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雨鸢台>第六章 序幕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六章 序幕

小说:雨鸢台 作者:王句 更新时间:2018/2/2 0:41:59

完全出乎吐骨浑驿预料的是,鲜卑军队的溃败,并非源自于他那并不成功的突袭,恰恰相反,这次冒进的领兵保全了日逐人的实力,更有后世的历史学家认为,这次突袭是改写鲜卑人历史的一次行动。

可是包括高然在内的所有人都没有上帝的视角,更不可能站在云端俯视当下发生的一切,同时预知未来的种种,更何况摆在他们眼前的,便足以让他们乍舌。高然眼睁睁地看着,曾经将在燕国边境长大的自己吓得哭泣的鲜卑骑兵,在与汉军全面交锋的刹那,犹如触碰到了烈火的孩子飞快地缩回手指一般,几乎是在刹那间便开始了溃散。身穿紫色袍子的鲜卑将领只与刘忠打了个照面儿便策马北去,只剩下老将军一个人在原地骂娘;腰上别着数十把飞刀的鲜卑悍将砍杀了几个汉军骑兵后,高喊着什么追赶着紫袍人而去……“陛下,是否追击?”身经百战的岳霖当然没有高然这般没见过市面,他那股子自信多多少少也来源于此前为辽军作战击退过鲜卑人入侵的往事。

稍稍靠后,刚刚与亲卫队压上来的刘涤出乎众将意料的,将目光投向了也才追赶上自己人马的荀绍,据荀绍说,他之所以落后,是在后侧检查粮草。“此次排兵布阵,除去王叔与诸位老将的参谋,荀司寇更是功不可没呀!司寇以为如何呀?”刘涤的话让谢产与刘忠不约而同地攥紧了马缰。

荀绍使劲咽了一口口水。

吴越国,位于大汉帝国版图的东南部,享有着王畿在内的诸侯国中最广阔的领土。由于它位于被誉为天险的长河,长江以南,因此也被称为江南。它有着各个诸侯国中最长的海岸线,与大海另一边的琉球土人做着简单的贸易;它有着最宜人的气候,终年没有严寒白雪;它也有着最繁荣的商业,这一方面有赖于历代吴越国王宽松的政策,一方面有赖于太祖皇帝制定的分经济、政治、军事中心为三诸侯国的定策。也因此形成了当下的局面:王畿是全国的政治中心,北方的辽国接替在韩垂之乱中遭遇重创的秦国成为军事中心,而偏居东南的吴越国的经济中心日益稳固。

牵拉着大篷车的马匹与各路北方的货物,长龙一般,在大地上留下了一道自北向南的逶迤身影。

发达的商业使得吴越国多有钟鸣鼎食之家,连吴越王麾下的大将军府都气派非凡,让前来觐见的使者在门口看得出了神。穿着丝质长袍的奴仆接过了来使手中的马缰绳,使者注意到,在夏日江南的艳阳下,那绸缎衣服泛着好看的光泽。

“……还需要这么多人,还请边将军定夺。若是不能培养出这些人来,只怕…”“我知道,”燕国大将军边鸯瘦骨嶙峋的胸腔里回荡出这番话“只是这时间,比预计的,还要推迟三年。”多年暗地里经营私盐生意,让这位将军说起话来字斟句酌,北方的使者感到了一丝不自在。

“还没有请教贵使的尊姓大名?”嗅到了空气中的尴尬与不满,这位南国将军开始聊起了家常。“小人吴桄”搓着双手,边鸯将胳膊肘支在了桌儿上。“贵使,今天天气炎热,留下来喝碗酸梅汤吧。”一股子油腻腻的感觉从四面八方向吴桄袭来,他不禁闭上了眼睛,又使劲地睁开。

“不必了吧…”

“这是我家将军,哦不,是…”托着盘子的奴仆的脸上,一抹暧昧的笑意十分显眼“赠予贵使的。”

吴桄看看盘子里的东西,又把因惊讶而瞪着的双眼望向边鸯。看见座上的将军点头后,忙两手捧起盘中盛放着的精致的小刀,上面纹饰的花纹精美,细细辨认下来,是一支张牙舞爪、腾空欲飞的蟠龙。

“怎么样,贵使,”边鸯笑着,八字胡须撇成了一字型“这延期的事情,可否?”听着边鸯的笑语,吴桄双手交叠,将那炳小刀紧紧地贴在自己的胸口,慌乱中,只剩下他癫痫般的点头。

“来,酸梅汤上来了,贵使快尝尝吧。”

将军府外,太阳正在天上烧得浓烈,阳光下,吴桄骑着的那匹乌黑的、鼻骨上一道纵贯而下的白色的骏马打了个响鼻。

“参见谷离王。”吐骨浑辉的语气与他胯下的乌骓马一样,纹丝不动。赫连夺不免有些意外,却也生出一股对眼前这位年轻人胆识的赞赏之情。鲜卑人再怎么耍心眼儿,终究不是汉人的对手。谷离王赫连夺的骨子里,流的到底还是鲜卑人的血,崇尚英武,爱惜英才。对眼前这个坐在乌骓马上稚气未脱的孩子,赫连夺的爱惜之情达到了一种顶点。

“你父亲呢?”谷离王将拓跋垣的人头交给了身后的一名绝眼,吐骨浑辉下意识地别了一下头。他年弱的脑海里还接纳不了方才他未曾看到的那场杀戮。“在侧翼,接应大哥。”“父亲说,日逐军队,听从率先回来的将领调遣。”吐骨浑辉接着补充了一句。

大队人马在塞外草原的深处集结起来,吐骨浑驿在马背上望去,并没有损失多少人。

心中的压迫感愈发强烈开来:这次溃败明显是既定的策略,为什么自己不知道呢?是只有自己不知道,还是日逐人都不知道呢?是只有谷离人知道,还是除了日逐人,其他部族都知道呢?他向左看去,吐骨浑勒在马背上一言不发。

塞北草原的深处,有一片广袤的水域。据鲜卑族中的传说所言,这片水域是千万年前天外巨石坠落砸出来的坑,慢慢蓄积雨水形成。它的边际辽远,要最好的骑兵骑着最好的战马,连换七次马背才能跑下一圈儿来。这上古的传说当然没有办法证实,鲜卑人们也因为这片水域太过博大,气候太过恶劣,而从心底里生出一种敬畏,唤这片水域为“天海”。稀薄的云抵挡不住太阳长剑一般锐利的光芒,平静的海面上没有波澜,更显得深不可测。

赫连夺背对着令人的血管都轻轻颤抖的天海,面向着鲜卑各部族的首领以及他们各自的亲卫队。鲜卑人与汉军开战前,那个被拓跋垣唤做“王弟”的年轻人端坐在一匹米黄色的战马上,即使穿上翻着绒毛的皮质铠甲,他瘦削的身形仍然让对面诸将暗自捏了把汗。

“主公......“赫连夺回头轻轻地叫着那个年轻人,眼睛却没有随着头扭过去,仍旧盯着诸位首领。吐骨浑驿看着眼前的场面,猛地打了个哆嗦。

年轻人用大腿夹紧了马肚子,摇摇晃晃地走上前来。

”…“他刚想说什么,温愚醍王石钦洪亮的声音便响彻开来,与随之而来的呼应形成燎原之势。“主公外岁!”

一颗种子悄然掩埋进了年轻人心中的土壤。他不知道这颗种子会开出什么样的花,结出什么样的果实,只是他清晰地感知到,从此刻开始,他在酝酿着什么。年轻人叫拓跋弘,十四岁。他也是后世汉人史家们清晰记述的第一位鲜卑领袖。

“嗣奎,”经过那个清晨,岳霖与高然早已成了生死之交“这是辽国的特产,用羊角做的护身符,送给你!”岳霖白玉般的手指间,夹着一个长约半指长的物体。修长、黑色,隐隐反着微光,被一条古色古香的细绳穿成了项链。高然忙起身,将那护身符捧了过来。

“多谢子钦!”行军数月,高然未杀一人,拜礼倒是愈发标准。“我没有准备什么,这毛笔,送与你罢…”笔是高然出征前回到鸿胪寺拿的,他一介书生,只好拿了根笔。一番征伐,多少次寅夜疾书,竹质的笔身上,隐约可见一道裂痕。“嗣奎,可一定要记得岳某。”岳霖仍然清晰地记得高然叮嘱他堤防鲜卑人突袭的场景,仍然记得他对于这个书生精准预言的震撼。他隐隐感到,这个叫做高然的,与自己年岁几乎无差的年轻人,终有一天,像盘旋于塞外草原上的老鹰一般,腾飞于自己到达不了的高空里。

“报,”传令兵呼哧带喘“辽,辽王请高司马!”

“那么,子钦”“嗣奎,”

“后会有期!”

深深地一拜后,高然走出了营帐,紧握着岳霖赠送的护身符。

谢产叫高然来与自己共同负责撤退安排,是起行当天的凌晨。

北国多美女,高然在方才庆功的酒宴上深切地领略到了。即使是坐在较远端的席位,台前舞蹈的倩影也依然清晰,撩人心魄。高然在抚幼局长大,街边的市侩女子都不曾见过几个,更不要说这辽国舞姬。于是,在荀绍忙着上前几番拜谢敬酒时,高然只是用胳膊肘支着头,痴痴地笑。他没有看上的舞娘,只是在享受着看舞姬跳舞的时光,同时默默地、不自觉地流下几滴泪水。

谢产喝了多少,高然在心里悄悄揣测着。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他喜欢揣度别人的心意。他一面暗骂自己开始变得世俗,一面又乐此不疲地猜测着。

只是闻到了老将军周身的酒气,高然不动声色地皱了皱眉。

“小子,”谢产背倚着帐中的柱子,下巴向高然眼前的布阵图努了努“把你认为的行军计划,画出来。”

高然低下去的头转瞬抬起,错愕毫无疑问地流淌在双眼中。

“想做武官吗?”谢产的声音听上去颇为吃力,许是因为喝了太多酒的缘故。

远方,鹰在寒夜中扇动翅膀的声音格外响亮;高然的耳畔,马蹄声愈发清晰。

0

第六章 序幕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