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龙见于秦>第三章在下李十二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三章在下李十二

小说:龙见于秦 作者:熊小刀 更新时间:2018/2/8 20:42:29

那黑衣少年,看见秦苏主仆二人脸上不可思议的神色,不由得暗自得意。

对于秦苏这种人,实在是没有什么比看着他一脸惊讶更让人愉悦的了。一想到这,黑衣少年不禁摇头窃喜道:“木子是木子,可并非是什么木子姐姐。”

  说到这黑衣少年略做停顿,仿佛特意给秦苏主仆留下消化这件事的时间。

  可是让他失望的是,在经过了最初的那一刹那的不可置信外,秦苏便很快的恢复了平淡的神色。

  只见秦苏微微点头,嘴里嘟囔道:“嗨呀,我早该想到了。平时与你书信中每每谈到朝局政事时,你的见地都颇为大胆与狂傲,根本就不似女子那般。我早就想着你会是个男子,只是平日里双双这丫头在耳边念叨多了,倒让我有些不确定了。”

  听了秦苏此话,一旁的双双嘟着嘴,忙反驳道:“什么嘛,什么嘛。这也不怪我啊,木子木子的叫着,听着哪像个男儿家了?”

  黑衣少年听了双双的话后,饶有深意的看了眼双双,摇头说道:“名字本就是代号罢了,你可以叫双双,我自然可以叫木子。”

  说完这话,黑衣少年伸了个懒腰道:“诶呦,我说秦神童,你还要我站在这院子里到几时?”

  秦苏听了这话,才好似反应过来了一般,说道:“来来来,我们屋里谈。”

  说罢,又对身旁的双双吩咐道:“双双,天冷了,烧壶热水来。”

  一旁的黑衣少年见双双一脸迷茫,指着一旁的小屋提醒道:“炉灶在屋里,柴火和水也已经准备好了。”

  秦苏饶有深意的看了眼眼前的黑衣少年,而后右手一摆将其引入正堂,说道:“屋内请。”

  这是秦苏第一次进京,自然也是他第一进这间老屋。屋内的摆设已经是十分老旧了。

  只见房内正当中摆着的,便是一张满是年代感的木质八仙桌。八仙桌左右各摆了一张环背太师椅。而在八仙桌的后面则摆着一张长约六尺,宽约九寸的枣红色条几。

  那张枣红色的条几,已经有很多地方干裂掉漆了,细节上已经是有些过时。而在那条几上方,屋子的正中则是一方长长的中堂。在中堂之上,用中正大字楔刻着“仁义礼智信”五常。

  秦苏来到桌前,一指左面的太师椅对黑衣少年道:“请坐。”

  待得二人入座,黑衣少年将眼前的秦苏又上下仔细打量了一番,缓缓说道:“秦逸合啊秦逸合。还真有你的,居然真敢来京城。”

  秦苏摇头,反笑道:“为何不敢?若不是要为父丁忧,三年前我便该以解元的身份入书院修学了。圣人有言,君子当修齐治平。如今我已晚了三年,又恰逢大考在即之时,如今的我,已经是来晚了。”

  黑衣少年听了秦苏这番话,沉默了片刻后说道:“逸合兄,你应该是知道你身后牵扯了多少事的。还敢来,当真不愧为秦御史之子,大靖风骨啊,大靖风骨。”

  听得黑衣少年提及打自己过世的父亲,哪怕是沉稳如秦苏也不由得有些激动,追问道:“你见过家父?”

  黑衣少年无奈的摇摇头,说道:“三年前,令尊进京述职时。我有幸给他当过几天护卫,不过也就是仅此而已。”

  秦苏闻言,眉头一紧反问道:“以往书信之中,未曾听你提起过此事。”

  黑衣少年见秦苏此状,嘴角微翘说道:“以往书信中,你也未曾透露出半点想要进京的意思啊。”

秦苏听了黑衣少年的话,眉头一紧,看着眼前这个已有三年书信往来的陌生人,二人相对无言。

俄而,秦苏却又不由得嗤笑出声:“你啊,你啊。”

黑衣少年也跟着笑出了声,接着待面色平复之后又说道:“对了,还有一事我要问问你。”

见黑衣少年这般正式,秦苏不由得聚紧了眉头道:“你说。”

闻言,黑衣少年将右手搭在八仙桌上,将身子往秦苏那边倾靠,压低着声音说道:“我听闻这三年,扶同古一直都呆在你那?”

秦苏未曾想到黑衣少年会问到这,面色一凛反问道:“这事,你为何知道?”

黑衣少年嘴角一扬,摇头说道:“秦逸合啊秦逸合,你有时候也未免太过天真了吧。剑神扶同古,世间武学仅有的三大宗师之一,你想瞒过谁?”

听闻此言,秦苏也知道这事对于帝国的高层来说实在算不上是个秘密。接着反问道:“是你家主子让你来问我的?”

黑衣少年,微微点头。

见状,秦苏颔首说道:“确实如此。扶前辈与家父乃是故交。三年前,家父新丧,扶前辈前来吊唁。从那时起,便一直留在了我家中。”

在得到秦苏的确认后,黑衣少年面色微微一变,但很快又恢复了,接着问道:“我听闻,这些年来他一直在找寻一位继承他剑道的人,那人可是你?”

听了黑衣少年这话,秦苏摇了摇头。一指屋外,说道:“她。”

黑衣少年顺着秦苏手指望去,接着说道:“双双?怪不得刚刚我见她有种说不出的感觉。如今的她武学如何?”

听黑衣少年如此打听,秦苏不由得有些异样的看向他。不过嘴里还是答道:“扶前辈说,双双悟性还行,按着常理的九品划分方法,该有个七品上八品下左右...”

未等秦苏多说,黑衣少年便打断追问道:“你呢?你就没跟着学点?”

等到这话出口后,黑衣少年才看到了秦苏异样的眼神。自知失言的他,连忙停下不再多说。

  此时屋内的气氛略微有些微妙,秦苏越发觉得面前的少年有些看不透了。

  恰在此时,一阵寒风从屋外吹进了堂内。秦苏喉头一痒,又引得他发出阵阵的咳嗽声。

  见状,黑衣少年眉头紧锁,关切的问道:“你这风寒病...”

  秦苏将手一扬,打断了黑衣少年的话,摇头说道:“不打紧,天冷了难免会有些不适,过几日见了太阳就好了。”

  黑衣少年见状,本想再说些什么可最后还是没有开口。

  反而是秦苏开口继续说道:“既然三年前,家父进京时的护卫是你,那有些事情你应该是知道的。”

没等秦苏再多说其他,黑衣少年便开口说道:“有些事该让你知道的我们自然会告诉你,可有些事你现在知道了对你来说并没有任何好处,所以我自然也就不会告诉你,”

说完,黑衣少年又赶紧加了一句:”主子也不会允许我告诉你的。”

  看着秦苏略带不甘的眼神,黑衣少年顿了一会,接着说道:“秦御史的死,主子自然是不想看到的,不然也不会在知道出事后让我立即联系你。只是三年前,秦御史带着奏本,从河西进了京。那件事牵扯太大了,大到主子也兜不住。所以最后,秦御史他只能带着奏本回河西。哪怕是到了今日,那事也没人再提起过了。”

秦苏听了黑衣少年这话,连忙追问道:“三年前,京城到底发生了什么?家父进京之前身体一向无恙,为何回来之后不出半月便暴毙而亡?那本奏折之上所奏之事又是什么?”

秦苏死死的盯着黑衣少年,试图从他的脸上看出些许的破绽。只见他停顿了好一会后,才又接着缓缓说道:“是林若辅,还是...”

  未等他说完,黑衣少年便急忙伸出右手,示意秦苏不要多言,缓缓道:“勿要多言,该让你知道时,主子自然会有吩咐。至于那奏折之中所言之事,除主子外所知之人甚少。既然秦御史未曾与你有所交代便是不想你知道了,我也劝你不要过多的打听此事。”

  说罢,又见黑衣少年从怀中掏出一个小布袋放于八仙桌上说道:“这个你收下。”

  秦苏闻言,接过桌上布袋。打开一看,却是一叠银票。

  见秦苏欲做推迟,黑衣少年忙说道:“这是主子让我带给你的。主子说了,秦御史一生为官清廉,没有留下什么家产,这几年苦了你了。这银子给你呢,一来是你远从河西而来各项开始是免不了的。二来呢,也免得你再为生计考虑,去依附那些个权贵。”

  黑衣少年说罢,见秦苏还是有些扭捏,便接着说道:“大考在即,你当将心思放在此处,而不是忸怩作态。”

  经由黑衣少年这一番劝说,秦苏只得收下了这些银两。

  黑衣少年见状笑了笑,接着说道:“时候不早了,我也该回去了。”

  秦苏闻言,忙问道:“日后如何联系?”

  黑衣少年听了秦苏这话,摇头说道:“你我相见之事,最好不要为外人知。你只管准备大考一事,以后有事我自会来找你。”

  秦苏听后,微微点头道:“也只好如此了。”

  黑衣少年颔首,说道:“嗯,你来京城,你我本该大喝一场正式认识一番,只是条件有限便不过多矫情了。我既知你秦逸合之名,自当告知你我本名。木子为李,在下李十二,告辞了。”

  李十二说罢,脚下一登从堂屋后的窗户翻了出去。

0

第三章在下李十二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