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得天下>第五十七章 季孝的策略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五十七章 季孝的策略

小说:得天下 作者:甘蔗 更新时间:2018/6/26 12:53:35

正在众人一筹莫展之际,王邝却想到了郡内的高人谷隐,是了,郡内有此高人不用,更待何时,

当即便向李景问道:“谷隐先生可还在你府上?”

“尚在,怎么主公的意思是要在下去请师兄前来?”

“不,不着急,”王邝转向众人微微笑道:“今日夜以深,不便再去叨扰,谷隐先生乃世间大才,明日本候应当亲自前去讨教才是,”

“那多麻烦啊,不如现在就去,好事嘛,应当赶早不赶晚嘛!”

王邝闻言忙道:“不,不不不,现在去于礼不合,恐为人耻笑,”话音刚落便觉奇怪,抬起头看了眼众人,李景并没有开口说过话,方才声音不是他的,而且显得稚嫩,

正在此时却看到一位少年立在大厅门边,笑嘻嘻地盯着自己看,衣着虽是有些缝缝补补,却洗的白净,以及腰间那玫与之身份不相称的古玉佩,面容俊朗,唇角挂着邪魅般的笑容,但更引人注目的则是眼神,那是一双久经人世的神色,却出现在了一位少年的身上,王邝方才恍然大悟,这,这不是谷隐先生的弟子季孝吗?

提起季孝他第一个想起来的便是几年前谷隐赶着驴车时的样子,那时候还以为他是谷隐的儿子,后来才知道是捡来的孩子,几年前因为还是个童子,现如今也长成少年郎了,容貌面相竟然丝毫不输那些贵族家的公子,若是生在富贵人家也算是个美公子,可惜命运就是怎么残酷,

这四年里栾平一直都在后山闭关读书习武,专著于兵法之中,而季孝似乎也从人们的视线中消失了一般,直到半年前有人在河边看到了他,瘦骨如柴,披头散发,衣衫褴褛,样子活脱脱像个乞丐,不过传闻他是去了南国,因为那时候的江淮正在大战,他一个孩子没死已经算是幸运的了,

“小子你怎么进来的?”一位军将手握腰刀质问道,

“我给了门口那两个兵一两银子,他们就让我进来了,怎么很难吗?”季孝装出一副无辜的样子说道,

“什么,”王邝的表情有些哭笑不得,若是假的倒也罢了,可要是真的,那自己的亲兵也太不拿自己当会事了,一两银子就把自己给卖了,

“主公莫听这小子胡言,把守大门的卫兵岂会玩忽职守,定是小子编的瞎话,骗你呢,”李景在旁辩道,随即冲季孝笑了笑,

“伯狮此乃太守府内,尔在此不得胡来,究竟是如何进来的还不从实招来,免得将你抓起来丟你师傅的人,”张乐脸色严肃道,

说话间便见那位握刀的军将已经走向了季孝,而这时却听王邝道了声:“且慢,既然是谷隐先生的弟子便不得无礼,”

说完王邝又向季孝问道:“不知谷隐先生可睡去了?”

“要就睡去了,家师很早以前便有早睡的习惯,况且他又不像太守这般繁忙,连升个官都要连夜叫来郡中要人商讨如何相庆,”季孝把话说的很讽刺,

“小子竟敢口出狂言,此等军国大事被尔听去本应处置,念在你是谷隐先生的弟子才放你一马,你竟……”王邝莫名被一个少年点了痛处,不仅有些怒火,

“哎,得得得,”季孝一脸不耐烦道:“你跟我说那么多大道理有什么用?我今晚来此是家师吩咐的,”

王邝闻言看了眼张乐,张乐转而看向季孝问道:“师弟有何话?”

“不敢,家师白日游走街市之时便看到一骑直奔太守府而去,虽然只是个驿卒,但是仍旧从马匹上看出了端倪,那是京都的快马,因此断定此事定然与近日赵国候围攻相州之事密切相关,担心太守会中了别人的奸计而特命我前来传句话,”

王邝闻言惊叹不已,忍不住像众人道:“谷隐先生果真乃是神人也,竟能通过一骑京都快马便能料到此事,有此人物在我郡内,实乃百姓之福,”

季孝听了忍不住在心里回了他一句马屁精,张乐却道:“师弟要你带来的是何话?”

“家师说‘今天下纷乱已久,非是一人力挽所能回,士不为天子,天子失道于民,民不知温饱,必揭竿而起,而皇亲国戚不思悔悟,反愈加横征暴敛,守土之士割据自立,此天下必不久也,今闻赵国候动兵万人围相州之城,是为女报仇,此为人父仁道,纵然失败依可流芳千古,太守莫要为了虚无之名而遗臭万年,为天下不耻也,’,”

季孝说完便静静地步入了厅内,盯着那张图看起来,而其他人则陷入了那翻话中不再如方才那般犹豫不决,

“其实师傅他老人家话说的有些过于冠冕堂皇了,所谓‘失道者寡助,得道者多助,’这种话根本不适合这个乱世,天下虽割据四起,可朝廷仍握有百万兵甲,又所谓‘瘦死的骆驼比马大’何况夏帝国还没死呢,这种情况下你跟他讲仁义割据,不智,相当的不智,”

张乐斥责道:“既是出于师弟之口必然有他的道理,竖子,你岂能晓得你师傅的智慧,”

季孝闻言翻了个白眼,对于师伯张乐,他就没打算跟他辩论,张乐这种人太过迂腐,不懂道家太极之道,只直活在儒家大道编织的框框里无法自拔,动不动就是竖子之言不可信也,非年老德高望重之辈语不可不听也,形将朽木的老者能有什么韬略可言?

李景笑了笑道:“师兄莫急,且让他说说自己的看法,若是比二师兄的好,岂不正好一解主公之忧,”

王邝道:“此子年纪轻轻能有什么办法?若是真有,那我们怎么多人都没想出来的事,却被他给想出来了,传扬了出去岂不是贻笑大方,”

“不听算了,”季孝两手一摊做无奈状道:“到时候兵临城下,我跟家师大不了再投奔别的去处就是,倒是太守大人你能不能如我们一样轻松自在可就未必喽,”

说完转身便要走,却又被李景叫住,只听李景与王邝禀道:“此子天资聪颖,非寻常人家孩子可比,就算是我与张师兄也未必能比的上他,”

“笑话,老夫会不如他,”张乐指着季孝质问道,

“师伯,你老了,应该多听听年轻人的道理才是,万一遇到不通的可以去看看书嘛!”季孝故意道,

张乐闻言怒上心头,喝道:“你这小子,胆敢无礼,”

“哎,得得……”季孝不愿再与他起争执便摆了摆手,接着走回桌案旁指点道:“我要是太守的话便会出兵讨伐赵魁,便不会去赵地,而是去最近的相州,”

“去相州干什么?地图上标注的明明白白,如此做岂不是……”

没等张乐把话说完,季孝便在相州上又画了个红圈,“现在可以去了吧,”

“这,胡闹,简直是胡闹,早就说过你这竖子不足谋略,只会纸上谈兵,现在果然应验了,”张乐在吵闹,

而太守王邝与李景却陷入了思考当中,“师兄先别责备他,让他接着说,”

季孝挣脱了张乐手指着赵地道:“赵地实际上是个诱饵,你们出兵赵地,难道朝廷就不会派遣大军前去吗?现在赵魁的精锐之兵几乎尽出兵围相州,那赵地有什么?什么都没有,等你们进去之时朝廷的伏兵便会出动围而灭之,”

“朝廷既有兵马为何不去相州?”李景道,

“因为赵魁的兵马就在相州,两者相碰必然不能胜,反而两败俱伤,朝廷要的是暗杀赵魁,使得围城之兵群龙无首,当他们得知老巢被攻占之时必然回师,那时河内的兵马与赵地的兵马两厢战斗必然便宜了朝廷,这样做只能有损而不能有得,想要有得就去相州,静观其变,等赵魁一死,赵家兵马后撤之时再行进入相州抢掠一番,而后上奏朝廷,朝廷就算知道也不会声张,毕竟有损威严的事他们是不会承认的,”

“既帮了朝廷,也没有与赵魁接兵,还使得朝廷吃了哑巴亏,这也不失为一条好的提议,可是有条重要的事你没有说,你怎么就肯定赵魁会被暗杀?”李景沉声问道,

“擒贼先擒王嘛!只有杀了赵魁,赵地的兵马才会丧失战力,”

“赵魁若死,可他手下的大将皇甫泽尚能领军,”

“皇甫泽?哼,”季孝摇了摇头叹道:“漳水便是他的葬身之地,”

“漳水?”众人不解,

只听季孝接着道:“赵军多骑兵,机动性快,但若是在其上游做坝截断河流造成枯水假象,等赵骑过河行至半旅再以水淹之,则不费吹灰之力可破之,”

“你这些猜测都是从哪来的?现在可不是枯水季,赵军会傻到不派兵侦查吗?”

“可他过河的时候不也没有侦查吗?人嘛,都有一个共同的弱点,就是容易在动怒之时忘乎所以,赵魁领兵围相州不过数天就到了,相信他过河时也是直接便走了过去,而不是用船,要是用船过河的话数万兵马怎么也得几十天吧?可他就像是如履平地一般就过去了,那他过河时有没有想过河水的水位高低呢?我猜他当时肯定没想,所以这次溃兵回巢当然也不会去想,”

王邝听完略沉思片刻方道:“如此说来,这个局,早就布下了,可怕啊!”

从相州校尉劫杀赵魁之女,到引赵魁围城不过数天,可这里面居然充满了如此多的机关陷阱环环相扣,布怎么大的局一定动用不不下万余的军队,行事如此隐秘不为人所察觉,相信磁州漳水上游一定遍布了砍柴人和捕鱼者们的尸体,

而齐地出发的那五万兵马正趁着黑夜行走在无人的山野林地向着赵地进发,

0

第五十七章 季孝的策略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