脸上也渐渐有了油色,给家里人带回去的消息是在军中天天过年。

这个世界的人比李锐生活的地球人更能吃得苦,对于磨炼的忍受程度也更强大,军中的种种规矩和束缚,在士兵们的眼中看来真不算什么。对于从小吃糠咽菜,有时岁月不利收成不好,过年都得饿肚子的贫民来说,在军中只要老老实实完成交代班长交代下来的任务,吃饭的时候便有肉吃,那是多么享福的一件事啊。

军训了七天,边军第七旅开始发放安家费,士兵每人十个银币,班长十五个,排长二十个,连长三十个,营长四十个,处级同营长待遇,科级同连长待遇。然而当天晚上,军法处长徐佑前向李锐报告,有一些班长勒索士兵的安家费。李锐勃然大怒,下令宪兵队长何安定将违反军规者立即缉拿,并在次日公开枪决。

李锐在早上向全旅将士宣布,军饷乃士兵的卖命钱,任谁拿走别人的卖命钱,我便拿走谁的命。此举一下子震慑住了全军中不良之风,从此之后再也没有人敢跟新兵要好处拿军饷了。

  让李锐没想到的是,中午的时候,蒲德明跑过来也跟着凑热闹,非要参加第七旅的训练,说自己祖上可是前朝的桂王,自己体内就有勇士的鲜血。蒲德明拍着胸脯说:“咱兄弟俩,将来上了战场我给你挡子弹。”

  李锐哭笑不得,道:“我倒不怕吃子弹,是怕你受不了苦,我吃什么他们吃什么,我做什么他们做什么,我做到了,他们一定要做到,同时,我做到了,他们必须做到。你来我这里锻炼,要是为了玩,那可真不是好玩的。”

蒲德明说急道:“我就不信了,我桂王之后还不如这些土包子?”蒲德明坚持了两天就说能不能换个轻松的活儿,我做教官训练他们如何?

李锐面对这个家伙简直哭笑不得,说你什么也不会怎么做教官,再说你做教官教什么?蒲德明想了想,自己还真不知道做什么,李锐说你回龙都去,管理好秀生猎头这个调查公司,以后好好地搜集龙都的大小情报。不用再受苦了,蒲德明乐得屁颠屁颠回去了。

然而在这半个月的军训中,也有一些好吃懒做的人受不苦,李锐便放他们回去了。而小白龙白俊龙也向李锐直接提出辞行要求,说他倒不是害怕辛苦,而是受不了军规限制,什么时候吃饭,什么时候休息,没事的时候还不不能出军营逛窑子,这些军规条例让白俊龙难以忍受。

  李锐说好聚好散,以后还是朋友,在盖天久的叹息中,白俊龙带着人返回草原继续做土匪。有白俊龙这种直接提出来受不了规矩离开的人,也有不辞而别的,甚至有偷着带枪逃走的。一些人半夜三更偷枪溜走的,想卖了枪发一笔财,不过很快被宪兵队捉拿回来。边军第七旅通用瓦伦式步枪,这种步枪因为火力持续性强,一支瓦伦步枪的价格是一百银币,要是偷走一个卖掉,着实会发一笔财。

当着全四千人的面,李锐让宪兵将那十一个偷枪逃走的逃兵绑在木头上,让新兵们拿他们做刺杀对象。

新兵们有的年小幼弱,心性磨砺不够不敢杀人,李锐怒道:“完犊子玩意,给我滚一边去!”一脚将一个十四五岁的士兵踹到一旁,他亲自拿过来步枪,上好刺刀,走到被绑着的逃兵面前。

那逃兵嘴里被塞着,呜呜叫出来,屎尿齐流。

李锐冷冷地说道:“我待你如何,你又待我如何?我给你吃,给你穿,给你钱花,你却辜负我一片心意,半夜里偷枪逃跑?没有良心,狼子野心,白眼狼!哼!你说你该不该死?该不该杀?”言罢,一个刺杀,刺刀扎在那逃兵肚子上,那逃兵又发出呜呜惨叫,所有新兵们都胆战心惊,第一次见到笑眯眯的旅长如此心狠手辣。

“一个一个来,都见见血。”李锐冷冷地下令道,“刺杀,或者被刺杀。”

新兵们害怕了,甚至几个班长也害怕了。班长们也都是参加过前一次桥县伏击战的老兵,但是那是生死之间的选择,他们根本不会多想,而现在将绑在柱子上的人活生生杀死,着实为难了些。但军令难违,所有人都对这些逃兵刺去,有的睁眼有的闭眼,刺到最后,那些人都成了一堆肉了。

大家事后一阵恶心呕吐,当天的菜破天荒的没有多少人吃肉。当人们几乎都希望把这事儿忘记的时候,李锐半夜三更集合队伍,冷冷地环视士兵,大声喊道:“我觉得,你们该见见血了。”一挥手,宪兵队长何安定带着宪兵们把黑色大幕拉了下去,是一座笼子,里面关着二十几个人,身上都写着死囚的字样,都昏睡着。

这些二十几个人都是李锐让何安定从龙都城死囚大牢里买的死囚,原本有五十多人,但是带回来一番审查,发现其中三十多人都是死牢看守从街面上抓来的无辜的乞丐,李锐只能把他们给放了。而剩下的二十人不是江洋大盗,便是是罪大恶极的非为作歹之徒,其中有纵火犯、投毒犯、强奸犯、土匪等等,李锐认为用他们来训练自己的士兵胆量比较不错,这一点有些像自己世界的二战日本兵,用杀中国人训练新兵的胆量。

0

第七十一章 整军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