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恩怨情仇之武松与潘金莲>第十七章 招宣府内西门庆幸会林氏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十七章 招宣府内西门庆幸会林氏

小说:恩怨情仇之武松与潘金莲 作者:孤鹫 更新时间:2018/2/15 8:19:47

话说林太太自从死了王招宣后,孤寂难耐,又想起西门庆来,便安排早已串通一气的文嫂,去拉皮条,好和西门庆寻欢作乐。那文嫂喜得有银子挣,便答应了林太太,一大早便专候在西门庆家门口,等候着西门庆出门来,好给他送个大欢喜,告诉他讲林太太等他呢!

那天一大早,西门庆晃着膀子出了家门,玳安儿牵着马过来了,西门庆骑上马,后面跟着小厮玳安儿,要往狮子楼去。

昨日里,西门庆就和应伯爵、谢希大、花子虚、祝实念等几个结拜兄弟约好了,耍到狮子楼耍酒赌钱去。

西门庆骑在马上,刚拐过街头,便闻听到一个女人声音,叫道:“马上骑的帅哥可是西门大官人?没听见喜鹊喳喳叫,将要有好事到?”西门庆耳中听了,心中惊奇,顺着声音去看,见马头前的街旁,站着一头灰黑色的毛驴,那黑毛驴旁,又站着一个三十来岁的妇人,手里牵着驴缰绳。看那驴,倒贞静安稳,从容不迫;看那妇人,则要风骚许多,整个人浓妆描抹,打扮得花枝招展,乔模乔样,做张做致,风风骚骚的,正望了西门庆笑。

西门庆是个好淫的人,旦凡见了妇人,无论美丑,西门庆都是极和善的。那西门庆见了妇人,便勒住了马头,脸上也堆上了笑,对文嫂道:“你那大姐,鄙人正是西门庆,敢问你是哪位?何出如此怪言?可晓得我今天将有什么好事?”文嫂闻言大笑,直笑得弯了腰,好不容易直起了腰,眼睛却都还眯缝着,笑嘻嘻地说道:“大官人可曾听过姑姑奄旁大南首王家巷住着的文嫂?”

听到姑姑奄和文嫂这几个字眼,西门庆一个激灵,猛想起了林太太,这个林太太不就是以打斋为名,落脚在姑姑庵旁的文嫂家,由文嫂拉皮条,专好些风月的事?难不成是林太太托文嫂来请自己去约会?西门庆一个蹦子从马上跳了下来,将马缰绳递与玳安,几步抢将到文嫂身边,把文嫂身旁的驴吓得直躲。

那西门庆抢到文嫂跟前,对文嫂说道:“你既是姑姑庵旁住着的文嫂,莫不是那府上太太有话传我?”文嫂笑笑,拉了拉驴缰绳,骂驴道:“你这夯货,见了大官人你躲什么?难不成你长得像咱们府上太太一般娇艳美貌?!”骂完驴,文嫂又转过头,对西门庆说道:“大官人说话恁是神神道道、云遮雾盖的,不知大官人所言那个府上太太,究竟是是哪个府上的太太?难不成大官人又勾搭上哪个府上的太太了?”西门庆也笑,说:“文嫂莫要玩笑,有话快快告我,我送你二两银子。”文嫂闻言,伸出了手。西门庆赶忙从怀里掏出了些银子,说:“你看看,真不凑巧,只有一两多银子,文嫂你先拿着,且告诉我有何等喜事,剩下的银子,我这就叫玳安回家去拿。”文嫂接过了西门庆手中的一两多银子,道了个万福,说道:“谢谢大官人,这些已经很好了,难不成我还怕大官人家缺了银子不成?剩下的那些银子不碍事的,随你什么时候给,只求大官人别享完好事,便忘了奴家,还望大官人以后常常关照奴家,奴家感激不尽了。”西门庆心急,忙道:“那是必须的,文嫂你快快说,你到我家门口来寻我,可是那个太太指使的。”文嫂笑笑,答道:“正是那个太太指使,那太太让我请了你,即刻到她家府上去,那太太自死了招宣老爷,怕是已经旱坏了,亟待雨露滋润呢!”西门庆闻言,抚掌大笑,连声说道:“快哉!快哉!文嫂,我看你也是个乖巧人儿,少不了以后常来常往,好有交情。”文嫂笑道:“多谢大官人抬举,奴家求之不得。”

西门庆心里着急,就让文嫂带着他赶紧去招宣府。那文嫂将驴牵到了低洼处,一斜屁股,坐到了驴背上,抖了抖缰绳,驴就驮着文嫂往招宣府走去。文嫂骑着驴在前面走,西门庆骑着马,跟在后面,玳安随在旁边。看着前面斜坐在驴背上文嫂的身姿,西门庆悄声对玳安道:“待会到了招宣府,你先牵了马到狮子楼去,对应花子他们说,就说爹爹今天不舒服,不来聚会了,让他们自己耍儿;然后你再回到招宣府后门处,等着爹,完事后咱们一同回家去。”玳安道:“知道了,爹。”

西门庆随着文嫂来到了偏食巷招宣府的后门外,跳下马来,把马缰绳交给了玳安。玳安接过马缰绳后,一翻身骑到了马背上,嘴里说道:“爹爹不骑了,我骑。”西门庆笑笑,在马屁股上拍了一下,那马就驮着玳安去找西门庆的那帮好友应花子他们去了。

文嫂把驴拴在了招宣府后门外的一棵树上,拍了拍驴脖子,对驴说道:“夯货,乖乖待着,我带你西门大爹到府中找太太耍去。”西门庆闻言,笑道:“好个搞笑的文嫂,你还忘了给那夯货交代,待会你娘带着西门大爹找完太太,你还要驮着你娘回家呢!”文嫂闻言,也大笑。

文嫂唤开了后门,带西门庆进去了。看守后门的妈妈也是文嫂推荐给林太太的,招宣府的事情她都清楚,在文嫂和西门庆进来后,便把后门给关闭严了,大白天的,还上了闩。

文嫂带着西门庆由夹道入内,转过一屋群房,就是太太住的五间正房。文嫂先将西门庆带进后堂,由一丫鬟进来献了茶,文嫂则去告知太太,西门大官人来了。丫鬟在献完茶后,也退了出去。

那后堂乃招宣老爷待客之处,如今,招宣老爷没了,大厅便沉寂了许多。西门庆坐在大厅内,慢慢品着茶,就看到正面照壁上供奉着的招宣府祖爷太原节度汾阳郡王王景崇影身像,穿着大红团袖蟒衣玉带,虎皮校椅坐着观看兵书,有若关王之像,只是胡须短点。西门庆的心里萌生起崇敬之情,心道,这一代招宣老爷乃郡王啊!这是何等的高贵!

那西门庆正观看着,文嫂进来了,对西门庆说道:“大官人且慢喝茶了,刚才禀过太太知道了,太太请大官人这就过去,那茶以后慢慢喝吧。”

西门庆闻言大喜,放下茶杯,道声:“慢说是茶,便是玉帝的琼浆玉液,也不喝了,我去见王母娘娘去!”站起身来,跟在文嫂身后,出了后堂。因为招宣府的后堂甚为壮观,西门庆又回了头去看,见正对门的朱红园上,写着“节义堂”三字,两壁隶书一联:传家节操!西门庆暗自笑了。

文嫂带着西门庆来到林太太屋前,掀开了门帘,侧在一边。西门庆正待犹豫,想着如何和林太太搭话,文嫂已在身后推了他一把,将西门庆推入林太太屋内,放下门帘,转身走了。

西门庆进入林太太屋里,但见帘帏垂红,毡毯铺地,麝兰香雹,气暖如春,绣榻则斗帐云横,锦屏则轩辕月映。那妇人头上戴着金丝翠事冠儿,身穿白续宽绸袄儿,沉香色遍地金妆花缎子鹤氅,大红宫锦宽阑裙子,老鹤白绫高底鞋儿。就是个绮阁中好色的娇娘,深闺内施必的菩萨。搞不明白,如此一个贵夫人,咋就看上西门庆这个混混了?正是:

雍容华贵福满堂,浩命加身府中藏。

乱性情急归绣帐,才知太太不寻常。

那西门庆进到屋中,抬头见了林太太,便乱了性,浑身燥热,赶忙趴在地上,给林太太磕了三个头,说:“太太可怜学生,有缘再次拜见,学生给太太磕头了。”林太太慌忙道:“大官人快起,又不是第一次见面,何故多礼?快快请起。”西门庆闻言爬了起来,林太太拍拍床沿,招呼着西门庆坐下。西门庆挨着林太太坐下,伸手捏了下林太太的手,林太太笑而不语。西门庆便搂了林太太,两人侧身倒在床上。

一个多时辰后,林太太重新打扮整齐,端坐在太师椅上,西门庆坐在对席。林太太招呼丫鬟们上茶。几个丫鬟上了茶。林太太对西门庆道:“大官人请喝茶。”西门庆笑吟吟地端起茶杯,品了一口,说道:“好茶,胜似玉帝的琼浆玉液。”林太太闻言笑笑,又唤丫鬟,说让金莲和玉莲进来,给大官人唱个曲儿。丫鬟答应着去了。不一会儿,潘金莲怀抱着琵琶,白玉莲双手搬着古筝,一前一后进了屋来,弯腰给林太太和西门庆行了礼,坐了下来,准备弹曲儿。

像是牡丹花和芍药花一样,金莲和玉莲一进来,屋子里马上蓬荜生辉,艳丽立马被她俩人占去了。潘金莲苗条纤细,腰身袅袅,容貌艳丽,较之略微肥胖,脸若银盘的白玉莲更胜一筹。看到怀抱琵琶的潘金莲,西门庆顿时直了眼。阿呀!西门庆在心里暗叹道:这女子太美了!,美若天仙啊!

这时的潘金莲已经不是刚来招宣府时的十一岁的小丫头,而是已经到了及笄之年的大姑娘了,身体已经充分地长开了,加上这几年来,在招宣府内,又是读书识字,又是教习乐器,又是习舞炼体,气质已非同寻凡,但见:

进来时,仿佛兮若轻云之蔽月,飘摇兮若流风之回雪,远望之,皎若太阳升朝霞;待金莲道完万福,再近视之,灼若芙蕖出渌波。真乃,纤得衷,修短合度。肩若削成,腰如约素。延颈秀项,皓质呈露。芳泽无加,铅华弗御。云髻峨峨,修眉联娟。丹唇外朗,皓齿内鲜,明眸善睐,靥辅承权。环姿艳逸,仪静体闲。柔情绰态,媚于语言。那金莲,烟视慢行,娇柔作态,低眉垂眼,羞人答答,怀抱琵琶,半遮脸面,尤为动人。

那西门庆原本是好淫之徒,见金莲如此美貌,便浑身燥热,似魂飞天外,魄丧九霄,未曾交往,暗地里,下面已精魄先失。林太太不明就里,只是让金莲玉莲弹奏一曲,好给西门庆添添雅兴。

两人领命,坐定后,弹奏起来,金莲纤手弹琵琶,玉莲低首弄古筝,轻拢慢捻抹复挑,转轴拨弦三两声,间关莺语花底滑,未成曲调先有情。西门庆精魄先失,沉闷后又浮躁起来,摇头晃脑,陶醉其中。

随后,金莲和玉莲两人又弹唱了一首曲儿:

“花明月暗笼轻雾,今宵好向郎边去。刬袜步香阶,手提金镂鞋。画堂南畔见,一向偎人颤。奴为出来难,教君恣意怜。”这是南唐后主李煜的一首词,写的是他和小姨子小周后偷情的事。

西门庆听了这词曲后,似曾相识,然他转世托生前,乃是喝过孟婆汤的,并不知自己前世的事情。那西门庆听了曲子,嘻嘻笑着,转头对林太太道:“好个小周后,如此娇弱美艳女子,却被黑大憨胖的太宗强幸。我在黄太尉府上,曾见到一幅《熙陵幸小周后》图,那图也够美艳了,那太宗头戴幞头,面黔黑而体肥,周后肢体纤弱,数宫女抱持之,周后有蹙额不胜之态。”林太太听了,抿着嘴,笑而不言。

金莲和玉莲又唱起了另一首曲子:

“梳洗罢,独倚望江楼。过尽千帆皆不是,余晖脉脉水悠悠,肠断白苹洲。”

这曲子,旋律悠长,哀怨婉转,唱尽了独处深闺女子的怀春之情,很是应景。林太太听了这曲子,猛然想起王招宣,因此而有了伤感的情绪;西门庆没肝没肺,听了这曲子,反倒更加欢喜了,转头望了望林太太,心中暗想,这世上的女人,不论低贱还是高贵,都逃不了情感的困扰,哪一个能洁身自好了?可不就是“昨日黄土垅头送白骨,今宵红灯帐底卧鸳鸯”嘛!就像是这位贵妇人,那王招宣是何等的显耀,挣下了偌大的家产,娶了如此娇贵的女人,哪曾想,全是别人的。

西门庆的欢喜更是来自于潘金莲,只见她怀抱琵琶,微启小嘴,浅戡低唱,语娇声颤,风情别致,把西门庆的魂儿都给唱飞了。在潘金莲唱歌的这时间,西门庆直着眼打量着潘金莲,简直是美若天人。西门庆的心立马便放到了潘金莲的身上,恨不能立马就把潘金莲给搂在怀里,尽享男欢女爱。毕竟是在招宣府内,是在林太太面前;西门庆努力克制着自己,勉强在林太太面前保持住了最后的一点庄重,也不使得林太太在使女面前过分难堪。

在潘金莲和白玉莲唱完了《望江南》的曲子后,林太太心情不佳,摆了摆手,潘金莲和白玉莲便退了下去。

看着款款退出屋去的潘金莲,西门庆直着眼,大张着觜,口水都流了下来,心里像猫抓的一般,焦躁起来;他在琢磨着,如何才能把潘金莲给搞到手了。

2

第十七章 招宣府内西门庆幸会林氏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