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中短篇集>红色军魂之大漠苍狼>惩恶扬善-彰显军人本色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惩恶扬善-彰显军人本色

小说:红色军魂之大漠苍狼 作者:高高挺挺 更新时间:2018/2/25 17:58:19

风明几人将哑巴大娘头和刘掌柜并排放在一起,上面用找到的干草铺盖着。“刘掌柜感谢你在客栈对我的照顾,我风明今生不能报答只能来世了。大娘你是因我们而死,我们党一定会为您报仇雪恨的!”

“掌柜的,您俩暂时候先搁这歇着,等俺们灭了这帮畜牲再接你们走”措巴和大彪子擦擦眼泪,说道。

“下面就该跟他们来个了断了”风明紧攥着拳头说,“对,你说该咋办吧,大伙都听你的。”

几日后,韩县长官邸内灯火通明,官邸外面成队的警察在来回巡逻。客厅里韩县长陪着黑龙围坐在一桌佳肴前。“黑长官,恕在下多言,这共匪人也劫走有几日了,怎么没见那凶悍赤匪再来劫赵婉儿,会不会是不敢来啦或是回他们根据地增派人手?要不要派人再全城搜捕一下?”韩县长恭恭敬敬说道。“韩长官,别急嘛!”黑龙夹了一条辣猪肉放嘴里,边嚼边说,“那悍匪我跟他打过交道可绝非等闲之辈,据我估算他肯定会救赵婉儿,现在我等若耐不住性子,那可叫打草惊蛇让他趁机逃脱了。再等等。”黑龙叫韩县长跟着一块吃,该喝喝该玩玩,全当没有这回事。

“那黑长官,韩某斗胆问一句可否?”韩少功看黑龙大口吃着菜没接他话茬,就咳了一声接着说,听说南京方面已经与中共秘密接触商讨共同抗日之事,不知黑长官在司令部可有耳闻?黑龙吐出来一个小骨头,“这炒肉里还他娘有小渣子,真他娘扫爷喂口”韩少功接着说:“那如若南京方面真和共党达成协议,俺们这边马长官是什么意思,这匪还剿不剿…”“啪”黑龙将筷子往桌上使劲一拍,听声音外面都听得见,韩少功吓得不敢吱声了。“那是上峰的事,上峰想和谁谈跟我没关系,他明天和共党签协议今天我还得该剿就剿”“是、是,一切唯黑长官命令行事”。

“咚咚”两声敲门声。“进”韩县长让人进来。门就推开半扇,那人颤颤巍巍迈了一小步露出半个身子。韩县长一看原来是贴身陈秘书,“咋,有事啊?”“啊,啊…”陈秘书显得紧张结结巴巴,答不上来一个字。“有话快说!”韩少功有些不耐烦地说。“轰,轰!”这时候就听两声从未有过的巨大爆炸声瞬间回响在平西县城每一处角落。

“啊,怎么回事?”坐在屋里的韩县长一下蹦了起来。这时还站在门口的陈秘书结巴的吐出来一句话。“共产党、共产党他们打进来了!”“什么?”

一个时辰前,平西县保安大队营房。门口两名保安队士兵执勤呢,站了没多久,其中一人觉得无聊,对另一人说:“去,给哥买包烟,回来咱俩抽!”“好勒,哥!”那名新兵离开营房门口去街角买烟。这时从另一边街道上走过来两个人,一个是高个子,另一个算中等身材偏矮。两人手里各拎一盒东西走到保安队门前。

“站住!干什么的!” 老兵端起枪警觉的看着这两人。“兵爷,我们是旁边马家烧饼的伙计,中午那晌保安队赵副队长订了两份驴肉烧饼外加四份炒菜,要我们这会儿送来,麻烦您去知会一声呗!”个不高的伙计说道。

“现在没空,等我兄弟回来再给你叫去!”老兵不耐烦地说。“这位军爷俺们老板火气大着哩,要是咱没送出去菜再拿回去肯定得被老板骂死。这么着请兵爷先尝一下咱家手艺咋样哩,要是您乐哩就让俺们进咋样?”个不高的伙计恳求加谄笑的说。

“这不好吧,赵长官的菜,我……”没等老兵说完高个子伙计看他很犹豫,便和个不高的伙计对了个眼神顺水推舟道:“俺菜馆做的份多量大,没啥事儿,吃两口吧。”

老兵一看盒里放着的爆炒牛肉,嘴里口水快要流下来了,接过递来的筷子,刚要去夹的一刹那,从后面伸过来一双大手。

“呃…!”没等叫出声来那老兵油子就被活活掐死了。“这好菜哪能让你们这帮贼怂崽子吃吗!”大彪子说道。“咱先把他挪走再进去!”“好,” 谢宝子和大彪子将尸体挪开,两人踱手踱脚进到营房里,“吱”先轻轻打开一点门缝,“没动弹”“吱…!”再打开大点,谢宝子身材要比大彪子瘦削,动作也灵活,就一个人悄悄溜进士兵睡觉的屋里。屋里没熄灯,各种枪械就摆放在士兵睡觉的通铺对面。

谢宝子屏住呼吸,压实脚底板去挪每一步,到了枪架那双手更是绷紧了两只胳膊上所有神经,轻轻取下一把捷克造轻机枪,然后又往门口蹭着步子递给外面的大彪子,“子弹呢?”大彪子几乎是从嗓子眼儿里发出来的音调。

“去别的屋找!”谢宝子临出来前不忘在门缝底下塞了一枚手榴弹,引线挂钩系在门把手上。

“弹药室”谢宝子和大彪子发现了存放弹药的屋子,两人又似刚才一样,先拉了一下房门,一看里边没动静,就打开门轻轻进去。“找到了”谢宝子刚将一个弹匣递给大彪子,后面一束刺眼的光就照过来。

“什么人?”大彪子身后突然站了一名保安队士兵。“嗖”谢宝子眼疾手快朝大彪子身后飞出一把匕首,直接插进那名士兵的喉咙。

“咱给他们来点儿大的,咋样?”“好!”两人装完弹药在弹药房里放了手榴弹,两人将引线拉长,同时大彪子又偷偷将拴在保安队营房后的二十几匹马缰绳给松开了。

引线一拉,“轰!”先是一声巨大爆炸声,紧接着其他营房接二连三的“轰轰…”爆炸,整个保安队营房火光冲天,剩下没被炸死烧死的士兵没来得及穿好衣服,刚往外冲时,就被堵在门口的谢宝子大彪子一阵狂扫!

平西县西城墙,“换岗了,弟兄们!”从城楼下来四五名身穿警服的人,“今咋这么早交岗啦!还有半个钟头呢。”一名警察说道。刚上来的一个人低着头掏出一支烟递给他说:“局长今高兴,让弟兄们早点下岗休息。”拿出火柴划燃后刚点烟头时刻,猛然将火柴直接扎进那警察右眼里,“啊!”一声惨叫倒下同时,刚上来的那几个人全掏出别在身上的驳壳枪,对城墙上警察士兵一通射击,城墙下正执勤士兵,一听城墙上突然响起的枪声,刚想持枪冲上去,城门突然打开了,是周长明带了营救的三名同志手持驳壳枪还有轻机枪对城下十几名士兵一顿狂扫,最后是警察局,不知谁打开了平西县临时关押拘捕的共产党和西路军看押所的大门,被救的同志和地下党一起攻进平西县警察局,一时间平西县城炸开了锅,爆炸声枪声此起彼伏,俨然似战场。

韩县长官邸,“这怎么可能?”韩县长一下出了一身冷汗,头上冒出豆大汗珠直往下淌,把眼镜摘下赶紧用手巾擦擦额头上的汗。“哈哈!”一直坐着的黑龙倒是一副静若怀谷的样子,瞅瞅韩少功那惊慌失措的样子给黑龙逗笑了,“稍安勿躁韩长官,这枪炮声一响,说明咱的客人到了,你没看见陈秘书把客人领来了吗?”

韩少功戴上眼镜,仔细一看,门前露半个身子的陈秘书,脸已煞白身子还哆嗦着呢,再看下边裤子湿了,肯定吓尿了。

“进来吧!兄弟咱俩也算老相识了,顺便我再给你引荐一位大哥!”黑龙说道这拿起酒杯饮了一杯酒。从陈秘书后面出现一只大手,抓住陈秘书后面衣领将陈秘书往后一拽,“扑通”陈秘书被拽倒在地,这时风明出现了,没开的另一半门被风明一脚蹬开了,在后面的陈秘书赶紧吓得滚了出去。

风明举起手中驳壳枪拉了一下枪栓瞄准黑龙,问:“赵老板在哪?”

就看黑龙面不改色,还笑着坐在桌子正中间,说道:“兄弟别一见面就火气这么大,咱哥俩先谈点正事,赵老板我让人伺候着呢,好着哩!”

“砰!”风明朝屋顶开了一枪,“哎呦!”给韩县长吓得抱着脑袋钻进桌子底下,风明用枪指着黑龙说:“跟你这种禽兽没什么可谈的,赶紧把人放了!”

看到风明这么痛斥自已,黑龙倒显得格外兴奋,脸上伤疤印痕全绷爆起来,即使在狞笑给人感觉是极其阴森恐怖的。

“哈哈!兄弟,你不就为这么一个女人来的吗?如果为了她,我可以放她。但你要留下来跟我去西宁投诚,接受政府改造……”“呸!你们那个反动政府除了贪虐残榨百姓,屠杀残害人民还有什么能耐,整个中国老百姓被你们这些作威作福官老爷压榨了多少年。自古邪不压正难道你自己心里不扪心自问一下,你们的政府还能在中国横行多久?你自己会有什么样的结局,你不清楚吗!”风明痛骂道。

“好!既然兄弟如此执着那我也只好公事公办啦!”“啪!”黑龙往地上猛地一摔酒杯,从酒席后面屏风处冲出来八九个手持德制MP38冲锋枪的士兵,一看突然出现这么多枪口对着自己,风明瞅瞅这帮马匪军,嘴角一咧,枪口冲下用食指挂在扳机上这么一拎。“这就对了嘛,兄弟!跟政府合作才是你的出路。”黑龙起身拿了酒杯说道。

“我老板呢?”风明问。“你这么着急!行!带她上来!”不一会儿两名士兵从屏风后面押出来一个妇人。风明一看这妇人头戴黑头套,身上穿的是绿绸缎旗袍外套一件红皮袄,跟赵婉儿平时装扮一样。“你把人放了!”风明喊道。“哎,别急兄弟,你怎么的也把枪给咱兄弟不是?”黑龙要风明放下枪,风明用手做了个反转动作,枪口冲自己枪把冲外,一名士兵试探着走到风明身前,上手要拿风明手枪。

“嗨!”风明突然右手将枪身一转,枪口转过来冲外对准当面士兵头顶就是一枪。“砰!”正好爆头。就在屋里所有人一起向风明开火一瞬间,风明一把拽紧前面被爆头士兵尸体。“砰砰砰砰!”一顿疯狂扫射全打在尸体上,风明顺势抓紧尸体跳出了屋子,“咚”人直接从走廊蹦到外面空地上。

黑龙手下士兵跑出屋子一看,只有自己一人尸体,而风明呢?“我在这!”风明大吼道。风明手持驳壳枪从侧面猛打,这时从官邸对面房顶上也出现枪声,“砰砰砰…!”从屋里出来的这八九个士兵全被打趴在地。原来是周长明想办法联络到了最近的党组织,并发加急电报向西北特委请求火速增派了援西军行动队几十名队员,当听到官邸内风明枪响后就强攻官邸。

“砰,砰!”从屋里打出来两发子弹,风明和来增援的同事躲在门两侧,有一名同志刚一接近屋子就被击中头部牺牲。“你不要谈吗黑龙!我跟你谈咋样?”风明说道。

“别扯怂了!我现在是窝里崽子了,怎么的也给我留点儿出去的机会,是不?”黑龙在屋里叫道。

“你先把人放了,我保证你安全。”风明说道。“好!”说完一个好字后,屋里静了一会儿,没多久门被推开,从屋里出来两人。

黑龙在后面用枪顶着带黑头套的女人,边押着边往前走。“让其他人把枪放下,后退!”黑龙喊着。“好!”风明示意一下,围着的其他同志都往后退。

快到门口时,黑龙说:“给我牵匹马过来!”“行”风明将拾在韩官邸外的一匹马牵过来,黑龙猛地将女人往前一推,又一个飞踹将风明踹倒,自己一跃上马,一拉缰绳,驾马冲出官邸。

风明顾不得追黑龙,扶起女人将黑头套一摘,“啊,不是赵老板!”风明一看,这女人根本不是赵婉儿。持枪又冲进饭厅,将韩少功从桌子底下拖出来。

“赵婉儿被关在什么地方?”风明问道。韩少功这时已被吓得尿屎失禁魂不守舍,两眼对到一起了,哆哆嗦嗦的说:“在,在地下室。”

风胆押着韩少功来到地下室一看,赵婉儿躺在一张床上,像是昏过去了, 风明抱着赵婉儿出来后对赶到的周长明说,我去追黑龙。

风明骑上马奔赴官邸,在行动之前风明和周长明他们对平西县大街小巷,从哪到哪了解个遍,尤其是出入韩少功官邸的几条街路更是了如指掌。

风明摸着黑龙逃跑方向后策马狂追,果不其然追出没多远,就看见黑龙骑的马在一户民宅前,黑龙呢?风明下马持枪走到民宅前,推门一进,“不许动!再走我毙了她!”看到黑龙挟持一名妇女,而那名妇女还怀有身孕。

“你把她放了,我跟你走!”风明把枪慢慢放在地上,黑龙顺势一枪将风明的枪打到一边。黑龙江孕妇放走,自己将枪一扔,说:“你真不是一般的赤匪,没到贡堡前我以为姓苟的说的只是一个共党小喽啰而已,没想到你这么厉害,把我的人马全灭了。”黑龙几步猛冲过来对风明头顶劈来一掌,风明往侧后一闪,左臂一挡,其右腿一个横扫,黑龙纵起一跃,一个横踢将风明踢倒在地,黑龙刚要上前抓风明,风明抬腿一蹬将黑龙蹬了出去,两人对打在一起。

“啊呀!”这时从民宅屋顶上跳下来一人,手持两把杀猪刀朝黑龙砍来,黑龙刚把风明搪开,这边砍刀过来,一刀削下来黑龙肩膀一块肉,黑龙一脚将风明踢开,转身想逃。风明一把薅住黑龙腰间武装带,黑龙左臂又被杀猪刀砍了一下,骨头像被砍断一样,“啊”给黑龙疼得大叫,右脚一蹬,将风明蹬倒,这边踹开拿刀人,赶紧跑过去捡起枪。

风明一看那拿刀人不是旁人,是措巴,“我来帮着!”措巴说道。黑龙拉了枪法瞄准风明,就在这紧要时刻,“砰”一声枪响,黑龙手中枪连同整只手都被打掉了。

“啊!”趁黑龙疼痛难忍之际,风明和措巴猛冲上去,风明连开几枪,正义的子弹穿透了黑龙身体,措巴挥舞杀猪刀朝黑龙一阵乱砍,砍过之后只剩具血肉粘连的骨头架子,一个罪恶的生命就此终结。

“轰,砰砰砰……”平西县城枪炮声此起彼伏,风明抱着昏睡的赵婉儿在众人护送下离开平西县城。

河西古道上,一行几人在空旷寂寞原野上赶路,从遥远的祁连山吹来的徐徐微风激荡着每个人的心田。措巴和大彪子高声哼唱着陇南花儿小调,谢宝子凑到风明身旁说:“我去你们那里,能让我接着干老本行吗?”“当然行啦!你就去我在的侦察连,那正好需要你这样的老兵。”

“哎,这是哪啊?”在马背上驮着的赵婉儿迷迷糊糊的睁开了双眼。

“带你去我们根据地!”风明说。“我不去什么根据地,我要回客栈,开我的客栈!”“到那一样开客栈,我跟组织说明一下,你就在根据地选一块好地方开,咋样!哈哈…!”

全书完

0

惩恶扬善-彰显军人本色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